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共产党宣言中对公妻制的论述?

但是,你们共产党人是要实行公妻制的啊,——整个资产阶级异口同声地向我们这样叫喊。
  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他们听说生产工具将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妇女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他们想也没有想到,问题正在于使妇女不再处于单纯生产工具的地位。
  其实,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对所谓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那是再可笑不过了。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前半段尚能理解,后半段就看不懂了。

我的几种猜测:
1. 公妻制是资产阶级用来污蔑共产党的
2. 共产党要把资产阶级已经实际存在的公妻制公开化,制度化
3. 共产党要通过提升女性社会地位把女性从公妻制解放出来

搜了一下品葱里有一帖写共产党宣言的帖子关于公妻的部分,好像和我上面提到的第二条接近,不过也没具体说这个公开的公妻是怎么个制度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190


共产党宣言引用来源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01.htm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中共的共产主义宣言都是靠诡辩自圆其说的,没必要解读他的论述。对比现实,你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政权,是一个极左和极右的缝合怪。

我们回顾一下:
苏共和中共的原教旨共产主义,认为私有制、文化、传统都是奴役人的。要做到彻底解放全人类,那就要消灭所有私有制、消灭所有文化、消灭所有传统,消灭所有国家

而家庭的存在,恰恰成为了共产主义的绊脚石:
  • 认为家庭的观念是由社会传统道德强加的
  • 认为传统的“父权”家庭观念是压迫女性的
  • 认为传统的性道德是压迫人性的
  • 认为一夫一妻制的出现,并不是个人性爱的结果,而是为了保存和继承私有财产产生的


要彻底的“自由”和“解放”,那么消灭家庭就成为原教旨共产主义的必然了。消灭家庭的手段就是实践共产共妻,这就是由来

1)前苏联的共产共妻

早在1904年,列宁写道:“淫荡,能使精神的能量获得释放,不是为了伪装的家庭价值,而是为了社会主义取得胜利,要扔出这个血块。”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三次党代会议上,列夫‧托洛茨基提出,布尔甚维克一旦夺权胜利后,就要制定新的两性关系原则。共产主义理论要求摧毁家庭,过渡到性需求的自由时期,并提出教育孩子的责任要全部交给国家。

1911年,托洛茨基给列宁写信称:“毫无疑问,性压迫是奴役人的主要手段。只要有压迫,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家庭,就像是资产阶级结构的组成,使它完全失去了自由。”列宁回复说:“不仅仅是家庭。所有关于两性关系的禁忌都必须废除……我们可以向女权学习,甚至有关同性恋的禁令都必须废除。”

布尔甚维克夺权后,于1917年12月19日公布的《列宁条令》中,包括“废除婚姻”、“取消惩罚同性恋”等内容。[8]

当时苏联有一个非常狂热的口号:“打倒廉耻!”布尔甚维克为了尽快地打造出社会主义的“新人类”,就通过街头裸体漫游来变异人的思想。他们四处游荡,狂热地、歇斯底里地大喊:“打倒廉耻!”“廉耻,是苏维埃人民过去的资产阶级。”[9]

1918年12月19日,在彼得格勒为庆祝“废除婚姻”法令纪念日,女同性恋团体举行庆祝活动。托洛茨基在他的回忆录中证实了此事。他说,女同性恋游行庆祝的消息令列宁非常高兴。列宁还鼓励更多人裸体走出来:“继续努力吧,同志们!”[10]

1923年,苏联小说《三代人的爱》使“杯水主义”一词不胫而走。小说作者是社会福利人民委员(即部长)阿历克山德拉‧柯伦泰(A.коллонтай)。柯伦泰是一个从传统家庭中杀到布尔甚维克阵营里寻找“妇女解放”的斗士。小说宣扬的“杯水主义”,实质上就是性放纵的代名词: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满足性欲的需要就如喝一杯水那样简单和平常。“杯水主义”在工人,特别是青年学生中间得到传播。

当时的苏联非婚性爱大量出现,青年的性放纵已然公开,没有性经验的大学生只占总人数的12%。莫斯科劳动大学格里曼教授的研究曾指明,当时性的接触带有长期的性质者,在男学生中占15.7%,在女学生中,占44.8%。反之,带有短期的关系及混交关系者,在男子中要占84.3%,在女子中,要占55.2%。[11]

不仅如此,社会上还出现了大规模的离婚运动。资料显示,1924年到1927年间的离婚率从5%激增到20%,其中,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的占到33%。莫斯科还出现了裸体游行、数名男女同居的家庭,社会强奸案件时有发生。[12]

前苏联性解放期间还出现“瑞典家庭”现象,是指很多人不分男女同居而住,通常由10~12名志愿者组成“家庭”。虽叫“瑞典家庭”,但是和瑞典人没有任何关系,纯粹的俄式。这一现象大开乱交和性乱之门,造成伦理崩塌、家庭分裂、同性恋、性病、强奸等事件激增。[13]

随着社会主义公社的发展,“瑞典家庭”也在全苏遍地开花。这一现象称为妇女“国有化”或“社会主义化”。以1918年3月叶卡捷琳堡的“社会主义女性”为例。布尔甚维克夺取这座城市后,就在《苏维埃消息报》上颁布一项法令。该法令规定,16岁至25岁的年轻女子都必须“社会化”,由内务部委员布朗斯坦(Бронштейн)倡议推行,并下达命令。于是指挥官卡拉谢夫执行任务,当即就“社会化”了10名年轻女子。[14]

不过,布尔甚维克很快在上世纪20年代末收紧了性政策,列宁在与妇女活动家蔡特金的谈话中痛斥“杯水主义”,给它扣上了“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的帽子。原因是性解放带来大批副产品──新生儿,他们无人看管抚养,家庭解体最终会导致社会瓦解。

2)延安的性开放

中共诞生之初,情况与苏联类似。当然,这都是同一棵毒树上结出的不同毒果而已。早期领导人陈独秀就以私生活放荡著称,郑超麟、陈碧兰的回忆录中,瞿秋白、蔡和森、张太雷、向警予、彭述之等人情史迷乱,性态度堪比前苏联杯水主义盛行时期。

不只是上层知识份子型领袖,早期开辟的中央苏区和鄂豫皖苏区建政之初,普通人生活也充分体现“性自由”。由于提倡妇女平等、结婚离婚绝对自由,出现了大量“因满足性欲而妨害革命工作”的情况。苏区青年还往往以“拜干娘”接近群众为名谈恋爱,年轻女性拥有六七名性伴侣的不在少数。据《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红安、黄麻、黄陂、光山等地方党内负责人“约有四分之三的多数,总与数十、数百女人发生性的关系”。[15]

1931年春末,张国焘主政鄂豫皖苏区后,即发现梅毒流行甚广,不得不报告中央索求“诊梅毒疥疮的医生”。多年后,其回忆录中对当时苏区“调戏妇女的事”、“对妇女乱来”和某些高级将领的“姘头”仍记忆犹新。

1937年李克农担任中共八路军驻京办主任,负责领取军饷、医药、物资等。一次,国民政府主管部门审核八路军的医药清单时,发现其中治疗花柳病的药品数量相当大。经办人员就问李克农:“难道贵军中得这种病的人很多吗?”李克农一时语塞,只好编谎搪塞说是给当地百姓治病。

中共20世纪30年代的性自由同样危及了政权,不但有和苏俄相同的社会瓦解问题,还使已婚的红军战士军心动摇,担心参军后妻子出轨、改嫁,影响部队战斗力。而且,这种高度的性自由也坐实了其“共产共妻”的恶名。为此,苏区才不得不颁布了保护军婚、限制离婚次数等政策。

想了解苏共和中共的原教旨共产主义,可以去看看法轮功,抛开左右的政治立场来讲,他们解释得算很透彻的。
https://www.thespecterofcommunism.com/ch/%E7%AC%AC%E4%B8%83%E7%AB%A0-%E5%AE%B6%E5%BA%AD%E7%AF%87%EF%BC%9A%E9%AD%94%E9%AC%BC%E5%9C%A8%E6%AF%81%E6%8E%89%E6%88%91%E4%BB%AC%E7%9A%84%E5%AE%B6%E5%BA%AD%EF%BC%88%E4%B8%8A%EF%BC%89/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

這句話的前提就是『掩蔽著的公妻制已經存在』
那怎麼會存在呢?原文上一句話就說明了原作者如何認為它存在
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但是現在問題就來了
我不是說資產者裡一定沒有喜歡換妻play的人
但一定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換妻play的
讓自己的妻女去賣淫的人一定不是沒有,但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做,也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個別人的嗜好還遠遠稱不上『制』
打個比方,這就好像說『因為有的美國人喜歡屍姦、獸姦,所以美國的性愛實際上就是屍姦和獸姦組成的』一樣
任何明眼人都知道這邏輯有多荒謬
马克思就没什么成体系的理论,他的“理论”都是为了跟别人论战用的。
这套逻辑今天被ccp用得挺溜的,你指责我是XX,我说你才是,至于我是不是,我自己也没说清楚,但我已经成功把吃瓜群众的怒火引向你们了,没有人在乎了。
恶习像弹簧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生活中的每一点刺激把我往屠支大佐的路带,而生活中的每一滴温暖劝我不要走屠支之路。
https://i.imgur.com/TCJwfwE.jpg
Emmanuels 韭病成医
建议看看《洗脑的历史》一书。对苏联共妻的那段历史有记录。这也是后来启发作者写出《美丽新世界》的那个点。什么共产主义,恨不得回到过去把马克思这个不要脸的千刀万剐。太恶心了。
A說對手B指責A要做C,A解釋其實B才在做C
暗示A自己並沒有要做C

樓主重新看看上下文吧,簡單的閱讀理解問題
这就是上帝创造共产主义最妙的地方。共产主义归根结底是用“免费与女人性交”来吸引党员参与暴动,而这样的结果却是女人不再愿意为党员生孩子,最终灭绝共产社会本身;相反,资本主义下的妓女却是赚得盆满钵满,她们可以用金钱去过自己想过的人生,建立自己可以控制的家庭,而不是像可怜的社会主义妇女一样,养出实际上是国家承担抚养责任、注定会出卖自己的子女。
dogg0五入拖拉曼 中國人是需要被管的,中國製造的的電視機會爆炸。
共產黨消滅傳統家庭社會,婚姻制度當然也消滅了。變成一個老大控制一切,交配權也要管理,像貓鼬,螞蟻那樣
你这是在暗示包子他亲爹不姓习, 可能姓毛? 毛包子
rts 黑名单
现在看这个观点还挺前瞻的。

现在的趋势确实是传统的家庭关系正在逐渐走向解体,同性婚姻、开放式婚姻、复数婚姻正在兴起,生育率不断走低,在可预见的未来,繁衍后代的职责将不得不由社会来承担也不是不可能的。
东国小魔女 灰名单 东国女孩,长期在中国工作
这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他的意思就说,结婚就是正式的卖淫。结婚以后女人专属于男人,男人财产收入要分给女人一半,如果离婚还要给赡养费,因此是正式的卖淫。
以后共产主义就废除婚姻,性交自愿。
所以正常人都應該反共才是啊,像它們這樣搞,人類自己就在濫交疾病中毀滅。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这土共和苏共还有这种黑历史,比资本主义还踏马浪是我没想到的
温存 破坏欲就是创造欲。
这些事情《共产党宣言》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资产阶级的婚姻是对资产阶级女性性资源的私有垄断和作为补充的无产阶级女性性资源共享,资本主义下女性不处于生产关系之中,接受着金钱对肉体的支配与物化。
当然,从现在来看这个观点是错的,真正限制了女性的是在资本主义中封建主义的残留,像俄罗斯、中国这些有着大量封建意识形态残留的地方发动的革命不仅没有给女性带来解放,反而带来了更深重奴役,领袖用德性给自己谋取合法性的同时也将封建社会那些用来鞭挞女性的道学继承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喜欢一切反共的东西,但中共自己信马克思主义吗?如果说共产主义真的有什么公妻制的理论那也是柏拉图的《理想国》。确实有过作为社会主义女权运动的杯水主义,但列宁不喜欢,很快就被斯大林消灭了。
AMX015 观察 我们的家乡很遥远,今天的家乡是马德里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这里说的很清楚了,资产阶级之间的联姻正是非正式的卖淫,也即公妻制的一种,共产党人正是要消灭家庭,自由的交往,“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取代家庭,事实上家庭在现代也开始逐渐走向解体
  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他们听说生产工具将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妇女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他们想也没有想到,问题正在于使妇女不再处于单纯生产工具的地位。

这正是要女性从资产阶级婚姻制度下解放出来
其实这段话其实没错,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公妻制,相反大部分共产主义国家都极力维持一夫一妻制的不可侵犯。
抛开共产主义,说一下现实的婚姻观念.

相比农业社会,工业时代的婚姻关系确实比较复杂.农业社会的夫妻关系要单纯很多,男耕女织,男性是主要劳动力,在生产上具有支配地位,因此在夫妻关系上也容易处在支配地位.而在远古时代,女性曾经处在支配地位,据说和女性在那时的生产生活中处于主导地位有关.

农业社会,一个村往往是一两个家族的,人际关系简单,婚姻关系也稳固.

工业时代,女性重新有了在生产生活中处于独立甚至支配地位的可能,因此婚姻关系也必然发生转变.一个工资男和一个年入千万的女老板之间的婚姻关系,很难想象是由男性主导的(除非男性是体制内且有影响力).

简单说,当女性处在支配地位上,一夫一妻,甚至一夫多妻就很难维持下去,反而有一妻多夫的可能.
一妻多夫,也就是几个男人共有一个妻子,也就是'公妻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