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左翼大胜利:在25日举行的全民公决中,78%的智利选民投票支持废除现有宪法,如何解读?

智利最高选举机构称,智利公民以压倒性多数的投票通过了全民公决,以取代其军事独裁时期颁布的宪法。


—2019年11月,抗议活动始于圣地亚哥地铁票价的小幅上涨,随后演变为对智利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的公民起义,蔓延到了整个国家( 圣地亚哥,瓦尔帕莱索,康泰普西翁,科金博,伊基克,安托法加斯塔)。


2019年11月,数百万智利示威者涌入街头,抗议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呼吁社会的全面变革和社会正义,要求更高的工资和养老金,更好的医疗保健和免费的大学教育。


最终他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一部新的智利宪法。


到目前为止,90%的投票箱已经被打开,大约78%的人批准了新宪法的选择,以取代右翼军事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在1980年颁布的新宪法。


现有的宪法是皮诺切特将军的军事独裁统治期间起草的,没有得到公众的欢迎。它在1980年在一个欺诈性的公民投票中获得批准,被广泛指责为阻碍了政治改革,并被视为与智利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联系在一起。


中右翼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承诺举行关于是否制定智利新宪法的全民公投,以平息2019年针对该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爆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总统皮涅拉说:“人民和民主取得了胜利。”他说:“直到现在,宪法仍使这个国家分裂。从今天起,每一个公民都必须共同努力,使新宪法成为国家统一,稳定与未来的伟大框架。”

有超过1400万智利人有资格在全民投票中投票。


自1990年重返民主以来,昨天的全民公决被广泛视为智利最重要的一次投票。


该调查定于今年四月进行,但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而推迟了。在这个1800万人口的国家,有超过5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其中14000人死亡。


成千上万的民众蜂拥而至,在圣地亚哥大街上欢呼雀跃,庆祝“批准”运动的胜利。



“我从未想象过我们智利人会团结起来进行这样的改变!” 46岁的玛丽亚·伊莎贝尔·努涅斯(Maria Isabel Nunez)和20岁的女儿接受采访时表示。

数以万计的智利人涌向圣地亚哥的意大利广场,在周日晚上相互亲吻,跳舞,挥舞旗帜和放烟花。

示威者展示了巨大的标语,上面写着“再见,将军”和“清除您的遗产,为了我们的子孙”之类的信息。

总统皮涅拉说:“今天,公民和民主占了上风,和平战胜了暴力。” “这是所有智利人的胜利。”




皮诺切特将军于1973年摧毁了智利这个拉美最稳定的民主国家,在一场军事政变中赶下了社会主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之后,这位独裁者开始全面改革智利由国家主义主导的经济。

遵循一群受过美国教育的经济学家制定的一套原则,皮诺切特政府大幅削减了国家在经济中作用,削减了公共住房保障,养老金,教育和社会福利以及大型国有公司。

1988年,在56%的智利人在全民投票中投票决定重返民主之后,独裁统治于1990年结束。


右翼军事征服撰写的1980年宪法旨在保护智利的新自由主义模式:最大限度地减少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限制选民的多元化政治选择,并使智利政府更难扩大社会福利或干扰大企业。

这部宪法限制了未来政府偏离皮诺切特设定路线的能力。

宪法的制定者JaimeGuzmán明确提出了这一目标,他总结了政府的政治战略:“最好创建一个现实,以约束任何人来满足其要求。这就是说,如果我们的政治反对派对手掌权,他们将被迫采取与我们想要的行动没有太大不同的行动。”


“智利新自由主义不仅仅是一项经济政策。它已成为一种生活本身的方式:社会关系,城市,民主,社会和经济。”年轻的政治家豪尔赫·夏普(Jorge Sharp)说。他在2016年取得了令人震惊的胜利,在左翼平台上当选为瓦尔帕莱索市市长。现年35岁的他是智利最杰出的进步声音之一。 “修改宪法是我们奠定新社会,新国家和新国家基础的机会。”


夏普说,但是智利僵化的政治制度已经导致政党制度的恶化,主要的中左翼政党和中右翼政党变得“与公民距离很远”。这也导致智利的政治参与大幅度下降。人们之所以投票,是因为他们想改变卫生系统或养老金系统。如果您由于政治体制而无法改变这些事情,那您为什么要投票呢?”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7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智利总统选举中的选民投票率下降幅度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投票率从1989年的87%下降至2013年的51%,并在2017年创下历史新低46%。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智利的左:要求有贫困线以上的退休金,人人有机会(出身与教育背景不主宰你的人生),水资源不再私有……

美国的左:共产。
荣耀归于上帝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持守了。
也算是标题党了,左翼大胜利?废除独裁政府的宪法,更应该说是自由民主的大胜利吧?

毕竟,在品葱,讨论的左翼/左派,更多的要么是中共,要么是欧美的左派。
Braunschweig 𝔉ü𝔯 𝔊𝔬𝔱𝔱, 𝔣ü𝔯 𝔡𝔞𝔰 𝔐𝔲𝔱𝔱𝔢𝔯𝔩𝔞𝔫𝔡, 𝔣ü𝔯 𝔪𝔢𝔦𝔫𝔢 𝔉𝔞𝔪𝔦𝔩𝔦𝔢 𝔪𝔲𝔰𝔰 𝔡𝔢𝔯 𝔎𝔬𝔪𝔪𝔲𝔫𝔦𝔰𝔪𝔲𝔰 𝔟𝔢𝔰𝔢𝔦𝔱𝔦𝔤𝔱 𝔴𝔢𝔯𝔡𝔢𝔫!
皮诺切特大大的宪法居然今年才废除??
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台湾解严以后《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惩治匪谍条例》等等拖到今年废除一样
按说智利民主化也年头不小了
怎么今年才想起来?早干什么去了??
天主教国家天生左倾和腐败。芝加哥学派给智利裹上的薄薄一层右翼外皮,已经破败了。看玻利维亚史,在早期殖民地时期,银矿区每隔几年要把最富裕的平民家庭挑出来,没收财富。像贝壳放逐法似的。结果就是保持整体贫困。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做法。

智利是好是坏,过6、7年就会看到结果。有委内瑞拉和南非案例在前,应该会挺有意思的。
“呼吁社会的全面变革和社会正义,要求更高的工资和养老金,更好的医疗保健和免费的大学教育”,听着和桑德斯、AOC一模一样。

我押事情会变得难看。nothing is free. 工资、养老金、大学学费、医疗费,总是要有人掏钱付账的。

中南美总是在左右之间摇摆,有钱了就左转,左转搞到没钱了就右转,等有钱了就再左转,然后穷了又右转……
拜登 高仿
皮诺切特虽然反共,但也独裁,侵犯人权,相当于台湾动员戡乱时期。这个家伙还在六四之后第一个访问中国,,左翼也并不等于共产主义,民进党在台湾也是中间偏左的政党。在民主化之后早应该修改宪法了。
Don_Qwerty Anarcho-Syndicalist
现在,整个南美洲范围内,依然坚持走反动道路的,似乎也就只剩下巴西和委内瑞拉了……
前段时间玻利维亚大选,中左翼的MAS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依然打着庇隆主义旗号的阿根廷正义党也摇身一变,向着正常中左翼政党的方向去了,智利也废除了皮诺切特留下来的军事独裁宪法,南美洲变得越来越好了啊……
P.S. 我们在讨论的是正常的左翼政党,请务必不要把他们与那些挂羊卖狗的、打着康米主义旗号倒行逆施、行裙带资本主义与封建君主制之实的反动派混为一谈。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左翼又怎麼了,我估計若大陸網民向中共推薦走智利的左翼路線,想党官的財富給平均了,分分用煽顛罪逮起來。
说明世界上大多人穷人都喜欢投左派用纳税人的钱给自己提高福利,自己不想着努力只想合法抢劫中上阶层的钱
g87bg98n734 爱自由的包子
智利法律很白痴的,10幾20年前時因為司法改革,還同時雙軌制度同時運行。新法庭抓,但是犯案時間是歸舊制度法庭,新法庭無司法權,後來放人。

至於左派勝利,某方面算是。老皮當時可算是芝加哥學派,經濟上是右派。經濟方面大開門,結果賣了不少國家資產。你能想象國家的水電兩大基本民生資源都是外國企業控制下,會有什麼好下場嗎?

確實老皮一直到現在還在分裂整個國家,對於部分智利人來說,他的鐵腕拯救了國家,對於另一部分來說,就只是個滿手鮮血的劊子手。
这并不是左翼吧,怎么可能那么高比例的人都是左翼选民。应该是军政府的独裁专制被进一步清除。
lyjmj 南美海漂
不知道你是在哪里了解的普通南美人民反美的。我在玻利维亚快6年了,之前的总统evo是以反美著称的,但是你知道民间玻利维亚人民是怎么看待美国的吗?那时候周一到周五美使馆每天早上排着长队去办美签的当地人,玻利维亚的现代流行的文化音乐饮食电影等随处可见美国的身影!这还是政府以反美著称,在其他南美国家更不用说民间对美国的态度。委内瑞拉估计和玻利维亚差不多,政府反美,民间又是另外一套。哥伦比亚等其他一些政府都亲美的国家,那是飞机场到处都是移民美国的广告!
人民和民主的胜利,自由和正义的胜利。南美的情况与亚洲完全不同,各位不用担心,玻利维亚、智利都越来越好了。不过南美普通民众相对来说非常反美,不反中,毕竟右翼政府多年一直打着自由经济的羊头卖着独裁的狗肉。但没事,习近平自己会加速让南美看到什么叫真正的左翼。
真希望這件事發生在臺灣,早就該徹底修改憲法了………
wget 程序猿, 逢支必反, 支持小政府和自由主义的左派, 唯物主义(反共产主义), 没看过姨学, 除了不讲道理的极左极右以及神棍外不屏蔽他人
左翼右翼只要不是极端的能接受, 而且人家推翻的是军政府留下的宪法也没什么问题啊, 个人思想上偏左, 政治上偏右
猫魔人 高科技、市场拓展
民主的胜利。独裁政府及其遗产不能按左右话分,因为它的政策可以极左、也可以极右,完全不受约束。

反过来,极右政党和极左政党执政都容易走向独裁。
ZetaFC 在下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这,完了。我对这个很悲观,你们自己看吧,十年之内就能看到成果。智力人民当然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如果他们选择走向奴役之路的话我能说什么呢?皮诺特将军拯救了智利一时,但他显然不能永远决定智利的命运。

你们要意识到,民主政府的本质也是暴力。多数人的暴力,和独裁者的暴力,都是暴力。暴力是不好的,因为一个暴力行为中总会有一方胜者和一方败者。相反,自愿行为只有参与者全部觉得他们都会获利才会自愿参与。所以,为了最好的结果,一个社会应该主要运行在自愿交易之上,最大限度地减少暴力行为。这意味着减少政府的权力和管辖范围,而这次废除宪法却是反向而行之。 

民主的大政府真的比独裁的小政府好么?这是我要问你们的问题。美国有部分人还以为宪法是先贤对他们的独裁呢。

另外,委内瑞拉已经换了26次宪法了。
智利这几年民主化情况相当好,甚至已经成为完全民主国家。唯一问题就是民众参与度稍低。这次全民公投应该能大幅增加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是非常好的一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7
  • 浏览: 3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