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国高校的美国研究专业?

除了人们熟悉的金灿荣,中国还有很多美国问题专家,比如复旦的吴心伯。

如何看待他们的处境和研究?
内宣和美国研究不是一回事。

资中筠这种人才是从事美国研究的砥柱。

支国舆论不允许客观,学术上也会受一定打压,但是还是有人在真正做事的。
現在不拍小丑習包子馬屁
不配合習包子腦袋裡的糞便說:中國強大了!美國衰弱了!
美國必亡,中國必成最後贏家!
你根本都無法發言
那還能客觀研究出什麼有用成果...

跟大日本帝國一樣
相信美國大兵都是公子哥
我們才有堅強意志必勝
一個可以打十個
必定消滅鬼畜米英的話
那也只會遭到大日本帝國的結局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横向比较的话英语真的都不如博明的中文。反倒是国际法专业的一些双语(英法或者英德)人才未来可堪重负,不过这些人很多都半永久欧盟了。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楼主你自己「政治判断」一把如何?

专项投资且针对具体对象的研究项目,无论如何包装,都是实用目的。「区域研究」的现实性,恐怕只有搞「国家安全」的专业可以比。其重要性,又得看研究对象的重要性。

美国研究,对于如澳大利亚等「跟着」美国的国家,是提供战略参考,「做正确的选择」。对共匪来说,在于找美国的空子钻,但其具体动机实在太「蛆化」,我已经连想都不愿再想。至于其研究者处境,乃至有可能出现的所谓成果,当然只能是共匪心境的投射。80年代到今天各个时段的变化,已经可以明白看出这种尴尬逻辑。

「美国之内,以世界为对象的区域研究」,在于为美国的国家安全、国家利益涉及的政策与战略选择提供参考。但由于白左学究们的个人感觉需要,所以从一开始就有「自由发挥」而不是「效忠国家」的学科分裂倾向,虽然分裂的结果都是没钱之后,迟早完蛋关门,不过不妨碍他们继续「感觉良好」。

「美国之外的区域研究」,注定是野生杂草,能长什么样,取决于命运的选择,而非人的努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