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人和反共人士,該怎麼不討厭中國人?

理性上知道中共控制中國人思想 不該討厭中國人

但最近越來越有種 雪崩下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感覺

最近上了b站還是很憤怒

一怒共黨洗腦無極限

對台港新聞極盡醜化

搭配觀視頻 驍話 局座 基德等節目洗腦

看似論述有劇 旁徵博引

媽的這麼厲害 這麼有理 都你中國好棒棒

有種開放言論呀

我分分鍾反駁這些渣滓

關起門來吹的跟什麼一樣

在我看就是一群馬保國們 

好厲害的混元太極




二怒底下留言如此容易洗腦

比如我好奇搜了香港 

清一色都是香港人打警察 港獨等新聞

點開第一篇打警察合集的節目 千萬點閱

看了不得了 底下留言盡是覺得香港人豬狗不如 喪盡天良 該打該殺

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雖然知道他們是被洗腦

但還是無法克制憤怒

當初台灣也是戒嚴走來 多少人坐牢甚至被殺

你做不到流血被關的準備

好歹思想上獨立吧

可能是共黨洗腦太強

但看著一群似乎是真心為共黨辯護的小粉紅 真的感到憤怒



他媽整天跟印度比 吹能有今天都是共黨功勞

放屁 不是整天說印度懶散消極 怎麼發展不如中國又是民主的錯?

民主日本當初可是人均比美國還高 增速比共黨還快兩倍

你他媽別說人多所以不一樣 日本人口也過億啦

中共那套宏觀調控 三個省和三十個省根本同一套 你今天人口跟日本一樣結果和現在也差不多啦

講白點 是東亞模式強 是華人強

東亞中 中國發展最慢 

華人中 中國最窮

嘴炮第一治國無方是你共黨 

更別說貧富差距大一堆非洲生活水準

還要叩謝你中共?


有者種廢物政府丟臉死了

一大把一大把 甚至很多海內外菁英份子還在幫中國辯護 

比如之前一個美國研究中國的華人官員 

媽的講的都是歪理 我敢跟他辯看他敢不敢

居然幫美國制度對華策略

老美不懂中國人多自卑捍衛祖國的猥瑣心裡


面對一群非個案幫中共說話的菁英 

包括認識很多中國名校畢業

讓我對中國人很失望

不是之前發現上估狗的只有2%左右

根本沒多少人翻牆

表示多數人甘於被洗腦甚至認同 狂熱

連許多高知識份子都如此


最可笑的 那些基德 驍說 很愛拿一些西方觀點反駁

說明都是西方被洗腦 我們中國聰明獨立思考

媽的廢話當然你贏呀 因為只是摘取自己有利論據也沒對手反駁 要多正氣凜然有多正氣凜然

像極了太監談尊嚴


一堆中國人還開始嘲笑別人井蛙 被洗腦 自己最獨立思考


你他媽這群人的說法哪個不是新聞聯播那套 還獨立思考勒


台灣當初戒嚴走過 多少流血坐牢

他媽一群知識份子連保持獨立思考 翻牆追求真相都做不到
 
請問該怎麼不失望憤怒?

這超大群人中國人到底怎麼會變這麼窩囊?

(非針對獨立思考的蔥友中國人 你們懂的
除了小粉紅,其他人的聲音在網上難以發聲,這批人在人口中佔的比例很小,但是因為全國人口基數太大,所以顯得這批人很多,可是你要看香港那邊都有很多共粉,這個是很難杜絕的。
中共維穩費早已超過軍費,疫情之下百業蕭條,只是維穩行業異軍突起,不管是人員和花銷都在大幅增長。 在網路加強排查和抓人力度自不用說,在鄉村和城市社區推行網格化管理,對維權人員和有維權傾向的多人盯一人。用手機定位和實名制,以及面部識別等電子技術對人民實施智慧化監控,讓這個國家像個監獄。 被監控的人當然要比小粉紅多得多,他們才是中國的主流。
我承認中國人普遍性格惡劣,個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這原因正如你說的洗腦。 但是你身為臺灣人,對這邊的事情並不瞭解。 洗腦不僅僅是欺騙,還有淩虐、孤立等各種手段的對人格和情商的抹殺,這是從剛一入學的小朋友時期就被開始的事實。 大陸教育的帖子一直是品蔥的熱門話題,你翻一翻品蔥的前十頁找到相關的帖子,就會知道大陸學生有6 10 6的作息時間,早晨6點-晚上10點,每周6天(有的6天半),這樣足夠把任何人給玩壞,不用說未成年人。 而且在學校的作息生活被管制的也極為苛刻,上課要背手,不能動不能說話,在烈日或寒風下站著開會時不能稍有異動,老師的要求不管合理與否都必須服從,否則必遭迫害。 這種生活感受比起外國不能比學校,而應該改去比古拉格或會寧。 還不僅如此,還有校園暴力,學校和司法機構默許和支援施暴者,這種環境帶來的恐懼就不用多說了。
這種洗腦在成人社會當然也有,不過疲民戰術把6 10 6換成996,社會原子化戰術把校園暴力換成成人社會的侵權和犯罪,這是制度的原因,開惡花結惡果,樓主不能用自己的處境和感受感同身受大陸人。 共產黨早晚會完蛋的,我希望是東歐式的非暴力演變而非漢末式的十室九空。
enayu35719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由於內地輿論是被管控的,所以其實內地網絡上看到的輿論可能都不是真實的情況,又或者可能有1000個評論,但只把“正能量”的100條評論放了出來。我始終認為,只有大家都自由講話並且把輿論的管控力度降到最低,才能夠看到真實的情況。
內地人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裡面長大,被一些強勢的主流價值觀牽著鼻子走。在中國哪怕是大學的課程,也和民主社會下的大學課程不一樣。如果你發現很多內地人的發言非常無腦,就直接無視好了。不過我感覺本論壇上的內地人有很多都是了解真相、善於思考的。至於所有的中國人整體是個什麼樣的景象,在去除了言論管控之後又是什麼樣的景象,這個我覺得有點複雜,我也不好概括。
我覺得,你就繼續討厭無腦的中國人就好(其實不管是哪一國的人,沒腦袋都有些令人厭惡),少看他們,然後跟有頭腦有想法的中國人交流,就可以了。也許有一天,大多數的中國人的素質會提升起來。能讓人喜歡還是讓人討厭,這取決於中國人自己了。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這讓我想到以前在國中,霸凌我的同學想盡辦法噁心我,在背後取難聽綽號、號召同學孤立我、踩我的課本、課堂發言我說兩句就被刻意打斷、分組討論把我丟到一旁再把不要做的工作丟給我、把工作丟給我後等我做完又說「你怎麼那麼賤,做沒人要做的工作」、下課逮到機會就打我一下跑掉、考了好成績當面數落我「啊不就好棒棒?你以為喔~」、買新鞋去學校被笑說「愛炫,你就TM心機重」...

後來我發現有些人當時家庭狀況有困難,正值2008金融危機的當口,一些班上同學家裡沒工作甚至打零工,特別是那幾個號召孤立我的同學,再加上剛好青春期容易腦衝、情緒管理很差(包括我),做人做事都不會掩飾和留有餘地。簡而言之大家當時生活壓力很大,班上還特別成立了一個基金給買不起書的同學買書、參加畢業旅行。

不曉得什麼原因,我畢業後知道這些事居然就多釋懷了一些,我甚至覺得他們拿著我們家捐的錢去參加畢旅這件事甚至有點好笑。


怎麼會講到這個呢?這個問題感覺就跟我自身的經驗很像,當我知道這些人只是在難堪的環境死命翻身,藉由潑出去的髒水讓自己好受一些,覺得「我讓對方難過,我好歹精神上勝利了」的阿Q心態,我就不覺得有什麼好恨的,純粹是可憐他們。

像我可憐阿Q一樣。
威權的洗腦,真的威力驚人!

台灣脫離國民黨威權多年,至今仍有許多藍腦人,這些人即使身處自由,也會藉著自由去接收洗腦資訊,而不是藉著自由去充實民主素養,就彷彿一開始被綁架被染上毒癮,後來自由了卻自己主動去找毒來吸一樣奇怪。

最可惡的永遠是威權,藍腦人、小粉紅只是一群可憐人而已,他們崇拜威權,接受威權餵養的資訊,並時時反芻再講給周遭的人聽,他們被餵養已成習慣,很難學會也不願意去獨立思考,反覆辯證。

只有少數幸運兒,能夠逃脫。他們憑著幸運以及自身的努力,深刻體會認識威權的本質,以及民主自由法治的可貴。

粉紅們激怒我們,其實也不算壞事,因為這樣反而令人省心,否則那麼多的悲天憫人我們也給不起,我們也承受不起這麼多的悲情。

可憐的人那麼多,我們都希望不可惡的人不可憐,如果可憐的人本身都很可惡,那麼不反而是一件令人寬心的事嗎?

然而,中共正是希望斷絕我們對於中國人的各種思想交流,沒有同情沒有交流,所以中共才把中國人民教成混蛋,染成小粉紅,獸化成戰狼,各種自嗨但是討人厭,於是我們便討厭他們了,我們便心死了,最終不再想認識中國及中國人或與他們來往交流,這便是中共希望達成的境界,斷絕中國人接觸民主自由法治想法的所有可能性。

每個時代,每個抗爭,都必須因應那個時代的背景,不可能每次對抗都循一樣的模式。現在的中國已經有人在努力了,大家有些耐心,多多支持。

在中共的努力下,必然會培養出一堆的粉紅,而且粉紅在中國人的佔比,一定也是絕大多數,否則中國現在就沒有中共問題了,這些都是必然的存在,我們不應為此而否定其他人的覺醒及努力。
認真便輸了
你氣你就中了圈套
分開政權和人民 ok?
泰國政府獨裁是眼前所見
但泰國人依然友善幽默
強烈建議以這些洗腦影片為素材,練習外交部汪文斌趙立堅耿爽華春瑩式/白宮 Kayleigh McEnany逐點反駁
Oeagle 老兄喂你
台湾人民有一万个理由讨厌中国人,试问谁又不会憎恶那些天天对着自己喊打喊杀的霸凌者?

正因为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而言的国际形象是臭名昭著的,所以我强烈建议台湾人及香港人在接触每一个中国人前都有必要将这个中国人预置进你们的交友“黑名单”,然后再通过谨慎地与他接触来观察这个中国人的言行,直到他自己洗白了自己、证明了自己确确实实值得信赖后,才能把他从“黑名单”里手动释放出来、并添加进你们的“白名单”。

我不觉得这是歧视,相反,这是一种对你们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的保护,在中国人能够恶心你们之前,先拒绝掉这个中国人。宁愿误伤也不要放过,我保证你们基本不会误伤。
北美carl Walk through SL
放下成见 不是所有人都是坏的 中国人也是 很多都是被洗脑的
louisjr 讓XX感染全世界
理性的我
1. 真說話沒辦法說出
2. 你看到的很可能都是職業的
3. 中國人確實是有子不縑母醜的習慣, 我可以罵中國, 但別人不行
4. 畢竟在中國, 窮的還是佔大多數, 吃飯都成問題的時候, 還說什麼理想

現實的我
沒有一個無辜的
大陆人自己都厌恶中共,中共倒台了,中共灭了,对老百信是好事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不需要抑制這種感情。
搞清楚危害台灣的敵人是相信中國大一統的統派(中國人),
不是有所謂中國血統的人(華裔),就不會有這種問題了。

我這邊說的中國大一統包含台灣,如果他認為台灣可以獨立,
那表示他的大一統信仰有鬆動,離同意中國解體的距離不會太遠。

有敵意不是問題,問題是表現的方式和時機。
正因為憤怒是很強的能量,要把它用在正確的地方。
TISU 牆外人士
在海外我有交到粉紅朋友,也有交到反賊朋友
其實現實世界的戰狼粉紅長的也不恐怖,政治立場不同不代表他們個性惡劣
有人劈頭第一句就問我親中還是親日,我冷笑了一下回:不親中但我也不會說自己親日
對方回[那你就是親日],我笑一下,之後就再也沒有聊過政治話題了,還可以結伴出遊
粉紅戰狼給我的感覺其實單純的,就算不談政治講起話來也是傻傻呆呆的
在現實世界碰到了就多關懷智商弱勢吧,反正我也沒有想要拯救他的宏大志向
反共者  皆我友也

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

鐵拳鐵拳鐵拳鐵拳鐵拳鐵拳


当前回答存在凑字行为,是否回复为讨论
EFG127 The word racism is like ketchup. It can be put on practically anything - and demanding evidence makes you a racist.
当然可以讨厌,不管是失望还是愤怒都是人正常情感的一部分

不要让这种情绪损害对事实的判断力就可以了
别担心,我们自己都做不到不讨厌中共和很多中国人。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我自己是這樣:如果兩邊戰場上相見,那時再喜歡的也是斃了再說,所以當然這事最好不要發生。

不然一般時候,我不會花時間去討厭一個集合名詞。

就算是台灣人,就算是反共人士,也可能有言行不一,做奸犯科的人。

而中國人裡,即使只有1%是值得喜歡尊敬的,那也是珍貴的事。

所以在還算承平的時期,我覺得更開心的做法,是以一個人的做為,來決定要不要討厭他。

支共政權沒什麼好說的,拿人民的錢壓迫人民,越早下地獄越好。

集合名詞除了學術分類使用上的方便,在很多事情上常常淪為扣帽子的工具,並不怎麼好用。
botveronimus 唯願此生不做支國人
不要为此抱有罪恶感
我身为大陆人自己都看不惯很多中国人那种奴才相
ibaba Blue pill for happy, red pill for truth; I choose red
當那些「中國人」能夠「真正自由」發出自己意見、聲音時,讓你看見聽見的仍然是那些醜惡時,你再來討厭也不遲。
此外,你所說的肯定有一大部分是來自五毛網軍,感性上太過於在意這些表象(意見本身),而忽略了實質(任何牆內意見都是中共可防可控),你雖沒被洗腦,卻也不幸地成了受害者。

從更純粹角度來說,一個人若是失去了同理心,也就失去了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這種人不先讓人厭惡都來不及了,談何主動討厭或不討厭其他人呢?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你非要「不讨厌」的理由是什么?

道德?信仰?继承了中国传统?
讨厌就讨厌呗,又没啥罪,没啥几把“不应该讨厌”可言
更因為知道共產黨洗腦嚴重與牆內輿論惡臭,所以我自己頗欽佩清醒的中國人,雖然可能真的是稀有動物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我看你这个问题也不像要人回答的,纯粹是为自己发泄,当然发泄是有益身心健康的。

办法就是别和脑残浪费时间。
最好是无视中国人。不论喜爱中国人还是讨厌中国人都只会增加你和中国人的羁绊。
武装抵抗联盟 观察 一个品葱,各自表述。rocks✖ fake 2049bbs(钓鱼网站)✔
你心態只能你自己去調節,這裡沒有你爸,也沒有你媽。
狹義上講,反共也不是你的義務。

這世界上想要反共的人多了去了,但大多都不是真正能反共的。不能調節好自己心態的人,就是其中的一種。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我等下發篇相關的文章好了,探討所謂的反中情緒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在粪坑里观蛆当然会讨厌蛆啊,我现实中认识的中国人虽然都被洗脑得很深了,但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傻逼。
网络会把任何声音放大,特别是现在大陆网络这种一言堂的倾向。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朋友啊。中國人,中國文化,中共是三位一體不可分割的。並非中共讓中國人變邪惡,而是中國人本來就邪惡,所以最邪惡的共產黨才能上位。你一定要搞清楚,中國人天生就是壞種。千萬不要對支那人放鬆警惕,不要將他們當做同胞,要把他們當野蠻人,外國人看待。所以請你一定要繼續討厭支那,討厭14億蟑螂種族。我是一名徹底覺醒的支那國籍的人,在此對你嚴正勸告!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多研究如何利用低成本的新技术防御台湾,在未来3-10年的台海战役中俘虏几万解放军,让他们中一些人在网上直播忏悔,唱征服,唱自己如何被骗被洗脑,台湾人如何伟大又仁慈。
      说话是最廉价的最没有成本的,专注于做实事,网络上、舆论上的事情看看就好,60-70%中国人忙着生存挣钱是沉默的大多数,能发声的有识之士,自由派,改革派被噤声封号,剩下10%脑残小粉红和带节奏的文痞、党棍、团棍、打手,还有20-30%的墙头草派谁强就跟,谁强就给谁下跪。
kiritokun 信じている,あの日をきているとき
就和林语堂先生说的一样,明明就是韭菜, 脑袋里面却满是赵家人的思维,动物世界都没有这么弱智的东西。

那些贱畜说的话你要是去上纲上线,迟早得气死,把他们的话当放屁就好了
韭菜馅饺子 一颗拒绝做包子的韭菜。
下辈子不做中国大陆猪,去尼玛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老实讲,台湾有美国干爹罩着,国民党不敢放手杀人。要是国民党是苏联罩着,今天咱们还指不定谁笑话谁。
別在中國的網站上找知心,因為那裏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拿錢替政府管控網路言論的,一種是藉著民族主義找尋自我價實感的的人。
Keith_Whitley 观察 这个宇宙太疯狂,大海掀翻小池塘
咱也想在墙内发声,但咱的声音发不出来,没办法。…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大一统为什么是邪恶的?
答:这个问题应该反问:大一统怎么可能不邪恶?

假设,你和我是两家人,然后我对你说:“我们必须是一家人。”你说:“这怎么可以?”于是我说:“那我就杀了你,然后占了你的房子,再告诉你儿子,说我是他爸。此外,我还会强奸你的女眷,生下一群叫我为爹的小孩。”

中国大一统主义者对东亚各民族的暴行,正是如此。为了维护丧心病狂的大一统局面,他们在今天将数百万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将难以计数的僧俗藏人逼死、杀害,穷凶极恶地屠杀、迫害、污蔑香港民众的正义反抗,对台湾人极尽文攻武吓之能事。大一统分子能做出如此残暴的禽兽行径,怎么可能不邪恶?

事实上,大一统主义者在历史上就一贯如此。中国每一个大一统王朝的建立,无不是通过疯狂的屠杀、恐吓而来的,无不是通过灭绝无数弱小民族而来的。今日中共继承了大一统王朝的衣钵,又以现代极权主义制度维持其统治,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残暴大一统政权。他们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愤,正反映了大一统分子何等地灭绝人性!
gerryzeng 中國人想要民主得要靠中國人自己,台灣還不是強國,管好台灣就行,沒權幫助中國走向民主
我觉得你和接受普世价值的墙外中国人交流比较实在(主要指精神翻墙,肉身翻墙的话还是会看到一些精神没被翻墙的中国人)
而且品葱算是最好的中港台交流平台
巧克力袿姬 一个普通的东方众
b站那些影片就像是屎,每看一眼都会感到恶心,无视就好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越愤怒越好。直到有一天你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决定抄起家伙去做点什么—那就是品葱能为世界做出的贡献了。
Wolfychan Christian
為他們祈禱。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惡,何況我很清楚,神仍然愛他們,希望他們回頭,祂就使他們成為聖徒。
集体主义者的反共情怀?!这比内循环还创新呢。

该讨厌的讨厌,该喜欢的喜欢,该报仇的报仇,该报恩的报恩。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当遇到比你更讨厌支那的中国人的时候 绝对不会反感
Chayooseung 泡菜棒子
不理任何新聞,自己活在第二空間,在外國住的話就可以跟外國的中國人做朋友。(還得接受台灣香港是中國的前提下)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移民到外國,就會和海外華裔,支裔,亞裔抱為一團了
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國不等於中共,畢竟從小到大一直洗腦到成年,想想那些反共人士,進去沒多久精神都出現問題了。那群土匪正事幹不了,唬人那是一套一套的,大部分都是因為家人親人被拿來要脅正義之師
在共产党未亡党前,我认为台湾人与世界公民必须讨厌中国人,这样对台湾比较好,台湾也比较能够警惕共产党的渗透,同样的也可以打醒粉红们,让他们知道共产党不是唯一
luanma 在下乱码 小学博士一名
像我这种接受了完整的12年应试教育的土生土长大陆人  爬出来之后正在经历着身份认同的剧烈地震啊。如果把个人和群体分开看 你大概能轻松很多吧?我会喜欢具体的某些国人 但对这个群体 很难用赞赏的眼光看待
墙内社交媒体我都绝对不看有红色宣传的政治内容 只关注阴阳怪气的反贼博主 心情会好很多!
奉天浮浪者 満州国ハ傀儡ジャナカッタ
品葱的存在,不正是你心中失望与疑惑的最好解释么。中国人还有创办品葱,每天看品葱的人啊。
恨就恨唄,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记得它们只是中国人中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全体中国人,如果你能够区分开,我就很欣慰了。
我也讨厌它们,但是也同情他们。

哎呀我去,你为什么要去B站啊?我从来不刷垃圾微博,更别提什么B站了。

我才不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明智、独立思考的声音,都不发声了,不管是封禁啊,还是为了自身安全。淡定就好。

绝大部分就是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啊,更别提沦陷区了,很多很多都被弄成脑残了。

不管什么事,绝大部分人都是 墙头草,淡定淡定就好。
一顾功成 慎行之
站在一個高點,把他們當作實驗室的小白鼠來看待,他們的觀點你只要回答:對,你說的對,然後繼續觀察就好了
放松心态,无视之。身为中国人,都没办法不讨厌中国人。台湾人讨厌中国人,是常态。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你讨厌中国人我无所谓,因为我也讨厌中国人强行把他们的意识加在我头上,但是别讨厌我,因为我喜欢你,至少你活得比较像真实的人。
至少现在我尽可能活得像个米虫,没有给共匪创造gdp,所以至少没有一颗打向你的子弹是来自于我的。
这咋了。我是大陆人,每次上B站/微博看到相关的内容都一肚子火,感觉那些人全是脑瘫。港台人作为在大陆互联网上天天被AOE攻击的对象,讨厌大陆人不是很正常嘛
中共的为稳经费是比他们的军事预算还要高,这代表着中共一党独裁每天都在监控甚至是操作着网路上面的舆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你看到的言论不代表就是全部的事实,你今天厌恶中共的一党独裁,那你也需要来支持中国的基层获得民主权力,在今年的2月,中国因为李文亮医生事件,有大量的网路声量要求言论自由,这基本上已经可以视为是一个网路上的革命,如果具体的出现在街头上的话,中共是有机会被推翻的,对抗中共独裁是需要中港台两国三第每一个支持民主权利的人不分国界和民族团结起来,当然反对中共一党独裁,支持民主权利的中国群众也因该要支持台湾的基层拥有民族议决权的民主权利。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那就請你把中國的反賊們,有名的,無名的,類似許章潤等,以及無名的,約幾百到一千萬人,這些人不要討厭他們。其他粉紅、五毛,理都不要理。

不知道您會不會恨我呢,我是“被中國人”了的脫中者,嗯,暫時這樣定位自己,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永久不會承認!如果我將來有點成就,維基百科裡可以寫我“被中國人”,哈哈哈哈哈。
revn1987 思想是不会被子弹打灭的
我是大陆人, 但只代表我自己:
我觉得, 讨厌我就讨厌我吧, 这是你的自由. 你完全可以觉得我是独裁的帮凶(我也的确没做什么去阻止他), 或者觉得我是被洗脑的. 讨厌一个人是任何人的权力, 不需要理由. 我只是觉得不要侵犯我的法律权利, 剩下的完全可以认为我是罪有应得, 被铁拳控制也是我的事啊. (这里指的是我, 为了防止有讨厌这个答案的我不用我们)
我保护任何人讨厌我的权力, 比如粉红可以讨厌我乱说话, 自由国家的人可以讨厌我不说话, 统一的民族主义者可以讨厌我认为区域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 而激进的分裂主义者会讨厌我认为我们和港台文化上的联系很紧密. 这些都是我的观点, 当然可以被讨厌, 只要不侵犯我的合法权利, 那我也不会侵犯你讨厌我的权力.
九投习 靜香野比大雄
其實你看看这裡就会明白牆內也有正常人,只是總不能把一生人一次的言论自由用掉。
Echinocandin Anti...fungal
借鉴楼上格式,从历史上来看还是六国剿秦匪不力,嬴政焚书坑儒,书同文车同轨etc.etc.etc.,最后搞得整个地球十几亿人说一种话写一种字etc.etc.etc.
事实上无论这套支性文化诸位认同与否,这套文化与体系的生命力都还会很长远,举个例子,品葱各位都有华人血统吧都会写汉字吧,那就算肉身出墙,难免也会让下一代也学学汉字中国话,下下一代估计也不会断,各位在这都是深度反贼,鬼知道后代哪一辈学了汉字读些支文化的史书就被感染变成原教旨支主义之类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支文化就跟食欲性欲一样刻在了遗传物质里,老祖宗那套治不了你,难道后代也都能免疫?

我认为支文明的生命力是跟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是一个级别的,无论诸位如何挣扎也难以完全脱脂。骂支是很爽,但除了发泄情绪之外也好像没什么用。

回到此贴的主题,支文化有个很大的糟粕就是党同伐异,因此作为反共with/without反支的个体,最好避免以党同伐异的形式去反党同伐异,面对已经被洗脑的大群体进行大肆批判可能并不是好的方式,不同意他们的想法,可以先把火力放到把洗他们脑的小群体踢走上嘛(说得好像集中精力就能把大事办成一样)。毕竟按照难度排序,反习<反赵<<反共<<反支,如果冲塔方式是BOSS/Elite/支国人都拉着一起A,那就算全世界其他人民都上品葱那也不一定A得掉。
哪个国家都在洗脑自己的国民,不管你承认与否。甚至父母都在洗脑自己的孩子,那是不是大家都要先死一波妈才能互相不讨厌啊?
讨厌就讨厌呗,该怎么过怎么过,真没多少人在乎你们的感受,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从历史看还是蒋公剿匪不力,日俄欺凌中国,美国杜鲁门政府骑墙坐视的恶果。中国人已经被你们坑这么惨了,还能怎么样,现在还埋怨中国人,都是共匪绑架的人质肉票,不想死就只能妥协。

还好意思拿台湾比,你美丽岛事件蒋经国杀谁了?有判死刑的吗?我们中国人六四可是被军队实弹打靶死了不知多少平民和学生呢。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要不你们来大陆搞搞民主抗争我看看,香港啥样了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3
  • 浏览: 4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