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颠覆中共作为逃避研究未来民主制度的理由是合理的还是有隐患的?

最近在很多关于未来中国民主制度研究的问题中,都有相当一部分葱友并没有在实际上回答问题。相反,很多人都在说“推翻中共之前讨论什么民主设计”之类的话,对此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理解的地方,因此想把这个疑问留给大家来看看有没有解决的手段。
已邀请:
东欧某些国家在共产党统治下的时候,以流亡海外的学者为主导,系统的讨论过未来的政治制度。部分文献也流传到国内,国内也有人参与讨论。

例如在流亡美国的立陶宛学者康斯坦提纳斯·拉奇考斯卡斯1967年写了《立陶宛宪法研究》,引导一批学者专门研究共产党垮台以后应该建立什么制度的问题。


东欧共产党垮台后,这些国家迅速建立了民主制度。

另外一些没有事先研究的国家,则往往陷入长期混乱。
ZetaFC 在下自由至上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这个是因为之前有很多关于民主化之后怎么办的问题,也产生了好多分歧,比方说有人想分裂全中国,有人想让西方来殖民,这里好多人都看烦了,所以就不想讨论了。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我认为相比苏东,瓦房店化的中共已经到了历史最差且近乎野蛮化的地步了,因此很难出现更差的情况。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