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都北京是不是历史的偶然?

在五代之前,北京从来都不是定都的选择。
直到契丹人从石敬瑭手里拿到燕云十六州,才把北京定为辽的“南京”,只是辽的五京之一,辽的大本营是在更北的地方。
女真人灭辽,才正式定都北京,是为中都。
蒙古人从漠北来消灭了金,定北京为大都。
朱元璋灭元,又把都城迁回南方,当然是靠近他老家凤阳的南京。靖难之役发生,好巧不巧的是燕王获胜,燕王把迁都到自己的老巢北京。其实燕王一直不敢法理上完全正式迁都,一直保持着南京的南直隶架构。
满清从北方入侵,当然顺理成章定都北京。
北洋政府定都北京,一个是沿满清之旧制,一方面是袁世凯有意和革命党对着干(革命党要定都南京)。
国民政府北伐,定都南京。可怜国民政府,一共在南京也就统治了十几年。
抗日战争,北京早于南京沦陷。
中共从北方打过来,先取北京,为了和南京政府切割,定都北京。另外一个考虑是要离苏联老大哥近。结果到了中苏交恶,这成了一大弱点。老毛当年预测世界大战,放大话说要放弃黄河以北长江以南,显然是不准备守北京的。

从历史看来,定都北京一般都是北方来的蛮族的选择,并不是从全中国整体利益出发的设计。
从隋唐开始,中国经济重心就已经完全在南方,北方一直靠南方接济。北方的农业养不活中央政府。连唐朝皇帝都要从长安跑到洛阳就食。
北京自然资源也不行。北京现在要靠全国支持,特别是自然资源狂吸河北的血,成为资源地漏。华北目前的环境根本不适合超大城市。
从国防的角度上看,北京也是很差的选择,离海太近(第二次鸦片战争、庚子拳乱都很快沦陷),离恶邻俄罗斯太近,离日本太近,而且华北平原易攻难守。
从内部安全说,南方绝对超过北方。江南地区近几百年就几乎没有大的动乱。明清的大规模动乱都是爆发于西北和西南这些穷地方。庚子拳乱,就有东南互保来救命。共产党在江西闹革命,也扎不下根,被驱逐到北方。每次改朝换代,南方都是最后被迫卷入。
从交通上说,北京是绝对第一枢纽,但这是人造的。实际上北京几乎是交通的东北方顶点,东北的经济衰落,往北的交通远不如往南的。这样就造成一种奇怪现象,从一个角落往全国辐射,而不是从中部辐射。
Genzo 嗯, 懶的寫
看看降雨地域分佈,就會看到古長城大概就是降雨分佈的界線

定都北京的,都是同時要統治農耕跟遊牧文明的。北京就是其中一個農耕跟遊牧文明的交界點。
刚才看到了一个问题说中国既可以有海洋强权也可以有路上强权,想反驳一下就写了一篇答案,不过找不到原来的问题了,感觉这个问题也很符合我写的所以就把答案发在这里了。
越是处在贸易路线中间、辐射范围越大、接触的势力和资源越多的贸易节点和资源聚集中心越是无法产生强权。一般的强权都是出现在贸易路线的末端的贸易节点上。比如秦国对六国和欧洲对世界岛。
而贸易路线和贸易节点是由人口分布和运输方式决定的。人口分布历史上基本上是依靠自然演化,人的行为能影响的很少,除非是非常惨烈的战争;运输方式的革命性改变最典型的就是航海技术的提升带来的海洋贸易使得大量在海上贸易路线上的沿海城市繁荣起来。海权和陆权的争端核心就是在于世界岛上的贸易的控制权,海权就是尽可能的让世界岛上的资源在海上贸易路线流转,而陆权则是争取尽量在路上贸易路线上,不过两者争夺的都是同样的对于贸易的控制权。
而强权的核心目的在于自身的存在,也就是如何能让自己更好更全面的存在。权力的核心目的并不是随心所欲的支配和奴役别人,而是在于自身更好的延续(当然支配和奴役是做到这一点比较原始但是也比较有效的手段),而一般要被延续的对象就是某一个家族、某一种信仰、某一种政治理念之类的,更好的说法是阿伦特所说的延续众人所处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所有人、所有强权所共有的,是唯一的,只不过不同的强权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不同,所以他们才会相互争夺。
而延续需要的就是对于世俗资源的控制权力,而尽可能多地争取对资源的控制权其实也就是在尽可能地争取垄断。
而强权总是出现在贸易路线的边角而不是中间的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贸易路线末端的群体要有更强烈的控制资源和改变分配秩序的欲望,这一点要比实际拥有资源的多少更为重要。因为尽管贸易路线末端的节点无法获得大量的物资,但是它们会因此做出各种方向的尝试,利用自己能够调动的战争或者是其他任何方式的资源去一点点扩大自己能够调动的资源、吞并那些比自己更接近贸易路线核心,而又不是那么难以征服的贸易节点。而那些处在路线中间的节点,所能调动的和战争有关的资源也往往不能让它们真的在战争中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而且一旦这些中间节点面对军事攻击,往往也就意味着它们所处的贸易环境已经不是那么稳定,它们所真正能调动的资源也会比和平时期有所下降,甚至不如那些更末端的节点。
还有只要秩序稳定,只要人口分布和运输方式不发生剧烈的改变,处于贸易路线核心的群体无论在什么人以什么方式的统治下都能因方便得获得各种物资而过得不错。所以这些地区的人缺少改变现行秩序的动机,也更容易成为现行秩序的实际拥护者。而今天的例子就是知乎里各种某某东南沿海城市或省份有多发达的问题的那些回答。
还有就是,处于贸易路线中间的贸易节点一般总是战争双方争夺的主要区域,因为战争的核心也是对于最关键、最有能量的贸易节点的争夺,比如历史上所有时期的河南,还有宋代之后的江浙,往往都是南北(或者各种方向)对峙的前线。所以那些处在贸易路线中间的节点,一般都是被别人争夺的地区而没有足够的动力和能力去争夺别人。
按照这些说法,如果首都在贸易路线中间,对贸易路线末端的关注和控制力就会急剧下降,因为首都就是政治实体的核心,就是权力要延续的那个对象的象征,首都会向各个方向吸纳资源而不是也不愿对于整个贸易环境进行合理的分配。这样,那些处于末端的节点就会进一步地得到更少的资源,也就会对现行秩序更为不满。
-分割-
累了,有机会再把这些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说一下,现在先写这么多。
北方大平原比較容易形成整合的政權
南方地形破碎,容易分散成小勢力
所以樓上說的對
幾乎次次都是北方政權南伐統一中國
國民黨北伐成功是極少有的例外
历史上南方几乎无一例外被北方军事力量灭掉,楼主觉得是偶然吗?
其实还是西安或洛阳好,南京也太偏了,从海上也是长驱直入。
北京做为野蛮民族征服统治汉人的根据地,楼主也分析了劣处,定都北京的朝代全是垃圾朝代,没有一个文化昌盛的。防苏联、防朝鲜,防天津港,没有一处安全的。
腊肉为了防朝鲜,卷入朝鲜内斗,死了20万汉族人,和美国直接开战,被西方围剿几十年,现在还在围堵。
定都北京係古代中央集權社會發展嘅必然結果,元代之前就係因爲首都遠離邊疆,對邊疆軍隊控制力度太低導致南宋滅亡。元代之後中華帝國吸取教訓,直接將首都定喺帝國邊陲地帶,所以就解決咗呢個問題。
北京是汉满蒙分布地的三分点。所以好控制帝国。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北京是农耕和游牧边界,也就是北京朝廷都是(超)大一统。中国历史上大一统主要是汉地十八省,越过400mm降水线的帝国可以称为(超)大一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