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1993年的文章:夏令营中的较量?

原文:
1992年8月,77名日本孩子来到内蒙古,与30名中国孩子一起举行了一个草原探险夏令营。A中国孩子病了回大本营睡大觉,日本孩子病了硬挺着走到底。

在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当年放牧的乌兰察布盟草原,中日两国孩子人人负重20千克,匆匆前进着。他们的年龄在11岁—16岁之间。根据指挥部的要求,至少要步行50千米路,而若按日本人的计划,则应步行100千米。

说来也巧,就在中国孩子叫苦不迭之时,他们的背包带子纷纷断落。产品质量差给他们偷懒制造了极好的理由。他们争先恐后地将背包扔进马车里,揉揉勒得酸痛的双肩,轻松得又说又笑起来。可惜,有个漂亮女孩背的是军用迷彩包,带子结结实实,使她没有理由把包扔进马车。男孩子背自己的包没劲儿,替女孩背包不但精神焕发,还千方百计让她开心。他们打打闹闹,落在了日本孩子的后面。尽管有男孩子照顾,这位漂亮女孩刚走几公里的路就病倒了,蜷缩一团瑟瑟发抖,一见医生泪如滚珠。于是,她被送回大本营,重新躺在席梦思床上,品尝着内蒙古奶茶的清香。

日本孩子也是孩子,也照样生病。矮小的男孩子黑木雄介肚子疼,脸色苍白,汗珠如豆。中国领队发现后,让他放下包他不放,让他坐车更是不肯。他说:“我是来锻炼的,当了逃兵是耻辱,怎么回去向教师和家长交待?我能挺得住,我一定要走到底!”在医生的劝说下,他才在草地上仰面躺下,大口大口地喘息!只过了一会儿,他又爬起来继续前进了。

B日本家长乘车走了,只把鼓励留给发高烧的孙子。中国家长来了,在艰难路段把儿子拉上车。

下午,风雨交加,草原变得更难走了,踩下去便是一脚泥水。当晚7点,队伍抵达了目的地——大井梁。孩子们支起了十几顶帐篷,准备就地野炊和宿营。内蒙古的孩子生起了篝火。日本孩子将黄瓜、香肠、柿子椒混在一起炒,又熬了米粥,这就是晚餐了。日本孩子先礼貌地请大人们吃,紧接着自己也狼吞虎咽起来。倒霉的是中国孩子,他们以为会有人把饭送到自己面前,至少也该保证人人有份吧,可那只是童话。于是,有些饿着肚子的中国孩子向中国领队哭冤叫屈。饭没了,屈有何用?

第二天早饭后,为了锻炼寻路本领,探险队伍分成10个小组,从不同方向朝大本营狼宿海前进。在茫茫草原上,根本没有现成的路,他们只能凭着指南针和地图探索前进。如果哪一组孩子迷失了方向,他们将离大队人马越来越远,后果难以预料。

出发之前,日本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驱车赶来,看望了两国的孩子。这时,他的孙子已经发高烧一天多,许多人以为他会将孙子接走。谁知,他只鼓励了孙子几句,毫不犹豫地乘车离去。这让人想起昨天发生的一件事:当发现道路被洪水冲垮时,某地一位少工委干部马上把自己的孩子叫上车,风驰电掣地冲出艰难地带。

中日两位家长对孩子的态度是何等的不同!我们常常抱怨中国的独生子女娇气,缺乏自立能力和吃苦精神,可这板子该打在谁的屁股上呢?

C日本孩子吼声在草原上震荡。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中日两国孩子胜利抵达了目的地狼宿海。

当夏令营宣告闭营时,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作了总结,他特意大声问日本孩子:“草原美不美?”77个日本孩子齐声吼道:“美!”“天空蓝不蓝?”“蓝!”“你们还来不来?”“来!”这几声大吼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天哪!这就是日本人对后代的教育吗?这就是大和民族精神吗?当日本孩子抬起头时,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泪花。

在这群日本孩子身后,站着的是他们的家长乃至整个日本社会。

据悉,这次由日本福冈民间团体组织孩子到中国探险的活动得到日本的广泛支持。政府和新闻机构、企业不仅提供赞助,政界要员和企业老板还纷纷送自己的孩子参加探险队。许多教授、工程师、医生、大学生、小学教师自愿参加服务工作。活动的发起者、该团体的创始人河边新一先生与其3位女儿都参加了探险队的工作。他们的夏令营向社会公开招生,每个报名的孩子需交纳折合7000元人民币的日元。一句话,日本人愿意花钱送孩子到国外历险受罪。

D中国孩子的表现在我们心中压上沉甸甸的问号。

日本人满面笑容地离开中国,神态很轻松,但留给国人的思考却是沉重的。

刚上路时,日本孩子的背包鼓鼓囊囊,装满了食品和野营用具;而有些中国孩子的背包却几乎是空的,装样子,只背点吃的。才走一半路,有的中国孩子便把水喝光、干粮吃尽,只好靠别人支援,他们的生存意识太差!

运输车陷进了泥坑里,许多人都冲上去推车,连当地老乡也来帮忙。可有位少先队“小干部”却站在一边高喊“加油”、当惯了“官儿”,从小就只习惯于指挥别人。

野炊的时候,凡是又白又胖抄着手啥也不干的,全是中国孩子。中方大人批评他们:“你们不劳而获,好意思吃吗?”可这些中国孩子反应很麻木。

在咱们中国的草原上,日本孩子用过的杂物都用塑料袋装好带走。他们发现了百灵鸟蛋,马上用小木棍围起来,提醒大家不要踩。可中国孩子却走一路丢一路东西……

短短的一次夏令营,暴露出中国孩子的许多弱点,这不得不令人反思我们培养目标与培养方式的问题。第一,同样是少年儿童组织,要培养的是什么人?光讲大话空话行吗?每个民族都在培养后代,日本人特别重视生存状态和环境意识,培养孩子的能力加公德;我们呢?望子成龙,可是成什么龙?我们的爱心表现为让孩子免受苦,殊不知过多的呵护只能使他们失去生存能力。日本人已经公开说,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第二,同样是少年儿童组织,还面临一个怎样培养孩子的问题。是布道式的,还是野外磨练式的?敢不敢为此承担一些风险和责任?许多人对探险夏令营赞不绝口,可一让他们举办或让送自己的孩子来,却都缩了回去,这说明了什么呢?

是的,一切关心中国未来命运的人,都值得想一想,这个现实的矛盾说明了什么。

全球在竞争,教育是关键。假如,中国的孩子在世界上不具备竞争力,中国能不落伍?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1993年这个时间点有个大背景:就是为了防止六四事件重演,共产党在90年代狠狠的在中小学抓过一波思想建设。今天当父母的人可能觉得小孩子一门心思奔高考就行了,但在当时突然停课听老红军演讲还是会发生的。
这帮老红军自己小时候吃多了苦,心理变态,是见不得小孩子过得比他们好的。其实小孩吃个巧克力穿件漂亮衣服都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在老红军眼里这就叫做“小皇帝”、“小公主”,孩子都这样生活就会对社会主义和伟大祖国的光辉未来产生粘重的威胁。
而《夏令营中的较量》正是在这个背景下炮制出的一篇谎言。其荒谬之处北京青年报早在1994年3月5日发表的《杜撰的"夏令营中的较量" - 所谓日本孩子打败中国孩子的神话》一文中戳穿了。然而,1994年1月8日,中国教育报与全国少工委在团中央举行了《夏令营中的较量》座谈会,居然得出了“该文是真实的,讨论是必要的”的结论,以政府的名义来为这篇谎言背书,这意味着什么?
《夏》文谎称:
当夏令营宣告闭营时,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作了总结,他特意大声问日本孩子:“草原美不美?”77个日本孩子齐声吼道:“美!”“天空蓝不蓝?”“蓝!”“你们还来不来?”“来!”这几声大吼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天哪!这就是日本人对后代的教育吗?这就是大和民族精神吗?当日本孩子抬起头时,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泪花。

然而事实是:当时日本人只喊了两句口号,一句是日中友好,一句是中日友好。
《夏》文又谎称:
日本人已经公开说,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

然而这句谎言又被日方戳穿了:
不久前,日方国际青少年冒险实行委员会会长河边新一先生给中方主板单位宋庆龄基金会写来一封信,信中对“恰似一部充满激动和泪水的连续剧”的夏令营回顾之后写道:“可是,我们最近突从中国获知,中国的某杂志中却刊载了令人遗憾的文章,我们日方有关人员深感痛心。据我们了解,没有一个人说出那样的言辞。相反,在我们队员回国后的感想中记述的是‘中国队员有礼貌’,‘一个人埋头干活’,‘很会做饭,日本孩子绝对做不来’等等。”

说到这里我相信诸位不难明白孙云晓想干嘛:首先伪造一个虚假的“榜样”,然后再捏造出这个“榜样”未来将会彻底压制中国的幻象,从而诱导整个社会的教育方式向着他们希望的方向转变。文中的“日本孩子”与其说是日本孩子,倒毋宁说是孙云晓,以及他的共产党主子们幻想中中国韭菜应有的样子。
《杜撰的较量》一文告诉我们:夏令营的实际情况是负重10公斤步行20余公里,根本不是孙云晓谎称的负重20公斤步行100公里。《夏》文中被送回大本营的“娇气女孩”实际上是病到让医生决定不得不后撤,而且撤回去之后也只是住在招待所,甚至病情稍有好转,就归了队。
——我想说,让孩子经受磨练是一回事,但那不是让他们去死!
当然,就两国教育制度而言,我相信日本孩子的体能和综合能力应该还是胜过中国孩子的,但很多事情不是体能的事。如果夏令营真把两国孩子逼进了绝路,抗命的一定是体能更强的日本孩子,而不是听话的中国做题小专家。
然而,即使中国孩子已经逆来顺受至此,孙云晓和他背后的共产党主子们也是不会满意的。

你以为到这里就完了?《杜撰的较量》一文中还提到另外一件事:
在这次夏令营中病倒的并不仅是一两个孩子,由于草原早晚温差大,不少孩子发了烧,事后,有的孩子找到有关方面问:“为什么不让孙云晓叔叔跟我们走?我们那儿有好几个同学都发了烧,找医生要了药,全都埋头走下来了!”老师却只能回答:“我只能遗憾地告诉你,孙叔叔他哪个队也没去!

孙云晓和他描述中的“日本孩子”,是不是像极了共产党和韭菜?

不过呢,恶人自有恶人磨。
只要看看孙云晓的博客就明白,这个人渣从来没反思过中国的制度问题和文化问题,但是居然也被支乎的豚类们扣上了公知的帽子。因为在无数孙云晓的不懈努力之下,中国韭菜们终于到达了彻底任劳任怨逆来顺受的境界,但是中国人一旦到达这个境界之后,他们就再也容不得任何人说中国一句坏话,哪怕这句坏话的初衷其实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统治,那也是汉奸无疑。而孙云晓不过是条走狗,又不真的姓赵,说不好哪天就被小粉红砸烂狗头,也未可知。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值得考量
1.文中“指挥部要求50千米,日本方要求100千米”这对一波未成年的孩子就很不可思议,要知道正规部队的强行军为日行50公里以上,一昼夜连续行军12小时以上。拿我自己亲身大学军训18公里拉练来说(18岁),从早上四点五点出发到下午两点回校,都已经精疲力尽。
2.个人觉得全文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小说气氛

以上都是个人看法
一点个人记忆,不见得对:
这篇文章,小女孩病倒那段,有一些文字细节和我记忆中不一样,比如我记得我九十年代看到的是“奶茶的香甜”,楼主这里是“奶茶的清香”。

我记得当时我看完了之后,理所当然认为蒙古式奶茶是甜的,结果过了很多年才知道,蒙古式奶茶是咸的。退一步讲,假如我记错了,原文就是“奶茶的清香”,蒙古式奶茶也和“清香”两个字扯不上关系吧,那绝对是高卡路里又顶饱的浓香
Rakukin らくきんっす、よろしく
中共御用文人就喜欢编这种无厘头故事讲大道理,用这种方式揣摩上头意思。这种文章能发表无非就是他们领导希望找个故事贬低一下屁民,让中国屁民更努力为他们拉磨交税罢了。
封建修正主義帶師 吃飽就算偉大功績,穿暖就是物資富裕。現今的聖上真的迎來了中華民族最好的時代,最好當皇帝的時代。
辦不到啦!我還特別去找了當兵時的靶場位置,叫孩子背 20 公斤越野 100 公里?

當時帶著T65K2、鋼盔、長袖迷彩、S腰帶、板凳、工兵鏟、防毒面具跟裝滿的水壺,還提著班用水桶...

除開水桶頂多10多公斤,水桶算上也才20多公斤,爬 2 公里山路就有人暈倒......(唉~那天是很熱啦,但兄弟你是冰棍是不是,曬一下就化掉?)

孩子在體型上還有劣勢,越野 100 公里要多久?

七天後大家一起回來是不是?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战狼意淫之作,负重二十公斤,让谁家孩子走一公里试试。把太君塑造成理想的战狼,然后暗示韭菜们不接受战狼式sm就会挨打。然而虽然只有冢蝈的学生接受战狼军训sm,冢蝈的学生仍然是最弱鸡最不能打的。
我在想,让孩子负重20KG,步行50-100KM
和我们皇上抗200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哪个难度更大?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首先伪造一个虚假的“榜样”,然后再捏造出这个“榜样”未来将会彻底压制中国的幻象,从而诱导整个社会的教育方式向着他们希望的方向转变。文中的“日本孩子”与其说是日本孩子,倒毋宁说是孙云晓,以及他的共产党主子们幻想中中国韭菜应有的样子。

其實這個做法在中國非常普及而且經久不衰
可以看出93年的時候中日真的比較友好……
我記得0X年的時候是流行『美國/德國孩子多麼自主』,可能是因為日本離我們太近,謊言太容易被拆穿吧
話說這種做法在日本甚至台灣都有,沒中國這麼普及而已
我看到的日本版本是『法國教育多成功』……
也從沒人問問真正的美國、德國、法國都是怎麼樣的,內容農場裡說是那樣然後我們的孩子/教育多糟糕(樓主發的9X年文是說孩子糟糕,我從小看到大的都是說教育糟糕,這大概也是某種年代感)

最後吐槽一段
既然你知道什麼環境意識什麼的,那草原是你可以帶上百個小孩過去『探險』著好玩的嗎?!
草原美,天空藍,你們還要反復來,是看不得它美,一定要把它破壞掉?
就是這種人,以為『這裡風景真好,應該開發成旅遊景點』的,結果開發了反而風景不好了,蠢材當然不介意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这篇文章是在九十年代初党国转向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洗脑作品,目的是培养为党国效忠的吃苦耐劳的有狼性的韭菜,对权贵来说真假并不重要意识形态宣传作用是第一的
坦克俠 翻墻還愛黨,定是狗娘養
這篇文章很有見地,但可能跟中國孩子的家庭有關。如果他們全是富人高幹的後人,自然吃不了苦。相反日本孩子是普通家庭的話,那麼兩者的分別除了文化,也有著階級。
wolowick congchu
不过有些内容有点昭和,这应该是昭和末期平成初期的,那股昭和男儿气息还在
【使用指南】《万物简史》和《飘》 原典英语交流论坛http://www.homer-english.com/

。。。。。。
        60年了,焦土早已长满青草,战地建起华楼,炮火中残存的树苗也绿荫参天,可我们的同 胞,我们的心灵,仍旧津津乐道于三大战役中的任何一场战役其歼敌数量都远远超过第二次世 界大战的最著名也最血腥的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我们,仍旧用这敌我分明的仇恨思维去哺 育我们的后代。
        我常去沂蒙老区。那里长眠着内战中被同胞击毙的敌人——加给骨肉同胞的一种政治符号 ——有抗日名将,更有无数的无声无息的无名氏抗日战士——母亲的爱子,妹妹的兄长,姐姐 的未婚夫,幼儿的慈父,少妇的丈夫!
        读者或可质疑,不能用虚构的外国小说来对比中国的历史现实。不谈 G o n e w i t h t h e W i n d 是一部获得专家普遍好评的历史小说,Mitchell的创作融汇了大量的历史事实,再睁眼多看一 些众所周知的事实。
        鲁迅有句名诗,我以我血荐轩辕。李敖借用后改成:信手翻尽千古案,我以我血荐蚩尤。 李敖之改,是对“成王败寇”的华夏主流传统与社会现实的挑战和叛逆。但这在美国却早已是 活生生的现实。我以我血荐蚩尤,难道不正是 G o n e w i t h t h e W i n d 的绝佳写照? G O N E W I T H T H E W I N D 其政治立场可谓反动且颠覆:站在南方立场控诉北军烧杀掳掠,却从未遭遇封禁, 一版再版,成为美国民众热爱并为之骄傲的世界名著。
       南方的败军之帅李将军(Robert E. Lee),在他率军投降之后,在战后,声望不降,反弥久而历增,不但成为美国军界公认的楷模,而且成为包括北方在内美国全体民众深深爱戴的 伟大军人。他之所以广受爱戴,不仅源于他之为“军”,而更源于他之为“人”—— 他有卓 越的军事才能,更有一颗高贵善良的心灵。美国有七个州将李将军的生日作为法定假日;全美 共有26所中小学和一所大学以李将军命名;全美有多处李将军的纪念雕塑,其中以亚特兰大郊 外的全山浮雕最为著名,游人如织仰首观瞻。在美国的历史伟人中,李将军唯一一人享有The Marble Man的美誉(直译大理石人,指他坚强和白玉无瑕的品格)。
       再观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林肯,以其Gettysburg 演说为例,那又是美国历史 上公认的最伟大的总统演说,从该演说,值得深思什么是不朽、是真正的伟大。林肯并非那场 纪念Gettysburg北方阵亡将士重要集会的主要演说者。主要演说者是另一个著名国务活动家、 当时全美首屈一指的演说家、哈佛大学校长Edward Everett。Everett才华横溢的雄文, 共 13,607单词,近两个小时的演说,如今已经早已被人遗忘。而林肯Gettysburg 演说,短而又 短,一共10句话,272 个单词,却传世而不朽。为何?
        Gettysburg是美国南北开战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役。此战北军伤亡惨重,但决定性击败了 李将军率领的南军,成为美国内战中北方的战略转折性胜利。但人们无法想象,在纪念北方阵 亡将士的演说中,林肯既没有一言一词歌颂北方的伟大胜利,也没有一言一词批评声讨南方, 甚至刻意避免了提及北方,避免使用union 这个词;林肯毫无“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王者豪情。 他的演说只重申“民有、民治、民享”建国理念。林肯认为惟有如此,阵亡将士的生命才不会 丧失其意义与价值。此一见识,令历史上众多叱咤风云的政军巨人渺如抔土。
        是的,几乎导致美国分裂的南北战争给美国人民留下了深重的伤痛,战争中死亡人数为当 年美国总人口的三十分之一。但战后的美国却无战犯,无肃反,更无一兵一卒因“历史问题” 而遭清算。北方受降之日林肯亲点受降曲:“我的南方兄弟”。此后林肯不幸为同情南方者刺 杀,北方政府亦不曾因此而掀起“镇反”。南部总统戴维斯虽被控叛国罪,战后却被宣布无罪 释放,安享晚年活81岁;副总统斯蒂芬斯战后当选联邦参议员,碑文曰“一心为公”;更不提 李将军的声望与日俱增。
        王国维先生说,可信者不可爱,可爱者不可信。 G O N E W I T H T H E W I N D 原著我听过五遍,其 间也常查证美国内战史。身为中国人,不能不比较这两个大国两个文明的内战,得出一个很不 可爱的结论。我不得不承认,不论是虚构的平民媚兰(那也是以美国社会与历史现实为基础的 虚构),还是现实里的政军领袖林肯和李将军,都令20世纪东方大族的那些政治强人,无论他 们属于哪个派别,显得那么不堪驻观。只举最受民众爱戴的周恩来,他的亲民和鞠躬尽瘁后无 来者。但是,那么多抗日名将成为内战的亡魂或战俘,战后和平降临,作为胜利一方主要领袖, 他有过一丝一毫林肯的宽容吗?或者,有过李将军的骨气和白璧无瑕吗?我常常想,如果20世纪叱咤风云的华人政治领袖,在娴熟的政治军事才能之上,能有一丁点李将军的品格、一丁点 林肯的宽容、一丁点媚兰的心肠,那么今天的中华会是什么样?
        读者还可继续质疑:不能脱离时代背景评价人,这种对比不公平。为什么不能对比?把强 人们放在历史和人性的天平上,就是最公平的对比。至少至少,我们应该睁开眼睛看世界,应 当有起码的良知。当我们成年,当我们为父为母为官为师,我们不该一代又一代重复那个悲惨 的内战时代的民族局限,继续把那种敌我仇恨的思维灌输给我们的后代——他们应该生活在和 平、宽容和友爱之中,应该从小就培养起这样的智慧和勇气:避免内战,而非诉诸内战,消弭 仇恨,而非增加仇恨。
        伴随我长大的有各种运动,大多不堪回首。能够留下美好记忆的惟有学雷锋运动。但我还 是要坦陈雷锋这句名言错了:对待敌人要像严冬那样残酷无情。雷锋是高尚的,但与媚兰、与 林肯、与李将军相比,他的高尚有致命缺陷。这或许不是雷锋的错。因为我们所知的雷锋也未必是一个完全真实的雷锋。真实的雷锋或许比宣传中的雷锋更好,或许像媚兰一样美好。可以肯定中国社会中也有媚兰式的平民。所不同者,媚兰一类的人物在美国社会里不难引起共鸣, 赢得尊重,聚集知音,在东方社会里则几乎必然带来自我孤立乃至灭门之灾。
。。。。。。
oeirjsd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
如果夏令营真把两国孩子逼进了绝路,抗命的一定是体能更强的日本孩子,而不是听话的中国做题小专家

不敢苟同。日本孩子的容忍范围要远远比中国孩子多得多
Shtykov 观察
当夏令营宣告闭营时,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作了总结,他特意大声问日本孩子:“草原美不美?”77个日本孩子齐声吼道:“美!”“天空蓝不蓝?”“蓝!”“你们还来不来?”“来!”这几声大吼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天哪!这就是日本人对后代的教育吗?这就是大和民族精神吗?当日本孩子抬起头时,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泪花。

大家不妨想一想中日哪边更符合文中的描述
多一些这种文章对贵国是好事。哪怕再反智。
现在反过来了,这种文章都没了。到处都是美国人反智,韩国人面对财阀唯唯诺诺,日本人都是死宅,印度有种姓制度只配当搞笑角色,只有咱们冲国壬心向星辰大海!我们冲国真是太厉害腊!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日本人更接近北亞人種,也許天生就更適應草原生活吧,如同藏民更適應高原,這是先天基因使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5
  • 浏览: 3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