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既然新加坡可以既专制又当金融中心,香港是不是也可以?

重点是英美法,其实我觉得共党把香港管起来以后不会去动英美法,甚至在大部分领域也会沿用外籍法官。

估计会是两套平行系统,反正执法的警察控制在共匪手里,经济案件继续英美法处理,政治案件让人消失根本不经过法院...

唯一问题其实还真是美国的态度。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我觉得外籍法官会被逐步清洗掉的
另外,就算全盘保留了英美法(虽然我觉得也会被逐步改掉),只要司法系统被共匪控制了,纸面上的法律再完善也没有意义
1967年刘少奇被喷气式批斗,宪法它也保不住啊
专制的也可以说话算数,现在香港的情况不是专制,是说了话不算,这话不算话随时可变,商人就怕,因为他没办法预判明年他到底要不要投资、投哪个行业、投多少,判断不出回报,谁还愿意待这里?
別的不說,新加坡怎麼說也是法治國家。而現在香港國安法的判斷標準是中共說了算,怎麼保證外商在香港的安全?看看那兩個加拿大人,中共一直扣押著,不放人不宣判。如果以後有國家和中國政府起了矛盾,很可能該國外商得到的就是這個待遇。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放心去投資?
ChingTW 無症狀感染
新加坡嚴格來說,並不是一個金融中心,他的資金能力非常之弱,遠遠比不上香港。

另外這個理論之前就有香港人寫過了,你可以看看。

堅離地城:沈旭暉國際生活台 Simon's Glos World is with Simon Shen.
April 6

【#沈旭暉隨緣家書🇸🇬】滑坡謬誤:「西方接受新加坡,自然也接受極權新香港」?

不久前,和一位政府官員飯聚。他私下和一般現屆官員不同,會講人話,自然也知道我們對「新香港」的厭惡。在過去一年,在不同場合說了多遍「中國不能沒有香港」,他知道這論述,也不是強硬派中人,而提出了一個反問:「北京確是需要香港,但只要有辦法維持香港經濟自由開放,同時收緊對政治社會的控制,國際社會難道真的不接受?」然後,他舉出新加坡為例子,當地威權程度(暫時)比香港還高,但無損國際社會對其經濟自由的信任,隱隱然暗示,這就是某些人眼中的「美麗新香港」。

真的麼?香港能否光復,就看這個問題的答案。

以上論據,假如放在其他地方,並非不會出現。假如某地保持經濟穩定,同時滿足國際利益均沾的潛規則,政治上如何收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在表面抗議之外,確實不一定有實質行動,而這的確是新加坡成功之道。假如期望美國搞理念外交,沙特阿拉伯這類案例恆河沙數,足以令希望幻滅。

問題是,香港,是獨一無二的。要是北京以為香港的自由、人權、法治急速倒退,但能勉強維持經濟穩定,國際社會就不會在意,香港就可以繼續用來「走出去」,這是典型的滑坡謬誤。假如北京繼續以2012年前的方式管治香港,在西方眼中,也許「不完美、可接受」;但渡過了2019年,新加坡做到的,香港就是做不到,因為香港已失去同時出現「政治收緊」、「經濟自由」、「國際利益均沾」三者的可能。

為什麼新加坡做到的,香港做不到?

首先,新加坡的盟友是美國,民意在亞太區當中最支持美國領導,還為美國提供軍事基地,屬於美國在亞太的戰略重鎮;香港則是中國特區,「一國」正在「全面管治」中。曾與一位新加坡官員有這樣的私人對話,談到甚麼主權基金淡馬錫某年虧損那麼多,答案是「算作保護費吧」。至於香港的儲備,自然也是「一國」部份,中國剛在香港發行以美元為單位的國債,為的自然是在香港吸美元,買家市傳可能包括金管局,利益歸何方,不證自明。換句話說,新加坡是威權、還是民主,都不會影響美國利益,因為後者是新加坡朝野共識;但香港要是沒有民選議會、英式法治、普世價值、言論自由制衡,避免一國以「國家利益」之名自把自為,作為保障國際利益的安全閥,各國利益還剩下多少,就只能憑北京聖斷,情況就和上海、深圳無異。

新加坡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之間,確是充份合作,似乎不很符合國際企業希望所見的法治;但與此同時,新加坡的制度獨立自主,高度理性、可測,卻能保障國際企業渴求穩定、符合專業操守的目標。新加坡企業、銀行的compliance、due diligence相當可靠,國際企業正是需要這些,而新加坡沒有價值觀完全相衝的「太上皇」,專業人士只需要提供專業服務、鞏固自身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就可以繼續發大財,自然沒有破壞規矩做數、「行方便」的誘因。

不像香港,現在要照顧「一國」利益,國企若要求工作人員做數、填數,只要以「國家利益」之名,就可以超越「兩制」範疇;慢慢下來,就連compliance也不再有公信力。今天政權能夠因為政治不正確原因,向銀行、航空公司施壓解僱員工,為所欲為,有權用盡,他朝難道不會因為同類原因,溫馨提示有關企業在某些地方「便宜行事」?上海、深圳始終取代不了香港,就是這方面始終不能給予國際社會信心,因此香港核心價值能否被捍衛,就比新加坡的法治更關鍵。

加上新加坡高薪養廉,官員得到全球最高薪待遇,全國上下習慣了謹小慎微,作風極度官僚,卻養成了一切體系跟足規矩的優點。這和中國講求關係、圓通、面子的國情,背道而馳;這種國情在沒有核心價值支撐的香港,卻只會橫行無忌,也就是現在這樣。當一個行普通法的香港,不斷出現種種古法濫捕的案例,國際企業怎可能放心下個不會輪到自己?新加坡卻相反,就是有異見人士Amos Yee一類案件,外資依然相信有足夠安全閥,威權不會spillover 到經濟體系。

沒有法治的香港,Compliance還可信嗎?

說到底,新加坡政府,真的是一人一票民選出來的。每次說到這一點,都有朋友嗤之以鼻,提出新加坡種種威權舉措,例如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不斷更改選區版圖以利執政黨,選舉工程時間極其有限、令執政黨佔盡優勢等。但不能否定的是,新加坡人確是可以通過選票,進行政黨輪替,這條路是完全可行的,不像香港那樣,反對派得勝就叫「奪權」,親北京派在選舉只能贏、不能輸。因此,新加坡政府不可能完全漠視民意,人民行動黨除了靠法律和警察,也必須得到人民認同,上屆人民行動黨得票就高達70%,不像林鄭月娥上月支持度低至9%。

換言之,新加坡政府是有認受性的,民眾對制度理性的強烈訴求,對政權構成有效制約,這是新加坡的「社會契約」,對國際社會而言,已大部份填補了司法不夠獨立的缺憾。但香港政府卻是沒有認受性、也沒有決定權的,西方鞏固自身在港利益時,慢慢卻找不到真正的代理人,只能直接找北京。加上新加坡雖然法律嚴苛,街上警察卻極少,不像香港已變成police state,社會每天都在抗爭,而政府又只能以濫捕回應,結果又是進一步破壞香港法治,然後國際信心進一步崩潰,墮入永劫輪迴,卻不能穢土轉生。根據綜合經濟數據,整場運動至今,香港頭75個國際貿易夥伴當中,約有11%改為跟新加坡做更多生意,並非偶然。

何況新加坡是獨立主權國家,政策具有高度可測性,西方憑基本的現實主義研判,就八九不離十。香港政治卻具有高度不可測性,全面一國化之後,也就是整個中國的不可測性,都會完全轉嫁到香港。此所以在香港的國際記者就算規行矩步,也會因為國家層面的爭議而殃及池魚;孟晚舟事件後,加拿大駐港外交官就成為中國人質;英國那邊在談BNO平權,大使館職員鄭文傑就在中國被扣押逼供。這類事情並非不可能在新加坡出現,新加坡也曾對中國、美國等大國驅逐其個別利益有關方出境,但新加坡國家利益計算是可控的,行動的上下限不會太出格,不像「新時代中國外交」,未來即使在香港,也可能「去得很盡」。

這不是說全面管治下的香港,會沒有任何經濟角色,正如國際企業也會出現在上海、深圳,但總部不會在那裏;目前很多設在香港,未來卻可能搬到「真・新加坡」。既然一國化的香港,對國際社會並無大用,just like another 上海、深圳,新加坡和中國的經濟關係也有足夠聯繫,而深受西方信任,國際社會何不直接利用新加坡「走入去」?對它們而言,到了那個時候,繼續承認香港是單獨關稅區,又有甚麼好處?北京、西方、港人,哪一方最不能承受攬炒的風險?

沈旭暉,明報,2020年4月6日

香港/新加坡能否当金融中心,并不是看它内部专不专制,而是看它是否专业,是否具备独立性.

可以将金融中心看作一个赌局,管理当局就是荷官,美中日英欧就是参加赌局的牌友.
赌局要能玩下去,首先荷官要公正,不能是赌局上某个牌友的傀儡.
至于荷官本身是不是专制并不关键,关键是他是否专业,是否公平,是否动作'干净'.

如果从专制角度讲,在没有中共干涉的情况下,香港的机制明显比新加坡要好一些.香港虽然被称作李家城,但实际上特首和港府受李家的影响有限.而新加坡真的是李家坡.
但是,在中共粗暴干涉之后,赌局上的荷官(香港)已经彻底变成中共的傀儡,随时可能配合中共出老千.
而新加坡虽然内部管理比较专制,但在赌局上荷官(新加坡)相当专业,保持独立性,不受任何人的操控.所以大家才愿意去玩.
大修 大修
新加坡就只有"新加坡",一個小政府,小國家,

 常常需要依靠其他強權來了鞏固自己個國家安全.就像是美國.
  
  天生的條件就是如此貧乏,真搞爛了就退無可退了~輸不起

 
而中國是用"香港"這工具來養中國內陸,還不是細水長流,打算長遠經營.
 
  現在是能用且用,實在不行就扔了的工具,到最後搞不好還要用一些殺雞取卵的方法榨乾最後一點價值.

  退一步,還有14億韭菜的泱泱帝國,這才是中國的本體所在.
老头子 喜欢玩游戏
新加坡确实很专制,但是新加坡在国际事务上从来没有耍过流氓,这点上至少能给人起码的信任。中国这边从大清朝开始,签过的哪个协议认真执行过?
这是中共可以不可以被信任的问题。
新加坡的武器装备都是从美国买的,人家专治,但人家不是傻逼,不愿意惹怒美国,什么时候中国也有能力让美国愿意给他买武器了,再考虑能不能专治的同时建立金融中心
新加坡只是威权,和中国专制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而且新加坡
第一,体量小,影响力没那么大。
第二,新加坡也是在系统上就全盘西化。意识形态和西方也是可以融合的。
第三,新加坡的护照含金量也高,有国外永久或外国国籍的也多。所以新加坡即使威权,那里的人民抗风险能力也比中国人高多了。
新加坡和在中国统治下的香港完全没有可比性
对于企业来讲,没多大区别。

就连Apple这么强势的公司,为了保证自己在中国产品的优势,不得不把iCloud的服务转由云上贵州运营。
問心 路過的閒人
專制就是罪惡,就是不能妥協,寧願站著死也不願跪著苟活。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新加坡"李"國之初 就大力打擊中華膠 左膠 馬共/新共(不然新加坡在第一波輸出革命中就完蛋了) 開句玩笑 李家坡跟海峽殖民地的區別就是一面國旗 總督改叫總理 - 李家從沒有說要帶領大家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剷除殖民餘孽 大家一起學北京話 - 現在新加坡 你要當各種professional 考執照 都是國際化的 英文的

芝黨這次引起香港強烈反彈 在於北京從根本認為香港不夠去殖民化 "北方"化 香港普通人裡有一大群 老一輩"港英餘孽" 新生代又變西方走狗 這麼多年 從藉助特區政府進行改造 到這次直接自己硬上
新加坡有法治,中国没有法治。这是两个国家根本的区别。资本不敢去没有法治的国家,否则分分钟被割韭菜。

新加坡有一定程度的民主自由,中国没有一丁点民主自由。把台湾和新加坡比做两个男人。台湾的penis大,新加坡的penis小;不论大小,都能用。而中国是太监,没有penis。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3
  • 浏览: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