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丧失集体荣誉感,是做反贼的必经之路吗?

中共国从小到大好像一直在高度宣扬集体荣誉感:在班上要有班级荣誉感,作为本地人要有本地城市荣誉感,作为中国人要对国家和党有荣誉感,出了国还要自觉维护祖国形象。

现在的我,好像越来越看淡这些集体荣誉感,比如以前看到有人侮辱我的家乡,我会愤然回击,现在好像没有那个冲动了。

再比如奥运会中国队夺冠或失利,我也毫无感觉,内心没有了波澜。

真正意图精神脱中的反贼,是否会逐渐丧失集体荣誉感,更加注重个人,个性,独立思考?
中国人连结社集党的自由都没有
能有个p的集体荣誉感
小林财经japan 油管博主,欢迎订阅关注哦
比较正常吧,我认识的日本人的思维里面,国家,政党,个人都是分开的,愣是要捆绑在一起的也就中国了。
从不卖国恨党 God, country, family. Conservative with a dash of rational thinking.
来给你讲讲加拿大社会学家Erving Goffman的自我延伸理论。

人,作为一个社会个体,被尊重和喜爱,几乎是和吃饭睡觉打炮一样本能的需求。这种被尊重和喜爱,不光来自他人,也同样来自自尊和自爱。

为达到这种目的,人会在各种社会场合穿戴各种道具和制服。比如,我在家里是丈夫和父亲,我在公司是团队的领导者,我在教会是IT事务的代办志愿者。

这些社会属性要求与我接触的人对我表现出一定的尊重和景仰。于是我会觉得很爽。

但作为一个脱支的人,我的存在感更来自于自爱。比如,因为我可以在工作中为社会创造价值,这本身就是一种回报。我并不需要这个“社会”去牛逼,去日天,去俯视世界才会觉得满足。我的“创造”之过程就是一种价值体验。

但是当一个人失去了自尊和自爱的能力之后,他/她就需要外界的反馈来支撑自己的价值感。再举一个例子。作为父亲,我需要做的只是为孩子的成长提供物质基础和精神上的指导。只要我尽力了,我就应该有满足感。但因为育儿这个事太飘渺,含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所以我需要外界的反馈才能达到一个自我认可。于是,有些家长会去观察孩子是否健康,快乐,学业是否扎实。更不堪一些的家长,需要去比较自己的孩子和隔壁老王家孩子,是否(更)健康,(更)快乐,学业(更)好。

而共党的邪恶之处,就是从你一出生就毁灭了你的inner peace。你做的一切都是以外界标杆为准绳。就像今天前一个帖子里提到,同样是十米气步枪选手,杨倩赢了就是清华学霸美女,王璐瑶输了就是跪族垃圾。更可悲的是,像这样二十岁刚出头的孩子,自我意识又不健全,一下就被打垮了。国外也有这样的例子。Simone Biles已经完全不能衡量自己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她已经把自己的存在感假托于一个社会概念。她是黑人女性再一次崛起的旗帜。于是她就被这个社会期待压垮了。

所以,所谓集体主义,只是一个虚无的寄托而已。只有对自己的存在价值无望到极点的支人才会去依附这种寄托。

最后用一个最接地气的比喻结束这次回答:

打炮的时候,真正自信的人会在乎抽插过程中的愉悦;白左们会在乎是内射还是颜射,射蛋量有多大;而支人,只会去想如何让对方叫床更大声。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集团的荣誉感必须建立在对集团的归属感的基础之上。

欧美国家的国民一样热爱自己的祖国,因为他们能够投票选举自己的领导人,自己真正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支猪对支那也有狂热的热爱,因为它们对猪圈也有归宿感。深怕一旦离开猪圈,美狼日狼欧狼就会把它们吃掉。其实真正的狼正披着猪皮,灌输给它们美人日人欧人喜欢吃猪的谎言。
我不仅内心毫无波澜,看到支那队失利甚至还想笑。

你特么举国体制奥运选手都打不过别人市场机制,这场比赛日本实则最是大出风头的一个。
港撚 香港人係你老母中國人?
我見過一些人,別說你罵他祖國了,你罵他小學母校,他都要吃了你。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最tm讨厌集体主义了
不就是一堆sb沉浸在集体无意识中自己都不知道吗?
奴隶为什么要爱庄园?韭菜为什么要爱镰刀呢?
公民当然可以爱罗马,奴隶就自己看着办了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应该算是吧,但墙内这个,不应该叫集体主义,而是集体主义的极右翼化--纳粹主义,更加恰当
红色鳖匪 狗熊维尼
支国这种被组织的集体主义与正常国家自发组织是完全不同的 
最内在的区别是分权和集权,每个人受益于集体又有义务去对这个集体有付出
所以说注重个人并不意味着丧失集体荣誉感,我们丧失的是对支那这个集体的认同而已
美国人会在国家队比赛的时候高喊USA,也可以在NCAA的比赛给自己家乡加油
歌以咏志 🇺🇦 Kalush Orchestra - Stefania ♫ https://pincong.rocks/video/6225
支党的“集体荣誉感”又是一句黑话。以下我要解构被支匪党文化绑架的“集体”“荣誉”感,试图追求真实的集体荣誉感。

支党文化的“集体”其实是指单位,是用来取代个人的抽象人格。所谓个人服从集体,小集体服从大集体,集体服从领袖。最后这就是利维坦怪兽。支党的集体是用来服务领袖。

真正的集体是由人组成的,出于一个共同的目标或兴趣,为每个成员更好地实现那个目标而服务的。这种集体首先应该是民主且友好的,加入和退出都是自愿的。尤其重要的是,这种集体应该是只对其相关专业领域负责,没有资格染指其成员的个人生活的其它方面。这是真集体和党“集体”(单位)最大的不同。

支党的“荣誉”其实是指舆论控制。舆论支持就算挣“荣誉”了,舆论批评就算有损“荣誉”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解决问题提出者,而不是解决问题,归根到底就是怕上报,怕被告洋状,怕有损地方“荣誉”。支党的伟大光荣正确是它的目标舆论,一切有悖于这个目标的舆论都是不“荣誉”的。

真正的荣誉应该是符合正常人的天性所形成的评价系统,如,勇气值得表扬懦弱值得批评,诚信值得表扬说谎值得批评,文明值得表扬愚昧野蛮值得批评,等等。这套系统不是某个国家某个法律某个文明特有的,而是世界上大多数正常人正常文明共有的。

简而言之,支国共匪的“集体荣誉感”是为党尽忠为党抵抗负面舆论的大黑话,必须抛弃。拥抱真正的集体荣誉感正是一般人从家庭,社区,学校,公司,乃至正常社会获得快乐和归属感的源泉!
刁哀帝 哀呀,朕怎么挂树上啦
看来我这反骨是天生的了。从小就讨厌集体主义,特烦集体活动,特别是衣着统一的那种演出。集体活动中其他人都觉得亢奋,而我只觉得无聊尴尬丢脸。
只有自己愿意参与的集体才会产生所谓的集体荣誉感
逐渐丧失集体荣誉感?

也就是说之前有集体荣誉感?

对于这种人,无论当年捧公知,还是现在小粉红,又或者将来当反贼,
本质上都是被集体裹挟罢了。


我认得的大部分真反贼,
都是从小就毫无集体荣誉感,甚至厌恶集体这个概念的。
智障习近平 智障习近平
簡單回復一下,你可能完全搞錯方向了。

對於14億低端韮菜來說,會以為中國的強大和14億低端有關。但是事實上,這應該是九千萬共產黨精英的功勞。看看你自己的薪水,是不是在扯中國GDP的後腿,就知道自己有多低端。

就像馬雲一樣,以為建立了阿里巴巴是自己多大的功勞,但是他卻忘了這是共產黨精英給他的恩賜。如果14億中國低端韮菜,忘了自己的低端,就像是賴蛤麻一樣。共產黨精英移民出國帶動消費,全世界都歡迎。低端韮菜出國沒文化,大家都討厭。

最重要的是,對於14億低端來說,不要怪東怪酉怪共產黨,就是沒看到自己有多低端。共產黨一個人可以打個過14個韮菜,自然有資格代表強大的中國。如果14億低端,能認識到自己有多低端,也算是從韮菜成為人的第一步吧。

不高興,你也可以加入共產黨不?~~XD
除了自己和亲人以外,千万不要有任何所谓的“荣誉感”,这种狗屁玩意只会让你丧失理智,被牵着鼻子走,就问你有那什么狗屁荣誉感,能给你带来任何利益吗?CCP会给你发一毛钱吗?现在别说荣誉感,就算有人指着中国人说支那🐖对我本人来说没任何波澜,而且大体上来说很多人也确实活的就像是🐖。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一定,如果你成為一個精X,你也可以保有集體榮譽感但不再對中國抱有榮譽感
比方說,精日可以為日本的國際成就感到榮耀,日本被罵可以很憤怒,但對中國無感
不一定是精某一個國家,某一個地區也是可以,常見於足球隊粉絲生態
甚至不是地理概念的組織也可以
果粉就會為iphone的高銷量高市佔高潮,儘管他們既沒有參與開發也沒有得到一分錢。如果有人說iphone不好,他們馬上就會憤怒崩潰群起攻之
類似狂熱也可見於索粉和昴教,還有大多數偶像的粉絲團
集體榮譽感到處有,只是在正常的文明自由社會,你可以選擇加入或不加入、加入哪個群體,而不是被劫持進某一個群體
榮譽感?你這個集體在我遇上困難時有出手幫過我嗎?集體只是奴役的藉口罷了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你失去的不是集體榮譽感,而是對「中國」的信仰、忠誠、認同。

對自願認同的群體有榮譽感是美德,認清自己跟錯群體只能說是知恥,怎麼會是壞事?
小学起就讨厌集体荣誉感这种东西,尤其恶心集体主义。当然对于荣誉这种空名也不太感冒,宁可得实利、闷声发大财,也不追求虚名。荣誉都是浮华的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只要調整一下優先度

把做人放到做中國人之前便可以
应该是,这就是找回你自己的必经之路。同时,你也会对别人比较宽容。而不是去当荣誉感警察。
呼吸机 想打胡锡进 结果手滑了
你国有个鬼的集体主义
就说小学班集体
小孩就是攀比谁家爹妈有地位有钱
家长就是攀比谁在群里更会舔班主任
要真的傍上这集体
混整的变人渣
混呲的变韭菜
目前看起来那是愚蠢无能戾气重自私自利的一个团体,你会愿意把自己置身其中么。
最自私的人居然有集体荣誉感?有的只是绑架别人的工具和掩盖自己失败的借口,到自己牺牲的时候就真是有一头牛的版本了
笋志平 你做得出咁様嘅醜事,又何必怕人揭發出嚟
上幼兒園(現在我都用幼稚園這個詞)中班的時候,整天唱《我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等弱智歌曲。當時就覺得共產黨怎麼贈麼傻屌,把好好的孩子化上濃妝,弄得和方艙醫院真神奇似的,動不動就要演出。上大班居然討論什麼一國兩制,我吐!

小學辦的手抄報、黑板報基本都是歌頌共產黨的,還班與班之間評比。班主任強迫每個人都寫一份密密麻麻的手抄報迎接七一,我嫌噁心,直接抄的辭海,比著毛臘肉畫了一張像,佔了很大版面糊弄過去拉倒。結果班主任讓我重做一份,我不,她讓我「滾出教室」。

從小集體榮譽感就和我無關。
荣誉感是为自己而感到荣誉,而不是为了统治者的面子而感动荣誉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正好相反,只有失去榮譽感的人,才會淪為粉紅和五毛,有榮譽感的人會去當黑幫的幫兇嗎?
是吧!这也是成为一名公民的成长之路。不在集体而在个人
赤真司 堅守真相
集體意識是建立在這個是一個和睦的集體,這個集體在你危難的時候會來幫助你脫離困難。
但是中國的集體只是大家來為集體做事情,當不需要你這個個體的時候,隨時都能夠丟棄,那麼對於集體的歸屬感便不會存在了。
那些仍舊抱有集體意識的人,是因為沒有看清這個集體的本質罷了;或者看清了,但是想要做那個人上人,來站在別人頭上,使喚別人。
jizhoujames 白马王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确实会改变一些,这只能说明独立思考了,和荣誉感不相关
如果你有真正的集体主义 那是不会消失的
贵匪推行的是被集体主义 或者说是国家主义 不是集体主义
自己的思想是屬於自己的,沒有問題哦

就如梁文道所言,他不喜歡表現親吻大地的那種感覺,我都不喜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