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否已经控制了海外大部分China Town?

听China town的老人讲,以前的唐人街是非常反对中共的。那时候街上有挂青天白日旗的,还有挂大清黄龙旗的,就是没人挂中共血旗。

但是现在的China town,经常可以看到五星血旗在那挂着,据说某个房子以前是挂青天白日旗,后来也挂上了中共五星旗。

不但北美的China town如此,欧洲的也如此。

亚洲的China town就更是如此了,前几年旅游业旺盛的时候泰国的China town可以直接用人民币交易。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加坡也是从马来西亚的China town发展起来的,因此你可以理解为什么印尼没事就要排华,就是怕发生新加坡这种China town独立的事情。然而现在的印尼,又开始有成规模的China town。

可以说除了中共的爸爸俄罗斯以外,世界其他国家基本都有China town

反对中国暴政,到海外建国。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异议人士的向往。从《水浒传》里的混江龙李俊海外建国的故事就能看得出这种向往。
而某种意义上来说,早期各国的Chian town就是这种模式。

一群不喜欢中国统治的人跑到其他国家聚集自治。当然了,这群人一般也不融入当地政府。

但现在,China town的亲共思想还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你那么喜欢中共,为什么不干脆回去当共产党的狗呢?
虽然随着川普贸易战的开始,China town的共匪有所收敛,但那些中共控制的侨领依然还是很嚣张。

由于China town被中共渗透严重
这就意味着反共人士想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和社区就要另选地方。而大部分的海外反共人士由于防谍需求,都尽量不与中国人来往。
因此流亡海外的港人想要建立一个反中共的海外香港社区,也是非常难的。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多给小费服务员表现的殷勤一些不表示你控制了对方
勇敢即自由 幸褔的祕訣是自由,自由的祕訣是勇敢,勇敢的祕訣是:在可以反抗或逃時選擇反抗;在可以逃或下跪時選擇逃;只可下跪時選擇不把恐懼傳給下一代。
是,只要是有華人認同的群體,必定有中共滲透,因而不可信。就算該群體大腦部份的人鐵了心反共,其肢體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共滲透、甚至是控制。
老华人 都是 从前清 或者 民国 的时候 出来的
反正就是49年 土匪建政前的
他们 没有接触过 当然是反匪的
现在 越来越多 老华人 被取代
出来的都是粉红
还有 经济利益 
双重的推动下
不少的 侨社 公馆就 易旗
现在 除了 一些 真的很 有信仰力量的 侨社
基本都可以说 是 随时被收买 或者 已经在跪舔土匪的
悲哀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你想,那些流亡到法国或者上海的东正教徒,他们原先是习惯于做伯爵和骑兵团长的。如果能够加入工部局的支队或者法国军队的话,那就算是走了运了。但是大多数人加入不进去,说不定你就要准备以赶马车度日了。你一天到晚在你的俱乐部里面破口大骂:“都是克伦斯基害了我们!如果不是克伦斯基搞什么狗屁的共和,我们很快乐地放开手来镇压这些下等人,他们怎么能翻得了天?都是你搞什么狗屁共和、自由民主,自由民主把他们解放出来了。”然后他们在愤怒之中,向同样跑到这里来演讲的克伦斯基开上一枪,或者干诸如此类的事情。但是这些都是于事无补的,只能浪费你当马车夫挣钱的时间。所以总有一天,你本人或者你周围的一个人会遇上一位善良的克格勃(中共)间谍,他会慷慨地拿出金钱来,让你在上海(纽约)过跟过去在圣彼德堡一样的生活。只是有一个条件:你要负责把那些在侨民俱乐部(China Town)里面反苏(华)最激烈、而且手里有路子、能够从日本人或者张作霖手里面拿到钱、真的打算反攻复国的人出卖给我们,把他们绑起来,塞进麻袋,然后在黄浦江上接头,把他们一路运回符拉迪沃斯托克(北京)去枪毙。你只要肯从事这种事情,我们保证你在上海(纽约)过伯爵一样的日子。他当然也会想到,鸟尽弓藏,这些人被杀光了以后,我怎么办?当时的选择实际上是这样的:第一,你一辈子当马车夫(洗盘子);第二,你接受克格勃(中共)的条件,十年或十五年,说不定是三十五年,我已经死了以后,我的任务才完成,这样我就可以一辈子在上海(纽约)做伯爵了。那么你将怎样选择呢?你会选择一辈子当马车夫(洗盘子)吗?总有人会选择当三十五年的伯爵的。很可能他当不了三十五年的伯爵,当了十年或者十五年的伯爵,比如说到了1949年他的伯爵就当不成了,毛泽东会根据史达林的意志,就像索尔仁尼琴所描绘的那样,把上海的东正教徒全部抓回苏联去甄别,于是你的伯爵就当到头了,但是他也赚了十五年。所以这种事情必然会有人干的,这是一个下半身的问题。

什么叫“六亲同运”呢?“六亲同运”是一个阶级现象,就是你所属的阶级或者社会集团多半是经营某一个项目的。比如说满洲人就是干军事行业的,如果英法帝国主义打过来以后在八里桥证明你那一套已经镇不住了,那就叫做“六亲同运”。以后,你要么灭亡,要么再练新军,而新军的军官是另外一个来源的,跟你们原来的来源不一样,你以后是一定要走下坡路的,就是这个样子的。在改革开放时期(就是所谓的“北京人在纽约”的1990年代)出来的中国人,他们在数量上应该是占海外华人的大多数的。这一波全球化出来的人比以前大清国时代出来和国民政府时代出来的人在数目上更多,所以他们能够像是希特勒淹没比如说罗马尼亚的萨克森人、把海外德侨全部(或者是基本)淹没和统战掉那样。他们全都是吃全球化和中国改革开放这碗饭的。他们比如说是不是基督徒或者华人教会,还是其他什么启蒙主义知识份子或者民运势力,那没关系的,他们全是靠吃这碗饭过日子的。这碗饭一旦没有了,他们的下场就像是台湾的国民党人、小亚细亚的希腊人或者上海的东正教徒一样。无论你原先主张什么,反正你现在都是一个很容易收买的人,你会被最有必要收买你的人收买。其他人也可以收买你,但是在他们看来,你有什么收买价值?收买了你能为我做什么事情?我干嘛要收买你?谁最能收买他们,他们就会跟着谁走。所以必然的,他们将来最后的职业都会是变成匪谍。
我这里不排外,有中国人聚集的地方,但没有china town,规模都不大,主要针对老华侨,新的一代,基本不去。不少华裔老板表示不习惯做中国人的生意。
纽约,温哥华,伦敦的China town有一段时间很亲共。但是最近已经好多了。
篩選的倖存者偏差而已

融入當地社會的華人早就離開China town了
幾代下來還沒能融入的老華僑,不是極頑固的中華主義者就是親中有利可圖的。

前幾代反共的可能早就讓後代融入西方社會離開China town了


能說一口流利外語的ABC,誰還留在什麼僑館呢?
红色鳖匪 狗熊维尼
支人会主动被动地向蛆国抛橄榄枝 请求组织招安 比如各种商会就是支共的组织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别的地方不知道,我这里的台湾人以华人教会作为活动中心,并不是中国城。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控制China town的不是三合会吗?楼主是否在暗示三合会的大佬们已经被中共收编了,正如香港的14k、和胜和、新义安都臣服了一样?
中共只在他已經完成了「社會主義改造」也就是完全建立了從黨組織到偽社團、偽國企、軍警特、偽政府、偽法院並且為成了居民馴化的地理範圍內才會看起來無限強大。在其他地方都是極端無能的,只會用特務搞破壞、藍金黃硬砸、嚴重脫離時代的弱智大喇叭宣傳。典型的家暴特長生,窩裡橫之王。
gerryzwj180 原账号Gerryzeng不能登陆,现在注册了新的
貌似日本和韓國的中華街滲透不是很嚴重
本身日本和韓國的中華街已經完全在地化了,倒像是中華文化主題商業街
像欧美的China town支味就很濃重
日韓中華街可以都看到台灣國旗和中國國旗
中共还控制了留学圈舆论,所有留学城市的微信公众号,qq群,微信群都会铺天盖地的中共国内新闻
大粵建國 大粵本土民族黨
这个问题和国内不能等同起来。容易混淆。
首先中共无法惩罚,逮捕不听话的海外华人,所以,所谓控制只不过是利诱,然后通过利益控制侨领煽风点火或以利益引导其他人。
一句话,如果华人或者说唐人,他们有对普世价值的理解,对反极权的想法的话,中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可惜极大部分华人真的是世俗而且cheap。
我是一般不和海外华人交流太深的。
我這邊的China town是一條街而已。還因為生意不好店主賣出去做酒吧,都變成酒吧街,只有一間小的中國食店,和一那個中國城的牌。

香港如果發展黃色經濟圈,不太難,但是麻煩,要有人又是移民又已經是檔主。
pmjt Don't Tread on Me - Granger Smith ♫ https://youtu.be/O-ouqol6m9g
支共对“侨领”这个群体的统战渗透是很有力度很有历史的。可这些“侨领”究竟能领导几个人还是几个舞狮团广场舞队我就不知道了,不好评价。可能我太乐观了,但我觉得支屯这个事物都要成为历史了。

转:RFI:美国华人敦促亲共侨团摘除华埠五星红旗
发表时间: 17/08/2020 - 15:20

8月16日(星期天)下午,一群华人来到地处旧金山华埠中心地带的花园角广场,他们在广场上竖立起一块“敦促亲共侨团摘除华埠五星红旗”看板。这群华人,除了来自旧金山湾区各城市,还有人从外地远道赶来,他们指出:越来越多的五星红旗在美国各地华埠飘扬,就像是对美国的立国精神、美国价值观的公然挑战,就像是为穷途末路的中共专制政权招魂,是华埠之耻,是美国华人之耻。

旧金山华埠,是美国历史最悠久、华人居民最密集的华埠,如今人们站在华埠街头的任何地方,目光所及,都可以看到五星红旗在天空飘扬;华埠居民,每天都被强制生活在五星红旗的阴影下,外来的人进入华埠,有如进入美国领土上的中共领地。

发起这次活动的是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和“旧金山湾区民主战车团队”。“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在89六四屠杀中被解放军坦克辗断双腿的前北京学生方政表示:这次活动是摘除五星红旗系列活动的启动仪式,看板将长久在华埠出现,直到亲共侨团把华埠的五星红旗全部摘除为止;方政表示:他们还将在今年10月1日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阻止中国领事馆和亲共侨团,像往年一样在华埠花园角广场举行五星红旗升旗仪式,花园角广场不是天安门广场;同时他们将写信给旧金山市长,促请她取消10月1日与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共同在市政府大楼阳台上升五星红旗的活动,旧金山市政府不是中共的市政府。

二十年前,美国各地华埠的天空很干净,但随着中共的崛起,对美国实行政治、文化、意识形态渗透的“大外宣”全面开展,华埠便出现五星红旗。美国的中文媒体十多年前曾披露:中国驻美国各使领馆,每年都获得中共巨额拨款,用于收买华埠的侨领。中国使领事馆惯用的方法是:给一些甘心被收买的侨领提供与中国大陆做生意的优惠,邀请这些侨领到中国大陆免费豪华旅游满足他们极尽人欲的享受,同时将不肯就范的侨领和侨团骨干列入黑名单,不给签证、不准他们回祖国探亲、做生意,父母病重、亡故不准回国尽孝。美国的华人,每个人都生活在可能被列入黑名单的威胁之下;那些被收买的侨领,则以自己的灵魂和良心与中共的金钱做交易。他们被中国领事馆收买后,首先要做的是在自己侨团的屋顶升起一面五星红旗,以致五星红旗在华埠天空越飘越多,华埠受中共污染越来越严重,中领馆成了华埠的实际统治者。

8月16日下午在旧金山华埠竖起的“敦促亲共侨团摘除华埠五星红旗”看板上还写着:在五星红旗下,中共自1949年以来,迫害死和饿死8000万中国人,如今又把中国新冠病毒传播到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已使得500多万美国人感染,超过16万美国人死亡,将3亿多美国人困在家里避疫,3000多万美国人失业,美国经济濒临濒临崩溃,美国各地的华埠都成了死城,商店关门、生意破产、华人生活陷于困境。让五星红旗在华埠飘扬,也是对中美两国死难者的侮辱。“敦促亲共侨领摘除华埠五星红旗”活动的发起者指出:如今美国上下正同仇敌忾,并联合世界民主力量,围堵在全世界作恶的中共,亲共侨领应认清形势,不要为必将灭亡的中共殉葬;美国华人应该从愚昧、麻木中觉醒,一起来敦促亲共侨领摘除华埠五星红旗,还华埠一个没有中共的清洁的天空。
“(新疆)非原住民的“汉人平民”殖民者大体上属于红色小满洲国(按前清的说法应该叫满城)这个系统,这些人在历史上清洗了新疆旧有的国民政府体系,现今则携裹了新疆汉人并主导了这个符号,就像改革开放后中共释放到海外的海量匪谍,接管了很多国民党的海外机构,淹没并绑架了海外华人这个群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