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厉害国总是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呢?

厉害国的政策总是一抓就死,一放就乱,所以总喜欢一刀切来解决很多麻烦的事

明明有些政策看似也不是很糟糕,但就是一执行起来就乱套,到底是什么原因?
theflash I believe justice I believe free
因为中国有共产党

现代文明国家所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是需要经过议会来辩论讨论以及投票,而议员们又是从各个地区选举出来的,他们要对自己的选民们负责,而政策又则是这个国家一部分公民来提出。

假设民间有一个专家提出,吃猪肉不合法,应该要立法禁止吃猪肉,再通过媒体传播到各个地区来引发民众们讨论和质疑,当一个地区法案支持者多,而这个提案就有可能被送去议会讨论是否立法,但这只是一部分人支持,同时还有一部分人会反对,而这个时候,议员的投票就起了至关重要,他们必须得对地区民众负责,因为议员的选票是由地区民众投出的,所以议员的投票,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代表了这个地区大部分人的意见。

反观中国呢?共产党想让你看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看什么,共产党想让你吃什么,你不吃也得吃,你敢反抗,下场就是坐牢,所以中国的任何政策和法律都是不合法。
当一个政策开始抓了,说明红色家族捞够了,开始治理你们这些跟着后面喝汤的贱民了,所以一抓就死。
当一个政策开始放了,说明这个行业这个地方有钱赚,红色家族把门打开,让牛鬼蛇神妖魔鬼怪都进来一起捞钱,所以一放就乱。

有些民营企业家,总是天真的认为自己在这行业很厉害很牛批,但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在真正红色家族人眼里,他们只是大一点的钱袋子罢了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原因很多,简单列举一下
  1. 严格立法,造成普遍违法,然后选择性执法的杀鸡儆猴策略
  2. 上一条导致的支那人钻空子的支性
  3. 土改以来的一系列运动,导致的占小便宜或者“没有捡到就算丢”的支性
  4. 觉得人多就法不责众的支那心态
  5. 原子化的个人+没有信仰
  6. -待续-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主要两方面原因

一、中共列宁式政党的体制

1.一个严重的问题:组织决定了基层,而非基层决定了组织。因为中央的命令是统一执行的,基层是发展来的,因此基于基层权力的中层是及其虚弱的,一方面他们在内部和外部没有拥有任何实质性的权力去决定自己的发展,同时它的基层组织他也没有任何决定性的权力去决定如何组织和如何运行。最后,整个中层最后沦落成了这个庞大的组织当中单纯的命令的执行机器,他没有办法通过依靠基层权力或者意见去挑战中央权力或者去反映自己对于权力运营的意见。因此不难想象,在每一次政治的变动当中,这个集团的中层都要经历一次巨大的变动。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每一个国家的社会大清洗当中,中层的清洗永远是最大的而且是最残酷的。同时,由于中层的权力格局的虚空,这也为中层造就了一个及其扭曲的状况,即中层不需要为任何政策付任何责任,同时中在一定程度上却具有政策的执行权力和基层的人民权,所以会出现中层会疯狂的想尽一切办法扩大扭曲上层的政策来满足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同时将责任交由上层。

无力的基层

共产党国家最大的特色就是其强大的基层组织对于社会强大的控制力,这造就了其强大的资源集中效率,为其完成短期目标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但是,这个基层组织却也有极大的问题:它是只对上级负责,但是却是从基层选拔起来的,同时由于共产党国家的集权性质,他们手里也掌握有大量的社会资源。所以这也就会产生另一个现象:基层必然会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去维持自己的利益,同时压制民众,以保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但是他们只对上负责,那么他们就需要极力扭曲的执行上级的任务,同时利用上级的政策消灭反对者,而反过来的同时,他可以将所以责任推给自己的上层甚至高层。虽然在列宁主义的指导下,这种基础掌握了以往任何一个政权基层都不可能掌握的权力,但是,之所以称之为无力,就是在于整个政权的构建当中,基层对于整个高层的决策和命令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基层的构建,如同一个大型的军事机器,各个基层如同军事机器的部件,如果上层对于基层的权力分配不满,可以随时对这个军事机器的任何一个部件进行大更换。列宁体制下的基层,只有暴力执行,而没有共生力。所谓共生力就是指通过基层结构与民众共同生长,将信息、能力、需求高效的反馈上层。这些,恰恰是列宁集权主义,或者说是官僚主义所扼杀的。必须扼杀的原因就是在于,如果基层的组织与民众共生,就意味着高层不能轻而易举的调用或者说是挪用基层的资源,这会导致民众和基层的共同反抗。

由于没有任何的共生关系,基层对于上层的政治斗争,采取的手段必定是扩大再扩大。这种情况下,全国性政策的大运动,在上层发层,中层传递,基层扩大疯狂扩大,最后杀上个几万人也是毫不令人意外的

二、社会原子化

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权力结构是自下而上的,会有很多很健康,非常有组织力的平民组织,典型就是当地教堂,哪怕政府无能为力的时候,也能随时组织起有行政能力和权威的地方组织。宣传、募捐、分配资源、互助,比政府做得更完美。但是中共极为注意打压一切民间组织,消灭腐化教会,污染公益组织,攻击民间领袖,就是共匪的弱民之术。没了民间组织的人民,没有依靠,精神崩溃,唯一依靠的是有能力帮忙的共匪政府,然后重复以上中共列宁式政党体制的弊端,这两者恶性无限循环,就出现了这个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现状。
“乱”是以统治者的角度来看的,在他们眼里凡是难以控制的都叫“乱”
慶豐大帝習禁評 小學博士,反漢逆民,反賊,台巴子
因為階級太多了

Boos:改革開放
雜兵a:大鳴大放
雜兵b:百花齊放
雜兵c:都放都放
雜兵d:有放水咱就來撈啦!
雜兵e:咱還得打點打點abc,d哥把柄又多一個
雜兵......

雜兵......
雜兵998:組織發100塊,我50剩下雜兵999處理
雜兵999: 組織發50塊,我40剩下給賤民

你國國情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赵国的问题是政府权力太大,如果再加上严格执行中南海政策(权力集中于中央),那各级做事的人一点好处都没有,除了拿枪杆子督战队逼他们干活,不可能有人去认真做事的,所以一管就死。如果正儿八经拿督战队到一线去逼人干活,政府开销又受不了了。何况赵国公家人狗腿子都是为了狗粮来公家做事,代价是没事吠两声和接受狗链子的约束。如果当的不是看门狗而是缉毒踩地雷的军犬,那以后再也招不到狗腿子了,或者至少不能廉价地招募。

至于一放就乱,是因为所谓放权,就是古代的假节,即中央给外面的官员授权便宜行事。因为政府权力大,得到授权的官员自然为所欲为,气焰嚣张,连带这些官员们自己的幕僚和白手套们也都个个牛逼哄哄。
因為沒有配套措施,絕大多數都是假大空。
政策實際執行方法全都掌握在中共地方政府手裡,而地方政府官員又需要行政績效,既然如此他們當然只會想著讓自己獲利(或者說如何讓中央最快看到自己的成績)這一類手段。

舉個例子,警察、消防員如何看出行政績效?
當然就是看逮捕率、破案率,或者說是搶救率吧?
那麼要如何提升這個數字、讓數字變得好看呢?

......恐怕就是把小事變成輕罪,輕罪變成重罪這樣吧。
如此一來業績數就會變得好看了,而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中共的各種政策全都往『一刀切』看齊的主要原因。
整个中华帝国就是一个财政谎言,为了维持一个谎言,就需要制造更多谎言。因为富庶省份被外国的财富滋养,而中华民族不允许它们分裂,所以需要一套齐抓共管的集权体制,把富庶省份的财政用军队控制在自己手上,全国所有地方必须保持一致,直到财政崩溃前,一尊说一你不能搞二。这个一尊可以叫宋徽宗,可以叫朱由检,可以叫蒋介石,也可以叫习近平。
走极端,就跟管教孩子一样,要吗就宠孩子,不打,孩子长大变坏,要么就你惹怒我了往死里打,如醉酒之类,归根到底,没有爱心
風在吹 The wind is blowing
因為不允許輿論存在,
因為不允許真相被披露,
因為還是停留在人治 ,
因為奴才教育,

沒有言論自由,公權力無限膨脹,人人只求自保,沒有私權力制衡,掌權者自然能多爛就多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2333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5
  • 浏览: 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