立法會選舉還有半年,民主派有沒有可能放下成見,放下利益,團結一致爭取過半議席?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9%81%B8%E8%88%89%E8%BF%91%E4%BA%86-%E9%9D%A2%E5%B0%8D-35-%E6%86%A7%E6%86%AC%E8%88%87-%E5%9B%9A%E5%BE%92%E5%9B%B0%E5%A2%83-%E6%B0%91%E4%B8%BB%E6%B4%BE%E6%9C%89%E5%8F%AF%E8%83%BD%E5%8D%94%E8%AA%BF%E5%97%8E/

那一屆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非建制派候選人名單數目創下新高(單計新界西有 11 張);最終的「攬炒」局面,與其歸咎於運氣不濟,倒不如說是必然結局。就如當年選前戴耀廷對民主派「囚徒」們的分析:

「大家(非建制派)其實很理性,因為從它的政黨來講,我管你民主黨是否取得議席,最重要我的政黨取得議席,你整個民主派拿到很多議席又怎樣,我的政黨拿不到議席,我們的政黨就死了。」

四年就此過去。2020 年立法會選舉距今不足半年,坊間又開始流傳大量「有意出選」、「積極考慮參選」的人名。近月跟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一同協調民主派出選事宜的戴耀廷便透露,暫時已知有 40 多個團隊有意出戰地區直選 — 港島區近 10 隊,九龍東有 6 至 7 隊,九龍西有 10 隊左右,新界東及新界西有 10 多隊。

前車可鑑,有沒可能避免因「囚徒困境」引致的「攬炒」結局?戴耀廷的構思,是辦一個「有公民參與的協調機制」。
已邀请: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建制派中是不是也有好人的,田北辰還可以?我了解的不多,請不要介意。

但無論如何,這就考驗香港人智慧了,這麼偉大的民主抗爭,最後輸給習澳塞斯庫的分化瓦解政策?那隻能是香港人的悲哀和不幸。

所以,在連登大家做漂亮的海報,建立:“港宣部、環港時報、香港中環電視台、香港日報、新港社”,CCTVB已經有了。哈哈哈哈。
Wolfychan Christian
民主派其實意思是建制的對立。所以嘛,盡力就好,不抱希望。
请大家有信心,助选专家梁家河博士和他的秘书林郑月娥,一定能帮助大家放下成见,凝聚共识的。
阿斯妙特灵 بیشتر پیازها ترکی هستند
现在香港网路上突然重新出现了主张「废除功能组别」的声音,这派观点其实在2010年代初直到占中运动就已经提出,且具有一定声势。主张废除功能组别的理由包括:
功能組別選民基礎小,只得不足23萬,卻佔了立法會近半的議席。既不能代表所屬界別的從業員,也不能代表全港市民。
功能組別議員多為親建制派,在分組點票機制下,他們擁有操控政府議案通過權,及個人議案否決權,使得政策向建制靠攏,未能反映民主派支持者的意願。
功能組別議員表現參差,因成員大多不是全職議員,在議會外有各自的業務,於立法會及小組會議的出席率低,且事前少有對議案作準備,大多數功能組別議員都在不質詢、不討論、不表態下完成任期,未有發揮應有的功能,自不用說無法代表該界別從業員發聲。


这个动向值得注意,更应该关注的是会不会由此引发大面积杯葛立法会选举,乃至于「另起炉灶自办直选选出人民议员」之类的行动。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區議會已經用旅遊巴送那些選民去投票,監票也有不明票箱,一些明顯的作弊行為。
在立法會只會更加多,即團結一志,要勝利也不是容易。
民主派各怀鬼胎 太多
不像 西环 这边 一声号令
就自动配票了
Neet2 本土廢青一名
這戴妖還是回去坐牢吧…上次搞的雷動有多失敗就不用說了。
有錢去搞甚麼初選,還不如拿去幫手足。
本身爭取35個席位可能性已經近乎零,現在還要為了分贓而加重成本。
一場贏了沒賺,輸了也沒差的立法會選舉。就把所謂民主派的本質暴露出來。
有帶錯風向的,有吃人血饅頭的,還有根本就是智障的。
23年來的民主倒退不是因為中共,而是因為香港人根本不佩有民主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习大大才是我们非建制派的大救星啊。

好好想想几年前被建制派支配的恐怖,你一定要相信大大会多给你整活的。
现在有很多人都不支持初选,但考虑到如果没有淘汰可能的候选人,而是在选前依民调取消选举工程的话,还是有可能很多港人去投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而不是同意支持候选人,造成选票的浪费。
匈牙利的经验已经证明了一个更统一的联合名单可以更好的集中选票,与其将精力全部放在功能组别上,不如扩大自己在选区上的优势,来更好的保障席位。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林鄭月娥:在?關你攬炒還是爭取席位,反正我巋然不動╮(๑•́ ₃•̀๑)╭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最好的结果?超级区议员有可能形成全泛民阵容,乳港的何老大连任失败,泛民过半。
最坏的结果是像2018/11/24台湾蓝营赢地市选举但输了总统一样,泛民在2019/11/24夺回区议会多数权下无法在立法会一样赢下如此大的比例。
PS: If Ann Chiang is re-elected, she should use English to swear in. But she's not gonna come back!
【立法會選舉】蔣麗芸首表明傾向不參選:建制派有代表咪夠囉
免於恐懼的自由 Freedom From Fear
直選不是主戰場,功能組別才是。任憑怎麼配票,不進攻功能組別永遠不會拿到35席。
已刪除 观察 24岁 备考中(迫真)
不可能
功能界別了解一下?

我就不达到20字你能把我咋地?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
>=35席難度大

傳統功能界別:8席(穩定)
超區:3席
地區:21席(最理想)

結論:要多拿3席(最大突破口:飲食、工程、測量)
現在功能組別的議員雖名為泛民,但看投票紀錄,我還以為是親政府親共的建制派。一地兩檢,港珠澳等都是投讚成的。還有醫學界的陳沛然議員都說了自己是中立,還是強分為泛民。地區直選雖以六四比計算,數學上是能得到21席,但要做到完美配票,那問題就來了,配票的人是誰呢?是現在在努力建大台的泛民嗎?他們會如何分配選票呢?會否分給本土派的參選人士呢?再說投票本來不是自由意志的表現嗎?泛民也只是因選民的選票而當選的,那他們為甚麽有權去支配選民的投票意向呢?而那些從來不應為泛民主派能代表他們的本土派又為甚麽突然要聽從泛民的支配呢?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你是對我曱甴平有所不滿嗎?總說沒有女反賊,看來我有必要說明自己是女反賊了。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7
  • 浏览: 3808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