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有没有感觉生活在中国的一个悲哀是人生本质上除了肉体生存以外毫无意义?

进击的巨人影射墙国人,其中一个隐喻是女娲一样的墙国集体精神母亲尤弥尔一直在沙子上捏沙人,捏了2000年,后来又有吉克在沙子上不停垒城堡。看到这一幕确实刺伤我了。

这就是在墙国出生生活的诅咒吧?正常的文明社会的人,可以希望自己的努力多少对社会有一点正面的长期影响,即使是普通人可以为自己的教会、工会、社区贡献,给以后的人改善条件;学者、作家、政客可以指望著书立说青史留名,为艺术科学人文做出贡献,影响人类文明,小我融入大我。

但是如果出生在墙国互害社会,政府消灭了人的自组织能力也消除了大多数有尊严有组织的工作,普通人要么血汗工厂要么底层小生意要么在互害机关里开会,一辈子的努力方向只剩下自己的生存和家人的生存,即使吃饱穿暖,也感觉不太像人,更何况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发展还要和各种害人力量斗智斗勇。

如果稍微有点资源和权力,那么基本上要靠害他人为生,当老师要靠给小孩子灌输垃圾知识挣钱,当医生靠给病人过度治疗挣钱,当警察靠压榨勒索底层挣钱。。。也许一生没有受什么苦,但是到头来意义何在,害人?当公务员就去天天喊口号背材料说唯心的话过一辈子。回头想想这样的人生除了肉体像家畜一样或者,在作为人的意义上有任何作为么?

如果有点追求想创作,那么中国没有什么圈子,都是坟圈。真的有才华的作品不会有人关心,靠关系运作宣传造出来的shit大行其道。就算是靠灌屎的作品有了钱名,意义又何在?

就算十分优秀成了墙国某个领域的佼佼者,那么也和国际水准不搭界,对人类文明几乎不会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贡献。

主要是,墙国已经失去了自身生产优秀的积累并且保持的能力,其实样板戏就是一个质量还不错但因为没有正常社会体系很快新建的传统被断裂的例子,当然类似的还很多;而互害也导致了枪打出头鸟,“不会有一个诚实的男子,也不会有一个贞洁的妇人”,长期来看几乎所有的名人估计都有被反转的一天,估计事迹也会被完全抹去。当然往下也是如此,在互害网络中虽然生存下来了,但是所谓人走茶凉,不会给世界留下任何正面影响。

最终,墙国未来也暗淡的,如此下去中文逐步淘汰是早晚的,我们的文章也就是聊聊天而没有什么持续的价值,品葱不知道哪天也会消失,未来的家国人种的命运也不看好。

当然历史上祖宗就经历了多次乱世只能苟活保留性命,虽然我们都是成功活下来的后代但是确实想穿越回去和祖先说,这样活着,和野兽一样活着,真的是我们的宿命么?

大概这就是所谓“家畜的安宁”吧,对于不是很在意动物性生命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样的人生更差了。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感覺老兄是有前途的,因為有更多的人樂在其中,他們才是沉溺於家畜的安寧和虛偽的繁榮,你不像他們是嘲笑前進意志的豬隻,最少你已經覺醒,你心中懷有探索牆外燃燒之水、冰之大地、砂之雪原,還有那延伸至地平線的巨大鹽湖,我認為在牆內敢於這樣想像的人,就已經有披上自由之翼最初的資格了。

當然,我知道美國夢是創造價值造福社會,給自己帶來社會地位的提升,而中國夢必須反著來,互害社會就是這樣,正規的努力只能成為奴隸,這實在令人絕望,現在我在牆外站著說話不腰疼,也就不能當什麼心靈教師爺,不能給您雞血,一點雞湯希望別嫌棄。

良知不能讓你在互害社會發大財,甚至會讓你成為獵物,但良知能讓你用人的身份活著,保有人的溫度,一定會有人需要您這份溫度,您會因而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和價值,為您祝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