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国外生活时有没有和外国人发生过冲突,你是怎么应对的??

比如遇到当地人对你种族歧视,或者肺炎期间对你指指点点的时候,你会如何应对?你有和外国人发生过冲突吗?

另外,中国人在你所在城市的口碑与形象是怎样的呢?你是否会以身作则来改变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奉劝在海外经验不多的朋友:

外国人对你友善或发生冲突
绝大多数情况都不是因为你是中国人或长着一个什么样的脸
别总觉得挨了欺负因为自己是中国人
或者自己要如何如何改善中国人的形象 
先做个独立思考的有自尊的人 
再审视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 要为什么而战

都出国了 就别这么入戏了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我来说一下吧。

我在欧洲某国生活时,本来一切都好,直到来了个穆斯林邻居。然后就争执不断。他们一天到晚弄出很多噪音,常常还有穆斯林祈祷的音乐。我去跟他们说过,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干扰到别人的生活,一副自己都是对的很傲慢的嘴脸(那时我才知道穆斯林看非穆斯林是这样高人一等)。

后来报警也不知道多少次,后来我决定不忍了强势反击,后来一个穆斯林来跟我求和。

总有人说别人对穆斯林有看法是因为不了解伊斯兰不认识穆斯林什么什么,对我来说,不认识穆斯林不了解伊斯兰的时候还真没有任何对他们的负面看法。所有的负面看法都是和他们接触后得来的印象。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高喊!Heil Xi Jinping!

然後揮舞棍棒打過去,被抓時記得要說

我愛國我愛黨我無罪!白種豬黑鬼都去死!
中國遲早征服世界!Heil Xi Jinping!

還要亂鄧腿!吐口水!表現出被欺負的樣子!

人家警察執法時,立馬下跪痛哭流涕,說我錯了

持續加速不能停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就算和外國人產生衝突,很多時候是這一個個體在不講道理,換一個人就好了
我有碰到過
我住的公寓每一層樓都有正對門的兩個flat,每個flat裏面有6閒房間和一個共用的厨房,理論上最多住6個人。兩個flat中間有一條走廊鏈接,走廊是T字形的,出去就是電梯和樓梯
大概畫成圖的話就是這樣:
(對面Flat)-----------------------------------------------------(我的Flat)
                                                 |
                                                 |
                                                 |
                                                門A
                                                 |
                                                 |
                                                 |
                                           電梯+樓梯
然後Flat通向走廊之前也有一扇門
疫情之後,門A上就多了一張説明書,大意就是説門背後兩個Flat算一個Household,隔離的時候一起隔離,Household之間可以不用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離
然後門外的走廊上有貼「使用樓梯請戴口罩」的告示,但因爲我有點恐高所以都是坐電梯
有一天我出門,走出我的Flat還沒到門A的時候就遇到一個清潔工阿姨,她叫我戴口罩。我告訴她「這是我的Household,我不用戴口罩」,我用手指著門上白紙黑字的告示跟她説這是我的Household,她就跟我跳針說我一定要戴口罩,就指著門外的「使用樓梯請戴口罩」的告示。但我説我還沒用樓梯,也不打算用樓梯,她就是不肯聼
後來她問我叫什麽名字、ID拿出來,我拒絕了,因爲我覺得你不聽我說那我也沒義務聼你説,我就坐電梯下樓了。下樓遇到她和她的同事,兩個人又來跟我跳針。我很清楚這個公寓沒有要求坐電梯也要戴口罩,我告訴她們我之前是在自己Household裏,坐電梯下來沒遇到一個人,按照當時的國家防疫政策也是不需要戴口罩的,但她們不停還以爲是我不講道理
當晚我就被宿舍老師約談了。我就氣呼呼地告訴她所有的事,她説可能是清潔工搞錯了因爲只有我那層樓是兩個Flat一個Household的,會和她說,就沒事了
brfee Freedom Number 1
有啊,怼自己的老师。

老师貌似是巴西移民还是什么,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老师需要尊师敬道。

但是我这人特别看不惯老师,特别是那些觉得自己是老师又一定要别人尊敬他的那种,我就很看不惯。

于是我就和这外国人发生冲突了。

结局是校方出面进行强制和解,虽然谁也看不惯谁,但是我道了歉,对方也退了一步。

学校的制度反倒让我觉得很特别,决不允许“不愉快的工作环境”。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發生過非常大的衝突。大選後那個週末,一堆左人在一廣場慶祝拜登哈里斯,假票灌水勝利。我看到那些白左蛆當時就火大,衝進去和他們辯論,一個頂10個,辯到他們啞口無言,更加逼得一個女白左當著她女兒面就開始撒謊,我當時就揭穿她在女兒面前撒謊都不猶豫,不臉紅。
很多海外华人被墙内洗的全是玻璃心,遇到了Karen就觉得遇到种族歧视了。相信我遇到冲突90%无关于人种肤色,欧美人也不都是真善美,垃圾也是一片一片的。先自省做法是否正确,要是没毛病,那就是那个人有病而已。
我就遇到过Karen,一言不合就要报警,我拿起电话帮她报她就怂了。
試過被當面討論英文程度的,但個人不太覺得算是歧視,原諒他們很少見到華人臉孔吧,當時心情不太好有點思鄉,就沒理會。心情好可以抓來充當練習口語的工具人。有時是遇到喜歡開玩笑的黑人,玩笑開回去或者不理會就好了。挑釁和衝突則沒遇過。
fel6111 蒙古国海军参谋
公司同事遇到拒载的情况,但是那些是发生在肺炎疫情初期,当时中国很严重,国外平和.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其实要改善形象特别简单,除了基本的道德之外,只要和政府( "咬部" )意见划清界限,表明政府不代表人民,就基本OK了.大多数人认为中国游客粗鲁,中国人形象不好,害的韩国人日本人(台湾人 外籍华人)一起跟着受累,因为不去细心看,光看脸,看不出来中日韩三国人连登差别.
pincong360 不劝国内的亲朋移民后,生活太美好了
我来说一下,在东京电车上有点小冲突。

日本还是非常文明的,对外国人非常的友好。只有一次在电车上,人也不多,我后面一个人用手捅我。这里说一下,我见过的日本人是没有碰别人身体的习惯的,叫陌生人也是说话,熟人也很少碰身体的。我回头一看,一个标准的傻B脸的日本人,感觉智商有问题的,于是我就距离他远点。没想到过了一会他又在我后面捅我,然后我就问他有什么事,干嘛捅我,这孙子还装不知道,我都看到他2次捅我了。他听我说话是外国人,还竟然用嘲笑的脸看我,我立刻就发火了,用力推了他一下,给他后背一拳,然后他也没什么反应。我就是遇到脑子有问题的人了。电车上别人连看都不看,也是没反应。
Pimpla I will catch you on the flip side
只被路怒症和其他一些一看就知道精神不太正常的当地人挑衅或者咒骂过,这种一般就无视或者比个中指,跟他们认真计较反而显得你档次低

单纯因为肤色被直接歧视的经历是零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肺炎期间对你指指点点的时候……

唉,真有,别人我觉得都好说,因为他们都有了新的国籍,可以正大光明地说自己是该居住国人,而我只好说自己是脱中者,说到肺炎我每次都强调是Chinese virus,自然也没人再说我什么了,但被中共国绑架着身份,还是暗自落泪。

只要身份上一摆脱,哪怕是弄到难民证,我也不怕这种指点了,因为,你懂吗?前妻?前夫的事情,还和我有关吗?“前被祖国”之国,管我屁事!
在國外會因外表而突然出言相向的人我目前沒碰過
但是發生小誤會難免
實例1:跟日本友人在歐洲公共運輸上,日本友人(女性,英文普通)跟當地屁孩聊天聊到喝酒,日本比了一個喝清酒手勢跟性暗示有8成像,那些屁孩笑得東倒西歪,訕笑+調戲,我趕快把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朋友帶走
實例2:點餐時因語言不佳被店員翻白眼

這種因語言或刻板印象的誤會很常見,
各國的女性有可能在治安不好的區域被搭訕調戲
但是沒有那種一上來有要我滾回去的那種歧視
White_Vinegar Winnie the Pooh
跟正常人幾乎沒有過,偶爾遇到過明顯精神有問題的流浪漢,這種時候唯一能夠de-escalate的方法就是不要搭理他,不管他說什麼都不回話,趕緊遠離,同時保持警惕,做好隨時自衛或者逃跑的準備。在一個地方生活久了你自然能判斷一個陌生人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威脅,遇到這種人提前就保持距離不要讓他們有找你麻煩的機會
hjghy6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