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德国立法禁止烧欧盟旗和外国国旗?

来源:德国之声德语新闻
翻译如下:
燃烧的旗帜 "绝不姑息"

联邦议院已经堵塞了法律上的空缺。今后,在德国也将禁止贬低或破坏欧盟国旗。外国的主权象征也将得到更好的保护。

凡是在德国公开焚烧欧盟旗或外国国旗的人,今后都将面临最高3年的监禁。国会周四深夜通过了相应的法律修正案。

"在公共场合焚烧国旗与和平抗议无关",联邦司法部长Christine Lambrecht(社民党)说。相反,这种行为应该 "激起仇恨、愤怒和侵略"。例如,Lambrecht提到了焚烧以色列或土耳其国旗。

"焚烧国旗伤害了很多人的感情",司法部长继续说道。当以色列的生存权受到攻击,"我们在德国决不能容忍这种情况"。

"过度干预"

直到现在,只有在诋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国家标志时,才会受到罚款或监禁的威胁。对于其他国家的主权标志,至多在某些条件下适用类似的保护。例如,联邦政府必须授予起诉权。

右翼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反对有关欧盟标志的新刑事条款。在一项被联邦议院以多数票否决的修正案中,该修正案提到 "过分侵犯了言论自由和艺术自由"。


BBC的英语新闻也报道了德国的这次修法。文末提到
在英国亵渎国旗的行为不是犯罪,但法国已对亵渎三色旗的行为处以最高7500欧元(6600英镑; 8000美元)的罚款或六个月的监禁。

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也有禁止亵渎国旗的法律。
已隐藏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如同劉仲敬學派所說,文明的興衰如同的毛毛蟲與蝴蝶。每一種文明都需要在漫長的黑暗中積累上千年以後,才有短暫的在陽光下翱翔的時光。

說兩句題外話。各位志士知道教皇格列高十三世(Gregorius XIII)為什麼要請阿洛伊修斯·里利烏斯(Aloysius Lilius)頒行格列高曆嗎?當時的目的就是要用一種計算的日曆(calculated calendar)去完全取代觀測性的日曆(observational calendar)。其實觀測性的日曆可以將分點和至點定在每年的同一天,更加準確。不過,如果出現像巴比倫大軍毀滅耶路撒冷那樣的事件,沒有了天文臺,就會使黑暗時期的日期混亂。當時使用觀測性日曆的以色列人,由於失去了天文臺的服務,使得在自己在巴比倫做囚奴經歷了多少年都搞不清楚了(現代歷史學者認為應該在60年左右)。

言歸正傳。早在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之初,歐洲知識分子,當時大多數仍然還是羅馬天主教會的僧侶,就已經感覺到這個黃金時代不會永遠延續。在歷史上,文明衰亡之際,常常會出現憤世嫉俗的小教團。這種小教團的成員將現行的墮落風俗視為罪惡,而自身過清規戒律的生活。進入黑暗時期,這種小教團便成為了文明的種子,像毛毛蟲那樣在漫長的年月下不懈積累,最後成為下一個新生文明的創生力量。

歐洲自從法國大革命和世俗化以後就已經陷入了不可挽回的文明衰亡。布爾什維克則是這種文明衰亡的集中體現:不再信奉一切傳統和歷史智慧,衹信奉唯物主義和淨物質產品(net material product)。不過,如今這個歐洲文明衰亡時期憤世嫉俗、清規戒律的團體不是歷史上那樣的小教團,而是一個由清教徒在新大陸建立的超級大國。美國作為一個篤信基督教和自由的大國,對歐洲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不過即使這樣,美國也衹能延緩歐洲文明的衰亡,而不能逆轉整個歷史進程。

從歐洲中世紀的興盛時期至今,歐洲的政權漸漸地從十字軍武士建立的民間共同體國家腐化成古埃及文明末年一般的吏治國家,而國民的自由也緩慢、但是無法挽回地減少。在中世紀,國民持有刀劍和組織民兵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後來變成了必須將持槍權寫入憲章,要求國王不得剝奪國民的持槍權;然後變成了言論自由也需要寫入法律,要求政府不得干涉;到現在的歐盟吏治體系,言論自由完全消失,連焚燒歐盟「國旗」都不允許了。

歷史已經若干次向我們揭示了文明末期吏治國家覆亡時的命運。歐盟也不會例外。如今舒適的退休生活將會消失,歐洲將會陷入黑暗千年,而少數新時代的「清教徒」將成為下一個歐洲文明的創生力量。
润之的忏悔 反党积极分子
我也觉得烧国旗不太礼貌,所以我都提倡烧党旗
左派想要大政府,想要政府的权威性,这是很自然的。德国作为自由派当道的国家,经济并不比美国差,作为保守主义者,我也觉得德国走自由主义道路是正确的。

当然前提是美国维持世界秩序。马歇尔计划让欧洲日本提振经济之后,美国支撑自由世界渡过冷战,又用信息技术让全球告诉发展二十多年,如果没有美国,自由主义者就没那么顺利了。尤其是德国日本,如果是苏联或者中共控制世界秩序,想想都觉得可怕。
不烧国会大厦的不配做德国人
崇拜体制的奴才国都会走向极端和毁灭
伤害感情的说法都散播到德国去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掩耳盗铃的伎俩,阻挡不了欧盟最终解体的大势。
矫枉必须过正 主要关注日本政坛
西方这些极左势力本质上和共产党是一路人。共产党本身也属于极左政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葱膜2047id同名。
这没什么好看待的。烧国旗违法或者不违法,立法就好咯。议会是人家国民自己选的,我们有啥可说的?

假如中共能把言论审查政治审查敏感词审查也都立法,列表定期更新,那我也赞成的。

------------------------
德国议会通过法律说“不能烧欧盟旗”(或者不能烧草帽海贼团的旗,或者随便什么旗),反正是人家议会的决定,没什么可看待的。

不过如果我是德国人,我会反对这种法案。“烧国旗让别人看了不开心,所以不能烧”,这是强盗逻辑。同样逻辑可以禁止同性恋(或者异性恋)当众接吻,因为有人看了不开心。

不过国旗只是国旗而已。就像张悬说的:it's just a flag,不能烧就不能烧吧。如果国民选出的议员认为损害这点儿自由可以让社会更”和谐”,或许也有道理。

不过我向来不对英国、低地国家和北欧以外的欧洲民主抱什么希望。以前经常考不及格的,现在看起来满分了,或许事实上只是70分水平。
我一向认为在自己国家烧自己的国旗是OK的,烧别国国旗不OK。也不容许外国人烧。
drdoom_2009 ConfedCantonia 百粵邦聯 新邦聯黨人
大家一起拿 Ipad 播放中東燒國旗的影片,他們每天燒,都成產業了。
StevenMurphy 萨格尔王,蜂蜜罐的守护者,肩负百斤不换肩的筋肉王
表面上看是各打五十大棒,实际上是有针对性的保护独裁国家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民主国家对烧国旗这种事的表象并不关心,顶多认为这种事是他国民间的不满,或者是他国政府借民间表达不满,会因此调整外交政策缓和关系
那焚烧德国国旗呢?在德国的反共人士要小心了。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那么请问司法部长大人,能不能烧青天白日旗?
好的,台湾不是国家因为法律是这么规定的。
那么,犹太人是不是人?因为法律也曾那么规定过。
革命児 喜欢吃Cos小熊维尼的八板神奈子做的庆丰包子
默克尔之流无疑是德国的灾难,引入穆斯林强奸科隆女性,对自由直接践踏,不愧是出身于东德的前共产党员,不改共产党剥夺自由、残害本国公民的本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