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刘仲敬及其“姨学”?

已邀请:
姨學大概是至目前爲止,在瓦解共黨統治方面,最有系統,最有洞察的一套理論。我個人讀的不多,主要是零散的文章訪談,但是應該說通過這些材料對姨學的大致輪廓有所瞭解。你姨具有龐雜浩瀚的歷史學知識,通過他極爲强大的縱向與橫向聯係能力,將這些知識連成一個體系,不得不説是一個天才人物。但是對我個人來説,姨學的優點和缺點都是同樣明顯的。
就優點而言:
1.姨學首先是一套社會理論。這套社會理論與同樣反共的自由主義非常不同,是從人作爲群體的行爲模式出發,强調社會演化的原理而非要從哲學的角度論證爲什麽民主自由是好的、是可欲的。姨學依賴的理論資源,如很多人已經總結過的,包括文明季候論、自由秩序原理等。實際上如果比較瞭解人文社科研究發展的人應該知道,姨學的思想資源基本上是些過時的學説,非常類似于黑格爾的歷史哲學,從我的感覺看來,你姨對于現代人文社科研究的進展瞭解應該不多(他可能比較熟悉西方政治哲學,但也是那種傳統路數,畢竟和中國施派的林氏兄弟一起編過書混過挺長時間),不過這些進展對於你姨而言,大概也是些意義不大的、純文人自我衍生出的無用之學。換句話説,如果他執著於這些研究進展各自的學理背景,是不可能做到古爲今用,洋爲中用的。比如民族發明學,有可能參考了想象的共同體這類學説,但是其實不參考也完全沒有問題。
2. 姨學最大的貢獻不只是批判大一統論,而且提出了一套大一統衍生和自我瓦解的邏輯,也就是東亞窪地論、費拉論等等。這在一定程度上為魯迅所謂的民族性論提供了一個理論上的解釋,無論這個解釋是否令人滿意。姨學極大程度地挑戰了中華民族大一統這個觀念,結構所謂華夏文明的優越性,而這兩點它可以説是中共統治的文化心理基礎。從這這個角度而,是很厲害的。
就缺點而論:
1.姨學試圖再造封建和小共同體主義,來解決所謂東亞窪地問題。雖然可以理解,但他的小共同體具有極强的人爲色彩和排外主義,根基淺且侵略性强。
2.姨學和很多宗教,黑格爾主義,甚至馬克思主義(早年人道階段)相比,令人驚異地缺乏人道主義内涵(雖然後期馬派以及種種左派對人道主義不以爲然)。這使得姨學成爲一種純粹的小共同體活命學,且為活命可以不擇手段。如以上幾位所説,秦暉對此的批評是正確的。姨學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説是一種小共同體的法西斯主義,我想這個説法是不過分的,且你姨也會滿意的。
暫時寫這些。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秦刘对谈中,秦的评价是:
1、秦制比阿姨的认知更差,白话是:阿姨中国古代史还不太过关。
2、过于路径依赖,白话就是:没有诸夏就没有新中国,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一个路子。
3、小共同体反对大共同体是对的,但是小共同体也不咋地。白话就是:诸夏没比中共更好,效果可能一样差。
4、像麦克法兰,白话就是:
其实绕来绕去,引入那么多所谓中华文明低贱论,核灭,大洪水等夺人眼球的概念,都不如《反脆弱》说得简单明了:一个大一统的系统必定是刚性而脆弱的,诸多小型自治的系统构成的大系统,站在整个系统的角度,是反脆弱的,生命力最好的,对整个系统的长远生存是最有利的。

虽然殊途同归,但使用姨学的解释,会带来不必要的歧视,仇恨,反而更难形成共识,更容易给整个系统的演进和利益带来不必要的副作用,毕竟人首先是人,缺乏人文主义是姨学最不可取的缺陷。更不用说,为了分裂而分裂,连语言这种纯粹的沟通工具,也主张要重回地方化。物极必反,以至谬误。
大部分都是扯淡,少部分说对了就被他的粉丝们吹上天
正常人应该多看点书,有自己的判断力,而不是看这种神棍的神神叨叨的文章来将其当真理
 
修:回楼下那位,你姨的预测能力比那些砖家教授还要差劲得多,除了那些动不动就明年崩溃的不学无术只会放黑屁民运人士之外这些人至少不会动不动就预测什么大洪水,更不用说其他的什么黑屁了,很多也就是是或不是的二分之一概率的事没说对一半反而不正常
 
回复:第三新索多玛
预言中共崩溃的人从来都有,根本就没什么特别的,要计较的只有时间准确不准确的问题。
你姨的只不过是神棍变体版
而且你姨在某个具体时间点上从来就没说对过
 
 
 
病人:我身上长满了毒疮,怎么办?
阿姨:什么地方先长的呀?
病人:好象是腰部以下先长的?
阿姨:那好办,把腰锯了。
病人:OMG,腰锯了,能治好吗?
阿姨:当然能,那谁谁,上次手上长了疮,人家锯了手,就好了。
病人:如果死了呢
阿姨:死了最好,反正长满了疮,活着也没意思,重新投胎也是一种办法。
kdxbt 无所谓
刘仲敬想成为导师领袖类人物,最大硬伤是形象不行,长得太猥琐。
我是姨粉,我一直在看他的书.我觉得对他的情绪化的批判是不对的.他的理论是成体系的.有推导的过程和结论的.就因为他的结论跟比如大一统这种观念相违背了而批判.那对学术就不太尊敬了.就像美国的某个教授发布了他研究后得出黑人种族智商比别的人类低的结论就被取消荣誉这样的事差不多.
哈,久闻大名。但知之甚少。尤其搞笑的是,此人到底是男是女,还是半人半妖不得而知。看网上介绍,说是女士。看照片,一正男。哈哈,反正晕。
 
其粉丝众多,其理论可以当演义看。
说话时一口一个桂枝,支那,费拉,德性。这样造词和逻辑思维不一样的性质嘛。不能好好说话吗?这样创造词汇更多的是让他们那个圈子的人产生迷之优越感和认同感(话说社会能用熵这个概念吗?你能算出差值大小来吗?啊?费拉到最大值就会产生大洪水,多少是最大值?有最大值吗?)
我相信真理是简单的,不需要创造这些新词也可以说清楚。如果他说人话的话,还可能有意愿去了解下。看着现在这种迷之优越的传教态度。对不起,我不关心。
 
阿姨是奇人,先知一般的人物,如同圣经里的约拿。诸夏就是上帝借着他给中国人的最后一次选择,尼尼微还是索多玛?姨学是斯宾格勒学的分支,是为解体中国而存在的。中国解体是大部分中国人能得到的最好结局,更差的结局是灭绝,比如核平、异教屠杀或自相残杀。
https://i.imgur.com/rBLAEuP.jpg
对经济学一窍不通的人,压根不配谈社会学,连邓矮子都尚且明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刘仲敬就是典型的从上往下码的人
我是赵紫阳 你也配姓赵?
解释历史比不过马克思,谈邪教比不过伊斯兰教,创造民族也比不过纳粹。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怎样实现政治变革?中国人有三个方案:
1.暴力革命。不可能,实力太悬殊。
2.指望中共内部变革。呵呵,居然相信中共体制能允许好人上位。
3.指望外部势力政绩自己。呵呵,别人凭什么替你火中取栗?
 
姨学提出了一种绕过以上方案所有缺点的方案:既然大洪水一定会来(到这个时间点上还有人怀疑?),那么大洪水之前该跑路该蛰伏都不可耻。因为大洪水爆发之后一定是满地张献忠(欺软怕硬的暴力分子,这些人在共产党秩序无法维持的情况下一定会跳出来攻击平民),那么只有那些在反杀张献忠的过程中建立共同体的人,才有可能驱逐共产党(或其他未来可能的大一统独裁者比如伊斯兰势力)的统治。当然这个过程不可能保证在所有地区都成功,但是如果有一部分地区率先独立,那么共产党的实力就削弱了,推翻它的可能性也就大大提高。
但这就会带来一个结果:就是在目前我们称之为中国的土地之上必定会出现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国家。所谓发明民族就是在这些国家建立共同体来抵抗共产党入侵的方法。当然这不可避免的就会遭到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反感。
这实质上就是个价值观的问题:你是认为个人自由更加重要,还是认为民族利益更加重要?小粉红和楼上诸位姨黑显然是赞同后者的。非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大概就是小粉红至少还能意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维护中国统一这一事实吧。
 
PS:不要把姨学当作一种预言学。所谓大洪水是因为太过于明显,而且必定会成为共同体构建的一环,不得不提出来罢了。这里有姨过去发表的一些演讲和文章。大家可以自己验证这里面有多少是预言。很多姨黑把姨说成是预言家,是因为他们只能从时间上挑出问题。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已删除
個人認為,諸夏、台獨等發明民族的思想,其目的在摧毀原統治集團的合法性:
諸夏 -> 你們共匪不是自稱是中國(支那)人嗎?我們……國人就(重讀)不是支那人,沒有義務維持大一統!我們便要消滅你們,來爭取我們……國人的獨立與自由!
台獨 -> 你們國民黨不是自稱是中國人,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嗎?我們台灣人就(重讀)不是中國人,沒有義務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如此你們便是純粹的殖民者,無權行獨裁專制,滾回中國!台灣要獨立、要民主自由!
以前我很不能理解台獨思想,很難想像它是如何在僅僅二十餘年的時間內,改變相當部分台灣人的民族認同的。直到我聽說了一種思想叫做「諸夏」,一群人叫做「姨粉」,這群人雖大多數都從小在中國大陸長大,卻大呼「支那豬」、「殺光支那賤畜」,才發覺民族認同並不是什麼「根深蒂固」的東西,要改變它實在太容易了。
我並不瞭解諸夏的具體理論,只知道如果漢地分裂,各地封鎖邊境的話,一般人探親會困難許多,如此妻離子散、骨肉分離者必增;各地互徵關稅的話,一般人網購外省的商品,都不知道要加多少稅、浪費多少時間,如此必定百業蕭條;各地軍隊獨立的話,難免擦槍走火,引發戰禍,不知這時那些姨粉願不願意當砲灰呢?
古明地龙 飞鸟牡丹配,袅梦神离
经典备份
关键词:刘仲敬 阿姨学 姨学 熵 热力学 费拉 社会学
做功,是的體現,而不是負熵的體現
毫無節制的做功,會導致負熵耗盡,達到最大值,形成熱寂
想要持續做功,應當:提高做功效率、尋找能源(負熵)
世界上沒有第一類永動機第二類永動機
中央集權,是費拉的體現,而不是德性的體現
毫無節制的中央集權,會導致德性耗盡,費拉達到最大值,形成大洪水
想要持續中央集權,應當:提高中央集權效率、尋找秩序(德性)
世界上沒有產生德性的中央集權100% 效率的中央集權
轉載知乎:劉仲敬的阿姨學理論提到的「社會自我組織能力」,「社會凝結核」,「原子化個人」,「民眾失德」是什麼意思?
阿姨學是一套密碼,但是說穿了也很簡單。自組織就是怎麼樣戰勝公地悲劇的問題。就是個人願意不願意犧牲個人利益保衛集體利益,願意不願意犧牲短期利益保衛長期利益。
個人要結成團體的意義,就是團體可以幫助你維護你的利益。但是團體內從來也不是鐵板一塊。總有一些搭便車的人,有一些破壞集體利益從中牟利的人。公
地悲劇是經濟學裡的典型例子。牧民為了長期放牧收益,精心保護自己的私人牧場。維護費用歸個人,放牧收益也歸個人。只要收益超過成本,保護牧場就是非常理
性的行為。而公共牧場人人都可以來放牧,個人出錢維護就很不合算了。因為維護費用歸個人,收益是所有人均攤,最後個人收益遠遠小於維護費用。這樣一來,無
人維護的公共牧場很快就會荒蕪。
經濟學對此有兩個解答。第一個是精確劃分產權,把公地分給私人,問題就解決了。但是很多東西不是那麼好分。比如一個村子要捐款修一條進村的公路,這
條路大家都要使用,怎麼劃分產權?如果要精確劃分,首先需要成立一家村民持股的公司,然後建一個收費站,雇三個收費員 24
小時負責收費。這樣不是不行,但是成本很高很難操作。第二個方法就是政府強制收稅然後用稅金修路。這個方法簡單,但是存在政府貪污腐敗效率低的問題
修路成本最低的方法,還是依靠大家自覺捐助。收入多使用道路多的人多捐,收入少的人少捐。團體出去打群架,不能打的人可以躲一躲,能打的人就要往上衝。如果一個團體裡面都是往後躲的人,這個團體就要分崩離析。社會團體消滅以後,只能依靠強力政府來維持秩序。
政府是最常使用的方案,但是政府也是公地的最大創造者。因此政府規模越大,公地悲劇就越多,無私的人吃虧也就越大。所以這種人越來越
少,搭便車的人越來越多。公共秩序就更加需要政府以強力維持。這就是政府規模不斷擴大的惡性循環。要打破這種循環非常的困難。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要打破很容
易,打破之後要重建就非常困難。魚要煮成魚湯很簡單,要把魚湯變成魚就很困難。因此政治秩序一旦建立,總是要往衰敗的方向發展,處於一個熵增的過程中。
土豪是社會的凝結核。這是因為土豪財產多,需要維護子孫的長期利益。因此土豪願意用少量的財產損失來收買人心,維持長期的社會秩序。土豪提供了政府
之外的另外一個秩序來源。因此政府也不樂意看到土豪的存在。當現有的秩序崩潰之後,剩餘的有能力團結人的土豪就會開始生長,佔據之前留下的真空。這就是一
亂一治的往復循環。
相關:
孵化者文明是否費拉不堪?
以平衡理論,更加正式的解釋
最近品葱上有一些关于姨学的讨论,大抵是批判部分姨粉的情绪化行为
本人翻墙多年,但说来可笑,直到前些日子开始使用品葱之前,一直对刘仲敬这位极有影响力的人物一无所知,还请见谅则个
刘氏之理论影响甚大,以至于被称为「姨学」,但本人找遍互联网(明网)。却鲜少见到有对关姨学成体系的讨论——不管 google、百度、知乎、微博——甚至包括本站,皆是如此
因此,恕我开这个本应早就存在的常识帖,来讨论下姨学的一些基本情况,如因本人检索不力,造成话题重复,还请管理员果断删除,以免分散各位网友的宝贵精力
刘氏之著作在互联网上只能找到一些只言片语,更遑论找到成体系的作品及单行本了。部分已在国内出版的作品早已奇货可居,若是购买或借阅还可能面临被警方注意的风险。故本人只能通过网上有限的信息对刘氏的理论做出如下归纳(以下简称为姨学):
  • 中华民族为政治需要虚构之概念,有天然的不稳定性。故而必然会,且应当将其解体
  • 中国人可依地域、方言、地方文化等分为诸夏各族
  • 中国人普遍处于奴隶状态中(费拉理论)
  • 灾难性的全面崩溃不可避免(大洪水理论)
  • 暴虐的独裁者必然出现(张献忠理论)

想问品葱上对姨学比较了解的朋友:
  • 这些归纳是否正确?有何疏漏之处?
  • 能否给出内容更为充实的归纳?
  • 姨学有何价值?有何谬误?(请中性的批评)
  • 姨学继承于何种思想?做出了何种创新?日后可能如何发展?
  • 姨学在现实中影响力如何?姨粉当中有无极具影响力的知名人士?

另据我观察,确实存在一些对刘氏抱有类似「宗教崇拜」或「领袖崇拜」的忠实支持者,故而想问:
  • 姨学或刘氏本人有何种区别于其他知识分子的特质使得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 姨粉的小圈子文化及黑话文化最近被普遍批判,请问姨粉圈子为何发展到这种地步?对姨粉或姨学有何不利影响?
  • 据观察,姨粉圈子似乎与恶俗圈子多有交集,请问是事实还是误判?如为事实,请问原因为何?

讨论不仅限于提纲所述这几点,更期待各位跳出提纲的精彩回答。感谢各位拨冗解惑!
注:这是一个暂未完成的回答
一直都想写一个关于姨学的看法的专栏,包括更加正式的定义姨学的词汇,论证其理论,以及指出其自相矛盾之处和解决方案等,不过时间一长就忘了。总的来说,题主对姨学的总结基本正确,不过「张献忠」和「大洪水」其实说的是一回事。前两点是姨学的直接理论(仅作用于中华民族),而后三点是姨学的根本理论(作用于整个人类社会)。因为这只是一篇回答,我只能简短的说明我对姨学的理解,其谬误所在,以及解决方案,但由于篇幅限制不能保证后面两个部分的质量。如果有时间,我会写专栏单独论证这些内容。
具体地讲,姨学总共包含三个方面:「费拉论」、「大洪水论」和「民族解体论」。除此之外的三条,比如核平、诸夏、伊斯兰国等,都可以用这三条来解释。
  • 费拉论,我个人更喜欢称之为「姨学基本定律」或「熵增定律」(类比),描述的是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封闭地区的支性几乎不会减少,除非偶然事件使它减少。
  • 大洪水论,我个人更喜欢称之为「姨学基本推论」或「马尔萨斯陷阱」(类比),描述的是「费拉论」将导致的社会现象。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封闭地区达到支性平衡点(完全费拉化)的时候,就会进入文明崩溃和毁灭,通过文明倒退来实现「逆费拉增长」(实际上是实现支性持续变化)。
  • 民族解体论,是前两个理论的推论,个人目前还没找到可以类比的现象或模型,不过这其实是通过「费拉论」和「大洪水论」提出的解决方案。民族解体论是指只有通过民族解体才更可能的实现「可做功的熵的逆增长」(类比),从而避免大洪水发生。

抽象地讲,姨学的整个理论体系就是动力系统中平衡理论的重述,只不过应用于政治学,而不是物理学。例如,相同的应用于生态学的现象是「马尔萨斯陷阱」,应用于社会学的现象是「公地悲剧」,应用于热力学的现象是「宇宙热寂」(假设宇宙膨胀无法抵消熵增)。在姨学的角度来说,同样的现象可以描述为「费拉循环」和「大洪水」。我在另一个回答中写到,任何非孤立的动力系统最终都会落入一个吸引子(attractor),而吸引子就是这个系统的平衡状态(equilibrium state)。姨学最基本的理论,「费拉论」,其实是是完全可以用统计力学解释的:在任何一个无穷小的时间内,一个封闭地区的支性减少的概率几乎为零
由于姨学所有的内容都来自于刘敬仲本人的言论和其他人的转述,因此「支性」这个词很难有个特别准确的定义。根据我的理解,「支性」是一个地区能够扩大人性罪恶(兽性)的性质。罪恶是人生而具有的,但是在一个非费拉化地区,人性的罪恶可以被社会和文化所控制,而在已费拉化的地区,人性的罪恶不仅不会被控制,反而会被扩大。「支性」这个词来源于支那,也就是支那人的性质(我在一个回答中也提到了为什么我认为支那人是一个很好的词)。如果把「费拉论」强行翻译成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句子,「在任何一个无穷小的时间内,一个封闭地区原始德性增加的概率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封闭地区基本不可能靠自我封闭来增加德性,使得社会文明进步和发展。
类比热力学第二定律(数学描述的文字叙述),「在任何一个无穷小的时间内,一个封闭系统的熵减少的概率几乎为零」。举个例子,一滴墨水滴在水缸里,墨水总会发散最终充斥整个水缸,而从来都不会有充斥了整个水缸的墨水突然自发的聚成一滴墨水,这是因为后者的概率比前者的概率低的多得多。如果把一个分子的在水缸特定的位置作为事件 A,而不在某个位置作为事件 B,很明显事件 A 的概率比事件 B 的概率低得多(假设水缸有 3000 个分子可以存在的点,事件 A 和事件 B 的概率就是 1:3000 和 2999:3000),而一滴墨水几十万个分子全部都在一个位置的概率更是没有可能(几率大概是 (1/3000)^10^6)。物理上把墨水充斥水缸的状态定义为高熵状态,而一开始一滴墨水的状态定义为低熵状态。如果把整个过程所用时间细分成无穷小的时间段,那么每个时间段内熵都是增加的。
然而,这不意味着熵不可能自发的从高到低流动,如果你等足够长的时间,你就会看到充斥了水缸的墨水逐渐汇聚成一滴没有散开的墨水,因为这种现象的发生概率并不是零,只不过是几乎为零。类比「无限猴子定理」,让一只猴子在打字机上随机地按键,当按键时间达到无穷时,几乎必然能够打出任何给定的文字,比如莎士比亚的全套著作。
因此,「费拉论」只是说一个封闭的文明只有极小概率向更高等级的文明进步,并没有否定其进步的可能性。事实上,纵观历史,文明的革命性进步的确只是小概率事件,从原始游牧社会到农耕社会,从农耕社会到奴隶社会,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从封建社会到工业革命,其中只有工业革命是只有欧洲一处有所出现,其他地区都没有,而工业革命正是使人类文明突飞猛进的根源,使人类文明与科技的发展和之前几千年的进程都完全不同。因此,工业革命可以算作是一个小概率的「熵减事件」,其影响到今天还能使人类科技和文明呈现日益不同的发展。可以想象一下,原始农耕社会的人如果被时空传送到封建社会中,其生活并不会有太大改变,其道德标准和文化水平也不会影响其在封建社会的生活,因为原始农耕社会到封建社会的社会差异并不是特别大。然而,如果把一个人从封建社会传送到二十世纪甚至二十一世纪,其生活会与其有翻天覆地的的变化,其道德标准也不能使用现代标准来衡量,而任何现代科技,对其来说都无异于神术魔法。可以说,只有工业革命的出现,才导致世界部分地区脱离了「费拉循环」,也就是下面要说到的,「大洪水论」。
「大洪水论」描述了「费拉论」的结果,也就是当一个封闭地区最终达到费拉平衡(类比热力学热力平衡),也就是支性不会再发生变化的时候,该地区就会出现「大洪水」一般的灾难性事件,从而使其退回至大洪水之前的支性水平,从而保持支性增长的需求。「大洪水」一词来源于古代多个文明出现的洪水灭世的传说,其实就是指能够毁灭文明的灾难。因此,「大洪水论」可以表述为:任何封闭地区支性变化接近零时,总会出现毁灭性的灾难事件。或者说,文明的稳定性取决于一个地区的支性的变化。也就是说,只有变化的支性才能使一个地区文明保持现阶段的水平。
继续类比热力学第二定律,可以看到,「大洪水论」描述的是当一个系统达到热力平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热力平衡是指整个系统的熵达到最高水平,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熵不会再发生变化,此时,整个系统已经无法再做功。「做功」指的是把能量从一种形态转变成另外一种形态的过程,进而被人类所利用。如果一个系统达到热力平衡,所有的能量都会以热能形式储存,进而无法再被转变成其他形式的能量,因此无法做功。类似的,如果一个地区达到了费拉平衡,也就是支性无法再发生变化,那么该地区的文明就会走向终结,因为该地区不会再产生任何能够符合人性道德标准的事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洪水总会在一个(正在)费拉化地区发生,而大洪水发生的时间取决于该地区的费拉化速度和支容(Shinal capacity,或支性容量)。费拉化速度是一个地区总支性变化的速度,一般地区总是正支性增长,也就是支性总会升高,而不会降低。支容是指一个地区能容纳的最大支性,超过这个数值,就会出现大洪水。
从「大洪水论」可以直接推出姨学另一条非常重要的结论:一个(正在)费拉化的文明,要么进入「费拉循环」,要么走向灭亡。如果一个封闭的(正在)费拉化的文明不走向灭亡,那么它必然进入「费拉循环」循环。「费拉循环」是一个人类文明的恶性循环,指的是一个文明在大洪水之后,为了保证其文明不被灭亡,便增加文明的支性容量,从而保证支性的持续变化。支容的增加带来的必然是文明的倒退,因为费拉容增加之后,支性就会继续上升,直到下一个大洪水发生,而下一个大洪水发生时整个文明的支性必定是比前一次高的,因为此文明的最大支那容量被增加。可以看出,经历费拉循环的文明支性总是不断上升的,但是为了保证文明稳定性,文明必须寻找一个支性不断变化的方式,而「费拉文明」选择了增加支性容量,而不是降低支性从而保持在支容范围内进行支性增加。类比热力学第二定律,增加支容就类似于增加一个水缸的大小,水缸变大之后,之前充斥整个水缸的墨水可以继续运动,但最终仍会充斥最大的水缸,而此时的熵是比充斥小水缸时的熵更大的,因为一个分子全部出现在一个点的概率比之前更低了(之前可能是 1:3000,增大之后可能变成了 1:5000)。
如果用一个比较好理解的亲民解释来说,整个「大洪水论」指的其实就是「马尔萨斯陷阱」。「马尔萨斯陷阱」描述了一个地区人口和资源的关系,它指出人口总会向资源能够承受的极限发展,一旦超出资源可以承受的极限,那么人口就会退回之前没有超过资源极限的水平,进入下一次的循环。此处退回必然是伴随着灾难性事件的,因为人口降低必然伴随着死亡。而「费拉循环」比「马尔萨斯陷阱」更加悲惨,因为「费拉循环」不仅伴随着灾难性事件,还伴随着文明倒退。「费拉」一词就来源于古埃及文明灭亡之后在原古埃及文明地域出现的阿拉伯文明,该地区或许是刘敬仲认为最先出现「费拉循环」的地方,因此把这种恶性循环称为「费拉循环」,把选择不断增加支容来维持民族生存的文明称作「(正在)费拉(化的)文明」。
那么除了通过文明倒退增加支容,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实现文明的持续支性变化呢?
实际上,类比热力学,支性的变化只能通过三个方式获得,分别是:增加支容、支性输入(输出)、支性波动(fluctuation)。支性输入(输出)也就是发动战争,把内部矛盾对外输出,或被外部文明入侵,被外族殖民输入(逆输入)支性。支性波动上面已经提到了,也就是类似于工业革命的小概率生产力和科技的突飞猛进的事件。这类事件可遇不可求,并不是每个文明都能达到的。然而,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一个文明更有可能实现「逆熵增长」的事件,或者说,为什么只有欧洲能够诞生工业革命,而不是其他地区?
实际上,任何地区出现「局部(local)逆熵增长」的可能性都是一样的,而能够出现工业革命的欧洲,只是把这种局部逆熵事件拿来「做功」(或者推动文明发展)了,而其他地区并没有或很难拿来做功。至于为什么欧洲更易利用这种逆熵事件,就需要「民族解体论」来解释了。
「民族解体论」是用来解释为什么只有欧洲各族文明产生了工业革命,而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都没有工业革命,为什么只有西化的国家和民族才会更发达,以及如何更有效的利用可能出现的「逆熵事件」来推动文明发展。「民族解体论」可以概括为:越小的文明体系就越容易利用随机出现的支性波动推动文明发展
继续使用热力学类比,如果把一个国家或民族类比为水缸,其人口描述为上面提到的墨水分子,那么显然,墨水分子越少的水缸,墨水分子全部聚集到一处的概率就比更多的墨水分子全部聚集到一处的概率大。这就好比连续掷两枚硬币全部获得正面的概率远大于掷两百枚硬币全部获得正面的概率。这时,更少的墨水分子便会得到更少的熵。虽然如此,更少的墨水分子能做的功也会变少。然而,如果考虑更多的墨水分子出现熵波动的情况的概率其实是一样的,不过只有少数墨水分子聚集到一个位置并不会对整个系统产生太大变化,因此整个系统仍然无法做太大有用功。
也就是说,一个较小的民族和国家出现「文明觉醒」,也就是符合更进一步文明素质的人口达到一定程度的概率,比一个较大的民族和国家出现「文明觉醒」的概率高得多。即使认为每个人觉醒的概率或多或少都是一样的,但在一个较大的国家内,相同数量的觉醒人口也很难像较小的国家和民族一样影响这个团体。这种影响的困难程度就可以类比为「做功效率」。较小的系统更容易做工,而较大的系统更难做工。
因此,姨学认为,由于欧洲在罗马帝国之前就有民族解体和文明分化,而几百年的罗马统治之后就再无统一,导致其文明进步速率远大于世界其他文明,进而出现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推动工业革命发展,实现整个人类文明的「负熵」进程。相反的,中国由于从秦灭六国之后就开始长期的统一,导致其内部系统僵化,难以摆脱费拉化进程,从而一次次落入费拉循环,在改朝换代之时进行支容扩大,最终导致文明不断退化,支性不断增长,人口道德不断败坏,成为名副其实的「支那地区」。相同的观点在原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秦晖的《走出帝制》也有提到,认为中国之所以难以出现欧洲的共和国,就是因为秦后两千多年的帝制更替造成的。相反,日本即使身为东亚国家,由于体量较小,在没有太多「大洪水」和「费拉循环」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实现君主立宪,成为东亚现代化最早的国家。
有了这三个姨学的主要理论,刘敬仲提出的其他应用就很好理解了,我主要简单的把维基百科「刘敬仲」词条下比较熟知的观点在姨学框架下阐述。
  • 诸夏:根据姨学观点,秦朝是中国费拉循环的开端。秦是中华民族称为费拉民族的罪魁祸首,因为从秦开始「中华民族」这个现代概念就有了根基,就把「大一统」深入每个在华夏人的心中,因此阻碍了中国的文明的发展。姨学提倡诸夏分裂,也就是回归秦之前的国家和民族概念,在解体中国的情况下避免未来大洪水和费拉循环的持续发生。
  • 核平:刘敬仲把「核平西安以东」等同于「上帝的公义」,这是因为刘敬仲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持续费拉两千多年的地区,支容已经增加到任何一个文明都无法比拟的程度。核平这样一个罪恶的存在,是「上帝的公义」。刘敬仲认为,如果中国向世界其他地区输出支性,那么整个人类文明都会遭到严重摧残,因此核平费拉化最严重的西安以东不仅是对在西安以东的人生活的解脱,更是对人类文明的净化。
  • 伊斯兰国:刘敬仲认为尽管伊斯兰国费拉不堪,但阿拉伯文明的费拉循环并没有华夏文明的费拉循环严重,因此没有积累足够能和华夏文明比拟的支性。刘敬仲认为伊斯兰国不少法律和政治运动都存在逆费拉化的迹象,并认为伊斯兰文化入侵华夏能够带来逆熵现象,暂时阻碍华夏文明进入下一个大洪水。即便如此,伊斯兰化仍是费拉循环增加支容的一个开端。也就是说,伊斯兰化仍不能解决费拉化进程。

上面是姨学的基本理论和详细解释,接下来谈谈我对姨学的看法。由于这个问题问的是「什么是姨学?」,对姨学的看法可以说有点跑题了,前面写了那么多,这里只能少写点,有空单独写个专栏,或者再提一个问题,「如何看待姨学?」。
对于姨学的部分理论和对历史的解读,我还是比较赞同的,因为这些部分基本都来自于历史学家的一致看法,比如不少历史学家都认为中国从秦以后就进入了一种封建帝制的循环,比如澳大利亚历史学家 Mark Elvin 就提出了「高层平衡陷阱(high-level equilibrium trap)」的概念,指出中国之所以没有和欧洲一样产生工业革命,是由于其资源供需在秦后就开始趋于平衡,直到明朝初期彻底实现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每次朝代更替都是向这个平衡发展的。汉朝之后的「独尊儒术」更是把之前道家探索宇宙奥秘的哲学思想摒弃,进而讨论道德和为人处事等社会问题,从而阻碍了有体系的科学发展。相反,欧洲各国经济体量一开始就比中国小的多,整个文明发展起来也就更加困难,由于无法形成供需平衡,欧洲各国在罗马帝国解体后便开始独立地达到平衡的方法。与中国不同的是,由于各个民族和文明相对独立,几乎所有的经济体系都不如古代中国那样有序和有效,因此这种供不应求的局面加剧了探索的欲望,最终导致了工业革命发生。这个观点与姨学理论不谋而合(可能已经谋完了),乍一看还真能拿来论证「民族解体论」。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且不提姨学本身极右的类「新法西斯主义」立场,比如部分姨粉因为华夏文明在姨学中被称为费拉化最严重的文明,从而支持核平支那民族、支持伊斯兰国、支持二战中日战争屠杀中国人等,姨学本身的「诸夏提议」既不现实,也不一定会有帮助。「诸夏」之所以不现实,是因为姨学所称的「大一统思想」已经在几乎每个自我认同为中国人的心中根深蒂固,不少人认为即使中国「分裂」,也要实行联邦制。说白了,姨学毕竟还是小众,真要实现政治运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次,如同 @尼采主义者回答的那样,历史充满了不确定性,根本就很难使用一个特定的模型拿来预测未来。我在上面提到的回答中也写过了,人类历史的发展即便用经典物理建模,也一定是混沌的,因此短期历史总会是偶然的。即使工业革命是一个必然性事件,它也不一定在 18 世纪的欧洲发生。或许,在 20 万年前的非洲,某个原始人类一不小心多打了一个喷嚏,工业革命就晚了几百年,我也不会在这写出这个回答,你也不可能在电脑或手机前看到这个回答。因此,姨学认为分裂就可以解决大洪水,至少是比「大一统」更容难大洪水,或许也是一种欠拟合(underfitting)。一个文明的发展因素太多,大至时期地理气候物种,小到个人的言行举止,都能影响未来的走势。或许即使「诸夏复国」,也不一定能起到欧洲那样的效果。如果真严格按姨学执行的话,核平西安以东或许是最优解。


https://www.pin-cong.com/p/127816?s=127871

姨学解释历史比预测未来要强得多。我把自己在旧品葱里面的回复搬过来:

https://www.pin-cong.com/p/6436/?s=9887undefinedc=9984
刘是历史奇才。个人看来,刘对国内历史的研究可以总结成两点:一是论证我党得国不正(代表作为《远东的线索》)。这一点其实没有太大新意,不少人都做过了,刘的研究不过是考据更为丰富而已。如果刘仅仅停留在此,那么他最多也就一个加强版本的公知大V,而且也没有能力解释一个终极悖论:既然我党得国不正,那么为什么你国人没有能力驱逐我党呢?毕竟东欧人和俄罗斯人都做到了唉。但是,刘做了另一点,以内亚史观和文明季候论为出发点重构中国历史,成功论证中国史就是中国人从人变成畜生的历史,当代中国人只是畜生(代表作为《经与史》和《从华夏到中国》)。这样一来,刘的理论就实现了逻辑闭环:虽然我党得国不正,但是你国人只是畜生,被我党统治纯属活该。这在简体中文圈里面确实是了不起的成就。
刘仲敬的思想观念也是有变化的,根据访谈和他个人自述,在他20多岁大学毕业时候,也就是个普通的历史爱好者,从来也没有想过当什么诸夏国父之类的玩意,自己在网上自娱自乐沉迷于小圈子,当然也有点好为人师的毛病,看不惯别人发言文字就上来高屋建瓴式点评论战,这段时间主要在豆瓣,培养出他最早的拥趸,他那个数卷残篇的ID早已经被注销了,可是豆瓣上几百万字仍然被人收藏,整理,四处散播,注意那时候他引经据典文字艰深,好似设下门槛故意筛选关注者,要是看不懂的,几句话就丧失兴趣了,也理解不了他有多么反动。真正读懂了的自身也一定有很高的水平,这样还能认同的就会对他惊为天人,我知道陈芝(又名陈毓秀)就是他的早期粉丝,还有冬川豆几个人也是。
大概就是98年开始,他也工作了几年,新疆已经不对劲了,感受到情况比内地早十年吧,他终于理论结合实际,发现自己处境不妙,必须要走了。然后他跑去读研读博,一开始也就是能走就行,也没想到拿这个当饭碗。他此时已经没有安定下来的想法,觉得自己是个寄居者,类似于下乡知青不会把插队的农村当家。这段时间他写了不少书。照他的说法此时还是比较天真的,反感TG,甚至反感中华文化,但是认为人民是被害的,可以教化的。他那时候跟李硕一样还在普及历史真相呢!已经有了诸夏理论,但是根本想都没想过自己出头露面,他只满足当个背后支招的。
14年开始,他突然从小众走向网红,也让他措手不及,一下子路线就变了,他的思想理念已经掩饰不住,他文字不断浅显化,最后实现用户下沉,知道他的人多了,他的黑话被滥用了,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同时在增加,影响力大大超过了历史圈子,也离危险更接近了。
最后一步就是出走。这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时机安排很巧妙,再迟就走不掉了。他跟其他民运分子最大的不一样就显示出来了,其他人一出国就慢慢消耗掉自己的声望,国内逐渐没有名气了,而他相反,出走之后,江湖上兴风作浪的幺蛾子越来越多,这就是他点的火在四下冒烟。他在港台更收获了新一批土豪级别的粉丝,他的书和理论正好帮独派补上大义名分,可谓一拍即合。台湾的八旗出版社就是出了一系列刘仲敬的新书,变成了台湾的畅销书。
17年后,到了美国,他正式决定要站到前排,公开搞诸夏运动,支持各路“反王”。大洪水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即使是最不愿意相信的人也开始悲观了,更何况信他如神灵的拥趸呢?他决定入教就是把一切都归于上帝的旨意的意思了,不是他的选择,而是命运推着他走。此时他已经对中国绝望,不仅仅是TG,不仅仅是文化,制度,救无可救的是人,他的原话如此:

窩老人家早就放棄成本高效益低的歷史真相學了,代之以性價比良好的匪學和無產階級學。無產階級發明歷史,有其規律。貴匪作為無產階級利益的最高整合,容易成為歷史真相學的目標,使不接地氣的蛋頭忘記了,其實日常生活中的無產階級也是這樣做的,只不過處在社會邊緣,被大多數人忽視了。
無產階級的誣衊對象一般是有恩於他的上等人,由於施恩的慷慨超越了他的階級習慣,以及產生了迫使他面對自身卑鄙的心理不愉快,必須將恩惠反向發明為迫害或剝削,例如慈善家就要說成剝削者,保護人就要說成迫害者,醫生就要說成細菌戰,被共匪虐殺者就要說成虐殺共匪者,一般在細節中會留下皇帝用金鋤頭種地之類無產階級習慣,例如醫學上不可能而且早已研究透徹,毫無重新實驗必要的731凍傷故事,作外科手術和收養孤兒的洋牧師挖心煉油之類。
闢謠對資產階級是不必要的,對無產階級是無用的。造謠和闢謠的效果相同,都是劃清階級界限。資產階級習慣於忽略,中國人的特徵和本國下等人一樣,只是大多數國家的主流文化等價於貴族習慣或資產階級習慣,唯有中國是無產階級統治的國家,不僅在政治經濟上,而且在文化習俗上將帝國主義遺留和模仿帝國主義的少數上等人擠到邊緣地帶。事實上,這正是窪地理論和垃圾站理論的基礎。
窩老人家年輕時,曾是民主小清新,假定共產黨壞而中國人不壞,力圖施恩於他們,保護他們免遭共產黨之害,然後發現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熟練運用共產黨誣衊資產階級的歷史發明學恩將仇報,才產生了極不願意承認的假定,難道共產黨自稱代表無產階級和中國人,居然是真話?現在窩老人家已經確定,共產黨確實是無產階級和中國人的代表。解決方案僅存在於消滅中國和輸出資產階級專政,美國人在發現一刀切排華的性價比最高,而且論證出排華非但不違反人權,反倒是維護人權和文明底線的必要元素的理論之前,還需要折騰幾年。這幾年就是諸夏愛國者建立反華政治機構,有效切割中國的機會。



要说他为什么还支持诸夏,那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仅仅是因为大多数人还是不可能接受什么核平西安以东这种事情,虽然这个根本是中国军方认为确实可以牺牲的,不是什么只是拿来威胁的话语,如果你自己不把这个当真,那么敌人就肯定不会把它当真。当年毛主席说的不在乎死一半人,他是认真的,别人都是相信的。
我看到他自己说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只想笑,玩这种学说也好意思公开承认。
文贵爆料革命 仗义常逢土狗辈,负心亦多读书人。文贵伐赵,贵在行动!
俺只是一个没上过几年学的屠狗辈,只是大驻马店费拉无产阶级德匹下地区的一个非主流农村孩子,俺出生入死拿生命打拼挣钱养活农村无产阶级老母和数千裕达公司员工。

比不上俺们尊敬的诸夏28国之姨乃是万卷读书人,高朋满座,口吐芬芳,先有胡皇帝老亲家茅国师的皇家天则研究所重金资助,后有白左圣母娘娘希奶奶体系的基金的600亿美元重金资助。欧玛高德,大蜀民国大总统!诸厦28国国父之姨!欧玛高德,思想家,历史大家,民族发明家,上帝启示家!佩服!佩服!

 大师做的都是高瞻远瞩二十年后的港独冷气军师,和在下今天火线流血牺牲争取落实一国两制中英联合声明,根本不在同一战场! 而且CCTV宣传反送中义士是港独---倒是正好和大师的港独如此巧合! 令人冒冷汗!不好意思,俺有香港市民火线战事要忙,屠狗去了!谷的巴尔!香港市民十万火急!请支持香港市民!
窩姨是神,你們要信她
隔壁村王大爷 烫头,十块一人
刘仲敬就是一个西方史学搬运工,如果说他的一套理论扯 等于否定现代西方史学界关于中国的观点
刘仲敬的书就是绕圈子掉书袋外加夹带私货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从“中国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看党的宣传术
多年来一直是说“中国用7%耕地养活世界上20%以上人口”,这两年有改说“9%耕地”的,但两个说法差不多。已经吹了快20年了吧?

虽然已经宣传这么多年并且这说法近年来已经破绽百出,然而共产党依然津津乐道于此说法。这是为什么?就句子本身看来,不过是一句很简单的陈述句。就象说“蒙古在只有零米海岸线的情况下让国民吃上了海产”一样,明明白白的陈述,没有多少奥妙。因此重要的是这句话后面的宣传动机。党的动机不是想陈述简单事实,而是想借一个陈述句来造出一个中共政权政绩斐然,恩德浩荡的假象。为了要用一句话达成这样的效果,党的确是下了大工夫去设计这个宣传题材的。

1、字眼挑得特精。故意用“养活”这样一个含混不清的字眼。巧妙避开“消除了饥荒”或“人均获得多少热量,蛋白质”等具体明晰的指标。更是轻轻带过了三年“自然”灾害和其他饥荒时期大批饿死人的现象。如果你想认真,问道:啥叫“养活”呢?是不是“生下来就不会被饿死”的意思呀?那党就不高兴了。党不希望你钻牛角尖,只希望你往“好”的方向去理解。这“养活”的意思其实等同于“存活”,反正没饿死的都算“养活”了。估计党对这样的解释仍然不悦,但好像没有别的解释了。

2、借助中国人口众多来掩盖大饥荒饿死人的事实。毛泽东等推行恶政致使几千万中国人被饿死。在当年,这相当于从地球上抹去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国的总人口,当然是非常大的罪行。中共领导心里始终为这起史上最大的人为饥荒事件而惶恐,害怕终有一天要遭到清算。因此想利用这个宣传手法把人们的注意力转到没有被饿死的庞大人口数字上来,以便忘掉那几千万不幸的同胞。从下面的推算可以看到,在这个精心设计的宣传中,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是如何有利于美化党的:

1960年代初期时中国人口约为6亿,为简单些,假设那时世界人口约26亿。观察一下饿死人中国人口所造成的影响:



饿死中国人口__存活中国人口__存活世界人口__中国“养活”世界人口的

0千万___________6.0亿___________26.0亿______________23.1%

3千万___________5.7亿___________25.7亿______________22.2%

5千万___________5.5亿___________25.5亿______________21.6%

8千万___________5.2亿___________25.2亿______________20.6%

1亿_____________5.0亿___________25.0亿______________20.0%

显然,即便饿死上亿人口,党仍可以保持“养活了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人口”这个说法的正确性。有了这样高妙的宣传技术,饿死一亿人口也照样响当当地伟大光荣正确,那饿死三五千万还能算回事吗?

3、故意避开有可比意义的指标,以免露出破绽。这句话明明说的是人均耕地面积的状况,却偏偏不用现成的,可以和其他国家相比的人均耕地面积统计指标。说穿了就是怕比较。当今世界的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地球上的耕地分布很不均匀,大量耕地集中在南北美和澳洲等人口相对少的地区。形成其余特别是亚非国家的地少人多的现象。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情况相对而言并不太差。以中国周边国家为例,日本,韩国,越南,菲律宾等都比中国少:

国家____耕地(万公顷)___人口(万人)___人均耕地(公顷/人)___资料来源

日本:_____516.2_________12,557________0.0411______1996世界经济年鉴

菲律宾:___552.0__________6,860________0.0805______1996世界经济年鉴

越南:_____553.1__________8,110________0.0682______2002 CIA WFB

韩国:_____203.3__________4,445________0.0457______1995世界经济年鉴

中国:___13004.0________125,909________0.1033______2000中国统计年鉴

台湾的人均耕地面积更少,只有大陆的三分之一左右。还不用提新加坡这种耕地接近于零的国家了。如果这些国家当局有类似中宣部这样的吹牛机构的话,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中共彻底盖了。比如李光耀就可以说“在我的正确领导下,我国耕地的养活能力超过中国100倍以上”这类可能是百分百符合事实的话。

4、不要脸,贪历史之功为己有。“中国用少于10%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在乾隆爷时期甚至更早就存在了。可现在中共当局政府却砍断历史,专用这话来标榜自己的功绩,还用来证明自己统治下中国人权的进步。每次提起这话,当局总是别有用心地给这说法加一个引子:“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和全国人民的努力之下”等等。好像中国在1949年以前人口很少,耕地很多。到了1949年突然生出了占世界20%以上的人口,耕地却突然只剩下不到10%似的。中共的最佳本事就是封住别人的口,删去历史,然后放心大胆胡吹胡擂。相比起来,过去朝代的中国统治者还比较厚道,人家只做不说,从没有花什么力气去宣传。而这中共政府也够可怜的,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竟贪前朝之功为己有,吃起百年前的老本来了。

5、为吹牛而使用假数字。为了使这个宣传有最大的效果,中国耕地面积算得越少越好。为此当局长期使用虚假的耕地面积数字。直到外国的卫星观测资料不断证明中共当局数字严重偏低后,才慢吞吞地开始修正。为推卸做假的责任,当局谎称各地方少报了耕地。但是稍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中央在这问题上被下面欺骗的可能性非常小。中共历来重视粮食,而向农民征收粮食要以耕地面积为依据。为了能征收尽可能多的粮食,中共断不能容忍各级隐瞒耕地面积。而耕地并不是针头线脑的小东西,随便就能藏起来的。从土改、合作化、公社化、到承包责任制,中国耕地经历多次所有制的转换,现有耕地面积已经被反反复复丈量、核实、登记、造册过了。地方干部能瞒得住的部份应当非常少。而中共当局在此数字上的误差却非同小可:90年代里一直用9千多万公顷的数字,到2000年却跳到了1万3千多万公顷。

一个国家的耕地面积数字能长期保持着近30%的误差,让人觉得国家统计局是中宣部或者文化部喜剧司(如果有的话)的一个下属机构。外界对中共当局的统计数字频生疑问是很自然的现象。不知国家统计局发表的国土面积数字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误差?如果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土也能被“误差”掉的话,那么江总戏随便送出一两百万平方公里国土就不算什么严重问题了:送掉后让丁关根打个电话叫统计局向下修正一个“小误差”不就结了吗?

更有意思的是:即便国家统计局在2000年已经改了耕地面积数字,而宣传部门仍然舍不得原来那比较“辉煌”的说法。中国农业部等已经使用“占世界9%”或“不到世界10%”的新说法了,而光明日报中国网等直到中共十六大期间仍然坚持用“占世界7%”。可见“为了宣传决不在乎真假”已成根深蒂固的习惯了。只要能让党显得好看,再错再假的数字也要用。

共产党造假,劲头极大,魄力极大。影响力自然也极大。据历史记载,这影响力曾大到能让嚼树皮吞观音土的人们也念念不忘说“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席”的地步。
刘慈欣 品葱正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此此号正式停用,永不复用。
姨学现在已经跟真支黑搅在一起了,现在他们天天宣扬汉人是劣等民族,马大大屠华,核弹报复北京,以后他们要是独立第一件事一定是将中国人都送进毒气室。
转,
刘仲敬的十大贡献
提出飞碟学
提出白区党红区党内部斗争
提出黄俄老干部和改革开放派内部斗争
提出国家是白手套
提出费拉学
提出杀人建设共同体
提出中国洼地学
提出瓦房店学
提出历史发明学
提出民族发明学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我在推特问阿姨,为什么要把满洲改名满洲利亚、鼓励诸夏冒充满洲人成立伪满洲国,马上被拉黑了。

虽然民族是想象的共同体,但满洲、蒙古、突厥、回回、图伯特都是早已存在的共同体,不是民族发明的产物,也不需要被发明。诸夏的自我发明其实是把满洲人混同于山东人,把维吾尔语矮化为汉语方言。

在我们蛮夷眼里,巴蜀利亚一点也不像西伯利亚,大不列滇怎么也不是大不列颠。
面由心生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对诸夏事业的推动是无法否定的。他的理论好坏姑且不论,启发人民去思考分裂中国的意义就很有正面意义。刘的主张只是开始,诸夏理论应该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添砖加瓦,希望看到更积极和可以实践的发展。
celestialforce 外星势力。退葱,江湖再见。
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套了个马甲的隐藏的穆斯林,依据是他对ISIS的吹捧,以及一股伊斯兰味道的词:费拉,利亚,斯坦
秦晖:刘仲敬的说法给法西斯主义提供了理由

刘仲敬:中国王朝政体不是西方意义上的国家
刘仲敬:我现在有一个看法,中国和西方所谓"国家",实际上是两种不同的概念。真正的国家是西欧封建体到绝对君主这种所谓的民族国家前提,或者新民族国。在我看来它本质上是一个财政、军事机器。

国家就是国家的税收本身,像法兰西财政署那样的机构是国家的一个凝结核。国家主要是从这个凝结核长起来的而促使国家成长的基本动机就是为了征到尽可能多的税款来支持前线的军事活动。军事压力增加了税收的压力,税收的压力强化了财政机构的权力,围绕财政机构又产生了为财政机构服务的其他机构,最后形成了国家的核心。


像上面说的那种国家实际上是为敌人而存在的,中国自秦代以后是天下国家,它根本上的目的恰好相反,它是为了使境内各个部分之间用文治手段,使所有各阶层、各地区都达到解除武装的目的,结果使军队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下降到相当于警察的水平,用文治手段低成本地维持国内和平。


这两种逻辑根本不一样。可以说,中国的王朝政体不是西方意义上真正的国家,它不是财政、军事机器,而是一种文治和德教的机器,所以要把这样的机器转化成一个财政军事国家,那是非常困难的。


而日本的幕府,武家时代各大名之间的关系倒是很接近于西方的那种财政军事国家。日本战国时期各大名曾经在竞争的压力之下做过不少整理财政的工作,用财政来制止军事冲突,不仅如此,德川幕府统一以后,在所谓的天保变法以后,西南各藩实际上也有过重新整理财政的整个通路,这些通路构成了后来明治维新的制度上的前提。


这个前提在大清来说是不存在的,在思想上、制度上都没有准备。它代表的是一个文治国家的原则。这样,实际上中国的农民税收负担比日本人要轻得多,但是问题恰好就在税收负担轻方面:


日本的税收负担重,也就是说各藩的财政资源比较充足,各藩有能力形成一个财政军事基地;而中国税收少,一般的农业税只能够维持地方政府的行政费用,再加上地方政府本来人就很少了,最后造成一种奇特的情况就是中国人口虽然多,实际上征下来的税款非常之少,动员的士兵非常之少。


在两次鸦片战争中,清政府在每一处具体战场上动员的士兵还没有英国远征而来的几千名英军多。一直到国民党抗战开始的时候,历届政府主要收入都要靠关税和盐税,农业税差不多只能够维持地方政府的一些开支。


在这种情况下,把一个帝国的中国转型成为一个本质上属于财政军事机器的民族国家是先天不符的,等于说事先的骨骼架构就不符合,它没有那套日本幕府时代已经产生出来的财政军事机器。如果我们倒退几千年的话,假定回到赵国末期赵武灵王那个时代,他们整理出来的由文法所统治的秦国和赵国,至少在财政军事机器方面反倒会比较接近意大利战争以后法国和意大利各方制造出来的这种机器。


但是经过几千年的文治以后,这种机器已经完全退化了,变成了一种消极的、用德治手段维持和平的机构。而德治实际上一直要求低成本,因为地方政府负担不起高成本的思路,所以它要依靠舆论的威力、道德的威力、乡绅的间接统治手段。这些手段,换言之,实际目的就是为了降低征收税款的必要性,降低行政成本。这是我一个很模糊的看法。

 

秦晖:不能将民族建构这个说法套用到中国历史上


秦晖:我们先抛开你的说法是否符合事实的问题,我觉得这个说法最大问题在于:如果我们接受这种说法,就会给现在的法西斯主义提供理由。讲得简单一点就是所谓的现代化就是富国强兵。实际上近代以来,我们就是因为这种思路走上邪路的。到了现在,我甚至认为民族国家建构这个说法是不能套到中国历史上的。


我在一个演讲里说过,我反对几个很重要的西方的概念,我觉得这些概念是在西方的问题背景下产生的,用到中国容易产生所谓的、我称之为"问题殖民"。我觉得很多人讲我们接受自由民主就是接受了西方价值观的殖民,这是胡说八道,自由和民主都是普世性的东西,怎么能叫西方的呢?好像中国人就喜欢一个暴君,只有西方人才讲权利,我们只讲服从一样。我并不是中国特殊论者,但是我的确觉得一个场景有一个场景的问题。


在西方谈论民族国家的建构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在中世纪的状况就像你讲的西周或者日本明治以前的封建时代,用我的话讲叫做小共同体本位时代。小共同体本位的时代,的确和我们现在的这个国家观念相差非常之远,有一点是我们中国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的,就是你说西方那么多国王都是从外面请来的,像波兰和立陶宛合并以后的十几个国王,好像全部都是外国人。


刘仲敬:都是瑞典人。


秦晖:法国人也有过,德国人也有过。但是我觉得从人之常情来讲,也很能理解,大家都是领主,谁都不服谁,那就请一个外族人来管。


在这种背景下,就进入一种类似于中国战国时代的那种状态,那当然就有军事和财政上的需要,于是就出现所谓的绝对主义。而且有人说,这个当然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一种总体史观,包括把经济的因素也加进来,因为那个时候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的扩大、对那种封建割据的不满,所以要求统一市场,于是出现了市民与王权的联盟。不管是什么解释,总而言之那段时间就有一个类似于周秦之变那样一个过程,包括明治维新也是一样。

 

秦晖:我不认为中华帝国是按照德治来建构的


秦晖:就像你讲的那样,法家就是搞的这一套。如果真把这一点作为现代化的一个本质特征,我们就要承认暴君都是现代化的,现代化是离不开暴君的,或者说离不开军国主义的。我觉得在其他国家,因为现代化是从中世纪、小共同体本位走出来的,然而中国的现代化恰恰是来自于我讲的大共同体本位,所以如果用你说的那种理论来解释的话,会引起很大的混乱。


这个当然是一个价值判断,不过我觉得从历史事实来讲也不能这样说,因为你要说为了打仗而需要有财源,其实也不光是财源,还有兵源。讲得简单一点就是说为了军事上的需要,要集中资源,建立一种资源动员机制。那我觉得这个是普世的,任何一个大帝国要对外发动战争,都要这么搞,所谓的耕战,耕就是经济,耕就是为了战,整个战国年间这都是主旋律。


而我们国家一旦按照这个逻辑组织起来,说实在的,它就不可能回到德治。我注意到你自己其实也讲过,汉以后的儒家其实就不是真正的儒家了。真正的儒家当时主张的是封建,封建在我看来就是小共同体本位。无论这世界上的哪一个部分,其实都曾经是近代化的一个很常见的场景,因为在前现代的条件下要整合出一个很大的政治实体,在技术上是有一定问题的。所以不光是中国,包括吐蕃,包括当时我国周边的少数民族,西双版纳,等等,大部分都是这个样子。


建立中央集权倒是中国比较早,当然其他国家也有过,但是我们国家延续的时间比较长。你真的搞起这样一种组织架构,以后德治就行不通了。我认为德治只能在小共同体本位的情况下才能行得通,因为德治是要靠感情、伦理、道德等治理,而这个东西就是得靠熟人社会。所谓熟人社会就是小共同体,就是人与人之间有直接的人际交往,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比较固定的,包括封主和封臣的关系、领主和农奴的关系。


大家知道在中世纪中,农奴-领主其实和封臣-封主这种关系是一样的,只不过农奴相当于最低级的封臣。理论上讲都是一种有直接相关的人际关系,就像当年西周的天子和诸侯,理论上讲是一家人,尽管诸侯有很多是异姓诸侯,但是理论上也是一种家族,因为共同体很小。诸侯再下去也是一样,也是一层层的,一直到一般的庶民。


话说回德治,如果你是在一个熟人群体中,你的确可以讲德治,就是所谓的上慈下孝、慈父和孝子、君贤臣忠。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中,已经可以看到其实多家都认为这是可以追求的,但现实不是这样。


儒家就讲得很清楚,它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父父子子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也是事实,但是君君臣臣呢?君君臣臣是应该做到的,但是君之于臣非骨肉之亲也,怎么办呢?儒家的逻辑就是,既然做不到,这就是我们的一个理想,我们要努力推进它去做到。如果做不到怎么办呢?做不到我就把你推翻了。


所以当年的儒家是不讲什么三纲的,讲的就是从道不从君这一套东西。法家其实也是讲的这个,法家的逻辑就更简单,法家说既然做不到,做不到我就来横的,就是不搞德治,三纲就是法家先搞起来的,就是君虽不肖臣不敢悖也,意思就是说对暴君你也得无条件顺从。


到了那个时候,我觉得实际上已经没有德治了,而且法家的理论逻辑从来不讲这个东西,他讲的是,如果你真相信了这个东西你就是傻瓜,就得灭亡。后来虽然到了汉武帝以后讲独尊儒术,《韩非子》、《商君书》不那么被宣传了,但实际上统治者是一直在读的,更重要的是那个政治架构、政治游戏规则,一直是按照这个逻辑运作的。所以我不认为中华帝国是按照德治来建构的
http://rhd361.com/special/news?id=4ad29a1214e54addb4e176f4c728cc58

第一次接触到“姨学”
吳樂天 愛思考的宅宅
來提幾項個人觀點好了

大洪水會不會來          以這屆領導把經濟搞爛的速度        很有可能         

如果共產黨苟延殘喘       那會榨乾人民的財富來保政權

與其擔心軍閥割據         先擔心底層互害        中共會不會搞運動         來轉移矛盾      這很難說
底層當資源不夠      如失業      糧荒        會不會去打砸搶         來取得活下去的機會

至於大物理         
一怕失業         沒錢吃飯

二怕的是分配出問題          資源優先供給首都跟大城市          鄉村就自生自滅       或是糧食領導先吃       剩下的才給人民

至於最後是大一統       還是搞分裂      這很難講         只能說大一統       會維持基本秩序
分裂了          會維持根據地       或是城市的秩序

結論        在鄉村的         亂世一起       一定是最倒楣的
姬晦 世道艰难
他洗白甚至鼓吹族群屠杀的言论已经足够让我反感他了。而且姨和很多姨粉只反大一统不反极权,还强烈支持族群歧视。
并没有什么先于主义,更没有谁永远正确。
就发明民族这点来看,姨学无疑是失败的。
没有官方层面的推动,没有教育部门的灌输,没有长期稳定存续的族群认同,没有一支具备战斗力的武装力量,只有两三只小猫在自己的类同人小圈子里意淫这个"民国"那个"兰"、"利亚",画几支破旗,拽几句江湖黑话一般的术语名词,编几套他们自己都未必相信的伪史,想在几年内完成人类历史上至少要两三百年才能完成的民族建构?
做梦去吧。你现在就去跟山西的公务员,企业家,老农们去讲"晋兰民族史",看看多少人甩你,多少人会打110/120举报。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有助于桂枝人清洗支性毒素大脑升级,政治预测这东西你找个教授博士来也难说预测得多准,阿姨已经算做得平均水准以上很多了,只不过有时候对于桂枝崩塌速度过于乐观。近两期谈蒋介石和毛腊肉的视频感觉谈得很不错。
装逼犯,猥琐男,骗子神棍,新词发明家,观点抄袭家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09
  • 浏览: 19646
  • 关注: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