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姨学黑话在墙内流传这么广?

之前水墙内QQ群的时候,基本上跟键政沾点边的(即使这些人也就一个月翻一次墙),都知道你姨的最新黑话。事实上,即使跟键政没有任何关联的群组里,都有人用“窝佬”这个词(事实上那个人根本不知道姨学是什么)。而且从受众上来看,显然年轻人居多。

你姨是不是已经dssq了?
长者人生d经验 师支长技以制支
"窝老"早在姨学出现之前就流行了。姨学是分裂论,不代表分裂论的群体都是姨学。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姨小鬼不是早已泛滥成灾?建议正统姨学入关,一刀一个粉红贱畜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他坚持做自己,他不爱老大哥
有些词被曲解本意地传播,如加速主义、大洪水(与泄洪串联)
有些词被单独抽出使用,如做题家
有些词被消除不许使用,如诸夏(原始本义无人用,姨学新义不得用)

The creation of Newspeak words
pedestrian We the people
原來我佬是姨学黑话啊 到处看见有人用 一直不知道什么意思 困扰我很久了
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真正认同你姨的人数和国内幻想入关的人没法比较,但是你姨学粉丝出了大量网哲和恶俗明星,成天在推特上cos满洲国皇帝和大蜀总统,还有巨斧风这种在舰吧掀起风雨的人潜逃日本避难的这种传奇剧情,姨学词汇的流行不正常吗?
保留曲目
诸夏之声-采访诸夏各邦构建者,大蜀民国临时大总统刘仲敬先生

比如淫梦小鬼的泛滥是因为这些小鬼真的都是homo吗?只是跟风而已。
早就有了,特别是那些黑子们个个都是暗搓搓看,一些首发词,武德充沛,费拉不堪这些早已出圈,很多人不知道来源也照样用。
自组织,共同体,瓦房店,大洪水,诸夏,
做题家也是很形象很损的刚出来就被墙内人拿去传播。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加速」两个字流传得更广,什么原因?更多人喜欢讲呗。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姨学确实是墙内很多民间思潮的思想来源啊
比如知乎上很火的“入关学”,说白了就是姨学逆练,甚至直接使用姨学词汇,比如“做题家”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说到底还是你姨自己过于喜欢自嗨放黑屁。他在推上发的很多东西,如果按照他的书,乃至他的讲座的标准来看都是屎尿屁内容,然而屠支大佐们对这些屎尿屁喜欢得不得了。

前几年贵妃和越南有冲突的时候,他表示南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百越文化地区,越南是文化母国,对南海有最强宣称。今年和印度有冲突,你姨又表示杨子江以南是诸印文化区,印度有权利与义务主导这片地区。我这里不讲“都一样淆”,只是说屠支大佐和小粉红们都有“吃相难看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这一共同爱好,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姨学作为一种表演艺术地摊文学流传的广不是很正常?毕竟高喊几句滞纳费拉人都该死就可以自称阿姨信徒,而刘姨为了混饭这几年的观点基本都是在吃墙内时候老本,倒是演技和内斗的水平提高了不少,没办法,不这样吸引不了流量。当姨粉这可比认真去吸纳民主文化,读点政史类的书籍简单多了。

习近平哪天高呼一声诸夏万岁,滞纳费啦,然后搞出几十个诸夏小中共姨粉估计就得喊习主席伟大领袖红太阳了。姨粉从来不反共,大部分姨粉和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姨粉想做的是诸夏的共产党,无非就是把靶子从资本主义走狗换成了中华费拉而已
品葱的姨佬还不是像蟑螂一样随处都能看到在恶心人,有时还可笑的装成香港台湾人说话,太不堪了
身份 ? 一个底层汉族流氓
文化马克思主义的内核是消灭解构所有有竞争力国家中的主体民族,姨学在这一点上很像文化马克思主义,只不过文马人就是想单纯地消灭而已,而姨学家是想消灭汉族后用更好的代替。

而文化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变种,共产中国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国家。

不管你是什么品种,吃尸体的都是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