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兔主席等紅孫子被剝奪學歷?

百毒百科:

任意,微博笔名@兔主席,80后,现居北京。

任意,微博笔名@兔主席,80后。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并曾于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参与傅高义教授对中国改革年代的研究项目。在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羊城晚报等众多媒体发表文章,微博言论以社会、政治、历史评论为主,言论常为主流媒体引用。任意现居北京。
任意的祖父为前广东省省委书记中顾委委员任仲夷。
guibuhai Thinker
麻痹的红三代都混的当网红了,这也真够惨的。看来当年的改革派自由派大将任仲夷家族不行啊,还是保守派左派的后代混得风生水起比如罗青长儿子罗援将军。连何长工这么一个很早就失宠失势元老的孙女都能奔驰游故宫。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你是哈佛大學的員工還是粉絲?為什麼要這麼介意有個人在丟哈佛的臉?哈佛自己都不介意
讓他被剝奪學歷,只能讓大學的名聲乾淨一點點而已(不會乾淨很多,至少一定比從沒讓他入學過要髒)
這不影響哈佛招生辦裡至少有一個(或者有過一個)非蠢即壞的廢物,招了一個廢物入學的事實。不僅如此他還畢業了,意思是說肯尼迪政府學院裡至少有(或者有過)一群非蠢即壞的導師,竟然沒怎麼掛他科讓他畢業了
他被剝奪學歷,哈佛里有或者有過一大群廢物的事實不變
他不會因為被剝奪學歷就人生毀滅了,或者就智商覺醒了
最後得益者只有大學
而這樣讓他保持學歷,就是幫大學丟臉,就是廣告天下『哈佛招生辦裡有個廢物讓我入學了,肯尼迪政府學院裡有一群廢物讓我畢業了』
把那些非蠢即壞的招生辦導師都釘在恥辱柱上不是挺好的
剥夺学历恐怕不可行,因为那理论上毕竟是学生付出了努力获得的学术资格证明,无论学生本人做了什么,他当年的确是完成了学习,所以应得一张文凭。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這個人有學歷嗎

有些只是訪問學者一類 去打個醬油

回去就號稱 在哪哪待過

好像在那裏讀了數年拿到證書一樣

實際上就是個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