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的水灾有多严重?和往年比怎么样?

在推特上看到的,宜昌已经淹到市中心了:https://twitter.com/Onebtcer/status/1276793832412073985


有了解情况的葱友来说说吗?这个有多严重?和往年比如何?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我在它上游的某城市。

两个月前,为了帮我家狗子减肥,天天牵着这祖宗徒步几公里,去长江边玩水。
我从来没见过长江能窄到今年的程度,目测两岸充其量也就二、三十米。而去年的几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这个距离至少还要乘以二。在当时,今年能去人的地方,完全是河水,根本没法下去;而现在,这些地方统统浮出来了,只不过要么是被泡稀了的沙、一踩就一个深坑,要么就是浑身长了毛的鹅卵石,这明显就是原先泡在江底的东西。

前两天我又去看了一眼,水位似乎还和两个月前差不多。问题是现在到处都在 “水灾” 吖、包括我的上游,有些地方甚至都泡成威尼斯了。那么这些多出来的水,为什么没有导致江面上升呢?

所以我怀疑,我下游的几个大坝,都在开闸放水。

不要以为长江上只有一个三峡大坝。在它的两面,其实还有好几个世界级大坝。随便一个出问题,那可都是多米诺骨牌……
我再恨江西、湖南、湖北,只是恨楚国文化,从来不是恨一切生活在楚地的活人,毕竟那里也并不全是坏人,我绝不忍心看着无数条无辜的生命脑袋顶上成天悬着这么一排隐患。何况,我湖南、湖北还有朋友,我妹还在长江的出海口……
不知道上海那边水位是否有变化,回头我问问那丫头。

至于题主提到的宜昌,确实有点厉害。
你分享的视频还仅仅只是一部分、还是局部的角度。
而我看到的却是在高楼里拍的、能看到一大片街区。在沿江地带,城区里的水,已经跟江面差不多是一个高度了,估计某些轻型船只都可以直接从江里开进城区来了。
目前的情况,只能说是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暂时还没到能淹死所有人的地步。毕竟又不是所有城区全都建在了江边,而江上边好歹也还有山吖。如果仅仅只是下了几场雨,就能把大家的房子全变成海景房,那只能说是城市的排水没做好、或地势确实不利于排水(比如四川盆地),这根本不能算是 “水灾”,如果硬要算,那也该叫 “人祸”。比如我上游某城市,明明就在长江边上、还是建在山上的城市,它又不是被上游流下来的长江水给灌了,只是挨了几场雨而已,为什么会变成威尼斯?

真正的 “水灾”,应该是那堆多米诺骨牌式的大坝出事、让江水直接把下游城市给埋了。

我不是要杠某个科学概念,我只是想和某些措辞较真而已。是的,“水灾” 不是中共说的,而是民间说的,恰恰中共现在还一直想掩盖问题、粉饰太平。但是 “水灾” 这个概念,明显是大家从中共那里学来的。中共潜移默化给人灌输这个,动不动把某些问题说成 “X灾”,明显就是在推责任、还是直接甩锅给老天。于是,大家只要看到城市被水淹,完全不管这水的形成原因,连脑子都不过一下,就自动直接管其叫 “水灾”。这不就是正中下怀么?

说句题外话,六、七年前我在深圳,赶上过一次台风还是啥的。当天全城提前下班、放学。问题是我们这些公司职员提前下班,公交公司的职员也是职员吖,这些人全下班了,我们怎么回家?好在我当时住的地方离公司不算太远,索性徒步回家,也就几公里而已。沿途我甚至还刻意数了数,大概数出了七十多个下水道井盖,只要是上面带孔的,没有一个是向下渗水,而清一色都是朝上喷水。第二天早上出门,水已经直接没到我膝盖以上了……
这可是深圳,海滨城市,市区周围又没什么大江大河,为什么区区一场雨,就能把整个城市变成这样?
一次、两次,还可以怪 “台风”。但深圳年年这月份都这样,总不能次次都用这个理由吧?为什么这个问题就一直没能得到解决呢?甚至在我去到深圳的前一年,有个女人在这种月份开车去接老公、孩子,在过桥洞还是过啥时,底盘进水、车熄火了,而门又被两边的石墙给堵了个结实,等水越积越深,人活活被淹死在了车里(有兴趣应该能搜到这条新闻)。
这难道应该叫 “水灾”?
哪条江应该为这个 “水灾” 负责?
裆中央人呢?全去搞国安法了吗?要不要美国搞个洪水人权法案,制裁不抗洪的中共高官呢?疫情,洪水这样搞下去饭都没得吃,你妹的还扶贫,小康呢
AlanW spacex粉丝
其他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一周三峡放水,放了至少两次以上 。
长江水文统计的数据,两次出现不正常水位下降。
Emmanuels 韭病成医
往年也没在市区里看海呀。现在不是看海了,众人划船了。倒车没用了,得倒船了。估计博士赶紧去学开倒船了,所以人都不见了。
Hermione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當不義成為法律,反抗就是義務
聽說暴雨會持續發生,現在才6月,7、8月也是雨季吧?還可以頂得多久?
北极的冰都融化了来助攻 中肺太慢 厉害了我的三峡大坝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和我家鄉江門差不多,年年雨季都這樣,不算特別嚴重
98年的时候 宜昌也没有被淹成这样。这次不知道武汉会怎样 今年湖北真是多灾多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葱膜2047id同名。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9
  • 浏览: 7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