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西方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和现代马克思主义?

背景:在隔壁和一个左人对线,ta认为列宁分支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对马克斯原本思想的曲解,所以ta自称是西马,即西方马克思主义者
(先不要管这个人是谁、说过些什么,窝佬对ta说的有些话还有点忿忿不平,再者跑题了

我查了下维基,大概意思是解构马克思的思想著作,“取其精华去其糟泊”;
我还看到了另两个分支叫后马克思主义和现代马克思主义,两者的话后者更加“现代化”,也相对而言偏右一点点(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

我总体觉得这几个主义比社民或者民社都左是了
然后这几支左人也被墙内耄左赤卫兵批斗成修正主义或者“不正统”,不知该不该可怜他们。

因为按前人所述,马克思的作品连德语native speaker都看不懂,窝佬严重怀疑中文版损失了多少他的原意,加了多少译者的私货,所以我决定看后世评论(如果马列真的不是马的原意,那么还不能看评价“马列”的)而不是原著,顺道也来问问大家的评价

请答主不要因为对支共邪党的负面情感然后疯狂无理由狂骂(当下品葱比前几年明显感觉右不少……),尽量不要涉及列宁斯大林毛腊肉等分支,请各位就事论事批判或赞扬一番西马、后马和现代马,单纯批判马克思不带上自己对后面几个的评价那没什么养分
毕竟我也不想往极右发展,化身皮大帅上直升机雅座一键清除康米(笑)

P.S. 各答主间互相手下留情,不要,尤其是因左右偏向问题互踩(当然如果是极其明显的五毛,但别在那猎巫,直接举报就行)
撞墙的哈维 品葱终将毁于反智姨粉。2020.4.19
列宁主义当然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曲解,马克思主义宣扬了半天对立、仇恨以及矛盾不可调和,不就是想让列宁踢出暴力革命这临门一脚?现在的民主政权由于是民选政府而堵上了马克思的嘴,因为好不好都是你选出来的,而非暴力罢免程序的保证堵上了列宁的嘴,因为非暴力能换政府为什么要诉诸暴力,所以迄今为止狭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已经被按死了,而广义马克思主义却在四处渗透,即“无视当前规则体系是否合理而进行非理性破坏”,包括且不限于安提法、环保恐怖主义、田园女权,所以研究马克思著作的意义不大,和种族、环保、性别一样只是个壳。当今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两种途径,一是以中共为首的通过暴力镇压以提高破坏现有规则的成本,二是以西方民主国家为首的通过创造机会平等以提高拥护现有规则的收益。总之,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初衷到行动都是非理性且野蛮的,即便当前中共政权问题很大,仍然不建议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武器,饮鸩止渴。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共产党宣言》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个马教徒是否认同上面这句话?如果不认同,那么他算哪门子马克思主义者?如果认同,因为他们要推翻的“现存社会制度”当中显然也包括民主制度,于是我们无须再辩,大家战场上见。
当然他们会辩解说他们会推行“民主的社会主义”,但是我们自己心里要清楚,马克思主义者所谓的民主必然不同于我们通常认知的民主(他们自己也不承认西方国家存在民主),别到时候拿出来一看是人民代表大会,那就爆笑了。
如果嘴上嚷两句民主就应当被认同,那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里也有民主,所以中共就应当被认同——这当然是胡扯,因为中共和这些马教徒已经偷偷改掉了概念。事实是只有西方民主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其他政治形态即使被别有用心的人冠以民主之名,我们也不能把它当作真正的民主。
当然暴力革命不能一棍子打死,但它的目的只能是用来制止暴力。而马克思成功的论证了暴力革命也可以用来对付那些非暴力的社会制度,但实际上如果你到IS去找一个人肉炸弹,他一样也能向你论证他发动恐怖袭击不是他的错,而是万恶的西方世界压迫之下他们不得不反抗罢了。所以马克思主义事实上就是恐怖主义的温床(而且马克思主义历史上也确实孕育了诸如“红军旅”之类的恐怖组织),只不过我们这个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过于费拉,没有胆量像IS一样践行自己的理想而已。
何况我们事实上都知道:IS在当政之后,当地的穆斯林生存状况并没有多好。这显然是因为:如果一个组织抱着“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的目的上位,那么它在取得政权的过程中必然会干掉其他一切有异见的人。于是当它建政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它的暴政,于是它再也没有必要去兑现先前的政治宣传了。苏共和中共之所以对无产阶级进行敲骨吸髓的剥削,道理也就在这里。现代马克思主义者鼓吹说苏共和中共背叛了马克思,但实际上他们自己十有八九就是下一个苏共,甚至可能是红色高棉。如果他们要避免自己变成苏共,那就必须否定共产党宣言本身。但如果他们否定了共产党宣言,又何必顶着马克思的名头出来呢?给一个宣扬恐怖主义的人洗地有意思吗?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西方马克思主义像是法兰克福学派,是从文化上对马克思的一种修正。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礼品盒式的结构,马克思还活着时与不同人进行辩论产生了马克思学说,这套学说本质是互不连贯的主要来源英国古典经济学,黑格尔费马巴哈哲学,及德国保守主义对资本主义批判完全是与不同对手论辩的工具,可以说只有马克思学说,而无马克思主义,因为这种学说本质就互不连贯,甚至彼此对立。
马克思后代的激进民主派把他的学说发明成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者们各取所需并假装看不见其他部分。列宁看到了无产阶级专政,西马看到了资本主义异化。波普尔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危险的历史主义,但却尊重马克思本人,认为把马克思学说的设想转变成二十世纪预言神学是对学说本身的侮辱。
马克思本人晚年也认为发达民主国家可能通过议会政治实现社会主义,而他本人十分喜欢美国,所说的资产阶级民主也是指财产资格选举制。可以说西马是对马克思学说的一种适应社会变换的发展
总体感觉是西方学者,尤其是人文领域用马克思理论的很多,但是大部分人会对他当年的理论做出各种修正,所以他们对马克思没有那么反感的原因是一直都可以批评,不像中国,作为指导思想完全不能说个不字。
而中国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被苏联官方意识形态修改过的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具体我有另开贴讨论: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8359
有一个人的影响比较大,就是阿尔都塞,60年代他读了毛的矛盾论就很佩服,还写了篇保卫马克思。于是在68年的巴黎学运被奉为导师。其实他没有搞明白毛的问题在哪儿,那些法国人也完全不知道中国的文革有多惨,再加上那些学生也不明白阿尔都塞的结构主义,就莫名其妙成了毛派,导致今天那些人的学生辈对毛还有好感,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今天仍然会对左派有意见,因为他们完全没搞明白中国发生什么事。
阿尔都塞针对的其实是赫鲁晓夫和东欧的还算比较人道的一些思潮,他认为那是修正主义,毛成了马克思主义最后的桥头堡。他提出来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来反对东欧提倡的青年马克思(早期反对异化的人道的马克思)。后来他的思想又被介绍回中国,用来压制当时在国内刚刚抬头的一点反思的声音,具体就是周扬和王若水提的在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异化问题,结果八十年代的人道主义大讨论被胡乔木和邓压制下来以后,党内反思的最后一点希望也没了,马克思成了绝对不容质疑的真理。但其实80年代翻译进来不少的西马著作,马尔库塞之类还挺热的,真正认真看过的人们应该懂。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西方马克思主义是二战以后才出现的思潮,主要以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为代表。该学派大部分成员在纳粹时期被希特勒迫害,被迫流亡到美国继续钻研学术。二战结束以后他们有的受麦卡锡主义迫害又逃回欧洲,有的就留了下来,以便“近距离”批判资本主义。

这个全新的流派旨在批判并修正马克思主义过激的地方。他们选择尼采和弗洛伊德作为模本,把退化论的语言和形象放入了批判马克思主义方案的正中间。他们研究现代社会的一切病态,如道德堕落、犯罪增多、精神错乱、自杀、神经过敏、酗酒、艺术退化、返祖式大众民主、甚至反犹太主义等现象,过去这些病态曾被归罪于心理退化,现在却归结为资本主义的缺点,推而广之,是现代西方的缺点。简而言之,这个流派就像苏格拉底式的牛虻,它能不停地叮咬着资本主义,使后者能及时发现自身漏洞并想办法堵上。

研究哲学史的爱好者通常止步于上世纪80年代,因为随着结构主义的淡去,人类进入了后现代的解构时代,哲学好像走到了尽头。所以我也不清楚你说的“后马克思主义”和“现代马克思主义”指的是什么,我猜想它们仍然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变种。
德属胶澳 東亜模范都市
西马作为社会学学派大于政治理论和经济理论,例如健全的社会里就是大篇幅讨论工业社会对人的异化,但提出的建议大部分是无视经济发展的建议。在西马里找政治和经济学说属于找错地方了。

客观来说列和腊现在是属于马克思理论中最具有实践意义的学派。
关于列主义引用一段亨廷顿的话
共产主义的力量并不寓于它的经济学说之中——这种经济学
说早已老掉了牙,也不在于它具有世俗宗教的特点,在这一点上,它敌不过民族主义的吸引力。共产主义最有关的特点是它的政治理论和实践,不在于它有马克思主义,而在于它有列宁主义。按照社会主义思想史的传统观点,人们通常把马克思看作是顶峰,在马克思以前有象乌托邦社会主义者那样的先驱,在马克思之后,有象考茨基、伯恩斯坦、卢森堡、列宁这样的门徒和阐释者。但是从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理论来看,这种观点是十分不准确的,实际上,列宁并不是马克思的门徒,马克思只不过是列宁的先驱而已。列宁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一种政治理论,并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使马克思
倒立起来。对马克思来说,关键是社会阶级,而对列宁来说,关键却是政党。马克思是一个政治上的原始人,他不可能发展出一门政治科学或政治理论,因为他不承认政治是一个自主的活动领域,也不认为政治秩序是超越社会阶级秩序之上的。然而列宁却把政治制度即党提高到社会阶级和社会势力之上的地位。
...
因此,一个政治组织,即党,就成为至善,亦或最终目的,它本身的需要压倒了个别领袖、党员和社会集团的需要。对列宁来说,最高的忠诚不属于家庭、氏族、部落、国家,甚至也不属于阶级:忠诚属于党。党是最高的道义源泉,党性是最高的忠诚,党的纪律是最高的裁决。如果必需,所有别的集团和个人利益必须牺牲自己以确保党的生存、成功和胜利。“党归根到底总是对的”,托洛茨基在被指责犯了错误时这么说,“因为党是历史赋予无产阶级解决其根本问题的唯一工具……一个人只有与党在一起,并通过党才能是正确的,因为历史没有开创其他能使正确的东西变为现实的道路”。在列宁主义中,党不仅被制度化,而且被神化了。
如果题主是秉持着认真求知的态度的话,
我建议题主首先要有一个“专业意识”或者“专业精神”即意识到这些问题或者内容早已是一个系统化,体系化的社会科学(例如社会学,人类学等)或者人文科学(比如政治哲学)的一部分,意识到这是一种专业内容,这就好像我们普通人的天气概念与气象学中的“天气”概念一般。
因此,要想了解这些概念/学说/主张,我建议题主还是去找这些领域/学科的专业入门书籍/概论/论文来看(英文优先),wiki虽然较百度百科要好的多,但那也只是在搜索百科的程度上好,大多数情况只有一个科普作用。品葱虽然隐藏着很多的大佬,但论坛目前的相关主题的讨论情况大多数其实也是一个非严肃的状态。
马克思主义不用谈论,他那套理论哪个国家真正实现了?
一套根本没有办法实现的理论有什么谈的必要吗?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是一流的研究,社会主义者推崇的那套马克思主义是伪装成科学的宗教(而且是19世纪很过时的科学)

在列宁国家主意成为社会主义主流而且随着苏联破产以后以后,马列主义就成了破落户 什么后马现马都是你们马列老师混饭想出来的名词。落败的托派搞了一套自认为人性的社会主义理论但从未流行过(香港社会主义者杂志)

里根名言:共产主义者和反对他们的人区别就在于前者渡过马列著作,后者真正理解它们。
何风 观察
问也白问,以pincong上的田园目田派的水平来说,想看懂西马恐怕比较困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5
  • 浏览: 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