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否已经控制了大多数简体中文互联网媒体?

最近几年,发现在互联网上找一个不舔中共的理性信息平台越来越难了。
比如前几年还有一个墙外楼,后来忽然就连不上了。现在中国数字时代连上也越来越难。
一些老的留学生用的中文平台,比如文学城、留园现在都是一言难尽。可能网站本身没有被完全收购,但是中共派出大量五毛搅浑水。
五毛几乎出现在海外每一个稍微有人气的论坛上。
第一大简体中文互联网群体当然是墙内媒体。自从2012年以来,墙内基本已经完全消灭了任何不和谐的声音。现在墙内的互联网用户都已经习惯了自我审查,甚至为审查制度辩护。特别是新闻媒体,被打压得更早。互联网门户被取消了采编权,后来连转载换标题的权力都被剥夺了。现在只剩下通稿,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哗众取宠的粉红自媒体。墙内的互联网世界可以说是规模很大,内容极少,垃圾泛滥。
墙外也好不到哪里去。中共很早就在布局海外中文媒体。有一大批冒充外媒的外宣。比如“华尔街时报”,“全美电视台”之类伪装成传统媒体,还有“北美留学生日报”这类的伪装海外自媒体。一些传统的有一点影响力的互联网媒体都被中共用各种手段(主要是贿买)收编了,比如多维。
还有些媒体打着中华文化圈的其他媒体面貌出现的,其实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比如最早的香港文汇报、被收购的南华早报,几乎是海外第一红的联合早报。互联网上暴露地比较厉害的比如香港01。
这些年媒体转型,很多传统媒体难以为继,中共以很低的价钱就收购了。
还有更有趣的是西方的一些正规大媒体的中文版,比如纽约时报中文、BBC中文。这些媒体非常反感本国的右翼政府,一方面对本国政府极力攻击,另一方面竟然魔幻地把基情投射到中共身上。疫情以来,特别是最近三五个月,这些媒体充斥了赞扬中共抗疫成功,经济发展一枝独秀的文章。就在不久之前,这些媒体的记者被全数赶出中国,几乎没有反抗,回家又马上给中共唱赞歌,看起来是非常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
这是左派媒体最令人反感的地方,面对温顺的民选政府破口大骂,面对流氓政府就秒变小绵羊。顺便说一下,硅谷大公司和好莱坞媒体也一样虚伪。比如苹果的Tim Cook,面对美国联邦政府,非要立保护民权的牌坊,死也不交出恐怖分子的手机密码;面对中共,立马脱裤子,把数据全都搬到中国去了。现在iPhone连中国空气质量都不敢显示。
西方主流媒体竟然成了自干五,令人叹为观止。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无论有没有中共,汉语的论坛基本上感觉像沙漠,除了那些纯功利性,纯工具性的话题。就算逛ptt我也一样这种感觉。极少数流亡海外的个人例外,实际上我彻底认同的也就两人:何清涟、程晓农。尽管我不是100%赞同他们的学术与针对实际问题的观点。

这「不是中共」造成的,是汉语文化,汉语社会本身的贫瘠和虚无。

品葱是个例外,乃因访问者真正认同的教育,还有关心的东西,都来自西方文明的价值熏陶。

时间往回倒一个多世纪,日本之所以焕发生机,也是因为引来西方文明的真正生命力,不是因为幕府所塑造的僵化社会与制度能够保留什么「武士阶级」。坂本龙马若不能够接受西学,也就将作为一个「必定拿下外国人首级」的日本义和团员度过一生罢了。

-----------------------------------------
而那些民运中「希望仿效」者,往往有意无意忽略一点:语言的潜力。在这方面,日语同汉语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只是简体中文互联网媒体吧,可以说是和“中华”(大陆)文化有关联的地方都不可避免的被控制了。从书籍到网络传媒 Ministry of Truth 无处不在。
而且不仅局限于中文这一个语言,只要是中国人涉足的地方,无论语言,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最明显的就是学术)
虽然我在人文艺术方面一窍不通,但明显能感觉今天的世界文学创作已经是每况愈下了,好久都没听说过市面上出现非常值得读的巨著了。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互联网的冲击,但其实究其根本,还是审查的锅:中国审查你有没有伤害“中国人的感情”,左派审查你有没有做到“政治正确”。
簡單回覆,所有你想得到及看得到有中文的地方 淪陷。品葱除外。
这就是品葱的可贵。品葱绝对要保持对五毛渗透、攻击的警惕,也不承担保障言论自由的责任。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支匪已经控制了99.999999%的简体中文网站,否则根本就不会有品葱这种以反共而存在的网站。
巨内宣 黑名单
也许是100%,谁知道呢

紫紫薯薯
紫紫薯薯
紫紫薯薯
紫紫薯薯
紫紫薯薯
就拉倒吧,我特么在推特天天骂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