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政治该不该咬文嚼字?某些习惯性用词错误和洗脑导致的概念混乱之间有必然联系吗?

昨天叕和一个人闹掰了。他一直鼓吹什么【名族生存大于个人权力】,我忍了很久然后忍不住说了一句人权是基本权利而不是权力,另外不存在名族这个词。结果他当场炸毛,说我酸文假醋咬文嚼字,说思想要靠意会,而不是纠结个把字儿怎么写

今天我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一些谈论政治时很关键的常见错词,也想听听各位葱友的看法。我说的不是墙内网民为了绕开敏感词的魔改(如皿煮),也不是为讽刺或侮辱而生的恶搞(如公墓猿,公豸,叫兽)。我要说的是因同音或近音产生的常见错词,概念混乱,而且很多这样的词连官媒上都分不清或者干脆不分了


一 · 权利还是权力?

这两个词我认为是最基本的,我遇到的连rights和power都弄不清的人,基本上话里话外想说的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掌权等于获利,人权不过是口号,法律不过是工具。只不过更诡异的是墙内【主权高于人权】还是【人权高于主权】之辩本身就在混淆权力和权利,而每个参与者都在装模做样认真讨论

    主权是一个国家对其管辖区域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权力。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BB%E6%AC%8A

    人民主权,又稱國民主權,是一个政治学术概念,认为国家主权归全体人民所有,政府应由人民产生并服从人民的意志,亦即「人民是國家的主人」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B0%91%E4%B8%BB%E6%9D%83


    人权是所有人与生俱有的权利,它不分种族、性别、国籍、族裔、语言、宗教或任何其他身份地位。人权包括生命和自由的权利、不受奴役和酷刑的权利、意见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获得工作和教育的权利以及其他更多权利。人人有权不受歧视地享受这些权利。https://www.un.org/zh/global-issues/human-rights


一个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一个是人赋予国家的政治权力,两个维度清晰的概念在你国被混在一起吵了这么多年,至今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混为一谈放在同一个维度里争高下,这算不算文字洗脑导致思维固化的实例?


二 · 法治还是法制?

这两个词的区别我听好多老师一人一个解法,各种比喻,各种象形,各种隐晦,彻底没脾气,是在墙内根本不敢讲清吗?一说法制是名词,法治是动词。一说法制是使用暴力(刀制),法治是使用文治(水治),好像是易中天的讲座,说好的动词和名词之分呢?一说是古代法家和现代法治,那这是两个名词?一说是以法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区别,额…原来不是两个东西而是两种态度,更乱

https://i.imgur.com/y2bXPba.png

更不用说《法制日报》喜提《法治日报》新刊名之后,改了一年多还改不完

https://i.imgur.com/UDZ5gZJ.png

这,你到底是改还是不改呀,又是法制日报又是法治日报社你到底要日哪样

还是《法制日报》这个金字牌匾是某人亲题动不得?

以上两对同音词让我迷惑不解,为什么中文会出现这样完全同音的相似词汇来折腾人的思维?写作已经如此费劲,口语怎么办?费解


三 · 民族还是名族?

【名族】这个莫名其妙的词不知什么时候混进中文的…

高雅的观察者网写错

https://i.imgur.com/R8ecc58.png

更高雅的凤凰网转载光明网也写错,还是文学艺术类的报导

https://i.imgur.com/gVpE0Bc.png

今天一查发现居然连红头党刊都用过【名族】,还是包子语录

https://i.imgur.com/t5JH1s8.png

https://i.imgur.com/Tff4s5D.png

难道撅起的【中华名族】从此由民族升格为【名门望族】吗?傲慢无知跃然纸上,或许这也是对包子的高级黑?


四 · 国事还是国是?

屁民莫谈国事还是莫谈国是?人大代表共商国事还是共商国是?

https://i.imgur.com/BleIpVz.png
这一对是官媒纠过错的词,可见一般人语文常识之混乱

说了半天,国是指大政方针,国事指具体事务

讽刺的是不纠还好,纠错之后顿时明了你国的代表大会制度等于橡皮图章根本就是明摆着的

代表共商国是,就是只能讨论如何学习各种精神各种路线然后鼓掌喝彩,具体的事情(国事)相信政府不给政府添乱的意思吧…

茶馆里莫谈国事,遑论国是?这对词也太符合现实了吧


五 · 严惩不贷还是严惩不待?

说不待的人总是振振有辞,我看跟他讲程序正义就是白搭

https://i.imgur.com/g2J6hRb.png


六 · 国际秩序还是国际次序?

次序就是一二三四,说国际次序我看根本就不认可国家之间的平等观念,霸权主义战螂思维还想获得普遍认可我认你个大头鬼

https://i.imgur.com/kqgiJoc.png

但我实在不明白某海外华人媒体也说次序是什么毛病?

https://i.imgur.com/NcvyhUK.png

莫非二战以后的国际秩序在你国人看就是个次序,排座座分果果,胜者多拿败者被拿,这难道不是原始积累先来后到的殖民者思维嘛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一时想不起来,先列这几个罢

在墙内生活,这些词对我来说就是死心的信号。一个语言被污染至此,我已经没法想象如何进行正常讨论,除非每次讨论之前大家先摊开字典统一概念和用词

也许我在语言方面有洁癖(有人这么说过),也许因为对五毛粉红太厌恶先入为主了比较情绪化,但每次只要看见对方写错这些词,我基本就确定无法再沟通。一开始我觉得这是语文水平问题,后来我觉得是素质问题,再后来我觉得这是被洗脑和思维混乱的表现,而现在我甚至觉得墙内中文已经失去了准确表达人文和政治思想的功能

我想和葱友请教,您觉得这些语病是不是思维上欠缺的体现?是因为中文被共匪荼毒阉割了多年导致概念混乱,还是说中文本身就有某种缺陷,还是我在某些方面过度解读了?盼多多指教,谢谢




写这个问题之前在葱上做了一些功课,下面这些前辈的文字和话题让我获益匪浅

@viewer | 何识别五毛——从语言体系的角度 - 新·品葱(@Onioner 作)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6

@lelouchgreat | 最近才慢慢理解“母语是一个人真正的祖国”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01

@chemie | 从语言的起源理解、预测真理部的语言污染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5240

@千黛汐 | 先有语言还是先有逻辑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5664

又,已经努力学习品葱分区,但今天这个话题旨在讨论语言人文,引用的截图却貌似恶搞翻车,最后权衡半天觉得无时效性所以还是放进人文政史,万一分错实属无心,求管理员包涵
<(_ _)>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樓主的問題觸及了具象的文字和抽象的精神之間的聯繫。釐清二者的關係有助於深入探討樓主所列舉的各種常見錯詞和背後深刻的思想缺陷。據我觀察,一個語言越是具有所謂博大精深的特點,越是一切盡在不言中,就越難用來訂立便於雙方遵守的契約,遑論有效溝通抽象的思想。討論政治要不要咬文嚼字?不一定。用中文討論政治要不要咬文嚼字?一定要。

「咬文嚼字」在台灣教育部新編國語辭典裡有三個意思:
【1】在詞句上斟酌推敲。……也作「咬言咂字兒」、「咬文咂字兒」。
【2】譏笑士人迂腐而不知變通。
【3】形容賣弄文才、裝腔作勢。

而中國的在線新華字典將這個成語解釋為「形容過分地斟酌字句。多指死扣字眼而不注意精神實質。」

在問題開始所形容的情景中,被糾錯的對方指責樓主咬文嚼字。這種用法符合國語辭典的第一種解釋,更符合新華字典的成語解釋。我注意到「不注意精神實質」這層涵義似乎是中國新華字典獨有,台灣國語辭典裡沒有(如果台灣有其它辭書同樣指出不注意精神實質,敬請補充)。我認為這恰恰表現了中國洗腦教育對文字的矮化和閹割。所以,我想從具象的文字和抽象的精神之間的聯繫展開討論。

文字是人為了實現理解而訂立的一種契約。

在使用任何一個特定語種的人群中,現存的正在使用中的文字是這個契約的現行條款;已經廢除的或者成為古語的偏僻文字是這個契約在修訂中剔除的條款;只能讓其中一部分人(如網民、同好會、專業人士)理解的文字是這個契約中新增的試行或暫行條款;而文字背後的歷史文化、構詞、語法、褒貶義、以及當下政治正確等各種影響詞彙產生和消亡的因素,則可以被看作是存在於這個契約之上更高維度的meta規則,這個規則同樣也是在逐漸變化中的。用一個不完美的比喻,meta規則和契約好比憲法和法律,每一個的文字則好比法條,具體到每一次使用則是司法和解釋。正常情況下,憲法的修正比法律的變化慢得多,但一旦憲法修正案通過,法律必然受到深遠的影響。

上面是我在閱讀Heidegger和Gadamer的相關論述後所總結出的一點個人看法和粗淺比喻。

Gadamer認為,所謂理解,是指在發生意義的那個事件中存在。理解是在有限的條件下,跨維度的一種活動。 Gadamer的詮釋論繼承了Heideggar的存在論,即人的存在(Being)是一種與時間、空間、歷史、現在、將來、以及其他人的以上維度全方位產生互動的有限的存在(Heideggar為這種哲學意義上的存在自創了Dasein一詞)。

我們不僅是我們所屬的宇宙的一部分,我們也通過與其它Being的互動觸發事件來定義和改變我們的宇宙。定義我們的存在就是我們存在的方式。我們的傳統影響了我們如何去理解和詮釋,而我們的理解和詮釋方式又必將融入傳統並被未來的我們繼承。我們繼承先人留下來的知識和經驗,獲得了成見(prejudice = pre- judice,取字面義,非貶義),而成見是幫助我們進一步認識和理解新事物的拐杖,既不能完全依賴又不能徹底拋棄。由成見為出發點去理解新事物,這個行動本身就是我們產生新知識和經驗的過程,就是我們的存在方式。

一言以蔽之,在成見和新知中循序漸進, Gadamer定義的理解就是在過去和現在等各個不同視界(horizon)中循環往復的,不間斷的,產生和解釋意義的活動。這種循環的術語叫「詮釋圈」(hermeneutic circle)。而詮釋學就是探討解釋和理解的理論和藝術。

我在此著重介紹Heidegger和Gadamer有兩個原因。

第一,習慣性用詞不當,或在特定的語文水平下感到一個意思無恰當的詞來表達,都可被視作一種存在缺陷,一種欲求理解而不能及的望洋興嘆。所以,樓主的感受是非常真實也很深刻的。

第二,語言所在的文化傳統、時間、空間、歷史、現在、將來、以及使用這個語言的人群都是這個語言的一部分,所有這些因素都要靠語言來表達和傳播。同時,上述所有因素也在影響塑造著這種語言。繁榮的語言不會無緣無故地繁榮,消亡的語言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消亡。

綜合上述兩點,我們來看看中文裡面為何沒有準確、排他、無歧義的翻譯Rule of Law的詞彙。問題的關鍵是,舶來概念只能靠翻譯。而必須靠翻譯則說明它不是由中文自身的存在中自然生長的理解(not organic)。從中文詮釋圈看,Rule of Law是外來異類,是中文詮釋圈在自身的知識和經驗中找不到的概念。

假設中文母語者不去試圖翻譯它,而是直接用縮寫或音譯如ROL,那也需要中文使用者通過認真學習自古希臘—羅馬文明以降,ROL的歷史文化傳承和現代理解,在大腦中拷貝整個詮釋圈的概貌,這樣才能在「ROL發生意義了」這個事件中存在(即理解)。實際上,要做到這一點既難也不難,大多數我認識的華人移民第二代都能做到,而在中國教育環境中很難。

相比之下,在中文詮釋圈談「法制」卻是人人天生都不難理解的,而「法治」倒像是個錯詞。電影『沒事偷著樂』里侯耀華扮演的暴力拆遷隊頭目在推搡中怒斥大民說,「張大民你知道嘛叫法治嗎?不守法就治你。」小說中原文說,「你知道什麼是法治嗎?法治就是用法律來治你。」看,法治這個所謂ROL的正確翻譯在這個大環境的文藝作品中,在民間大白話中和書面創作中都可以和ROL的意思南轅北轍。所謂藝術來自生活高於生活特別適用這種情況。如果沒有現實中文宇宙對ROL的曲解,就不會有這樣傳神的藝術作品。

樓主觀察到的民族和名族問題更有趣,更現實,更諷刺。我為了觀察這個詞試裝了一款牆內的簡體中文輸入法,發現裡面赫然已經有了「名族」這個詞。不難看出,互聯網時代的雲詞庫技術可以使頻繁使用的錯詞在很短的時間內成為輸入法中的成詞。這在筆紙交流的時代是難以想像的。這再次從微觀層面印證了Gadamer的觀點,我們既是我們所屬的宇宙的一部分,我們也通過與外界互動所發生的事件定義和改變了我們的宇宙。

根據中國某網站的問答大約可以猜測,名族這個錯詞可能來源於前後鼻音不分,即民(min)和名(ming)不分。但我在此想給出一個更大膽的猜測:民族主義狂熱文化導致名族一詞的誕生!

帶著樓主吐槽的名門望族迷思,我想請您閉目想像一個略帶口音但努力說著普通話,慷慨激昂情難自已的粉紅朗誦者,他正在高聲朗誦「中—華—min—族—,飽經滄桑……」在這種被共產黨帶壞必須用哭腔喊出來的話中,min的發音會不會喊上去更像是ming才更飽滿?多年以來,大江南北多少地方的校園,晚會,電視被要求用這樣的腔調朗誦?照我看,名族,就是在對著民族復興的幻像意淫時的早洩。這個詞被審稿一向嚴格的黨刊寫在頭條當中,說明它已經不再是被視作一個用字錯誤,而是一種新的成見,一個來自想崛起想瘋的民族主義染缸裡的新視界。

回到樓主最初的問題,討論政治要不要咬文嚼字?

基於中文詮釋圈的混亂,傳統文化中的種種缺失,以及共產黨文化對它的污染和異化,我認為不僅在討論政治時,在進行一切嚴肅討論時都要字斟句酌。咬文嚼字絕不是忽視精神實質。相反,中文母語者必須靠也只能靠咬文嚼字,通過各個維度的努力尋回被共產黨文化閹割掉的精神和意義,構建華夏傳統中缺失的意義。這是關乎人作為獨立個體和精神存在的實質問題。
歌以咏志 🇺🇦 Kalush Orchestra - Stefania ♫ https://pincong.rocks/video/6225
混淆和阉割概念是洗脑的一种手段,这是毋庸置疑的。在这段视频中,朝鲜脱北者Yeonmi Park接受Jordan B. Peterson的访谈时提到,北韩语言被阉割到没有爱情的概念。所有的爱都必须指向伟大领袖。一个语言竟可以被阉割至此并影响到人最核心的自然情感,真让人难以想象。

尽管如此,我觉得语言和概念混乱的成因还有很多,而洗脑只是其中比较容易观察和归责的一种,而且它的作用很有限。我之前的一篇回答里提到过中文的一个缺陷,就是习惯性地隐藏主语,不区分能主动行为的客观主体和拟人修辞中不能主动行为的主体。有时候一句话或者一个词组看上去有主体,但真正的主体隐藏在说话人的脑子里。如,“民族自决”、“人民选择”。在主语隐藏的语言环境里浸泡久了,说者和听者都习惯性地忽略很多事务到底是什么,究竟是谁做出行为,谁该负责。

总的来说我认为中文本身的缺陷先于支共洗脑。在个人的自由、尊严、生命意义方面,原生中文承载的概念显著匮乏,所以新生的舶来词特别容易被解构,被操纵,被特色化解读之后重新封装。这一缺陷使马列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话术特别容易蛊惑人心;对人的自由,生命和尊严的践踏听上去不仅不骇人听闻还很激情澎湃。这种缺陷在支共掌控了国家机器和教育系统之后被故意放大和操纵,成为各种中国特色解读的文化土壤。最近,我被所谓全方位民主对“民主”曲解再次击穿了下限。

时过境迁,支共诞生时的操纵阶级斗争话术的条件也许已经不复存在,但洗脑术总是不缺新的思想土壤。譬如主贴下面的一条讨论里所呈现的后现代相对主义主张,就是今天在西方常见的“Don’t judge me!”道德绑架。我的话要用我的理解,我怎么用一个词理解一个词谁也不能干涉,干涉就是统治者意识形态,就是压迫洗脑。这种相对主义主张在道义上占据了“平等”这个制高点,但实际造成的是良莠不分,甚至劣币逐良。庆丰所谓的思想文化姹紫嫣红不分高下正是利用了这种新时代的思想文化缺陷。

每一个词语都是有对应的内涵和外延的。词语意义的“第三方参照标准”尽管总在变化,但总是存在的。用词不当的错在说者,而不在听者。否定这些即是对语言存在的意义的阉割。所以,我特别赞同上面@adt 的结论,即用中文讨论政治必须字斟句酌咬文嚼字。我更认为,一切有意义的讨论都必须咬文嚼字。如果有例外,那也是谈话双方特别“心有灵犀”,甚至存在有某种意义上的心灵感应的情况。这种沟通恰似此时无声胜有声,是不靠文字语言的,但它非常稀少而且一般都很私密,不属于楼主这个问题的范畴。
來閒逛的台灣人 開始覺得有點無聊
有一些是單純的程度低落字彙不分

有一些是刻意的概念混淆
如法治 得用 英文去看
rule of law 跟 rule by law在中文一樣都翻成法治

但rule of law是現代法律概念

所有人在法律面前都是擁有相同權利
政府也是受法律約束,在法律的框架內執行公權力

而rule by law則是很不現代的概念
政府或某些人(如黨)凌駕於法律之上
法律是政府(黨)的工具,人民要遵從,但政府(黨)不需要,隨時可修改或片面解釋

隨便一個搜一個Rule of Law vs. Rule by Law 的英文網站 
https://www.vannormanlaw.com/rule-law-vs-rule-law/

這個直接網站中翻下去就很好笑了~


舉這個例子是說

任何正經的討論
名詞的定義與概念的確認都是前提條件
(比如談法治時一般人想談rule of law,
黨國講的是rule by law,
這樣的名詞定義差距下對話討論就無法成立)

閒聊時當然無須顧慮太多
但要認真闡述主張時,
就得稍微在意下方法論
有依據有論文能附上
就能大幅度改善概念模糊不清的問題
我也是這樣要求自己的
所以只要是認真一點的發言,我常常會附上相關論文(當然自己會先至少大略看過)

邏輯的清晰還是得靠遵循方法論的治學

且如果可能,各學問都盡量讀原典,而原典也盡量讀原文或相近文化圈的語言版本(當然得依據自身語言能力)

盡量少經過二手解讀書籍治學

"簡單讀懂XXX"或"圖解XXX"這類東西在我的看法裡都有毒

------



另,仔細觀察你會發現
許多五毛水軍或惡意槓精都是用偷換概念或轉移主題的方式來攪亂正經討論


我常用的辨別方式就是

重複對方有來源問題的強烈主張加以質問其依據
比如昨天有個主張"不自認華人就是叛國"的東西

我就質問他為何不自認華人就是叛國,是否有法源或學術依據?

如果他是認真認為不自認華人是叛國的話
他會努力的聲明為何不自認華人就是叛國

即使我反對他的主張且認為其主張不可理喻
那我最終還是尊重其個人看法

如果他打死不認說過,反指控我曲解,並轉移顯然不相關的話題
(以這個案例是他突然不斷強調李登輝說過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那這就不會是個正常討論者,是來洗概念攪亂討論的

畢竟人只要認為自己是對的,那通常會重複堅持並打算說服對方


一點個人心得分享^^"""
peace_world 烏雲密布的天空總會有陽光透出,願陽光普照
我同意樓主說的,文字與語言是思想的延伸,別人無法打開你的頭腦看你思想,但透過語言及文字可以進行糾錯,也有句俗語:「請你先確認我們的詞語定義是相同的再來討論。」所以文字語言定義明確是相當重要的。

這裡我幫正體字打個廣告,如果想要用字更為精確,可以嘗試使用正體字,先說本人沒歧視簡體字,為了快速,學生時期或開會時筆記也會使用,但越長大,慢慢發現正體字的精妙。因為簡體字「一字多用」的情形很常見,且很多一字多用很奇怪,很多像是硬湊的。

例如簡體"干"的使用,在正體是有分"干"、"幹"與"乾",每個字都有不同意思與使用,干是"干涉",幹是"樹幹",乾是"乾燥",乾也有"乾坤"之意,那為何這裡又不是用"干"?如此多的案例很多,所以在這推廣推廣,尤其現代人都不用手寫,正體字再繁也沒有太大影響。

曾經也看過有網友提到,學習使用正體字,吐狼奶的速度加快很多xdd,那時就在想,事實上文字與語言同樣也會反過來影響我們,因為文字語言可以了解文化脈絡、思考模式,相信有第二外語的都有明顯感受。

一定會有蔥友們不服氣,覺得只是簡繁不同,但我有時看大陸小說、文章,真的有種看外文的感覺,可能一部分是文字用法簡化,一部分是兩岸過去各自發展,還有一部份是大陸用詞很多會不自覺帶有黨味、黨文化...當然這裡只是建議罷了,提供一點想法。

p.s.打這篇文都要很小心自己有沒有打錯字xdd,另外若有網友有其他想法,懇請不吝賜教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個人覺得如果不妨礙閲讀理解的情況下是不需要咬文嚼字的
比方説著名的應該和因該,很多人都很煩這個錯別字,但聯係上下文几乎不可能造成誤解,在網絡上因爲拼音輸入法和選字麻煩而出現這種錯別字,個人覺得沒必要太過介意(但不爽是個人自由甚至是直覺反應)
但有的如權力和權利是很容易造成混淆的,因爲兩個詞經常出現在統一領域,聯係上下文根本猜不出你是真的想這麽說還是單純錯字,所以有必要介意
當然有的人可能只是單純沒有認識到兩者的區別,這可能是一種缺乏教育導致的無知,或者是刻意洗腦造成的混淆
有時一些中文字被語言污染太嚴重,個人覺得甚至可以引用外語,不僅能有效避免混淆還能減少污染,多好
權利和權力,在英語裏就是right和power,除了字數沒有一個類似的
國是和國事個人覺得問題不大,因爲基本説的就是國事吧?
Konnichiwa こんにちは
楼主的观察真细,名族那几张图把我笑喷了。。。

说到楼主的问题,我觉得肯定是概念不清,但不清的原因不一定是洗脑,反倒是象普遍的懒癌。糊里糊涂地过日子,糊里糊涂地说话,觉得求甚解什么的没必要,但是你一纠正他就觉得失了面子,就跳起来了。说得不一定对,但身边确实有不少这样的人。。。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这就是中文表达的最严重问题,中文很多词汇概念不清晰甚至意义混淆,这就导致中文自古以来都是真理报的同类,在文言文时代数量就是约数词,六万人就敢号称百万,在匪帮统治中国后,更是把日常用语篡改了个遍,经历过文革时代的人都明白,所谓僵死的语言是种什么东西。不明白的找篇坚决贯彻落实的中央文件看看就知道了。
如果双方要讨论的话,至少也要确保词汇意思大体一致,在大陆中文未能做大规模改变前,有争议的词用英文标注一下消除歧义比较好。
至于纯粹的咬文嚼字,个人认为没有必要,语言都是演化的结果,如果强制规定标准语言,肯定会导致自然演化的词汇大量消失,反而对信息传递形成阻碍。
本人对咬文嚼字的态度是直接进入其他语言进行学习,没有必要经过翻译以损失context的代价去理解他人翻译的text。甚至于在如今,这些text是夹杂着某些deception带给你的。咬文嚼字显得尤为必要,但是直接跳出简体中文或者中文是更好且更有效率的方式
MCMXIX 国民自治
讨论严肃话题,词汇的准确性肯定是重要的。小时候电视里的那些辩论赛,两边长篇大论,讨论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特别搞笑。

英语里的法律文件,包括政治文件,都是有一套专门的英语(Legal English),和日常英语完全不一样。特征是,会使用一些奇葩的古英语,“thereby, thereof, hereby, therein, wherein, whereby”等等,不但多出一大堆术语,甚至很多常见单词的含义也和日常完全不同。

美国的律师医生地位这么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两个领域的东西,普通人看起来如同天书,没有人帮忙解释根本看不懂。比较起来,中文在严谨性方面,应该说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语言是我们赖以思维的工具,口头上的语言不周密实际上是因为心里面的思维不周密。
pixel 遵循框架討論 回答絕不跑題
語言是表達的工具,如果不使用規範的語言,在編碼和解碼時容易出現誤差,導致不同程度的誤解。

而討論任何議題前,則需要確定那個議題的定義,不然也可能出現最後討論的內容是雞同鴨講。

我認為教育質素的保障是成功民主的重要根基。如果整體國民素質過低,透過全民討論而有效達成共識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語言的表達和理解能力是實現有效民主的重要因素,咬文嚼字正是其表現之一。
孙金香 每一个姨粉都曾是民小,每一个图支大佐都曾是底线人,每一个支黑都曾为中华民族自豪。人的耐性是有限的,我早就麻咧。
咬文嚼字是应该的,因为支语是世界上香农熵最高的语言。
高簧GaoHuang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品葱主号:舋贳
我个人认为,无论在中国还是海外自由世界,某个或某群新闻从业者使用平民化的语言、方言、土话甚至俗不可耐的比方,这些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其中没有公权力介入,有目的性地歪曲中文语言,仅仅是个人行为。
      但是,中共在宣传和教育中歪曲了很多词语的含义,这是值得引起重视、值得葱油们深入研究、剖析和矫正的。因为这是中共使用权力、有目的性地干扰、影响中国人的思想。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只存在於字面與名義上的虛構中華”名”族,沒問題啊?沒有”民”的國家都能寫成民族,才是錯字吧?
小土豆 加拿大第23任总理,自由新民主社会主义联合党党魁,黑脸怪,数学代课老师,滑雪教练,独裁习近平崇拜者,女拳主义,极度自恋者,绯闻缠身,花花公子,绣花枕头,我爸是老土豆不是卡斯特罗 。
真理部已经验证过了,Newspeak 世说新语 是洗脑的充要条件。所以要反洗脑必须从咬文嚼字开始。
vaaller 观察 想不到用什么ID所以用一条恶臭粉蛆的ID做ID了,不用在意细节
这些不算咬文嚼字,如果有人说你咬文嚼字,那你用看文盲的眼神看他就可以了
法制指法律制度
法治指政府依照宪法治囯,与人治相对。
你做的很好,也没必要生气。我华老工资不高,时薪只有一百,但是我也不会花十块钱的时间教育傻逼。你只需要提一下,对方不同意,不要理他就算了。可以上网跟明白人讨论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1、2、4完全就是兩個東西,這個還真的不能寫錯

3、5、6只是單純打錯字而已吧XD 文盲還不准人家糾正喔

而且咬文嚼字應該是指引經據典、掉書袋的那種
糾正別人的錯字根本就不叫做咬文嚼字好嗎
我觉得是否应该咬文嚼字,关键在于是否会混淆概念。比如权利和权力,是两个不一样的概念,而民族和名族明显是用错字,倒是没必要深究。我看过楼主几个帖子,觉得你还是挺有批判性思维的一个人,你说的另外那个人如果连权利和权力都搞不清的话,也没必要花时间和精力去跟他闹掰了。
晕晕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你顺着他说,也能说到真理。

真理是一种没有干涉,自由的讨论,也会讨论出来的东西。他只怕人为干涉。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先説朋友, 我和某大哥因南京大屠殺三十萬人開吵.
雖然吵翻了, 但我那大哥是個人性與邏輯接近臨界點的人,

察覺到一些内裏問題了, 受害者名字、經歷皆不能和猶太人相比.
連德國人之後的反省都不是共產極權(共黨)能比的, 

共黨只是謀求受害者再利用罷了, 人死了也不被放過,
這是我們現在的人不能幸免的, 活著是共黨的奴隸死也不得安生.

因爲帝制思想, 還認可獨裁者采用馬基雅維利學説的舉動.
但對長時間持續的苛政亦十分不齒.

他沒有走出千年帝制迷夢, 但我們吵翻了卻還是朋友,
只是互相默認避談南京大屠殺話題.

我依舊覺得他是位正直、分得清是非善惡的人,
若在公民社會中定是位合格的公民.

補充, 不但要咬文嚼字, 易混淆處可用英文詞句.
刘鹤 派樂迪
我们必须文化自宫,我们没有咬文嚼字的政治资本,我们是小学生永远执政。
dmoto 观察
窃以为这些同音相近词语的设置,就是统治阶层堆砌的文字狱。

首先让你没有权利对抗我手中的权力,法制社会并不依法治国,各民族不能共商国是

让本身文化层次低的底层的民众失去话语权,或者造成歧义。

严惩不贷,我认为是怠慢的通假字。

包子在这方面无疑是底层的背书人,所以墙内外拥有众多粉丝。
ccpuji 割袍裂,問誰未發聲?經年血海魘深重,韜光養晦殺九千。願為普世日下鬼,寒光一盛無垂憐。
唉,你就说,你们伟大的中共一篇稿开会研究半年逐字逐句修改,一场发布会得先把记者可能提的问题的答案全写在小本本上。什么事件定性啊、什么舆论引导啊、什么指鹿为马啊,脚底下这个地球上还有比中共更能在政治上咬文嚼字的吗?哦,只许你们自己咬文嚼字是吧,懂了懂了,祖传双标,病入膏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 (李子柒) - 1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2-11
  • 浏览: 8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