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舆论对中国法院判决有影响吗?中国会出现辛普森案那种判罚吗?

就是全国人都觉得他有罪,舆论一边倒,但因为确实找不到明确证据,或是找到的证据不完整,而宣判无罪。当时宣判辛普森无罪的时候,全美都震惊了,大家也慢慢接受了。

在中国有可能发生吗?比如吴亦凡事件,假设真的证据不足,法院是不是迫于维稳压力也得强行把他判成有罪?也就是为了息百姓众怒,也得把吴亦凡关进去。

如果中国司法独立,对于中共有多大影响?
辛普森案并不是你所描述的“全国人民觉得他有,但都是瞎猜的,因为没找到证据,所以法院没有随公众起舞”。你所描述的情况倒像是中国近期热点,林生斌案的情形。

辛普森案非常能够体现出美中两国司法领域的巨大差距,这种差距基本相当于现代人到原始人的距离。一般的中国民众生活在“青天大老爷”和“国家在下一盘大棋”的癔想中,对现代司法的概念为零,要他们理解审理过程和最后的判决是非常困难的。

简单说,辛普森案并不是检方没找到证据,也不是没找到完整的证据。由始至终证据都是足够定罪的,几乎没人相信辛普森能脱罪。但是洛杉矶警方在程序正义方面做得不好,辛普森的律师团几乎给每一条主要的证据都找到了或大或小的漏洞,导致陪审团(依照“疑罪从无”的原则)认为证据存在疑点,换句话说,检方不能100%令人信服证据的可靠性。并且,办案的探员也被辨方律师抓住了种族歧视的小辫子,与证据漏洞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警方(或某个警员)因种族歧视而陷害辛普森的可疑动机。

虽然中国所有现代文明的政府体系都是从西方抄来的,但是共产邪教坚持中国特色,导致抄得面目全非,中国的司法系统跟美国有任何可比性吗?没有,这二者就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单从这个案子来看:
警方(无论组织或个人)可能对被告有陷害的动机。有谁会幻想这句话会出现在中国吗?做梦都想不到好吗?根本没人能理解好吗?
警方需要100%令人信服证据的可靠性。有谁会幻想这种事会发生在中国吗?党说什么就是什么,警方说什么就是什么,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法院说什么就是什么,法官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这些也都是废话,因为这些人全都是一家的。
某个警员多年前说过一句种族歧视的话,在出庭时他忘了当年说过那句话,在被辩方律师质询的时候他说自己没有种族歧视,结果被辩方律师当场甩出录音打脸,导致他的证言不再可信,他自己甚至整个洛杉矶警局也名誉扫地。这种事在中国是有任何人敢想象的吗?不说警察,就城管把头发花白的老人家踹倒在地上,抢走人家赖以维生的工具的时候,拆迁队闯进人家里把房主打死碾死或者逼得房主自杀,有谁敢放半个屁说你不对吗?几十年来也都是这样过的,泱泱14亿中国人,对此放过什么屁吗?

再回到辛普森案,被洛杉矶警方看作是奇耻大辱,但是,洛杉矶警方一点儿也不冤。他们确实有些小细节搞砸了,而美国的司法是不会管你真的把证据污染了还是没污染到,总之按原则应该这样做但你没做好,你就提供了漏洞,你就乖乖认输。此案之后,洛杉矶警方也整顿一新,更奉程序正义为圭臬,无论于整个社会还是警方自身来说,都是好事一桩。
社会舆论还是有点用的,2009年的邓玉娇杀官案,影响太大最后判无罪释放;2011年的药家鑫案被判死刑,药家鑫有主动自首情节,不一定非要死,但社会舆论极坏,所以就死刑。2016年于欢案一审判无期,但后来社会舆论发酵开始成为热点,所以二审改判五年。2018年天安社龙哥砍人不成反被杀,于正明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当然这都是含赵量不足的前提下,社会舆论才有用。周永康涉及杀妻,最后照样不再提了。谷开来毒死尼尔伍德还不是判了个死缓保命。
大案讲政治

中案讲影响

小案讲法律

这是N年前看到的三句话话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只有不涉及紅色家族或者當事人官員失去權力的案子才考慮民意,不然如何解釋欺負人類智商的七十碼案、錫紙玉米面案、雷洋被嫖娼案、紅黃藍幼稚園案的判決?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这个问题,用蛤蟆的话说,真的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墙国有过司法独立这种东西吗?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中国2000年以后学术界普遍的看法是三权分立不符合中国国情。这个看法是正确的,一党独裁何谈三权分立。

所谓党,就是一帮理念相同的人凑在一起。人多可以打仗,也可以募集资金竞选。而一旦到了独裁的程度,就相当于说所有掌权者集团理念相同,行政权之外,是不可能有独立的立法权和司法权的。
看中共想怎麼判就怎麼判阿,司法是中共掌握的,輿論不也是中共掌握的,想搞被告弄個挑釁滋事罪或是被嫖娼不就進去了,進去了想怎麼搞就怎麼搞,搞死了大不了光速火化然後告訴家屬病死了
想保被告的話也簡單,把所以議論這件事的帖全刪了,然後說句調查中請大家相信黨,一個月後還有誰記得?被告一樣逍遙法外美孜孜,更狠一點的就往被害者身上潑髒水,什麼勾結境外勢力的屁話一出,瞬間就可以讓中國人拋棄智商義憤填膺
總結一下,中共是不可能迫於輿論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吳亦凡這事雖然大快人心,但我看根本目的也不是什麼為民除害而是拿來轉移疫情和水災焦點用的。
中国大陆的法只有领导的看法,领导的想法,无他
黑市蝦米 來自台灣
中國特色輿論不是也要符合政治正確?
當政治不正確時就會被回一句,
帳號不要啦!

離我遠點,血不要濺到我身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08
  • 浏览: 1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