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重庆公安局长总是被查?

就在刚才,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又被调查了
肉食者鄙 自由之花需用习近平和共产党的鲜血浇灌。
自从文强被执行死刑以来,重庆市公安系统就如同遭受诅咒一般,先后有三任公安局长倒台(王立军2009-2012,何挺2012-2017,邓辉林2017-2020),与此同时重庆市两任市委书记落马(薄熙来2007-2012,孙政才2012-2017),还有一任副书记离奇死亡(任学峰2018-2019),重庆成了当之无愧的权力绞肉机。考虑到共产党一贯的黑箱政治,我们只能从现有的信息来进行分析,解读重庆市公安局长为何总不能善终。
第一任落马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是薄熙来的心腹,重庆市二号人物。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长之前,他一直在辽宁省地方公安系统任职。王立军在2012年与薄熙来决裂,并戏剧性的闯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这种疯狂的行为引发了中共高层震动,直接导致了薄熙来的落马,王立军也被刑事指控。继任公安局长何挺在12年奉命前往重庆之前,先后在甘肃,青海公安系统任职,他于17年倒台。不过与王立军不同,何挺只是被开除党籍,降低行政级别,提前退休,并没有受到刑事指控。这说明他的倒台与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有关,但显然中共中央认为何挺与孙政才牵扯不深,只需要进行适当的惩罚,放了他一马。
前两任局长的倒台都与时任市委书记有关,或是作为心腹被清洗或是被怀疑清洗不力。我想邓恢林的落马应该是后者,当中共中央提出薄王孙余毒这个概念时,表明了共产党高层对于整个重庆官场的不信任以及敌视。薄熙来在重庆经营多年,根基极深,他张扬又具有魅力的行政方式显然给中共中央留下了深刻印象。就算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但中共中央依旧心有余悸,唯恐薄熙来东山再起,为了消除这种恐惧心理,势必要对他曾经的大本营重庆展开持续的清洗。在这种压力之下,继任的市委书记只要表现的不够用力,就会被怀疑,继而失去信任,最终落马。孙政才的倒台加深了这种恐惧感的蔓延,导致重庆官场不断动荡,一直在上演抓内鬼的戏码。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只有不断的发起反腐运动,摧毁一个接一个假想中的薄王孙“余毒”,才能证明自己对于习近平的忠诚。这样一来,重庆永远都有薄王孙遗毒,重庆官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安全的。重庆市委书记落入了一个无法解决的死亡循环,不揪出薄王孙余毒便是对党中央的不忠诚,两面人,揪出薄王孙余毒则是清洗不力。在这种死循环下,说不定哪天就会传出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严重违法违纪的消息。
个人分析,观点中有假设,仅供参考。
个人认为根本原因是重庆是1997年设置直辖市,领导体系和权力体系经过洗牌,所以在政治权力结构上还并不算稳定,哪个派的位子都坐得不算稳,容易成为政治势力的角逐和试验场。

所以重庆这个地方,要说多富裕也算不上,不像江沪浙广这种经济重地有比较牢固的政治根系,如果在这些地方搞过于激烈的明面上的斗争,那么很可能会引起官场地震,而危及它整个体系的安全。

于是乎,重庆这个地方就成了政治角逐的练兵场,就算是搞烂了,代价也不大,重庆作为直辖市,中央直接管理插手重庆的地方事务,如果某派势力蠢蠢欲动,那么收拾某人也方便敲山震虎。
其次重庆还处在发展上升期,相对于沿海各强省还有较大的进步空间,如果把重庆某一方面搞上来估计会为某些人的政治前途赢得不少资本,薄熙来当时估计是想这么干的,但最后被搞下去了。重庆一方面也可以借助直辖的名义直接伸手向中央要钱,所以也给腐败和经济犯罪开了大口子,相对于沿海经济强省钱是自己挣的,中央给的钱自然是不会省着用,所以一方面中央的当权派正好以经济犯罪等为理由来打击政治对手,另外一方面也好通过钱来摆平和买通一些人,或者让对方阵营里的人反水,这可能就是造成重庆官场反复无常的原因之一。
已隐藏
Toadgod 吼啊
为什么韩国总统总是出事?

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20字
后入习明泽 黑名单 没有人比我更懂中国人
重庆就是巴山楚水凄凉地,古代把人贬谪就把你排到重庆去做官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公安局历来是各级政府的一号部门。公安局长一般都是地方领导的心腹。

撤换甚至调查,要么是与地方首长失和(例如薄后期对王),要么是中央想拔除地方势力,先削其羽翼。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但是軍隊和公安這些部門的人就純粹是共產黨人,他們是隨時隨地都在相互殘殺之中的,所以他們的主管人員一般來說也是很少善終的。即使在共產黨存在的時期,一般來說都會被自己的同僚在經過很短一段時間就吃掉。其實共產黨一直都在搞大清洗,並不是三十年代斯大林那時才搞大清洗,包括在撥亂反正的時代,包括在改革開放的時代。所謂的改革開放時代實際上是新經濟政策的放大版,也就是說,讓一批技術官僚去負責搞錢,劃出幾個部門讓白區黨去主持,等於是把白區黨的管轄範圍從境外移到了境內,但是核心部門和強力部門仍然是一樣的。所以在改革開放的過程當中,共產黨的核心部門實際上仍然是無時無刻不在搞大清洗,只不過那時候別人的注意力並不怎麼放在他們身上,所以他們搞出來的那些事情就被忽略了。例如,現在可能沒有幾個人記得陶駟駒吧,陶駟駒就是九十年代的孟建柱。公安部的領導從來沒有一個是善終的,即使是在今天有很多人意淫的江澤民時代或者胡耀邦時代。他們的命運始終跟1930年代斯大林時代的幹部和1960年代毛澤東時代的幹部是一模一樣的。在新經濟政策時代和改革開放時代,他們仍然是不斷地在殺人和相互殘殺的。就是因為有這批人存在,你就可以合理推斷,改革開放一定是騙局。如果它不是騙局的話,它就會解散這樣的部門。這樣的部門不解散而且強化,就是說它時刻都在準備著捲土重來。只要把錢、技術或者其他東西弄夠了以後,它一定會捲土重來的。
重点在于梦见柱办公室主任,老孙交代的事牵连到了或者为了查孟抓的
ioth ? 变量老帅
重庆表面是直辖市 ,实际 市长的政治地位,在中共体制内部,并不高。
虽然 面积大,人口多,但是经济很差,也没什么前景。
抓公安局长,显然是老问题,公安不听市长的话。
社会利益关系复杂,经济不好,利益分配竞争激烈。

天下未乱蜀先乱,真正有心反共,对重庆不能不了解。
what7isay what7isay?i say 7 thing
山高維尼遠,不拉他清單才不正常

維尼所止維尼所止維尼所止維尼所止
習饅頭 包子离不开面呀

 萨格尔离不开王 疯狂宇宙离不开小池塘 习近平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重庆尚存王气
因此屡遭以无限续杯为己任的包子的不断打击
神都不爱的男子 有道之邦以例不以智,亡國之民師智不師古。
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节奏,其实按照习的计划全国的公安系统都要整顿一遍,但工作量太大了只能先打击一部分。
重庆有风险,做官需谨慎。不只是公安局长,重庆的市委书记也没几个是善终的,重庆被诅咒了。
阿育王2020 不能改变世界,至少不被世界改变
这位邓局长,是从湖北调过去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文强
王立军
何挺
邓恢林

以上全都倒了。

除了文强,都不是四川/重庆人了吧,这说明重庆公安局的风水那是真好,好得不得了。

下一个是谁?
主要是薄熙来,他在重庆闹得中共不放心重庆
中共改革开放后几十年唯一挑战中央的就是薄熙来了
楼主搜索“连续3任出事”,无数城市的遭遇,包括彩票中心,不单单重庆市。
说明只有代表了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才有真正的法治.看看美国,特朗普通俄罗斯叛国屁事没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倒车司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04
  • 浏览: 14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