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是个成功的发明吗?

墙外很多人想要分解“中华”以及“汉族”,发明各小民族,实现中国的分解,如刘仲敬等。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admin编辑———
来自品葱备份:https://pincongbackup.github.io/p/84766/
连汉族都是个假的民族,你觉得中华民族叻??????

漢族是個只有100年左右歷史的人造民族,是章太炎受到梁啓超創造的「中華民族」概念後二次加工的。在此之前漢人只是一個政治概念,指的是在漢字圈文明的帝國下被統治的編戶齊民的集合。他們的個體彼此間在語言、文化、習俗上是不同的。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集中营里关着的是谁?是中华民族?很显然是个失败的发明
理解中华民族的概念,首先要了解“中华民族”这个词发明的历史背景和政治环境。就可以很好的了解这个词 所针对的对象还有所希望达到的政治目的。 清末民初的政局动荡,因为政权交接时所出现的一些乱象,让满蒙回藏地区的少数民族分裂势力有了抬头的局面。所以梁启超 提出“中华民族” 实则是想解决少数民族的认同问题,更大程度上的继承满清的领土。并不是单纯的像满清一味的使用武力胁迫下以达到统一的局面。

具体来说,这个方案成不成功呢?站在效果上来看,当然算是成功。因为和满清比 是从无到有,填补了少数民族认同上的空缺。虽然统一的背后依然是靠着强大的军事力量,但是确实比满清更人性些。并也极大程度上继承了满清的领土。

至于说“中华民族”是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案?当然不是了!这只是一个解决少数民族问题的零时方案,真正具体解决的方法 当以章炳麟 所提出的醇化概念为指导。章在《中华民国解》里有大篇幅的论述,这里就不再展开了。

最后举个比较极端的且成功的醇化例子:日本明治新政府在1869年的时候 才有效的开发北海道,成立开拓使,随即也对北海道上的主要居民 阿伊努人展开 文化和血统的醇化,并一度向外界否认阿伊努人的存在,直接导致阿伊努人人数下降至现在的1.6万人。

看到评论里说 削弱了”汉族内部的民族认同” 这种说法我是不太同意的。因为“中华民族”从来都是针对少数民族的时候所提倡的。再举个例子“中华民族” 的提出基本和辛亥同时期,然而“中华民族”妨碍了当时汉人的“驱逐鞑虏 恢复中华” 以汉民族意识为核心的排满运动了吗? 诸位不要把共产党的民族虚无教育所产生的后果,归咎到一百年前针对少民分裂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上。
谢谢邀请

“中华民族”这个国族认同的概念出现在晚晴,最早提出这概念的人好像是梁启超。这个名词的概念非常之笼统,以至于后来被国共两党按照各自的政治目的给予不同的解读和扭曲,最终沦为万金油理论,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放。

其实民族本来就是很难划分清楚的概念,在现实政治中,一个人属于什么民族并不重要,他的国籍和自身携带的文化价值才是重点。

民主化后的中国社会必须尊重和保障人权,住民自决权是《联合国宪章》上保障的基本人权,如果某个地区的人民想独立,只要通过公民联署,然后发起地方性的全民公投就可以了,和加拿大的魁北克公投和英国的苏格兰一样。

您也可以参考一些我在类似的两个问题下面写的答案,网址如下:

https://pincongbackup.github.io/p/81824/?s=81842

https://pincongbackup.github.io/p/82783/?s=82869
中华民族是一个错误的发明。不合时宜的削弱了汉族内部的民族认同,也不能够使大部分少数民族产生对于中华的认同。辛亥革命之后,本应该建立的汉民族之自尊心被中华民族取代了,导致的结果是,辛亥革命使汉民族在满清奴役统治下解放的意义变淡。满清罪恶的统治没有得到彻底清算,形成了对中国历史尤其是明清易代史错误的认识,反而使汉人陷入一种自卑的情节,似乎中国之衰落源于汉族自身建立的政治制度和文化。

在某些人的认识里,中华似乎一夜之间就被欧洲打得满地找牙。而我认为中华文明从未与欧洲文明交手。早在台湾被满清占领之时起,中华文明就陷入了远比欧洲中世纪黑暗数百倍的深渊。三百年的时间,中国从一个文明礼仪之邦变成了贫穷愚昧的野蛮之国。辛亥革命本应该成为一个汉民族驱除鞑奴,恢复中华,重建中华文明之自信的革命。中华民族的概念使得这种信念不能被完全执行,所以民国时期那么多主张全盘西化甚至废除汉字的狂妄无知之徒。到了新中国,中华民族就成了共产党压制汉民族意识,改造少数民族之利器,更加剧了这概念的认同危机。
分解中华民族容易,因为原本就不是成功的民族构建。分解汉族很难,因为千百年的征战屠杀已经导致当代汉人们的母系民族不复存在,再想重新构建以母系民族为基础的民族共同体实在太困难了。边疆地区的独立多半是因为民族矛盾,汉地十八省的分解多半是因为贫富差距。
中華民族多元一體,「多元」是什麼意思?普天之下。它是一個帝國概念,它是天下的遺產,它依靠的是大明大清一脈相傳的這個天下遺產。什麼叫做「中華民族的包容性」?其實就是因為中華民族不是民族,它是天下。天下當然是包容性的,天下是包容一切的:它既能包容秦始皇,又能包容屈原;既能包容劉邦,又能包容項羽;既能包容金兀術,又能包容嶽飛。所以才能面不改色的說:金兀術是中華民族的民族英雄,但是嶽飛也是中華民族的民族英雄;多爾袞是中華民族的民族英雄,但是史可法也是民族英雄。這種說法的荒謬之處,就等于說是,波蘭人是這麼告訴你:斯大林是波蘭的民族英雄,但是畢蘇斯基將軍也是波蘭的民族英雄。如果波蘭人一聽到這個話,他們肯定會覺得你發瘋了。

你通過這樣敷衍了事的辦法,通過中華民族這個改頭換面的白手套,就能夠把帝國和天下的概念給繼承下來,不至于犧牲大清和民國初期留下來的版圖。但是這個問題也是異常嚴重,也就是說你這樣搞下去的結果,實際上是,要維持中華民族的概念,你必須解構內部的小共同體,必須防止內部的各個多元的這個「多元」,內部形成過于强烈的認同。這個過于强烈的認同一旦形成了以後,他們會得出結論說是,愛畢蘇斯基的人一定恨斯大林,愛特勞古勞的人一定恨沙皇尼古拉…… 接下來的事情你會沒完沒了。要避免這種沒完沒了的情況出現,你必須不斷的采取武斷措施,實行解構的做法,破壞帝國版圖內的各種特殊認同。這個過程是一種西西弗斯式的工程,是永遠沒完沒了的。

帝國、邦國與民族國家的想象(法大版)


梁啓超的「中華民族」與丘吉爾的「英語民族」這兩個概念,表面上看很相似,實際上南轅北轍。丘吉爾的「英語民族」背後是一整套文化傳統和宗教信仰,是大憲章和普通法,是喀爾文神學、清教徒精神催生的光榮革命,是今日在英美及說英語的國家內部生生不息的保守主義或古典自由主義的價值認同。

而梁啓超的「中華民族」的背後則空空如也——這怪不得梁啓超,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梁啓超固然可以無中生有地創造出「中華民族」這個概念來,卻無法在兩千年中國皇權專制的傳統中剝離出支援自由的部分來,那個部分太過稀薄,根本無法成為建構「中華民族」的基石。

「中華民族」這個無所不包的概念充滿自相矛盾之處,宛如金庸武俠小說中的老頑童周伯通一樣,左右手互相搏鬥。自焚的藏人,反抗的維吾爾人,對「中華民族」毫無認同感,「中華民族」這個偽概念如同吸血鬼一般,吸飽了藏人的血、維吾爾人的血、蒙古人的血,變得面目猙獰、張牙舞爪,弱勢的東亞病夫仿佛變成了強勢的東方納粹。然而,習近平絞盡腦汁也趕不上希特勒: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形成了「日爾曼民族在種族上最為優越」之認同論述,並以此征服德語國家的民心;而習近平高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卻無法掩飾「一地雞毛」的無奈現實。

沒有解構,就沒有建構。對中華民國、中國和中華民族的解構,是生成自由人的前提。劉仲敬的漂流瓶已經在沙灘上擱淺,人們有沒有勇氣打開它,閱讀他放入的那張紙條呢?

將最寶貴的信息裝進漂流瓶:評劉仲敬《近代史的墮落》
打民族牌, 有时候反而造成分裂。比如中国有很多民族, 如果鼓励民族抱团, 那么如果一个维族卖切糕的和汉族客人发生争执, 维族人都要无条件支持卖切糕的, 而不去追究他是对是错。这个明显是有问题的。

那维族内部是否就相安无事呢? 好像维族内部之间的冲突更激烈。因为维族内部也有亲疏远近, 也有族群细分的。

黑人和白人有冲突, 黑人自己内部冲突更厉害, 也是这个道理。

讲族群利益优先, 实际上是鼓励”帮亲不帮理”; 既然不讲理, 讲法律也就无意义了。法官判案的时候, 天平倾向自己的种族, 或者倾向自己的亲戚朋友, 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不断提出中华民族概念, 应该是鼓励华人抱团; 在国际上可能制造种族矛盾, 也不利于国内法律精神培养和法制建设。
中国现有的民族政策很精妙,很成功(按照大一统的观点和标准),中国,或汉族本身早期就是满天星斗似的无数文明部落发展过来而不是唯一的炎黄系统。试想如果没有民族划分,在世界民族主义的大潮下人们难免寻找自身文化认同。而南方几亿的吴越,闽越,岭南群众等在历史中sinicized的汉族人还会认为自己与北方汉族(也没少与“蛮夷”混血)是铁板一块吗?本世纪中国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汉族本身的内部认同。划分了一些少数民族,甚至控制在一定范围的民族矛盾都有利于汉族内部加强自我认同,行政手段上改革开放的地区一是长三角吴越地区,二是岭南地区即深圳,福建也有尝试但没成功..让大量外地人涌入,逐渐同化当地与中原文化不同的历史遗留异质文化。二是全国各地从小学开始推普,秦始皇做到了书同文,但没有统一口语系统,而口语系统的统一进程现在正在发生。对外来文化(伊斯兰我在说你)也同样采取民族划分的方式控制其发展。比如以前没有回族的概念,现在划分出了回族就是要造成潜意识里的观念,即伊斯兰教是只有少数民族才能信的教,而我身份证上印的是汉族,我不能信。这就有效抑制了伊斯兰文化的蔓延。民族划分必然是暂时的,等到汉族自己的事弄明白了,估计就是取消民族划分的时候,所谓正统的中原文化开始新的一轮扩张同化.
毫无疑问是的,中华民族就是在中国地区(十八省、新疆、藏区、东三省)根据现代民族理念打造的政治—文化共同体。
关于民族主义,可分为古代的早期民族主义和近现代的民族主义。早期民族主义是在原始血缘社会瓦解以后,一个地区进入奴隶制时代,也就是社会分工出现以后,形成的主要以生活习惯,包括衣着、信仰、文字(注意不包含语言)等产生的共同体意识,这就是早期民族主义。
到了工业革命以后,人类的传媒手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信息的传播使得在同一政治体内实行统一的官方语言和文字,并由这些特定语言文字衍生的亚文化,来组成共同体的可能性大幅上升,可以说到了近现代,构造民族的主要因素已经不是传统的习俗信仰之类,而是一个政治体内部(国家或地区)流行的官方语言跟文字,这是现代民族主义和早期民族主义最大的区别。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中华民族,毫无疑问它有一个政治体边界——中国,以及一种语言——汉语普通话,比起属于早期民族的汉族,中华民族并不一定要一些特定的生活习惯和信仰来支撑,它是一种完全的现代民族概念。
去网上看看就知道了,那完全是个失败的发明,汉人不认同、少民也不认同,只剩下官方在自吹自擂。
中华民族是出自梁启超 但这一词并非子虚乌有 空穴来风 曾经一度 清朝的领土上各民族都尊奉或了解儒家文化和汉文明 最起码也是听说过 只不过程度不同 满族是精通  藏族 维吾尔族就远一些 因为尊奉儒家 使用汉字的不仅只有汉族 所以当时世界上确实有中华民族的存在
后来共产党上台 基本打断了由儒家文化维系的多民族统一 代之以共产主义
现在共产主义没人信了 目前的这个中华民族在意识形态上和理论上还不完全充分 因此引来皇汉的出现 不过关系不大 只要政权在就不会有什么大变化
打民族牌, 有时候反而造成分裂。比如中国有很多民族, 如果鼓励民族抱团, 那么如果一个维族卖切糕的和汉族客人发生争执, 维族人都要无条件支持卖切糕的, 而不去追究他是对是错。这个明显是有问题的。

那维族内部是否就相安无事呢? 好像维族内部之间的冲突更激烈。因为维族内部也有亲疏远近, 也有族群细分的。

黑人和白人有冲突, 黑人自己内部冲突更厉害, 也是这个道理。

讲族群利益优先, 实际上是鼓励"帮亲不帮理"; 既然不讲理, 讲法律也就无意义了。法官判案的时候, 天平倾向自己的种族, 或者倾向自己的亲戚朋友, 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不断提出中华民族概念, 应该是鼓励华人抱团; 在国际上可能制造种族矛盾, 也不利于国内法律精神培养和法制建设。
中华民族不是一个具体的民族实体,这一点必须和西方的民族观念加以区别。中华民族是近代以来抵抗西方入侵的一个意识形态。作为团结这片疆土下所有被压迫民族,这个概念曾经在历史上起到非常进步的作用。但是这个概念在新中国成立后就逐渐被忽视。学苏联搞的各种边疆自治区就不是一个好主意。边疆几大民族初期依靠无产阶级情谊尚且和汉族凝聚在一起。改开后这些民族的资本精英坐大,封建残余翻身,境外势力渗透,必然要求政治上的更大权利。其实各民族的老百姓是没有什么本质矛盾,不过是过日子。历史上搞事闹分裂的都是上层精英,因为市场资源有限,各种资本对抗不可调和。现在继续提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对于老百姓还有意义,对于上层,我是觉得一点用都没有。
算是吧,要是这个发明不成功的话,阿姨也没法号召别人再往下发明民族,今天我们也没法在这聊天。不过话说回来 认真研究世界历史就知道,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或多或少都是发明出来的,美国的wasp不也是发明出来的,川普别看他很讨厌移民,但其实他爷爷不也是德国移民,而且德国德意志民族也是发明出来的,一两百年前德意志只是欧洲大陆上日耳曼各族的统称。压根就不存在德意志民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