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Asian对刷题面试模式的适应性?互联网赢家通吃是不是其实很费拉帝国的一件事?

刷LeetCode和科举的相似性,各位浸淫姨学已久已经不陌生了,无需多言

值得讨论的是为什么会形成这个局面?各大公司为什么不约而同的选择这种面试方式?

有没有可能,互联网赢家通吃的情况比较类似于支那洼地很容易被“统一”的情况?

而更传统的行业更容易保持封建武德?

这么说所谓日本人互联网搞不好是不是恰恰因为日本是东亚德性高峰?
以前听说东莞有个富士康,那里不缺打工仔。打工仔思维简单,眼里只有工和工钱,打一份工赚一份工钱,为了小几百工钱的差别,算来算去,几个工厂来回跳,打来打去。

后来发现,硅谷也不缺打工仔。这些先读了国内顶尖大学,又读了国外顶尖大学的所谓的天之骄子们,思维并不比东莞打工仔们高多少。硅谷打工仔沉迷在“刷题,大公司,打工,刷题,大公司,打工”。为了几万块钱的包(package)大包小,算来算去,几个大公司来回跳,打来打去。平时聚在一起喜欢比包,几万块钱高低能让这些硅谷打工仔们互啄一个下午。

但毕竟喝了几年墨水,比起富士康打工仔们,硅谷的打工仔们还是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法,叫“学习”或者叫“积累”。学啥?学码。从谷歌的码学到脸书的码,从苹果的码学到微软的码。学来学去呢就这几行码,眼睛也就看到这几行码,码来码去,码了好几年,终于成了地地道道的硅谷码工,马公公。

硅谷码工们总幻想着码着码着发财了,但他们对这几行码上的商业运作和东莞产线装配工对螺丝以外的工厂运作一样一无所知也毫不关心。你问他们啥叫商业价值,他跟你讨论有没有升职;你说咱用技术结合其他行业资源人脉去解决个真实需求去吧,他会问邻居王码工前同事张码工算不算资源人脉;你劝他换个小公司或者回国尝试点复杂的职业角色吧,他算来算去,觉得还是刷题在大厂里码划算;你激他说别码了,只要肯花钱你这样的码工可以找100个,把你996给码死了也就埋了再招的事,他怒了,说你歧视技术,歧视我的梦想!他心中的郁愤久久难平,然而第二天还是继续“刷题,大公司,打工”的循环。

故人夕辞富士康,要学技术去蓝翔,蓝翔毕业包分配,分配还是富士康。学历并不会改变人的思维,这好像是个悲伤的故事。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Stallman和Linus这种顶级hacker也不用参加这种考试,顶层牛人做个赚钱的框架,找些螺丝钉亚洲人干活,找几个啥也不会的白人抽他们。就这,和苹果驱动富士康一个构架,只不过在美国工作待遇比较好罢了。
whymeHK 新注册用户
日本互联网不行和经济危机后的互联网泡沫有关,互联网出现的初期日本互联网是很强的,80年代末任天堂的游戏机还出现过链接互联网功能,emoji就是日本发明的,论坛这种东西日本也是早早就有了。当年我玩塞班s60v2的时候日本手机系统(日版机器)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包括当时日本的网站,日本互联网落后是08年之后的事,好像日本的互联网就定格在08年了一样。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就跟你説這姨學德性理論是種結果論了
按照你的説法
那麽就連傳統行業都在刷題,什麽玉手箱、spi的,早在LeetCode之前就出現這些東西了,甚至直到不久之前求職還要筆試,日本才是真 · 東亞費拉王吧?那現在你要怎麽解釋日本德性最高導致互聯網落後呢……
你看,什麽也解釋不了
所以算了吧,放下姨學看就看得清了
大公司是什麽?每天都會有成千上萬個申請海量投來,能刷掉一點是一點才是人事會想的,畢竟到時候最後一關真人面對面還是得他們看,一天看幾千張臉真的會累到懷疑人生,想要在前面盡可能多加一點關盡可能多刷掉點人讓自己輕鬆一點也是人之常情嘛
所以就開始來,AI讀履歷、電腦看筆試、自動性格甚至智商測驗,先把一堆懶得做題的、履歷都寫不好的、基本題目都不會做的人刷掉了,然後剩下的再慢慢看
沒叫你多拼死拼活的刷,不是説刷code刷完了就能有工作了的,還是得看你履歷、面試
只是面試官不想面試一堆連題都不會做的人,就這麽簡單
Chopinscherzo 御风而行
刷题高考等都是为了培养一个技能,就是完成困难的重复性劳动。这个技能是大部分白领,以及工程师最急需的,也是最容易找到岗位的。东亚人不约而同擅长搞这些,就是长期的恶性竞争,导致大家都极其畏惧失败,只能看见这条最稳妥的路。原因就是这么简单。亚裔能进大厂,进名校,也是这个道理。因为最需要的岗位永远是做题家最吃香。至于其他的出路,不是考虑不到,就是怕失败。
换个思路,为什么使用一种需要刷题的面试方式来招人?这种招人本质上不就是一种驯服么?首先岗位条件和工作内容决定了是招费拉奴工的,然后从奴工当中挑选易驯服的一部分,达到自己的初衷。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文明就是费拉化,其标志是自我意识的产生。自我意识产生,一个自私的小我就出现了,就脫離了原始共同體的大我。就開始胡思亂想。軸心時代那批思想家,就出現了。他們都是原始共同體的破壞者,都遭到了當時人們的攻擊。蘇格拉底和耶穌被處死,因為他們「搞破壞」。

案例分析:盧梭、魯迅。
匮名用户 高仿 请活下去。
血汗工厂超时工作是因为工人适应性强费拉不堪?

招聘规则永远是资方制定的,互联网行业刷题是一种资方保持人力资源高流动性和规模化的方式。也就是说,高等教育生产出来的韭菜太多,通过刷题招聘塑造并筛选出标准化的可替换的韭菜零件。
是先有标准化的算法题面试,再被做题家发现可以通过刷题攻破的
美国互联网行业这么多年实践下来,算法题面试确实是性价比最高的面试方式。以前面智力题+计算机基础知识的结果是招进来很多擅长背书但是完全不会写代码的人。同样是做题家,会写代码的做题家至少比不会写代码的做题家强无数倍
亚裔擅长做题又不仅仅出现在互联网行业,加州少有的拒不执行AA不考察申请人族裔背景的名校Caltech里接近一半本科生都是亚裔,比白人都多。
你只要是基于某些后天可以达成的可量化的标准来招收人才,无论这个标准是做题还是社会活动还是发论文,亚裔尤其是中国人一定能给你玩出花来。想要避免这种“费拉”现象的发生,你只能搞AA,按族裔按肤色来录取,因为这个是先天的,怎么刷题都刷不出来。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互联网赢家通吃”,墙国IT挣钱多收入高,其实是税收与商业环境共同造就的怪现象。


比方你在墙内办工厂,
土地需要一笔大钱吧;
建筑也要审批,否则算违章;
设备与原料采购,都要交不少税,如果是进口的原料设备,还要交高昂的关税;
污染、环保、安全,哪个都需要打点不少政府部门;
傻大黑粗的设备,经营成本都高得惊人,加上不可预测的罚款与整改,企业承担了巨大的经营风险;

层层盘剥下来,利润空间被压得不能再低,工人福利自然无从谈起。
民企玩不转,只能是国企垄断或半垄断,掌握了人力市场的议价权,市场竞争削弱。


IT行业的电脑、服务器、机房,比起传统行业的设备来,都是小钱。
不需要买原料器材,审批少,不需要仓库厂房,土地不是刚需,自然开销低。
企业的利润,可以作为工资发给程序员。
然后呢,做题家自然是挤破脑袋,竞逐IT岗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3-25
  • 浏览: 3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