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的《叛逆的巴尔干》有人看过吗?

基本就是把巴尔干民族发明历史和中华民族发明的历史进行类比,认为台湾可以效仿罗马尼亚进行小民族发明,而不是让自己卷进大希腊民族主义叙事里。为此罗马尼亚还专门推广了罗马尼亚语。

现在台湾还有类似的机会吗?在义务教育普及之前还有可能利用义务教育比较轻松的发明一门语言或者推广一门语言,现在应该很难了吧。感觉台湾的发明能否成功还是要仰仗于中国会变得多封闭与排外。在胡温“相对开放”的时代,台湾的民族发明也是很困难的。

另外这本书在讲述巴尔干地区历史的方面质量如何?毕竟感觉侧重在于对比两地共同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