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深刻地看待农村的磕头拜年殡葬陋习?

看到网上有个图片,是几百个农村人在村口集体给某个宗族长辈拜年,齐刷刷跪下。

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作为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有现代知识的在大城市呆过的优质青年,显然不喜欢这种陋习。我个人也许多年不拜年了。

但是转念一想,这些陋习的存在是礼崩乐坏的结果。禮,以时为大。跪拜,是席地而坐时代的正常习惯。在坐椅子的时代,跪拜不合時宜,應該代之以鞠躬。

其次,这种陋习其实也不像启蒙知识分子想的那样。知识分子,想当然把这些陋习与服从党国挂钩,然後批判之。
這是錯誤的。

其實,连我党都不这么看。我党看到这现象会很忌惮。几百号人物,竟然齐刷刷做一个件事?这太可怕了。万一他们组织起来闹事怎么办?

类似,以前漢族死了人,事办的很大,纠集很多亲族,办好几天。
党看到,就很担忧。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万一趁机举事怎么办?历史上,很多农民起义是利用办丧事的时机发动的。
从群体聚集,发展到群体性事件,是很容易的。

所以,殡葬改革,革陋习。死了抓紧埋,不要纠集那么多人。夜长梦多,日久生变。村支书在现场密切监视,时刻督促。
党的高瞻远瞩,防微杜渐,我向来佩服。

所以,启蒙知识分子看似追求自由民主,其实一直是党的好帮手。
因为:如果以自由平等来衡量,任何教会、社团,都不能存在。这么说,是符合物理学的。所以,姨一直看不起启蒙知识分子,我是理解的。
磕头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最文明,最先进,最朴实,最正统的礼仪。不磕头,我匪有亡裆亡国的危险。裆猿要带头磕!
说白了就是列宁党机器不行了,组织体系崩溃了。恁包作为慈禧太后/蒋介石一样的人物,毁党造党,解放汉儿。回归“儒家”,当然不是回归真正的儒家组织体系aka地主乡绅士绅士大夫民间组织结构,而是利用所谓的儒家思想为表,整合资源大锅撅起,制造支纳粹主义和新时代的苏德/德KMT贸易路线aka一带一路。
慈禧太后解放汉儿制造了以曾/李/左/袁等汉人官僚+汉人士大夫为发动机的第二大青果;蒋介石通过革命外交联合苏联,背叛日本,制造了第二民国;恁包制造的二共,以支纳粹思想凝结改开所得资源,创立排除美元的自主体系,与美国体系全面对抗。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莫名其妙的儒家吹又出现了,三叩九拜不是你们儒家周礼开始的?从姬旦周公,到孔丘孔子,到董仲舒,哪个不是叩拜磕头到脑残粉?别人提这个还好,你这儒家爱好者竟然把壶不开提哪壶,真怀疑你其实是儒家黑。
HEHEDEMON 台灣嘿嘿
前幾天才在想中國的殯葬習俗是什麼?
消除了宗教之後,是否還剩下祖先崇拜?

題外話在台灣可以選道教/佛教/基督教/現代簡約...
但台灣的道教比較偏民俗信仰,跟中國的道教差很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