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中国在八九十年代相当长一段基层失控的时期没有大规模基督教或者伊斯兰化?

从犯罪率上来看当时中共对于基层的控制并不强,既然罪犯和黑社会可以滋长,那么宗教应该也有空间,为什么没有出现像鸦片战争后一样的基督教大规模传教和发生教案的事情?

在这个问题中我比较关心的是,为什么没有鸦片战争后那种外国传教士大规模传教的事情发生。假如去观察当年的传教活动,你会发现这是欧美在对中国资本输出的同时,进行的一种秩序输出的过程。传教活动不仅冲击了传统儒家社会,也使得朝廷对基层民间的征敛和欺压变得不那么容易。传教士会主动为教民维权,官员一旦欺负教民就容易引发外交事件,使得官员虽然主观上希望打压基督教却在具体的教案上绝大部分都会让教民方胜出。

这就一定程度上抵抗了朝廷对于民间社会的解体作用。我觉得这才是全球化理想上应该要出现的过程。但是在中国改开后再一次从头开始全球化的时候却没有出现这种过程,是朝廷的控制力远超过大清吗?那么为什么当时黑社会组织和气功团体可以如此兴盛?难道是欧美再也没有了传教热情吗?这又是什么导致的?
已邀请:

令狐冲 - 95后

我一直认为自发秩序和秦政打压之间是有一个时间窗口的,错过了可能就没了,像鸦片战争时期的基督教传教和现在比至少有两件事完全是无法比较的。
1.即使是当时基层失控,共产党也没有停止对于自发秩序的严防死守,【1983年9月10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公安部关于机构编制的请示。公安部下设一局(对反革命侦察)。】这玩意儿基本上就是现在国保的前身。维基上国保的功能相关的有:
【对中国进行颠覆渗透破坏活动的境外敌对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宗教渗透组织、会道门、邪教、黑社会组织和人员及其在境内建立、发展的组织和人员;利用宗教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和人员;
冒用宗教名义的邪教组织、会道门组织及骨干成员;
有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行为或嫌疑的各种秘密结社、自发组织刊物、及骨干成员;
利用封建迷信、宗族势力建立非法组织,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的骨干成员;】

共产党的严防死守,理论上是任何结社式传教活动办不下去的主因。
2.外部环境不一样了,鸦片战争到上世纪80年代宗教在自由世界还是有一波退潮的,这使得有冒险家性质的虔诚的传教人士的绝对数量下降太多了,分流到红色中国的能有多少?事实上去非洲更为主流。如果让中国人自己搞基督传教的话,很难想像他们不会以此牟利,这一方面是道德问题,一方面也是没有接触过正经的教会模式的训练,同时也是没有外界援助比如罗马教会的缺憾。

补充一下,目前家庭地下教会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了,可惜水准离我所了解的欧美教会组织模式上还有较大差距,在这种事情上,信徒人数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决定性因素还是骨干分子的实力。
法轮功不是宗教/邪教爆发的例子?
我看黑基督教黑了那么多年还是有用的。而且肯定也有控制,很多人觉得求神拜佛可以,教堂结婚就是数典忘祖。
港台也没有大规模基督教化啊
日本是宗教自由国家,现在无信仰率60%

用爱心说诚实话 - 你们知道我是谁

简单的说,就是大陆的小朋友不关心自己的国家,对自己的国家一无所知,连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趋势都不知道,只知道共产党洗脑的东西而已

关于中国基督徒人数,官方已经公布过几个数字。1982年中共中央19号文件说,1949年时有基督徒(仅算基督新教)70万,文件发布时已经增长到300万,1997年首个宗教白皮书承认已经有1000万,2009年新华社在庆祝建国60周年的文章中说已达1600万,2018年第二个宗教白皮书说已经是3800万。根据这组数字简单算一下,虽然从1966到1979禁教13年,文革后比建政初基督徒人数却增长了4.3倍,超过人口增长速度。从1982年到1997年15年净增长7百万,平均每年增长不到50万。从1997年到2009年,12年净增长600万,平均每年增长50万。从2009年到2018年,9年净增长2200万,平均每年增长244万多。也就是说,根据最权威的官方公布数字,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基督徒人数增长显然越来越快,而不是如官学所说近来已经放缓。

 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基督徒从70万变成几千万,如果这不是大规模基督教化,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这些东西都是大陆人自己的资料,外面估计的基督徒人数更多,甚至有到八千万的惊人数目,这些事情,你们一无所知

共产党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传教士,无神论者对基督徒的生命和人数增长最有贡献,这不能说不是一种讽刺

adbase - 80后it男

赞同上面的@用爱心说诚实话 的答案

基督教在八九十年代,是超高速发展。
教徒人群每年以几倍的速度在增加。

你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