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的白事搞得如此吓人。。。?

对比了下东亚的丧礼

感觉香港和日本的丧礼做得很简洁,基本上都是全白、全黑

但是中国的丧礼。。。。花圈花花绿绿,花圈上中间写着“奠”字

搞得我把“奠”字当作最让我害怕的文字
有点偏见了吧,我看日本传统点的丧礼也会敲锣打鼓,只不过锣鼓不是中国这种。真正现在恶心的是所谓的效仿西方的那种一条龙搞的丧礼,我反正没看到西方哪个家里死了人请来的搞丧礼的人会穿着比基尼跳农村重金属,近几年我出席的几个丧礼就是这样,让我觉得,还不如搞老一套那种敲锣打鼓的来的让人觉得没那么接受不了。
另外,虽然每个国家地区都有素质非常低的人,但是我总觉得日本人平均素质比韩国好,韩国比中国好。我不是精日精韩,这两个国家能在战后迅速发展起来,都是值得学习的,而且他们现在依然如此发达,我看日本,干净的吓人,尤其是农村,美得不得了。
90年代初在老家读小学,那个年代读书环境很差,旁边经常听到炸山的声音,有次课间活动,某个高年级学生据说被炸出来的石头当场砸死,倒在血泊之中,我们很多人都上去围观了,至今还记得他的样貌,笑着睁着眼睛,鼻子里全是鼻屎,血流的遍地都是。他倒的位置非常尴尬,在厕所门口,你要想上厕所,必须跨过他,所以有精灵鬼在他的血泊上垫上砖头,方便上厕所的同学跨过。过了10几分钟后我们就被驱赶回教室上课,再过一会,救护车也来了,以为此事告一段落。
第二天,尸体还在原地,不过尸身被尼龙布包裹好了,下面搭了一个简易架子把尸身撑了起来,上面弄了一个简易棚子防雨,就像你看的侦探剧一样,碰到雨天为了不破坏尸体和现场证据,会搭个简易帐篷盖上去,就跟那个感觉差不多。弄得我们上厕所时必须两个人一起。
第三天,放学回家,发现一口棺材就放在校门口,旁边有道士模样的人,有案台,有花圈,还有鞭炮声,棺材是打开的,但是里面空无一物,当时心想,这个棺材这么小,怎么可能把人放进去。
第四天,放学回家,跟昨天差不多的阵仗,棺材依旧是打开的,但人还真就放进去了。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

现在回想起来,死者家属肯定没和学校谈妥。还好那时候小,没啥特别的感觉,要是放在初中,估计会成为很多人的童年梦魇。
我最不滿意的是哭喪的部分,明明生前根本不在乎死者,還要裝作很難過一樣的假哭,還互相比較誰比較大聲,甚至還有花錢請人來哭的,神經病啊,不沾親不帶故的,只是為了拿錢的哭,這也叫作孝順嗎?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我小时候参加过一次传统葬礼,支性令人发指,从此我就发誓这辈子不再参加任何一个人的中式葬礼
想不到改什么名字 民主不是万能,但独裁却是万万不能
中原和北方地区的我不太清楚,但我小时候在家乡广东看过很多挺吓人的葬礼,最深刻印象就是有一户人把棺材抬出去村口,然后一堆道士围着跑,棺材还是打开的,那一幕给我小小的心灵造成创伤!其实中国的葬礼搞得这么奇怪吓人很大原因是因为当中混合了很多本地文化,加上佛教道教的融合,碰撞出一种古怪的习俗,确实十分吓人!

另外想说最最最令人受不了就是有些人喜欢在家里放先人遗照,周边还有些很诡异的红色灯衬托,半夜上厕所经过看到会吓个半死!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同感~
水饺睡觉 自由左>毛派>特社,走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特色“造反”路线。
中国的丧礼我觉得真的体现的庄子的“鼓盆而歌。”以家乡为例,村子里“老”人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有渔鼓、演唱会,白天播放佛教的音乐,生怕不热闹。而亲子在出葬那天则会很痛心,哭天喊地,体现了儒家的伦理秩序。不由得我发现,传统的丧礼竟然融合了“儒释道”三家的思想。

这也反映一个现实,我稍微总结一下,那就是中国社会一方面受毛思想的影响很深,比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类的偏斗争的思想,另一方面受儒释道三家影响也颇深,比如命运论让中国人在竞争中失败时能接受现状,以至于在基尼系数高得离谱时也没大的动乱。
pincuADtGiRNBf 加速主义四有新人
先人遗照、份子钱这些个其实日本也有的,这倒不必归因于支那

主要的原因geren归结为一般别国的白事表现一个哀字,而支国是表演。
urihana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花圈、份子錢、敲鑼打鼓、哭喪等這些傳統喪禮習俗台灣都有(還包括請鋼管舞女郎來跳舞)。當然現在比較少見了,基本不會搞那麼複雜,就是在殯儀館辦個告別式(禮堂裡鮮花跟顏色繽紛的花圈是一定有的),告別式結束送焚化爐,再送墓園,最後結束親朋好友吃個飯就散會了。

想了解殯葬儀式,可以看這部電影 父後七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8%B6%E5%BE%8C%E4%B8%83%E6%97%A5

喪禮儀式搞得再複雜,也只是幫助活著的人面對死亡的方式而已。
海乙丝 A virus. Human beings are a disease, a cancer of this planet.
还有类似敲锣打鼓打麻将大吃大喝等迷信行为,

大多受洗脑影响和担心被人说闲话,不得不搞,

以及人活着不去尽孝,死了怕被索命才去操办。

个人愚见。
ccp444 与墙锅人格格不入的正常人
前两年回乡参加葬礼时,村里的广播大放感谢党国,没听错死个老人都他妈要感谢党国,草。
而且 还很花钱
什么 纸扎屋 各种丧品
礼仪人大妈大娘
最起码一千块
做这些死人生意的 都是暴利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https://youtu.be/UuV2BmJ1p_I
11:11处
韩国人生日也送花圈……

花圈有啥吓人的?
刚刚查了下,好像全黑全白也是讲究的……据说是以前吓鬼的,全球范围内都这样,黑人穿白的,白人穿黑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的葬礼最高理想是,王培尔和习犬犬永远找不到我,这就算我最成功的葬礼啦!
中国的葬礼主要是为了收份子钱。你收了来宾的份子钱,就要把仪式感搞强一些,免得交份子钱人家说三道四。

说实话,这还是农业社会的残余文化。等城市化进程和民众受教育程度提升了,自然会简化。
应该也分地域,墙国北方部分省区的农村最喜欢在婚礼和葬礼上搞那些低俗的东西,比如脱衣舞,色情表演,还有一些土嗨音乐。
儒家的信徒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怀念2003至2013
吓人,还真是胆小,与其说吓人不用说其实根本就是你害怕死亡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0
  • 浏览: 4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