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九十年代没有爆发像八九民运那样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呢?

九十年代还没有高科技的维稳技术,中共遇到了经济危机维稳经费发不全,各路强硬派元老一个个都死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没什么威力了又碰上了大下岗,几千万工人失业,在明知道中共对六四心虚把各种‘’共和国卫士‘’的宣传撤下后,明明又来了一次消灭中共的机会,为什么中国公民没有组织起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呢?是中共升级了维稳机器,中国公民被血腥屠杀吓怂了,还是经济腾飞大部分中国公民越过越好没动力反抗呢?
陈全国 真正的陈全国
九十年代中国东南沿海发展速度很快,能接纳大量失业人口。通货膨胀问题解决了,北京房价自64到非典都没怎么涨。贪污腐败不公正现象变得更加隐蔽了。64的恐怖导致不敢造反。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因为进入快速上升期,高速发展掩盖了大部分社会矛盾。另外朱镕基确实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化解,至少是拖延社会矛盾爆发。
知識分子被壓下去了這個國就沒有醒著的人了,之後大學的強行洗腦成了中共的重中之重,至少現在火是燒不起來了,看看現在的大學生都是個什麼樣子,年輕人才是未來的希望,把這群人給喪屍化了基本就這樣子了,老百姓眼裡只有食譜,除非把他們的鍋摔了
89年以后,中国在没有出现典型的民运运动,而是以零散的民生运动代替了典型民权运动,同时也是亚洲经济发展前列的国家里,唯一一个没有在民主化进程中持续抗争流血的国家。

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品葱研究,我不敢肯定是“流血不够”导致中国没有完成韩国,台湾等地的民主进程,但是89后的退缩和安逸,慢慢演变成了党内温和派被寄予众望,这是个很没有逻辑的事情。
Aimo 自我真我
你忽略了一些事实,90年代有内部政策和外部因素的影响,苏联解体的冲击和下岗,亚洲金融危机等等负面事件,台海危机,香港澳门回归等政治事件,各种潮流汇聚形成了多元化的价值观重组和导向。有人下岗的同时也有人靠私吞,倒卖,坑蒙拐骗发财,最后形成一切向钱看的朴素民间认同。被牺牲利益的人,一部分选择认命,一部分选择学习杜兰特打不过就加入,转身变成曾经自己看不起或不认同的人,干自己没想过的事,而不是反思反抗。至于学生这种最易冲动的有组织群体,除了听取前人的告诫,热情和激情还会被官方引导向反美反日爱国示威游行,足球申奥之类的等等集体活动上面。再后来的00年代才是经济发展和外贸出口民营企业承载就业,解决和掩盖了很多矛盾,维稳和洗脑的手段也越发成熟。
具体到为什么没大规模民运:
既得利益者只需考虑如何在风向转变时迅速换边站队不掉队,不会考虑革自己的命。剩下的庞大群体是松散的,只会小农思想的打自己算盘争取少吃亏多占别人便宜,从任何角度看都不可能形成一致的集体诉求,从小被教育的又只有思想政治课本作为理论,连正确的纲领和思想武器都没有。也就是说最可能闹事的那些对象既没有明确目标也没有思路,一切不就在情理之中了。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法輪功的抗爭,算是很大的。不過那時2001年了。

1990年代還有一個自稱建立唐朝的,200多人,後來被蛤蟆搗毀了。
北美carl 观察 索夫兰合众国 拉古斯坎
接下来要是爆发大规模事件 那估计是全中国最大的定时炸弹了 太多怨气了
预言者 必看,法轮功什么要向中国人说三退?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4056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上访。

要求当局释放此前在天津被当地警察暴力抓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并给予法轮功修炼民众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

当时的总理下令天津警察放人,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十点,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秩序井然,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上访学员清扫干净。

最后,这些人哪里来的,哪去了,不知道。地上也干干净净,华夏以来未成有。

最后得出,这些人背后肯定有势力,因为他们想象,一万人的活动一定有组织者。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這個可能不是主要原因 但是一定有貢獻:90年代中期 大概是中國最大的一波移民潮開始 窮的偷渡 芝士分子留學 有親人的去投親 能跑路 誰還傻到去衝塔 (歷史經驗證明 脫鉤是殘忍 但是可能對讓桂共自爆才有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