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年俄罗斯,印度,巴西没有成为世界工厂?世界工厂是否利大于弊??

中国做了几十年的世界工厂,虽然名声上比较差,中国产品质量口碑差,工人被压榨,被称为血汗工厂,但确实让更多的人能够就业,吸引很多外资投入,中国外贸也繁荣一时,让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紧密相连,总的来说,世界工厂应该利大于弊吧?

为何当年解体后的俄罗斯,巴西,印度,这些贫穷的人口大国没有成为世界工厂?而是被中国抢走了?90年代中国和那几个国家应该差不多穷吧,难道当年中国有什么优势吗?

如果当初印度,俄罗斯,巴西是世界工厂,经济会比现在更发达吗? 
润之的忏悔 反党积极分子
你可以看一下这张图,就会发现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人口结构改善惊人的一致,2000年后的高速增长也和人口结构基本吻合,直到2015年出现拐点。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日本和美国,甚至现在热门的越南制造和印度制造也难免这个模式。因此你的问题也可以问为什么中国在这一段时间成为了世界工厂,但过了这个时期连工厂都做不了。

因为中国的人口结构的扭曲程度极高,而又没办法像日本这样通过吸收移民或者发展诸如机器人的产业来减缓这个趋势。因此中国的衰败只有一个原因,资本的逐利性让他们在找到更好的吸血对象之后,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老去的血汗工厂。
https://i.imgur.com/0DVLNb2.jpg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先說簡單說下印度 (什麼種姓 宗教 邦族就不提): 印度搞計劃經濟 理論上比中國還早 (蘇聯孝子+1) 1950年就成立了國家計劃委員會 直接對總理負責 指定5年計劃 從大管到小 包山包海 (理論上 桂國1953年才開始 "三大改造"). 印度憲法寫著: 印度是聯邦制的, 主權的 社會主義的 世俗的民主共和國. 人家真的夢想有朝一日奔向尼赫魯式社會主義的光輝明天 - 各行各業的公有單位 (public sector undertakings) 大躍進. 真正的市場經濟改革從90年代才開始, 莫迪2015年才裁撤了國家計劃委員會 降級成一個什麼研究會. 
[15:33]如果他們繼續擴大下去的話,那麼2025年左右的中國已經是一個徹底的叢林世界了。之所以這件事情沒有發生,就是因為克林頓總統放水的緣故。克林頓總統放水,主要就是通過香港人和臺灣人放水。大量的港臺小資本家投資到中國境內,使張獻忠人口變成了他們的工人和企業家。例如,有很多企業家其實是外地來的冒險家性質的流竄人,他們背後的手上都是有血案的。他們之所以來這裡,變成了九十年代和一零年代的企業家,搞什麼加工生產之類的,恰好是因為他們有一定的黑幫經驗。他們在自己的本鄉犯了案殺了人,害怕被發現而跑到這裡來,跑到這個新地方來正好抓住了機會。

[16:20]前不久美國人說過一句話就是,中國人這種企業兼任犯罪集團的做法是我們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但是實際情況就是這樣的。九十年代以後的中國,因為理論上還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所以做企業是一件有一定冒險性的事情,就是說你不知道黨的政策會不會突然改變一下,然後你又變成萬惡的資本家而被鬥爭了。同時,即使黨的政策不改變,公安局和其他地方的強力人物也完全可以在理論上保護你的情況下,用各種小動作敲詐勒索你。因此,一般比較謹小慎微的人不會這麼做,做這種事情的往往是江湖人物和冒險家,而他們能夠控制工人的手段經常也是黑社會性質的。所以,就是這些人製造了最近二十多年中國的經濟繁榮,而他們控制工人的手段跟水滸梁山是有一定的相似之處的。

[17:17]同時還有更常見的情況:對於地方政府和公安局,既然領導已經下了命令我們要用GDP作為政績,那麼招商引資是各省政府的主要政績,你們搞不了這一套,領導要讓你們下臺,然後你們的辦法是怎樣?這種辦法就是自由資本主義或者印度和印尼的投資家所絕對不會遇到的情況。假如你跑到印尼去投資,你當然要招工,從賬面上看印尼或者印度的工資標準是很低的,你可以賺很多錢,但是你招工的時候發現願意報名的人不多,因為理論上存在的那些廉價勞動力實際上並不在乎你的錢。這是小共同體仍然存在的體現。例如,印度的村落經常是一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錢的。其實美國有很多鄉村的地方,大多數人從來沒有見過一百美元的鈔票。有很多美國文學作品都說是,見到一百美元的鈔票,鄉巴佬覺得是不是偽鈔,因為他們平時五塊錢十塊錢就足夠用了。印度有很多村落被說成是種姓制度或者其他什麼,但是實際上他們的共同體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就是說他們不需要錢。

[18:22]我爺爺和祖爺爺自古以來就是理髮師,我也是理髮師,我只會理髮,我給農民免費地理髮,然後農民免費地送一些米給我,我給木匠免費地理髮,同時木匠免費地送一些家具給我,諸如此類,各行各業都是免費交易。這個交易是基於習慣而不是基於經濟,其中有一定的人情味,而且你永遠不會擔心失業。像以前韓國人所謂的盲人按摩師那樣,按摩師這一行是只有盲人才能做的,以前是這樣,後來職業自由了以後就變成一個爭議問題了。印度那些人是這樣的:從GDP的角度來講,他們簡直沒有GDP,因為他們一個錢也沒有,連鈔票這個東西對他們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概念。

[19:03]但是你跟他們說,親愛的,請你到加爾各答來打工吧,我給你一千盧比的工資,一千盧比,你二十代祖宗都沒有見過這麼多。他會說,我拿一千盧比回到村裡面,誰認我的一千盧比呀。不給別人理髮了以後,原先沒有錢靠我理髮的那些人覺得你是一個背信棄義的不孝之子,你爺爺和我爺爺關係那麼好,我們一向是互相幫助的,現在你不幹了,我找誰去理髮呢?我到加爾各答去理髮嗎?加爾各答是要錢的,我又沒有錢。你把我們村的良好風俗都給破壞了,我真討厭你。你滾吧,滾了以後再也別回來了。然後你在加爾各答拿上一千盧比的錢,這筆錢在加爾各答勉勉強強夠你租個地下室,你的生活質量還趕不上你住在村裡面手裡一個錢也沒有的時候。

[19:48]結果就是,你到加爾各答去投資或者到雅加達去投資,那些理論上很窮、又是年輕勞動力、應該爭先恐後來幹活的人,他是根本不高興來的,而你也沒有辦法強迫他們來。就算是有極少數人來了以後,例如一批女工覺得我可以賺點嫁妝,來到你的廠裡面打工,打到一定程度上,逢年過節她要回去的,或者是你的廠裡面有什麼條件不好的,影響她以後懷孕或者結婚了,或者是你們廠裡面有些西方思想,讓她在那裡看了些西方人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色情電影,然後她回去以後就嫁不出去了,思想保守的男人說這個女孩已經學壞了,我們不娶。

[20:28]然後她的家長就會向當地的穆斯林領袖、伊斯蘭教士聯合會來鬧,伊斯蘭教士聯合會就會上門來:他媽的,你到我們這裡來設廠,用異教徒的邪惡思想、用撒旦的誘惑把我們穆斯林的好女孩教壞了,讓我們穆斯林的下一代不是穆斯林了,我們跟你沒完。然後,他們有辦法讓你的廠開不下去。而且穆斯林教士聯合會、穆罕默德協會之類的社會組織是有極大政治勢力的,它動不動可以動員出一、兩千萬張選票來,議員和總統都惹不起它。當地的議員因為惹不起它的緣故,就跟你作難,告訴你,你這個廠最好還是不要開。賺到錢算不了什麼,你沒這個錢,我照樣當議員;得罪了伊斯蘭教士聯合會,我這個議員就當不下去了。這些的結果就是馬克思所謂的那種,前現代諸如此類blabla,資本主義不能發達諸如此類blabla,所以投資是不行的。

[21:18]但是,你如果到了廣州或者浙江,以前在儒家士大夫掌權控制了農村大部分人口的時候,這些事情可能以較低版本發生。也就是說,儒家士大夫,像左宗棠這種人,很可能也會覺得,女工到工廠裡面學壞是不行的,我們不讓你們招工,只是他們的動員力度趕不上伊斯蘭教徒或者印度教徒而已。現在這些人在土改中和政治運動中都被打倒了,全民變成一盤散沙,就會有比印度和印尼多的游離勞動力出來做你的工,而普通的農民勞動力是信息不靈通的,而且也是自由散漫的。

[21:54]在更多的情況下,政治任務來了,現在我們的鄰省已經招商引資一千八百萬,你他媽的如果不能立刻招商引資兩千八百萬回來,下一次中央領導會給你顏色看。但是兩千八百萬招商引資就意味著,比如說,你在印度和印尼慢慢招,今天招五萬明天招十萬,二十年之後說不定能招到三、四百萬;但是現在我的任務是,在我任期以內,就是說在我三年以後調走之前,你得給我把這八百萬勞工湊起來。那麼你有什麼辦法?你其實只能用極權主義的手段。你以前動員八百萬貧下中農來鬥地主或者是鬥資本家,現在你要動員八百萬貧下中農為外國地主資本家做貧下中農,而且還是不能罷工的那種貧下中農。

[22:38]好吧,這事的滑稽性是非常明顯的,但是實際情況就是這樣的:只有專政機關才能刹那間在幾個月之內湊八百萬勞工。而且共產黨的基層幹部,別的不說,四川省幹部,因為四川省是一個勞工大省,在過去二十年內經常接到上級的任務,責任到人。比如說你是某某縣的縣公務員,你作為一個縣公務員,有幾千個縣公安,你記住,一個公務員負責給我招五千個勞動力來到富士康去打工,招不完,你的烏紗帽落地。比較老實或者比較愚蠢的縣公務員在實在是湊不夠人的時候,把自己在鄉下的親戚朋友都像是賣豬仔一樣送到那些地方去,才能完成他的任務。完不成任務的話,那就相當於在毛澤東時代沒有打夠百分之五的反動派一樣糟糕。雖然現在不是要打百分之五的反動派而是要招募勞動力,但是使用的手段也是一樣的野蠻。

[23:38]這就產生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有些白癡一樣的自由主義者說是,西方投資代表了自由主義的勢力,會使中國變得自由化。我反正是看不出他們的邏輯在哪裡。請問,搞國有企業還是搞招商引資,對於那些可憐的貧下中農來講有什麼區別?反正都是上級命令。你如果不去打地主的話,我們把你劃成壞分子,跟地主一起打;或者是,你如果不去富士康打工的話,公安局和黑社會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這有什麼區別?他們反正都是奴隸勞動力。

[24:08]這種情況跟曼徹斯特的工廠主和剛果河的奴隸販子以及美國南部的棉花農場主是一樣的。曼徹斯特的資本家是自由党人,反對保守黨人,推行自由主義全球化,減關稅,反對英國地主和紳士主張的那種穀物法(Corn Laws)搞出來的貿易保護體制。與此同時,他們免關稅進口的棉花是從哪兒來的?美國南部黑人奴隸生產出來的棉花。美國黑人奴隸是從哪兒來的?奴隸販子和海盜從剛果河口搶出來的。全球化的下半截是建立在海盜行為和奴隸貿易的基礎上的。1990年代以後的全球化,它的下半截也是建立在古拉格群島經濟學之上的。美國鋼鐵工人之所以失業,是因為他們被奴隸勞動擠垮了。這樣的結果就自然在十九世紀導致了南北戰爭,因為英國和美國的自由勞動力不高興被黑奴擠垮。在他們的眼中,奴隸種植園和奴隸販子用不公正的手段降低了勞動成本,因為自由勞工永遠不會接受奴隸一樣的勞動條件。

[25:16]只要中國的貧下中農和廠妹是在公安局和黑社會的嚴密監督之下,你不要說是不能罷工了,平時的生活方式跟監獄是沒有任何區別的。老實說,你住那樣的地方,跟在毛澤東時代住集中營相比,除了伙食可能好一點,是沒有任何區別的。一年之內能夠回家的時間是不到一個月的,平時都是軍事化管理,一吹號,起來上班,一吹號,下班回去,平時要接受洗腦教育諸如此類的,反對工頭是要挨打的。如果不聽使喚,在毛澤東時代,不聽使喚的工人,黨委書記一聲令下就把你送去勞教了;現在呢,你立刻被開除。開除以後你不要以為像資本主義的工人那樣,我不給這個老闆幹,我自己去當老闆或者找別的老闆,不是這樣的。開除你以後,公安局會通知所有地方,任何人都不敢接受你。而且它還確實可以把你家裡面的女眷交給黑社會,讓她去賣淫或者做諸如此類的活動。公安局和黑社會是沒有什麼明確區別的,當然兩者都在這個過程中賺了很多很多錢。當然賺得最多的,可能拿了大頭的還真是國際資本主義,其次是地方的GDP利益集團,包括公安局和黑社會在內。

[26:24]九十年代以後,最近這二十年的全球化就是以這種方式進行的。香港和臺灣的投資者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中間人的角色。從政治角度來講,因為任何事情都有合法性,這種事情之所以得到合法性就是因為,你們中國人過去在共產主義的奴役之下水深火熱,現在我們要把你們和平演變成資本主義,但是一下子過渡而造成極大的痛苦好像也不對,所以我們暫時維持共產主義政權,但是先在民間把資本主義搞起來,所以你們先去玩一玩。但是問題在於,這個玩法不是無限期的,總有一天要圖窮匕見。你不能拿了錢不辦事,然後像習近平那樣翻臉說,我們的一切建設都是我們自力更生的結果,跟你們美國人沒有關係。然後美國人就傻眼了:他媽的,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敢騙到我頭上來?但是這種事情卻真的發生了。這就是過去三十年發生的故事的一個總結。

[27:15]當年黑奴制度實行的時候,英國資本家和英國占主流的基督教社會的輿論也是有這樣的學說的:剛果河的黑人原先是什麼樣的?他們是食人族。他們部落之間打仗以後,雙方都要吃掉對方的。那些葡萄牙奴隸販子是壞人,但是他們並沒有使黑人的日子變得更壞。那些黑人俘虜原先要被吃掉的,現在被他們拿去買了,換了火槍和朗姆酒。與其被吃掉,做奴隸是不是還是相對而言比較好的命運?這些奴隸到了美國以後,從理論上講他們接受了基督教世界的文化。而美國的奴隸主至少是一些紳士,他們不會吃人的,而且他們有較高的道德水準,對於自己手下黑人的福利是相當關心的。他們雖然沒有人身自由,但是有物質福利和一定程度上的精神追求,至少比你在非洲的時候好得多了。於是他們說,奴隸制度雖然本質上是邪惡的,但是比起食人部落來說要稍微好一點。在我們沒有辦法改變食人部落的情況下,我們暫時容忍一下奴隸制度,然後徐圖進取,緩慢地用和平演變的方法消滅奴隸制度好不好。

[28:21]但是搞到一定程度,奴隸制度賺的錢越來越多,原先在傑斐遜總統那個時代認為是虧本生意、遲早會消滅的那些奴隸種植園反而越做越大,而且比自由人的工廠還要做得更大,更能賺錢。看樣子,不但不會消滅,反過來還有吞噬自由勞動的危險。於是這時候,我們都熟悉的歷史就開幕了,就進入林肯總統那個時代。大家不得不承認,和平演變是行不通的,只有戰爭方式才能夠消滅奴隸制度。所以歷史上沒有新鮮事,現在的世界歷史又進入了這個節點,原先為了改造共產主義、和平演變所使用的那些藉口現在漸漸行不通了。現在不是你和平演變共產主義,而是奴隸勞動眼看就要吞噬自由勞動,廣東和唐山的奴隸勞動已經使美國的鋼鐵工人沒有飯吃了,像是南方的種植園主快要使英美的自由資本主義體系面臨危機是一樣的事情,所以進入圖窮匕見的情況了。

[29:20]這個時候,按照人類固有的卑劣本性,大家就都要開始找藉口了。原先那一套就要盡可能地忘記,總之是誰也不肯承認,大家要剔一剔,到底是誰的錯,是不是克林頓總統的錯,我們可不可以把鍋砸在奧巴馬頭上。或者更有可能,我看香港人和臺灣人背這個鍋最合適不過。雖然老實說,九十年代他們幹這些事情是在美國人的默許之下進行的,因為這些事情的總舵主、最不可或缺的元素,就像川普和納瓦羅所說的那樣,全世界最好和最大的市場就是美國市場,美國市場說NO,亞洲四小龍是翻不了天的,馬來西亞的華人或者臺灣的小資本家是什麼也做不成的,就是因為美國人放了水,所以你們才能做這種事情。但是這並不排除比如說在將來的某個時候國際輿論會認為,其實事情全都是你們搞的,就是你們亞洲四小龍這些心腸冷酷的亞洲人,尤其是見利忘義的香港人和臺灣人,把共產黨從垂死的邊緣救了回來,現在共產黨回過頭來首先咬你們,你們簡直活該。將來的輿論很可能是這樣。

[30:24]這個輿論跟全世界所有時代的輿論、跟1939年痛駡張伯倫的輿論一樣,全都是不公正的。但是反過來說,輿論曾經公正過的時代,反正我是沒有見到過,在整個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見到過,每一個時代的輿論執行的都是尋找替罪羊的任務。Anyway,但是這些並不重要。總的來說就是,你也可以預見到什麼叫做悖入悖出。整個事情的總開關是掌握在美國市場的手裡面。臺灣的企業家,包括台積電這些地方,他們發揮的就是中介人的作用。如果美國企業對中國關門,比如說美國要是封鎖了華為的話,臺灣的企業是沒有別的選擇的,他們必須得這麼做,他們沒有其他的選擇。


就像上面讨论中的网友所说,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让老百姓每天干活12个小时每个月干30天,还有夜班的情况下工资才4000出头,而且还不用承担这些工人年纪老了以后的养老医疗和小孩的教育,基本就是把你榨干完以后就把你赶回农村,然后给你一个月150块钱补贴自生自灭,世界上哪个国家这样对待自己老百姓早被赶下台了
印度之前对外资高度警惕,巴西税高达百分之四五十,俄罗斯就不用说了,投资俄罗斯还不如去非洲搞慈善。

中国八九十年代真是赶上好时候了。如果不是总加速师,继续韬光养晦三十年,自由世界就要完蛋了。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1.因為支共剝削太狠,韭菜不上班就沒法活
2.因為中國人以錢為敬拜對象,全世界只有支國人可以做到要錢不要命
印度巴西除了其他答案提到的,还有个问题就是他们会罢工啊,在匪国你敢罢工试试?

俄罗斯没有合适的通商港口,怎么搞海运搞贸易啊,不冻港就一个在北极的摩尔曼斯克,汽车/铁路的成本比海运高,运能比海运低。

当世界工厂要牺牲很大的环境代价,你看匪国建设的工厂要是没了,原来的地块再种粮食种菜还能不能长能不能吃,附近河流的水还能不能喝。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首先,工廠造哪裏?污水廢氣怎麽辦?
巴西怎麽辦?造在亞馬遜叢林裏?髒東西直接排在世界之肺?就算巴西沒意見,剩下的全世界也都有意見
儘管全球暖化等原因讓全世界政府比較認真(其實還稱不上多認真)看待環保是最近幾年的事,但再怎麽説亞馬遜叢林的重要性也是早在剛剛有彩色電視的時候就知道了的
俄羅斯怎麽辦?在西伯利亞凍土挖冰塊?水氣球丟出去都成小型冰磚了,冬天鹽水都能凍起來還能在上面走路呢
就剩下印度了,只是印度沒選擇世界工廠的道路,印度成爲了世界客服
首先,感謝邀請。但因為對巴西與俄羅斯比較陌生,沒有把握擁有足夠知識回答。
1.俄羅斯沒有成為世界工廠的最大本錢-人口。且廠房的搭建與產品生產需要穩定的氣候,不然那些管路…會很.麻.煩,光是要把一間大廠房維持在合適的操作溫度就相當耗能。
2.巴西,有名的農業是生產咖啡、大豆算是西方人的糧倉。有鐵礦、原油、工業的話是汽車與飛機製造,確實有對外招募一些大廠做建設(台灣有些大廠有被請去設廠),但是他們著重中低汙染製程的IT零組件部分,巴西人文化是不太接受加班的,有錢人往往是莊園擁有者,習慣這種莊園生活的人對於設立工廠不太有興趣,寧可在不斷發展的高科技農業基礎下繼續發展,畢竟巴西有名的是咖啡豆這也是高人工的。雖然沒去過巴西,但是巴西人給我的印象是喜歡沙灘海岸不喜歡煙囪這類東西,也不可能把雨林剷掉蓋工廠。
3.印度,我看好印度成為世界工廠的未來性,如上方蔥友提供圖,印度人口足夠,且敢接受高汙染產業。印度對國際招廠時會規劃給高汙染類無人偏遠的地方、啥都沒有,只有一個港口,到該地無公共交通,只能用專車接駁。當然條件優惠,因為這年頭願意接高污染的地方真的不多。
以上是我對3個國家的概念,對於民主的巴西與印度,難靠政府規劃決定全國的產業走向,也不方便動用到既定土地,更不用說直接都市更新強制轉型地方產業,政府如果硬上...當地居民與地主一定暴動、槍械出動、丟手榴彈。自由市場經濟雖然無法讓國家像中國一般快速崛起,但是全國人們會慢慢從基礎建立起一個適合該國文化的生態體系,在穩定的基礎下較不容易崩盤。
DOGLY 電腦大爆炸 存檔死清光
可能的一个原因是印度老想着左右逢源两边通吃造成的,当年中苏交恶中共倒向美国,而美国战略误判才拉来了投资,造成如今的局面。
a5748 观察
现在中国、巴西、俄罗斯人均gdp差不多,中国人口多,所以中国是世界工厂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