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墙内法律,医疗人员不得将HIV阳性结果透露给此人配偶等家人,制定这条荒谬法律之目的为何?

墙内很多滥交的,嫖娼的,男同的同妻骗婚的,这类大量的HIV阳性患者,如果负责检测的医生不将阳性结果透露给配偶等家人,可能会导致配偶等因性交而无辜感染HIV。

这条法律是不是墙国共匪最荒谬无耻的法律?制定这条下三滥法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为了维稳吗?
burleigh 好好说话
据我所知,大部分国家都不会允许直接把一个病人的阳性结果告诉他/她的配偶。
但是公共卫生还是要做的。具体的法律取决于不同国家或者地区有所不同,但是基本上都有这样一些共同点
  • 要求感染者采取措施,避免他人受到感染。
  • 据我所知,大部分国家或者地区,在不违反上一条的情况下,要求感染者将结果告诉他的性伴侣。
  • 感染者会被鼓励将对方可能暴露了HIV一事,告诉因这位感染者而暴露在HIV之中的人,例如之前和该感染者有过无保护性行为或者分享注射针头的人。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会提供匿名服务,以协助该感染者,在不把该人被感染了的信息曝光的前提下,告知有风险的人。举例子:A于BCD等人数星期前无保护性交,A之后测出HIV感染。相关部门会告诉BCD他们有HIV风险,因此需要检测;但是相关部门不会告诉BCD,A被HIV感染了。
  • 医生一般会有比较大的义务来鼓励/监督/确认被感染者协助相关的公共卫生工作。

  • 而不同国家或地区,不同点主要在于在什么时间点,公共卫生部门会被告知某人被HIV感染一事,或者会在什么时候介入对潜在暴露者的通知工作,或者调查有哪些潜在暴露者;以及被感染者对以上事项的配合义务的多少。
  • 例如某个地区,会要求被感染者通过某种方式将他伴侣可能暴露了HIV一事告知他的伴侣;而医生有义务督促并确认感染者这样做,并在需要时请相关公共卫生部门介入。

  • (具体公开判例,不便透露,主要是如果暴露我对某件事的熟悉,可能会暴露我的身份信息。但是相信各位有能力自己搜索。)

而在实际上,据我所知,在我了解的几个地区,大部分被感染者,在得知自己的隐私会被充分保护的情况下,是很愿意配合相关的公共卫生工作的。

TL;DR:如果就“医生无权将HIV阳性结果透露给此人配偶“这一点,中国的法律和我了解的几个普通法地区是没有区别的。
yogafire God save the King.
”墙内法律“。。。。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你老胡还不明白么?

墙国宪法我随便复制黏贴一页过来(稍有一点点删节,但是没有断章取义)

”第二章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第三十三条 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

第三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第三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第三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第四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中国不是一个法制国家,题主给的这种条款只是做给西方国家看看的遮羞布而已:看,我也和文明国家一样,强调医疗机构要严格保护病人的隐私权。

但是在中国这种对艾滋病疯狂妖魔化的大环境下,题主提到的条文具体执行力如何,不妨参考一下我前文援引的宪法条文,看有几条是在被执行的。

这种条文,我觉得只有在艾滋病患者是有权有势的情况下才会严格执行。否则么...就是废纸一张。当然想想看,假如我是墙国的费拉医务人员,我多数情况下肯定是少一事不如多一事,没事也不会去告诉这个病人的亲属说他得了艾滋病。
其实这个事情和恁国当权者懒得管家暴杀婴人口买卖是一样的性质--就是恁国当权者为了减低统治张献忠化基层社会的成本将这类东西的成本推到降虏编户齐民人口中间,让你们自相残杀。
你就想想:如果这些东西都要管的话,龙骑兵就是那么一点点,那很快就会消耗完了。所以说让这堆人自己去祸害比自己弱的妻儿老小或者什么外人,那对于维持政权是非常重要的。说白了就是牺牲一批降虏(PS降虏是随便死的)稳住一批张献忠或者潜在张献忠。就像贾平凹之类的作家说过中国农村必须依靠拐卖妇女儿童,不让我们拐卖妇女儿童的话整个社会就要完蛋,其实是一样的意思。张献忠化基层社会的习惯法就是要吃人和拐卖妇女儿童,你要是不让他们吃或者拐卖乡镇妇女儿童为主体的张献忠地区人口,那么他们迟早就要去拐卖女大学生和上海在住的日资企业高管的子女--后者就是前两年上海发生的真实新闻,一个日本女孩差点当街被拉去拐卖。而90年代入世之前的中国就是一线城市也会随便拐卖女大学生,出租车司机成批被杀的时代。这么想这么做的人当然无耻,不算人类,但是说白了,在恁国这个地方自认恁国人的,有几个算人类呢?
emmanuelss emmanuels账号密码忘记,故注册了这个。
在谈楼主的话题前,我先说个引例。大家认为美国,难道没有TG高官子女在美的名单,以及他们的资产,银行存款等数据吗?有的。但是美国为什么不直接公布这些人的名单和账户存款,这样一来,什么功夫都不用做,墙国自然崩踏。可是美国为什么没有这样做?

因为保护每个人的隐私,就像保护每个人的私有财产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在没有经过法院的判决,取得依法公布某些私人信息前,不能为以为了别人,多数人利益和权益为由,践踏个人的权力。在墙国多年的洗脑教育下,很多人的脑子里,已经没有了基本的人权。只有利益。要是不公布,他的伴侣会受害。而他的伴侣要是有一些,那么就是选择一个人受害,还是选择一群受害的问题。然后大多数人,就自然而然的觉得,当然是大多数人需要保护,那一个人就随他去吧。如果真的大家是这种思维。那应该接受新疆,西藏,香港的政策呀。因为和14亿韭菜比,他们就是那些可以牺牲的人。

最后说一句,让一人受损,可以惠及14亿人,是不是就选择让一人受损?不是。因为一个人,跟14亿人,一样重要,同等重要。要是没有这种平等,博爱的思想,还是留在墙内,继续你死我活的PK的好。
小狐狸的宝藏世界 理性反共,向往多党制
如果HIV检测不是强制的话,隐私保护可以避免高危人群因为隐私问题而不去检测。
就事论事我觉得如果是不透露给家人和情侣都没什么问题,但是确实感觉配偶应该有知情权才对..不知道其他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界定的呢?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就是为了维稳,不过反贼可以将计就计,一个CCAV主持人或文工团婊子可以团灭一大波老领导,岂不美哉?
大部分被清理出割韭菜队伍的镰刀们总会有一条罪名叫“生活腐化,权色交易”,而大陆目前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是性传播,说明这条规定的真实用意是保护镰刀这帮易感人群。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沒問題啊
我不想別人知道我生病了,哪怕是我的家人也不行,醫生憑什麼替我告訴我不想家人知道的我的健康狀況
家人不知道病人有病導致傳染?你怎麼不怪病人不用自己的嘴告知家屬?你怎麼不怪病人不自重不因為自己有HIV就拒絕性行為?
反正錯永遠錯在醫護上,患者永遠不會錯?
憑什麼我得艾滋了,這件事就要被告訴我身邊的人,不然就是牆內法律的錯?而我得武肺了,告知我周圍的鄰居還是牆內法律的錯?一樣可能感染啊
就算牆內法律抄外國作業也是牆內法律的錯
炸号专家刘不胖 知乎微博 一亩三分地 都炸了。
美国也是。
医生不经患者本人同意无权披露患者任何信息。
与其相对的奇葩强国事例应该是产妇想无痛分娩都要丈夫同意
这tm关丈夫啥事儿?产妇已经痛的失去知觉了?

黑要黑在点上,不然瞎黑,说你跟五毛水平一样你别不爱听。
疯狂习近平 法轮大法坏,退轮保平安
在美国,沃尔玛有那种自测艾滋病的试纸,印象中好像是40美元,十分钟出结果,不需要去医院测。
如果公布HIV病人隐私那才是荒谬吧。话说老胡这个号,很多发言和立场让我觉得这位弄不好是真的老胡来品葱宣泄。入戏太深哈哈
回應作者,大陸適合你,乙型肝炎的歧視還不夠?

以下字數

  • 國家層面的價值目標: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 社會層面的價值取向: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 公民個人層面的價值準則: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挺好啊,不要说是家人、配偶就行,就说是陌生人,这样就可以得知了,哈哈哈哈。

哦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看到标题很好玩,于是回复了您……
責任不在醫護人員身上吧,透露權在配偶身上阿,最好的方法是自己拉配偶一起去檢驗
阿。只要一起去做檢驗,無論配偶願不願意醫生透露結果,驗了之後陽性陰性大家不就心知肚明了?因為陰性不怕透露阿。怎樣去協調的責任和權利完全在當時人身上。
这事得保持低调。你的敌人在犯错误的时候,千万不要打扰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0
  • 浏览: 6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