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中国的盟友都是些狐朋狗友?

北朝鲜 老挝 巴基斯坦 塔利班 俄罗斯 伊朗

连很多小粉红都觉得中国的盟友质量太low了,都是些什么奇葩国家啊,稍微正常一点的俄罗斯,是个曾经霸占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奸杀数十万中国人的骑墙派。

现在中共已经沦落到要舔塔利班的菊花了,中共国的国际社交已经处于生殖隔离的状态了吗?文明国家没有一个喜欢中国的,这是正常的吗?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你想多了…………
赢者通吃的世界,能选老大当朋友,谁选你啊。这几个“盟友”也不是想和你当朋友,实在是老大不待见,和中国抱团取暖而已。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但這些狐朋狗友都沒一個把中國當朋友的
所以中國沒朋友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的朋友是什么货色反映出的就是你本人是什么货色。
大概是因為是一路貨色吧

俗語有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又有云:同性相近

我想都是有道理的
说白了还是一个阶级现象
芝麻是无产阶级最终的祖国,各国(包括美日这样的高地)的无产阶级和怀有无产阶级心态的loser一到洼地都会感觉到比在自己的国家自在很多,阶级本性使然。
俄罗斯在一百多年前还是和法德这样的国家谈笑风生的,现在就只能和芝麻伊朗抱团取暖,足见布尔什维克及其残余一百年来的破坏使得俄罗斯走出了一条教科书式的阶级下降路线。德奥能和以色列和解,日本没法和芝麻和解的原因也是一样的--德奥以色列都是上等人的国家,自然会在历史恩怨清算之后展开合作;日本人作为上等人,其存在就刺激芝麻仁,使得芝麻仁发自肺腑地要她毁灭。
至于小粉红都嫌弃芝麻的狐朋狗友,那就是倒转天罡自我认知不清楚的本性使然了。芝麻仁毫不掩饰自己是如何嫌弃菲律宾越南印度这样的正常第三世界国家,对于第二世界的立陶宛捷克波兰统统以“鼻屎大的小国”来描述,对于西方七国更是恨不得要食其骨肉。其实如果芝麻仁稍稍本分一点,很多国家是不必须要走上未来的排华路线的。
毛说,外部环境紧一点,有利于激发人民的斗志。其实不过是有利于集权独裁。不过那时候,社会主义阵营还不算小,中国是最先叛变社会主义阵营的。不论是苏联阵营还是美国阵营,中国在两边都交到了朋友。

现在,社会主义阵营没有了,美国的对立面是独裁和恐怖组织。习为了国内集权独裁,又只好让外部紧一紧,美国阵营的朋友交不到,那就买朋友,买不来,就只能交美国对立面的朋友。其实中国现在所在的阵营,也有共同点,就是政教合一。

过去社会主义阵营吧,大家还有个共同的纲领,相对还能合得来。政教合一的阵营,大家的神不同,怕是不太能合得来吧,大概也就是反美是相同的。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北京政治核心的認知圖景包括兩種關鍵元素:中國革命史敘事和大國復興敘事,兩者相互構成對方的合法性基礎。前者是弱者(中國共產黨)依靠高明的馬基雅維利主義,征服其前任盟友和保護人的故事。弱者首先要取得強者的保護,但不能誠實地忠於強者,而要在表面忠誠的掩飾下,尋找強者的弱點和敵人,利用保護人的敵人攻擊保護人的弱點,再利用雙方兩敗俱傷的機會,推翻或取代原先的保護人。從北京的角度看,國民黨、蘇聯和美國相繼扮演了愚蠢的保護人角色。他們首先以國民黨附屬勢力的身份,爭取到生存的權利;然後利用國民黨的弱點和日本對國民黨的進攻,在蘇聯的保護下取代了國民黨。他們仍然以蘇聯附屬勢力的身份,依靠在朝鮮戰場和其他地方為蘇聯服務,爭取了獨立政治實體的身份;然後利用蘇聯的弱點和蘇美鬥爭,在尼克松和里根的保護下推翻了蘇聯的霸權,盡力將蘇聯勢力從第三世界驅逐出去,直到蘇聯解體。他們最後以美國合作者的身份,以免費搭車方式分享反恐戰爭和世界貿易的利益,用韜光養晦掩護了大國崛起的戰略;同時以機會主義的方式聯絡美國敵人,即使這些勢力同時也是中國的敵人,例如2001的石原慎太郎和塔利班,當然還有失敗的俄羅斯,希望這些勢力的反美活動能夠給自己提供更多的機會,修改近代以來一直由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從北京的角度看,九一一事件、克里米亞戰爭和伊斯蘭國都有效地發揮了牽制美國的作用。


我认为中国的统战政策是很有问题的,它实际上是采取了那种只能得到不稳定的临时支持者、却会制造出很多固定敌人的政策。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也是这个样子的。这里面的关键和最深层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任何意义上的中国人都是反封建分子。知识份子是强烈反封建的,人民也是强烈反封建的。无论他们内部有多大的矛盾,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理解封建文化,他们采取的所有政策都是本能地反封建性的。就是由于这一点,他们推行的所有外交政策都是得到稳固的敌人,却得不到稳固的盟友。得到的支持者都是充满背叛色彩、很容易背叛的机会主义者,而形成的敌对却是非常稳固的。但是从他们的角度来讲,这样的策略恰好是能以小博大、在较短时间内以较小投入获得较大收益的策略。这个短期内的较大收益,正是他们在长期内大范围遭到失败的主要原因。所以,就有一个我去年才发明出来的“一年现象”,这是我从韩国瑜现象中总结出来的。这个现象恐怕跟李奇威将军(Matthew Ridgway)在朝鲜战场上总结出来的规律是一样的:中国军队只能发动八天的攻势。错过了八天,再打击他们的话,他们的战斗力会突然衰退为乌合之众。中国的统战攻势好像时间只能有几个月,超不过一年的。越过一年以后,你都不用怎么打击它,它自己形成的各种副作用会自动地聚集起来把它打翻。
謝邀,但我也不知道。
不過我想補充一件事,文明普遍是以名詞作為定義,而不是以形容詞來描述。

文明(英語:civilization,詞源於拉丁文「civilis」,意「城市化」和「公民化」,引申為「分工」「合作」),是任何以城市發展、社會分層、政府形式和通信符號系統(如文字)為特徵的複雜社會。也就是一種先進的社會和文化發展狀態,以及到達這一狀態的過程。
其涉及的領域廣泛,包括民族意識、技術水準、禮儀規範、宗教思想、風俗習慣以及科學知識的發展等等。
文明擁有更密集的人口聚集地,並且已經開始劃分社會階級,一般有一個統治精英階層和被統治的城市和農村人口。
這些被統治的人群依據分工集中從事農業,採礦,小規模製造以及貿易的行業。文明集中權力,並且將人類對自然的控制力作極大的延伸。

以上出自wiki。

也就是說,中國仍然可以自稱這是他們的文明。
就個人來說,我覺得拿太過曖昧的詞彙定義『文明國家』其實不太好。
因為文明這個詞彙可以通用大多數狀況。
害臊的维尼熊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
这个问题问的。首先,中共不等于中国。是中共的盟友,而不是中国的。

中共这玩意,能有什么盟友?乌龟找王八,臭鱼配烂虾。物以类聚呗。
估计贵匪自己都不相信塔利班跟朝鲜是他的盟友
至于俄爹 普京话说的就非常明白了 俄罗斯只有2个盟友 一个是俄罗斯陆军一个是俄罗斯海军
蒋介石接班人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大哥,你跟美英北约友好,你得承认普世价值观和言论自由吧,这能承认?

谁敢动摇马列那就是在质疑党的执政合法性,这是要党的老命的

所以党的老朋友除了对党有大恩大德的苏俄以外,都其余的只能说弱小的,可以掌控的老挝柬埔寨之流了

最近洗白塔利班确实恶心,吃相这么难看,搞得很多小粉红都反胃了
最近每天的新闻联播后10分钟的内容雷打不动地是“全球各国人士谴责美国将病毒溯源政治化”,然后请的发言的所谓“专家学者”都是些老挝、委内瑞拉这种国家里名字都没听过的乱七八糟的机构里的...
emmanuelss emmanuels账号密码忘记,故注册了这个。
支国逻辑,蛇鼠一窝。就支国支人那种德性,正常国家都不太待见的。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1.依照目前的外交政策,願意做盟友大概都是準備要和美國翻臉,或是兩個鐵軌各站一邊

2.票票等值原則,在國際聯盟中比較不容易搬出對中國不利的政策
价值观不同,大部分发达国家不是社会主义制度国家,人家讲人权要自由要游行,要多党民主制,不说中共讨厌这些,就连小粉红天天都在骂白种人试图搞乱他们,能有朋友??
我就搞不懂了,既然你说人家美国要搞乱你,那你为啥要倒贴钱花10万机票也要跑去天天枪战的美帝?
天地一沙鸥 天地一沙鸥
以前大学老师说过一句

politics makes strange bedfellows.

老毛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演化趋同的结果,鲸鱼的祖先曾经也是有腿的,只不过由于演化变成了现在这样。匪帮在苏联输入资源消失后,不得已又重启民族主义,虽然理论牛头不对马嘴,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不过由于技术水准太低干不了克格勃在西方干的工作,只能去统战塔利班了😂。所谓国社也姓社,匪帮真不愧是希大大元首的最好继承人。
本来还有Trump说Xi是他的朋友滴,结果病毒让中国与民主世界加速脱离。
這些,是中共的盟友,不是中國的盟友,先説塔利班,塔利班方面已經公開聲明阿富漢不會是民主國家,與中共目前的一黨獨裁極其相似,這是中共的同類
  至於其它的一些國家或地區,比如俄羅斯,巴基斯坦,伊朗等,與中共不過是利益關係罷了,這些國家和地區大多與中共有共同敵人,它們需要中共做為“擋箭牌”,緩解它們的國際矛盾。
不是粉红并非反贼 境外无脑反贼和国内自信粉红都是一个尿性。
班里学习好同学在一起玩,最后一排的混子就在一起玩,在哪里都是这样的。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更像是合作伙伴,无脑抱团不能当道德婊 count count count count
最搞笑的是塔利班,以前墙内舆论塔利班=恐怖组织,现在成了高大上的革命军。还有金三胖以前在墙内是个梗,现在提这三个字就删评封号...
要是不给钱,就这几个歪瓜裂枣的都不愿和土共做“朋友”。
智障习近平 智障习近平
簡單回復一下,我並不覺得「狐朋狗友」有什麼問題。

中國文化有云:「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中國人能有狗朋友,事實上是一件好事。就像共產黨有14億狗朋友,一旦共產黨出了事,狗就會跳了出來成為共產黨的長城,你說狗是不是很好用?

狐狸代表的是聰明,有了狐狸朋友,全世界走到哪裡都可以賺大錢。當然,對於沒有護照的低端韮菜來說,也許不能體會。狐狸精還可以幫助你昇官,如果你沒有狐狸精朋友,那你應該這一輩子只能當韮菜了。

總之,狐朋狗友就是中國最好的朋友,沒問題。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這些狐朋狗友算不上盟友,不過是中國沒有盟友孤孤單單花錢買的裝飾而已
VOTkXtQFTpCZ hqHHkgpzgbQ8xtx8uzWA2xzJz2vcgUY34x6Uxjqr
首先这几个国家不是中国盟友。盟友是那种平等互利的国家,傀儡是被安排的国家。这几个国家一来吃喝中国的,二来基本上不听中国的,既不是盟友也不是傀儡,这叫酒肉朋友。

它们只会锦上添花与落井下石。
小粉红:因为这些国家都是被美帝国主义害成这样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27
  • 浏览: 7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