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是从支共时期才开始进行系统性的5000年历史洗脑吗?

中国历史书对其他民族国家的描写总是会刻意切断他们的传承,基本套路就是“xx族主体被xx族和xx族(还经常是汉族)同化,剩余的逃到xx,与当地人融合,成为xx人的一部分”,不同历史时期给别人起一大堆完全不同的名字,更喜欢偷换概念用血统融合否定其他民族的延续性,制造一种别人都断代了而自己没断代的假象。
比如匈奴就是突厥就是土耳其(甚至名字都没变)人,但支那的历史书则说突厥这个民族早消失了只有部分后裔在土耳其等国。
这种系统性帮别人断代从而凸显自己的洗脑工程是支共统治后才开始的吗?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不是,是专制大一统帝国通病,非中国独有。专制大一统帝国在现代文明里,对基层掌握力更强了,整合文明的能力更强了,表现形式就是中共这种。
历史课本的洗脑是为了大一统的高效统治服务的,说白了就是文化消灭。甚至于民主国家也会采取类似的手段,只分温和于否就是了,而不是像中共一样直接把古兰经丢到火堆里。否定其他民族这种事又不是中共首创,元首一百年前玩剩下的东西罢了。

(还有,民族主义这种极右和共产主义这种极左同时在粉红中风行,这些人脑子怎么长的?我很好奇)

中共的历史课本只是一种表现手段,事实上任何一个大一统专制帝国都用过类似的手段,中共这种方式并没有什么新意。就像北朝的宣传,苏联的宣传,德三的宣传都是一个路数。再往前推也有明清朝的改土归流,训民正音,沙俄对哥萨克诸部落的强制改信,日本对台朝的日语教育。都是在文化层面上消灭地方势力的抵抗,增强他们对中央的归属感。只不过古代一没有科技,二没有媒体,没有中共今天影响这么大,改革手段这么高效罢了。
(七十年的时间让新疆人学会说汉语,在文化入侵上已经极为高效了)

举个例子,在一战结束时的波兰人和德国人历史课本上,格但泽克都是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最早的但泽属于古普鲁士人,一帮杀光了古普鲁士人的日耳曼人和西斯拉夫人在这里争执但泽的自古以来,就和中共宣扬所谓五千年”光辉”文化一个道理,还不都是为了让但泽人”心安理得”的并入自己国家?
范松忠 观察 准备休息一会儿,仍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恨中国、中共、中文!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只做客观中立分析,对事不对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禁评、王狐佞及丑云罪该万死!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绝不落叶归中!
清也要洗的,康熙祭拜朱元璋,意思是我是奉大名正朔。

曾国藩用汉文化来号召反太平天国。更早的时候,诸葛亮还大汉大汉的为自己争取合法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