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百姓的规则太多了,百姓完全被规则压制,6亿人咸鱼翻身根本不可能?

郝海东,代表的还是中高级以上的阶层,尚且被中共规则逼迫到无法忍受,可以一走了之的,反抗特权,反抗暴政。
可是做为6亿千元的我们,怎么办,水深火热你能跳的出去吗!6亿人代表着中国各个城市乡镇角落里靠体力,被压迫艰难谋生养家的人,他们在各个行业里的最低端,在所有规则的最末端,为鱼为肉,受尽压迫摧残,还要坚强的活着,好事永远没有他们的份。
我们说的好事,还不是体制内权力暗箱交易的好事,只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应该给予他们的那一点点份内的好事,都落不到本应属于他们的手里,中国也不乏讽刺意味的视频和段子,可是中共并不在意讽刺,依然我行我素。
在中国,参与不到一点点最末端的规则的人,只能被刀刀鱼肉,薄薄片,快快切了。
老百姓你知道有银行贷款低利率的事,但是就算你在人家门口磨一辈子都不会有你一点点机会,很多事情你知道有规则,但是永远轮不到你,中国百姓还以为自己很牛B,动不动什么事就说找人,活动关系,叫油,真是可笑,底层人,你费劲吧咧的找人舔脸办的那点事,人家一个电话就搞定,你不觉得这是底层人的悲哀吗?
你找人办的那点事,在人家眼里,屁都不是。
中共从来没有给这6亿人一点点机会,有的只是压迫和玩弄。
Genzo 嗯, 懶的寫
沒有民主的話, "6亿人咸鱼翻身根本不可能".
民主不一是都是好東西, 民主一樣有民主的問題

但是

民主的本質, 可以令普通平民多了一分參與政治的權力. 政治就是國家利益的分配
你有了手上的那丁點的權力, 才有丁點力量, 去為自己爭取那丁點經濟利益. 哪怕只是一份安穩普通工作, 一份不叫富裕但總叫有尊嚴的收入與生活.

連辛勤拚命工作都換不來 "不叫富裕但總叫有尊嚴的收入與生活" 的政黨, 你可以每4至5年把它換下來.

沒選票的話, 就只有是韮菜, 只有被收割的份.
最難搞的就是 跪久了覺得站起來是不正常的 提一點意見就覺得你搞事情了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所以我们要推翻的不单是土共浇筑的一堵堵高墙,更也必须是支那人内心的无数高墙,他们跟这个世界脱节太久了
chang123321 中华民国(大陆)反共急先锋
高考是培养秘书型人才的考试,也就是你无法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阶级属性。阶级固化让咸鱼翻身绝无可能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完全赞同,但又想借楼补充一点:中国百姓的规矩(迷信、文化、传统、风俗、习近平俗等)彻底压垮百姓,至少我被压垮了,胡共时期,对我的压迫小于百姓对我的压迫,习共时期才超越了中国百姓对我的压迫。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規則不僅多,還不明確,尤其是「嫖娼」這類的風化罪的範疇無限延伸,跑去嫖娼犯嫖娼罪,罵習主席還犯嫖娼罪,會不會那天批評申紀蘭也犯嫖娼罪?

罵習主席=嫖娼,這法律程序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莫非...「罵」對應「嫖」,「習主席、党」對應「娼」?

你這人民法院不就公然乳包和顛覆國家政權了嗎?

算了,只能說這個党也自知之明,他們也知道自己就是娼!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防火长城促进了中国互联网发展吗?假如没有墙,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国产企业还能崛起吗?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304656
相反,极大以制了中国互联网技术的发展。

首先,破除一个误区是,拥有高技术公司,不一定是 : 拥有大量用户的大公司。
因为大公司都是收购或者强行抄其它小公司的好产品出来的怪物。

真正的技术水平要看整体环境。

其实美国大科技企业也不都是高新技术真正的原创者,它们也是到处收购,玩大鱼吃小鱼资本怪物。
但是,你想吃小鱼,你先得有个足够大的池塘让你有小鱼生长。

这个池塘,就是硅谷千千万万个中小公司,背后是美国发达自由的市场,对人才极度有吸引力的商业环境,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完善的法治。而带来的极其强大的创新力。

而中国大型互联网企业,更是跟着美国大企业后面,利用中国工程师红利,模仿抄袭而已。

所以,你说墙给了中国互联网什么,一个封闭的市场,就叫对中国互联网公司有利了吗?

错。

防火墙,导致中国中小型互联网公司生存发展环境很恶劣,你做一个公司,抄国外的,抄得没大公司快。自己开发新的,要么最后一看国外已经有了,你因为防火墙不知道,要么最后大公司一看,立刻抄一个一样的,把你竞争下去。

比如今天人人用的微信,你可以搜一搜一个叫悠信的软件,看看悠信图标和微信有什么区别。然后你再看看悠信是哪年做出来的,又是哪年倒闭的。而微信是什么时候抄它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都根本不注重创新,而是注重版本的快速更迭。国外新技术的快速应用。所以,中国工程师,几乎很难有美国工程师那样的学习和开发生活。中国企业由于劣币效应,大家最后都在疯狂压榨人力成本,很多技术员的青春都被消耗在不合理的版本更新速度,以满足上级的业绩指标。最后丧失健康和对技术的热爱。

这使得,中国互联网虽然用户很多,工程师很多。但是技术的池塘很小,几乎没有什么小鱼。
就像华为一样,表面风光,背后还是依靠美国的大树。

只不过,软件产品抄袭起来非常容易。国外难以像制裁华为那样去禁止中国使用国外的软件产品。

但是,最近几年防火长墙和民族主义反而在加速脱钩。

一方面号称要自己造操作系统,要自己操一切轮子。一方面又在不停地禁用更多的类库。我期待git彻底被墙的那一天,看看中国互联网技术水平到底如何。
==========================

最后我说说阿里,很多人都赞同没有防火墙,阿里也是世界级企业。

阿里的确和防火墙直接关系不大,但是我认为没有防火墙,就意味着中国市场没有对外资的不合理管制。

阿里能起来是因为第三方支付,但是你们要知道第三方支付能崛起的背后,是中国银行业由国企垄断,五大行和中共一切在一个安全的环境内赚钱,从国家到地方、从政府到银行,谁也没有动力去推进完善个人信用体系。
说白了,还是因为中共的经济独裁导致的:个人信用分数比互联网出现得还晚。

这个现象说明了中共独裁是多么的不合理,个人征信其实根本不需要互联网技术,可是直到阿里钻了空子中国政府才反应过来。

反过来,假设中国在80年代,就是个民主自由的市场经济国家,外国银行、外国企业可以在中国境内开展正常个人业务。那么以当时欧美计算机电算化的发展程度,以及人民对外贸易的诉求,中国建立个人征信体系只会比互联网更早。

如果2000以前中国人就已经用上支票,信用卡,那么2000之后,阿里本土化做得再好,也不会发展得如今天这么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8
  • 浏览: 3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