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驳中共粉红把川粉占领国会和香港手足占领立法会归为一类?

不出所料,现在中共粉红把川粉占领国会和香港手足占领立法会归为一类来嘲讽美国民主。(比如香港人警察没打死人责任美国警察打死四个)
不过也有不少人认为美国与香港示威有根本区别。
不过话说话说回来,如果要把香港手足跟川粉分开了谈那就意味着:1 香港手足代表大多数香港人的心声,而川粉只不过是一群输不起的少数派
2 香港手足是在没有任何合法途径下的绝望抗争,而美国川粉明明有大量合法途径的前提下却选择最暴力的手段
3 香港手足捍卫香港民主法制,而川粉则是破坏美国民主法制
注意上面三点不是我想的,而是我逛连登时看到香港手足认为自己和川普不一样的地方

那么品葱上的各位,大家认为不认为川粉占领国会和香港手足占领立法会是同一性质的事吗?不过不是的话,该怎么反驳持有这种观点的小粉红?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品蔥的反賊可不是中國共產黨員,不會「黨性高於人性」。

被壓迫的人民反抗專制統治集團是正義的事情。波士頓傾茶難道是侵犯了英國東印度公司的私有財產權?

中共在香港行暴政,香港人本來就有反抗的權力。在香港,中共是暴力的壟斷者,本來有能力實施政治各派的和平妥協。可是中共偏偏一意孤行。因此香港人被逼到兔子咬人的請況,本來就是中共的責任。

同樣,拜登團伙在美國灌票和搞「媒體姓黨」,還通過建制派控制美國軍警,本來就是現今美國暴力的壟斷者。這個團伙它不與美國人民的利益妥協,一意孤行,人民被逼到兔子咬人,這也是拜登這個團伙的責任。

如果有一天,在獨立的加利福尼亞人民共和國,「黑命貴」發動叛亂與那個國家的極權統治集團抗爭,我也支持。因為,人民反抗暴政本來就是天賦人權。這裡「人權」是以這些人們自身是否最遵循民主原則,或者是否在有「大量合法途徑的前提下卻選擇最暴力的手段」為前提的。就算「黑命貴」那種組織是真的包藏禍心,組織人民造反、推翻極權統治仍然是正確的事情。《銀河英雄傳說》裡楊文里是怎麼講的來著?「就算是最壞的民主,也好過最好的獨裁。」

別信中共那一套。「自由之樹是愛國者和暴君的鮮血澆灌的。」當年波士頓傾茶也不是為了什麼民主原則,而就是為了逃稅而已。然而由於在那場革命中,暴虐的喬治三世被推翻了,美國人民才有建立自由國家的可能。按你黨的邏輯,波士頓傾茶的「暴徒」在「有大量合法途徑的前提下卻選擇最暴力的手段」,因此還是中國共產黨是最好的,美國人都是最壞的。
Saberia 吵架不如食椒.
我覺得有區別,但沒有到根本區別,畢竟都是為了民主。

Q:"川粉只不过是一群输不起的少数派"

A:那歡迎民主黨公開/公正驗票打臉阿,但事實是???

Q:"明明有大量合法途径的前提下却选择最暴力的手段"

A:我也不認同採取暴力手段,川普總統也不認同;
     我認為目前是極左派安提法分子和少部分腦衝川粉幹的。
     結果主流媒體怎麼報導呢? "川普總統慫恿大眾以暴力手段來解決問題"
     原來喊大家回家 = 慫恿暴力?

Q:"香港手足捍卫香港民主法制,而川粉则是破坏美国民主法制"

A:按照你的邏輯,台灣太陽花運動也是破壞台灣民主法制,
     包括以前民主黨的各種運動也都是破壞美國法制???

Q:"川粉占领国会和香港手足占领立法会是同一性质的事吗?"

A:同一目的,都是為了民主,但是是不同性質;川粉是為了"公正的選舉",而香港人則是為了"香港的自治"

Q:"该怎么反驳持有这种观点的小粉红?"

A:不要把時間精力放在小粉紅身上,能舉報就順手舉報,能拉黑屏蔽就拉黑屏蔽。
其实本质上就是一类。香港的年轻人和美国保守派都在为公理而战。

香港年轻人退无可退。他们没有别的方法去捍卫自己生活的土地,所以他们只能做出最后的拼搏。美国的保守派明知道自己被作弊阴了。没有公民身份不能参与投票,这是最基本的游戏规则。连验票这种最基本的权利还要被层层阻挠。美国保守派也是退无可退。

美国和中共的确没有本质的不同。即使是中共的黑警也没有在香港公开杀人,逮捕后杀害那是另一回事。好嘛,美国警察今天就敢公开杀害四个公民。

还有美国白左的双标跟中共是一样的。黑命贵打砸抢,美国那帮白左下跪。保守派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就变成他们口中的暴徒。就像中共口中,香港年轻人是暴徒,中共自己却派黑社会在元朗地铁站暴力围殴路人。

过去的两年可真有意思,刚谴责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暴政,美国就对自己的公民施暴。刚笑话中国疫情爆发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下一秒美国就确诊两千万
事实上就是一类啊,你如果支持香港青年和台湾占领立法院运动,你怎么能找出理由来反对川普支持者?川普支持者的和平程度并不比前两类少多少,算是近些年美国最和平的抗议活动之一了,左派为什么视而不见?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都是为了自己的信仰保护自己利益的正当行为为什么要分成两类?

因为支持香港手足对抗恶法暴政所以香港手足占领立法会就正义的正当行为。

因为支持拜登所以川普支持者占领国会就是非正义的不正当行为。

这不就是双标吗?
大陸的假新聞啦,佩洛西說美麗的風景線是說每年香港人去悼念六四,結果大陸將佩洛西的這句話剪接去香港比較激烈的幾次示威,真的,懂英文的要看清楚,不要被大陸的假新聞帶風向,如果你認為香港悼念了三十幾年的六四是暴動的話,當我沒說~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很简单很显著的区别,无论香港还是台湾,本质都是抗击外敌,是对于支那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反抗。
而美国,是单纯的内部矛盾政治纷争。
停止搖擺 惡補中國地區網路俗語,間歇性槓精+戲精附體
兩者就是同性質。祗是香港反抗的被公認的暴政,川普支持者反抗的是隱性的暴政,無本質區別。
美國的「合法途徑」在本屆選舉中形同虛設,民眾的聲音沒有被聆聽的渠道才是導致衝擊國會的導火索。
colbyfight 起来,不愿被洗脑的人们。take the redpill
不管你认为自己是左还是右,还想垂死挣扎为美国那群贼辩护? 错就是错!

谴责冲击国会,把民众指责为暴徒,简直就是毫无民主素养,2018年黑命贵占领国会忘记了?独裁国家白俄罗斯都没到敢开枪那么离谱!

冲击国会可以抓捕,可以起诉,但是现场枪击? 这很不 law and order 。

美国民主已经被左派控制的科技寡头无耻政客学者媒体联合扼杀,被洗脑的左左还当自己站在正义联盟,甚至助纣为虐把黑川当做时尚!
这个我不想反驳。左派这次的恶心程度直逼中共,我不想为他们说话。
美国这次所作所为 已经是灯塔倒地了 没办法再洗
再接着继续的 封禁 川川的 社交管道
什么 光辉 民主 自由 道德高地
全部没有了
就是同一性质的事情啊,我没看出啥区别来。美国现在还真没资格对别人家的民主选举指指点点。
其实我现在两边都不支持,我觉得这就是一出戏:https://pincong.rocks/video/item_id-34524  但不管怎样,右派还是比左派更清醒一点。
习宝 一款颐指气使的人工智能
粉红的核心论点是民众游行示威大大的坏,要反驳应该是反驳这点。
五河士道 二次元戰神
沒甚麼值得洗的 就是雙標了
如果有弱智左翼堅持說因為香港沒有民主選舉 美國有

我想問一下 台灣太陽花學運 不論總統還是立法院 都是經過正式的民選程序產生的,憑甚麼佔領立法院推翻服貿?

左翼是回答不了的,現實就是左翼=極權
icwi5802 When dictatorship is a fact, revolution becomes a duty.
同是佔領議會,美國和香港能比嗎?



一、對象不同。香港抗議的對象,是壓製香港民主和自由的北京專制政權;而衝進美國國會的川普支持者針對的則是民主政府。香港在1997年之後,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之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是基本法規定的「雙普選」(一人一票選舉議員和特首),被北京政府不斷的拖延和拒絕,香港的公民社會不斷地受到北京的侵蝕,獨立的司法體係也日益受到共產黨的威脅。


2019年北京更企圖在香港通過《逃犯條例》修訂,威脅到了每一個香港市民的基本人身安全。香港的抗議,表面上針對的是香港政府,但實際上,顯而易見,它要反抗的是中央政府。中共政權是世界上最專制、最殘暴的政權之一,香港政府只是中共的傀儡而已,這無需多言。而美國有成熟的多黨制、自由公開的選舉、獨立的司法,人民可以通過組黨、投票等方式合法更迭政府。


二、目的不同。香港民主派佔領立法會目的,是為了爭取民陣及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更廣泛的來說是為了反對中共對香港民主、自由的踐踏。川普支持者衝進國會的目的,是顛覆民主選舉的結果,中斷正在進行的總統認證程序。兩者恰恰相反。 1997年之後,香港人民開展了一次又一次的爭取民主的抗爭,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是2003年反23條、2010年反國教運動、 2014年雨傘運動的延續,都是為了反對北京踐踏《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反對北京扼殺香港民主的企圖。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拜登獲得選票超出川普706萬張,並以306張選舉人票的明顯優勢當選總統,但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毫無證據地指控大選舞弊,他多次以各種方法干涉賓州、密歇根州、佐治亞州的選舉認證。在60多個案件都被法院駁回之後,川普又煽動他的支持者到華盛頓集會,企圖翻轉選舉結果。在1月6日的集會上川普發表煽動演說,「我們永遠不會認輸。我們的國家已經受夠了。我們不會再忍受了。……我們要拼死奮戰,否則國家要被他們拿走。……我們要去國會大廈,讓我們沿著賓夕法尼亞大道走過去。」據現場記者描述,川普話還沒完,人群就出現小騷動,一部分立刻調頭向國會方向走了。這幾乎可以看做是川普發動的未遂政變。


三、手段與後果不同。2019年7月1日香港抗議者衝進立法會大樓,當時議會裡沒有任何會議。用鐵枝等物品粉碎大樓玻璃、在牆壁上噴上「反送中」、「取消功能組別」、「釋放義士」、「黑警」、「殺人政權這不是我的政府」等字眼,豎起「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萬劫不復退無可退」以及「三個生命死於暴政」等橫幅。親北京的議員畫像被噴黑、踐踏和粉碎,一些文件、影印機、電腦、閉路電視被破壞。警方宣布即將清場後,示威者陸續撤離。


在華盛頓,闖進國會的川普支持者砸破玻璃、損毀物品、偷走物品、往牆上塗抹糞便,但他們的暴力也針對人。他們在國會外豎立十字架,高喊著要「吊死彭斯」。多人被控襲警和違反武器相關規定,還有兩枚管狀炸彈被發現;分別在民主黨、共和黨全國委員會。闖進國會的朗尼(Lonnie Coffman)被捕時,他的卡車裡裝著11個燃燒彈。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 Alberts)被控身穿防彈背心、攜帶手槍和25發子彈出現在國會大廈。有暴徒用滅火器重擊國會大廈警察Brian D. Sicknick的頭部,導致其重傷,不治身亡。1月6日的事件已經造成至少五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傷。這和香港抗議者基本只針對物品(尤其是具有政治象徵的物品)、只宣示政治訴求,有天壤之別。


四、評價不同。香港的抗爭得到了大多數香港民眾的支持,香港民意研究所2019年7月底的民調表明,有73%人認為要全面撒回修例;63%人認為要重啟香港政改;有59%認為不應將示威行動定性為暴動。全世界媒體、人權組織和民主國家也紛紛對香港民主派表示聲援,而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則受到強烈譴責。有些國家出台法案,對香港民主活動人士提供援助和庇護,對侵犯人權的香港官員和中國官員進行制裁。


相比之下,六成以上的美國人認為選舉結果是準確的,美國的國土安全部長、司法部長等都公開駁斥選舉舞弊的指控;川普任命的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Christopher Krebs說,2020年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關於選舉舞弊的訴訟幾乎全部被法院駁回。目前只發現一例冒充死人投票的案例,還是投給川普的。國會山事件之後的民調顯示,有多達79%的成年人,包括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人和投票給川普的人說,參與國會騷亂事件的人是「罪犯」或「愚蠢」,9%的受訪者認為那些人是「憂心的國民」,只有5%的人稱他們是「愛國者」。


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是「公民抗命」,而華盛頓1月6日的事件則被稱為暴亂、叛亂,前加州州長著名影星施瓦辛格更是把它比作美國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


所以兩件事情僅僅有表面的相似性,但其目的、手段、後果、評價截然不同,兩者性質黑白分明,不容混淆。香港示威者是頭腦清晰的民主鬥士,他們在立法會裡懸掛的標語是反暴政、爭民主,而參加「曠野集會」並衝進國會山的人基本上都是相信陰謀論的鐵桿川粉,有些人還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扛進國會的旗幟,是像徵奴隸制和種族主義的邦聯旗。


香港2019年7月1日衝擊立法會,是反抗專制、爭取民主的正義之舉,雖然勇武派抗爭路線在民間仍有些爭議,但越來越多的香港活動人士選擇「不割席」,為民主勇士鼓掌喝彩。而2021年1月6日華盛頓的鬧劇,被很多美國人認為是歷史上黑暗的一天,是川普本人煽動的對民主憲政制度的暴力攻擊,是南北戰爭以來美國民主面臨的最大威脅。


香港抗爭者的遭遇,說明了在專制之下爭取民主是多麼困難;而美國剛剛發生的事情說明,再成熟的民主,也有可能被居心不良的民粹主義威權人物和被煽動起來的狂熱追隨者所破壞、乃至顛覆。


出處 香港 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7208/%E8%A1%9D%E6%93%8A%E5%9C%8B%E6%9C%83-%E4%B8%83%E4%B8%80%E8%A1%9D%E6%93%8A%E7%AB%8B%E6%B3%95%E6%9C%83-%E7%BE%8E%E5%9C%8B-37208/%E5%90%8C%E6%98%AF%E4%BD%94%E9%A0%98%E8%AD%B0%E6%9C%83%EF%BC%8C%E9%A6%99%E6%B8%AF%E5%92%8C%E7%BE%8E%E5%9C%8B%E8%83%BD%E6%AF%94%E5%97%8E%EF%BC%9F
維民而止 悲觀主義和理非
我想說,香港政治已被中共完全控制,香港人參與政治決策的可能從制度上封殺,三萬警察化身朝廷鷹犬,民主黨再一手遮天也沒港共誇張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我们在这下面又看到了万恶的“大家都一样”的言论,试图含混两者本质上的不同实际上都是为匪寻找借口,甚至有为匪洗地的嫌疑。

美国国会基于宪法代表人民,国会在宪法的赋权下决定总统人选,这一过程本身是有历史依据且合乎宪法的。在此过程中遭到干扰,那么干扰方无论是以任何目的,任何手段,都已经明确破坏了宪法体系。而因为美国的宪法体系本身是无误的,因此错误方只可能是意图干扰国会的示威人群。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川普和彭培也在谴责示威者的原因。在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宪法当然比天大。

但是香港立法会并不是。首先,香港政府长期以来权力压过立法会,在施政方面受意识形态干扰,在立法会中也以功能组别作为选举方式,将大部分的香港市民排除出了公共政治之外。因此立法院天然不能代表香港人民的普遍意志,7.1冲突的前提就是如此。一个在基本法上就不实行完整的民主制度,形成了不能代表香港人民的立法会,而这个立法会上准备强行通过与所有香港市民身家性命相关的《送中条例》,那么香港人民也可以行使他们自己的人民主权,要求政府听从人民的意志。

试图含混两者前提的不同,而仅仅以形式上的相似性而判断本质上的相似是不可取的。美国的民主制度经过开国先贤的设计和两百余年的实际操作,已经演化出了一套对于社会各团体,各阶级都能够比较满意的博弈模式,宪政体系的破坏者当然人人得而诛之;然而香港的民主制度一开始就遭受了共匪的压制和渗透,香港的各阶级和各个社会团体中,大部分都不能接受香港现行的政治制度,因此爆发的冲突主因显然不能归咎于示威者。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5395
另有一个相似提问仅作参考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川粉=香港遊行人士
拜登政府=中國政府/香港政府

誒奇怪了,這種留言理論上應該會被網警處理掉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咸鱼之体 灰名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14
  • 浏览: 3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