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左右派是什么?和西方民族国家的左右派有什么异同?

有不少人提到中国的左右派与国外是相反的,我并不赞同。
左右派的概念是相对的,和具体的时代与国家有关,但是本质相同。
左派渴望进步,想把未来的事今天实现;右派希望维持现状,想把过去的事在今天继续。人类的进步需要左右派平衡,太左了实现不了,太右了就没有进步。
在 20 世纪时,中国的左右派概况:
  • 极左:极端进步派,希望中国马上摆脱帝制;贫富差距一夜消失,人人从事生产活动,资源按人头分配(也称毛左)
  • 普通左派:希望中国摆脱帝制,逐渐走向民主共和;资源按劳分配,特殊情况给予补助(会被极左打为右派)
  • 中间派:不过问政治,随波逐流(大多数人的状态)
  • 普通右派:大体维持现状,搞君主立宪;不富裕是你能力不行,对弱者尽量不给予补助(当时有人提出,但是很快被否)
  • 极右:极端保守派,希望回到原有制度,大清帝国万岁;无视贫富差距问题(高层比较多)

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极左派取胜,成立了新政权,但是他们的主张完全实现不了(1959-1961 年的所谓“自然灾害”),资源一旦按人口分配,那大家就没有劳动积极性了,最后导致资源短缺也是必然。改革开放后,中国政权的政治主张就越来越右倾,到现在:
  • 极左:极端进步派,认为现任政府不行;渴望贫富差距一夜消失,人人从事生产活动,资源按人头分配(对现任政权是个威胁)
  • 普通左派:希望中国摆脱共产党统治,逐渐走向民主共和;资源按劳分配,特殊情况给予补助(对现任政权也是个威胁)
  • 中间派:不过问政治,随波逐流(大多数人的状态,被部分人称为“岁静婊”)
  • 普通右派:维持现有基本制度,坚持改革开放,有的人会搞体制内改革;不富裕是你能力不行,对弱者尽量不给予补助(党内有人主张,但不够强势)
  • 极右:极端保守派,“开倒车”,天朝万岁,共产党万岁;无视贫富差距问题(谁的主张不用我说吧)

过去的极左政权变成了极右,难怪中国政治上发展得一塌糊涂,要记住,极端主义是没有好下场的,中国也不会例外。
 
做下补充:
  1. 体制内改革和“开倒车”的情况已经加上。
  2. 一个人可以政治左派、经济右派,反之亦然。
  3. 不存在“皇左”。皇帝是一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保皇就已经坐实了极右,而现在的极右就是 1949 年的极左。
  4. 舔的不是左,而是习。哪天习突然变普通左派了,那些人照样舔。
  5. 投机分子不能分到任何政治光谱里,因为谁强势就跟谁,飘忽不定。
忘了是吴祚来还是赵楚在微博上说的了,他说中国目前没有左派和右派之分,只有人派和妖派(也可能是人派和兽派,记不清了)之分。人派把中国带向自由民主平等的光明前途,妖派(兽派)把中国带向法西斯极权的黑暗。
时过境迁,如今这两位都已经退出微博了。悲夫!
中国左派指的是"走社派",主张维护现有制度,维护某共领导地位,对西方制度采取仇视态度。其中激进分子特别推崇毛主义,要求复辟文革。
右派指的是"走资派",主张学习西方,自由民主。其中激进分子主张推翻某共,全盘西化。
====分割线====
在西方世界的传统印象中,右派通常是指支持民族主义、捍卫传统家庭价值观和宗教(犹太-基督教文化传统),且反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政党,认为某些社会分层及社会不平等的现象是正常、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派[4][5]。部分人则用“右派”来称呼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支持者[6]。
一般印象中,左派经济取向是支持加强干预市场运作和平均分配财富;右派则支持自由经济,让市场自行调节。左派多指积极社会改革及重视人权;右派多指保守及维护资产阶级的建制、法治稳定。民族主义立场上,左派指倾向国际主义、民族自决、独立运动、世界大同,但亦有以国族基础的民族主义等,右派则主张以国家主义、民族为中心。

(来源:维基百科)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桂枝没有左派和右派,只有乖派和不乖派,不乖派翻到了墙外才能产生左派和右派。
简单的就是平等派和自由派。
 
先说西方的:
法国大革命之后西方人提出两个口号: 自由和平等。 然而人们后来发现,自由和平等许多时候是不可兼得的。最直接的例子就是税收和福利, 福利高了社会自然平等了,但同时高税收又打击了人的积极性,就不自由了。有的人觉得平等重要,他们就被称作左派, 有人认为自由重要的就是右派。 放在经济层面就是政府主导就是左派,强化大市场,小政府就是右派。
美国就比较右派,欧洲就比较左派。 在美国国内,民主党就比较左,共和党就比较右。 马克思主义要求人人平等,平均分配,这就是极左。
再说中国:
前面说了,因为马克思主义已经是极左了,你没有办法比他更左。所以在毛时期, 坚持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就是左派, 想改革开放高市场经济的就是右派(刘少奇,邓小平)。 现在以习近平为代表领导层基本上全是左派,强化国企,国进民退,搞大政府。 而右派人士现在没几个了。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中国的左右翼要分两种情况:
1.事实情况:就像killreddragon说的那样,根本没有左右,只有乖派和不乖派;
2.官方宣传:这个左右和国际是一致的,只不过中间点错位了。匪认为自己是温和左派,比它右的都是右派。
 
国际上的左右是这样的:在18世纪的法国国民议会上,保守派都坐在右边,激进派都坐在左边……
停!这老皇历现在还有用吗?
我原先也觉得这个分界不适合我们这个时代,但现在回头看看,这个分类其实反而是最合理的。左和右的区别其实就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当然这两个概念被正式提出的年代要晚的多),以及从这二者所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的区别。
但是这里有必要先讲一下什么是保守主义,因为现在中文互联网上对于保守主义的理解简直可以以胡说八道来形容。很多人之所以会觉得左右的概念很含混,原因之一就是对保守主义的理解全错了。
保守主义基于以下思想而存在(作为一个源起西方的概念,我们先不考虑中国的情况):人的知识和理性是相当有限的,而旧制度往往是前人以大量经验总结出来的结果。它即使不完美,但也一定比某个人基于自身有限的理性规划出来的乌托邦更加合理。
举个栗子:
我们知道法律有个基本分类:英美法系/普通法和大陆法系/成文法。而普通法的整个流程是非常繁琐的:如果我们要在法庭上判断一件事情是否正确,首先双方律师要从历史上浩如烟海的判例当中,找到对自己代理人有利的判例。相比之下成文法就没有这么繁琐,大家跟法条一对比,结果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么英美搞普通法是不是有病呢?实际情况是:历史上这些国家没有我们现在这样完善的法律制度,整个政治制度都很简陋,所谓司法就是争议双方找个公正的裁决者,由这个裁决者来决定双方谁是谁非。当然这个裁决者自己的水平也不见得有多高,他的裁决很可能是有问题的。但是等到下一次其他人再来寻求裁决的时候,他们就会指出:上一次某某也做出了类似的裁决,但是他的裁决导致了很坏的结果,所以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裁决,这样一来一个坏的判例就被淘汰掉了,能留下来的都是好判例,时间长了以后大量判例形成习惯法,把习惯法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就变成普通法。这个时候要是再去拍脑袋制定一套成文法,十之八九不会比普通法更加公正合理。
在这个例子中,普通法就是保守主义,成文法就是进步主义。
但是在这里我们一定也要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保守主义所要保守的旧秩序,一定是自然生长出来,自然的淘汰掉那些坏东西的。如果说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强力政府在干预,那完蛋了。两个人找县太爷打官司,一个是县太爷亲戚,这样的判例有任何价值么?能淘汰么?
所以中国的传统是这样一种情况:它的上层是一种非自然产生的,而是统治者为了私欲建构出来的人为架构,下层则是一种在高压社会下的生存策略。譬如说为什么要裹小脚呢?因为裹了小脚的女性活的更好;为什么笑贫不笑娼呢?因为卖身的活的好呀;为什么要灌一肚子烈酒才能谈生意呢?因为人醉了以后说话比较直,生意容易成呀。
但是进入现代问题来了:如果英国人说我们不想要封建制了,我们想要民主自由,那很好办,用议会和民选政府替换掉原有的王公贵族就完事了,其他无关的旧制度什么都不用改;但是如果一个中国人说我们今天不要专制独裁,我们也要民主自由,那么那种旧有的,基于专制独裁而存在的生存策略和民主自由一旦对撞,一定得死一个。而且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死的都是是民主自由。
如果以上的例子还不够说明问题的话,我可以再强调一件事:就是保守主义者从来都是支持有限度的变革,反对激烈革命的(这很好理解,激烈的革命往往伴随着对传统的摧毁),但是你要在中国这么讲,那你怕不是又低估中共的战斗力了。
我说的明白一点吧——这种说法很容易被人扣帽子说成是种族歧视——只有西方人保护旧传统才是保守主义,中国人保护旧传统实际上反而不是保守主义。因为这种上层人为建构,下层扭曲的东西反而根本不符合保守主义的基本定义,倒不如说它的最大敌人才是保守主义,可是右派的对手怎么会是右派呢?
可笑的是这些人还能抓住“保护旧传统”这一点给自己脸上贴金,甚至五毛还可以把自己打扮成“维护中共的保守主义者”,恶不恶心哪?
 
但是如果我们厘清了保守主义的真实含义,在回过头来看待左右分类,很多事情就明晰的多了。
譬如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是左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旧传统是资本主义,而马克思那一套呢?从思路上讲,他是认为自己的理性优于人类智慧的;从方法上讲,他是支持激烈革命的,所以马克思是左派。
再比如很多人经常会认为的“左派平等,右派自由”,这个在说法上其实是非常有问题的。右派其实不见得一定不支持平等,只不过右派要支持也是支持权利义务上的平等,而左派的那些高福利实际上是结果的平等。但结果上的强行平等就意味着权利义务很可能是不平等的。那么支持旧有的权利义务平等的自然是右派,支持结果平等的是左派。
至于国际主义——民族主义这一轴更不用多说,旧制度里哪有国际主义的份?
还有“大政府左,小政府右”的说法也一样:旧时代的政府都是小政府,小到什么程度呢?“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放到现在就等于是说国家主席不能跳过省长直接指挥市长。你想这样的政府权力被局限到什么程度了?对这个问题我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知道基督教其实也是保守主义者要保守的传统之一,美国南部那群红脖子茶党绝大多数都是基督徒。那你们知道圣经怎么评价政府的?以色列有位国王叫大卫的搞过一次人口普查,上帝直接宣布这是犯罪!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 
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 
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 
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 
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 
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 
——《旧约·撒母耳记上》

这里倒是还有一个特例,就是自由意志主义。这个派别从思路上讲倒是谈不上保守,但是在具体的政治理念上却多有接近,甚至保守主义者们还会引用他们的著作为自己背书(等于是自己以前笃信但是无法证明的东西被自由意志主义者证明了),出于实际需求一般也就视为右派了。
 
中文互联网上左右派之所以难分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1.中国人没有左右,只有乖和不乖,说哪一派是左都有失偏颇(左派反贼和右派奴才多了去了)
2.对保守主义的错误定义会导致左右无法划分。前文说了,皇汉们的主张是不可能得到保守主义者认同的,因为他们的一部分主张是反人类的,而一部分主张,比如吏治国家和科举制度反而还是进步主义一侧的。如果我们错误的将其认知为右派,那么此右派和彼右派除了表面上接近以外还有什么共同点?这种强行捏在一起的“右派”的具体主张又是什么?这一切都讲不通了。
3.共产党的存在导致中国人缺乏政治经验。如果是一个民主国家,左也好右也罢都是一系列可行性方案的总和。但是中国人没有政治经验,就是自己喜欢什么就会支持什么,至于说自己所支持的这些东西是否互相矛盾,他自己也意识不到。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个人可能既赞成左派又赞成右派,他也就无法区分左右了。
4.(这个不只是中国的问题)对纳粹的错误分类。
纳粹被主流公认为右派,但如果你把它代入到我上文的左右分类当中一定会出问题:纳粹是旧秩序吗?显然不是。
那是不是这种基于进步-保守的分类法有问题呢?也不是,因为就算你套入其他的分类法,一样会有问题:
“左派高福利,右派低税收”——纳粹的福利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大政府左,小政府右”——纳粹政府建设了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高速公路系统,还可以直接指挥法本、保时捷等公司的生产;
“左派平等,右派自由”——额,别开玩笑;
“国际主义为左,民族主义为右”——这是唯一能够把纳粹套入而不矛盾的说法,但是如果你真的用这个标准来判定左右的话问题更大:很多意识形态根本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站队,你怎么分?
说到底,民族主义多数时候其实搞不出这么大动静来,纳粹之所以危害巨大说到底还是大政府允许它这么做。纳粹政府可以随便侵犯人的自由,又有强大的财力,这两个条件哪怕缺了一条奥斯维辛都起不来,反倒是满足了这两条却支持国际主义的苏联杀起人来比纳粹还狠。可是你想那些大政府的拥趸们能承认吗?他们只能想方设法的甩锅,然后抓着纳粹民族主义的一面大做文章。但是其实,只要我们放对了纳粹的位置,那么左右的分野其实很明确:进步主义和它所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为左,保守主义和它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为右,就是这么简单。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你也真可以,完全说反了。

国际上的左右是这样的:在18世纪的法国国民议会上,保守派都坐在右边,激进派都坐在左边……
停!这老皇历现在还有用吗?
我原先也觉得这个分界不适合我们这个时代,但现在回头看看,这个分类其实反而是最合理的。左和右的区别其实就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当然这两个概念被正式提出的年代要晚的多),以及从这二者所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的区别。
但是这里有必要先讲一下什么是保守主义,因为现在中文互联网上对于保守主义的理解简直可以以胡说八道来形容。很多人之所以会觉得左右的概念很含混,原因之一就是对保守主义的理解全错了。
保守主义基于以下思想而存在(作为一个源起西方的概念,我们先不考虑中国的情况):人的知识和理性是相当有限的,而旧制度往往是前人以大量经验总结出来的结果。它即使不完美,但也一定比某个人基于自身有限的理性规划出来的乌托邦更加合理。
举个栗子:
我们知道法律有个基本分类:英美法系/普通法和大陆法系/成文法。而普通法的整个流程是非常繁琐的:如果我们要在法庭上判断一件事情是否正确,首先双方律师要从历史上浩如烟海的判例当中,找到对自己代理人有利的判例。相比之下成文法就没有这么繁琐,大家跟法条一对比,结果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么英美搞普通法是不是有病呢?实际情况是:历史上这些国家没有我们现在这样完善的法律制度,整个政治制度都很简陋,所谓司法就是争议双方找个公正的裁决者,由这个裁决者来决定双方谁是谁非。当然这个裁决者自己的水平也不见得有多高,他的裁决很可能是有问题的。但是等到下一次其他人再来寻求裁决的时候,他们就会指出:上一次某某也做出了类似的裁决,但是他的裁决导致了很坏的结果,所以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裁决,这样一来一个坏的判例就被淘汰掉了,能留下来的都是好判例,时间长了以后大量判例形成习惯法,把习惯法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就变成普通法。这个时候要是再去拍脑袋制定一套成文法,十之八九不会比普通法更加公正合理。
在这个例子中,普通法就是保守主义,成文法就是进步主义。
但是在这里我们一定也要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保守主义所要保守的旧秩序,一定是自然生长出来,自然的淘汰掉那些坏东西的。如果说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强力政府在干预,那完蛋了。两个人找县太爷打官司,一个是县太爷亲戚,这样的判例有任何价值么?能淘汰么?
所以中国的传统是这样一种情况:它的上层是一种非自然产生的,而是统治者为了私欲建构出来的人为架构,下层则是一种在高压社会下的生存策略。譬如说为什么要裹小脚呢?因为裹了小脚的女性活的更好;为什么笑贫不笑娼呢?因为卖身的活的好呀;为什么要灌一肚子烈酒才能谈生意呢?因为人醉了以后说话比较直,生意容易成呀。
但是进入现代问题来了:如果英国人说我们不想要封建制了,我们想要民主自由,那很好办,用议会和民选政府替换掉原有的王公贵族就完事了,其他无关的旧制度什么都不用改;但是如果一个中国人说我们今天不要专制独裁,我们也要民主自由,那么那种旧有的,基于专制独裁而存在的生存策略和民主自由一旦对撞,一定得死一个。而且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死的都是是民主自由。
如果以上的例子还不够说明问题的话,我可以再强调一件事:就是保守主义者从来都是支持有限度的变革,反对激烈革命的(这很好理解,激烈的革命往往伴随着对传统的摧毁),但是你要在中国这么讲,那你怕不是又低估中共的战斗力了。
我说的明白一点吧——这种说法很容易被人扣帽子说成是种族歧视——只有西方人保护旧传统才是保守主义,中国人保护旧传统实际上反而不是保守主义。因为这种上层人为建构,下层扭曲的东西反而根本不符合保守主义的基本定义,倒不如说它的最大敌人才是保守主义,可是右派的对手怎么会是右派呢?
可笑的是这些人还能抓住“保护旧传统”这一点给自己脸上贴金,甚至五毛还可以把自己打扮成“维护中共的保守主义者”,恶不恶心哪?
 
但是如果我们厘清了保守主义的真实含义,在回过头来看待左右分类,很多事情就明晰的多了。
譬如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是左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旧传统是资本主义,而马克思那一套呢?从思路上讲,他是认为自己的理性优于人类智慧的;从方法上讲,他是支持激烈革命的,所以马克思是左派。
再比如很多人经常会认为的“左派平等,右派自由”,这个在说法上其实是非常有问题的。右派其实不见得一定不支持平等,只不过右派要支持也是支持权利义务上的平等,而左派的那些高福利实际上是结果的平等。但结果上的强行平等就意味着权利义务很可能是不平等的。那么支持旧有的权利义务平等的自然是右派,支持结果平等的是左派。
至于国际主义——民族主义这一轴更不用多说,旧制度里哪有国际主义的份?
还有“大政府左,小政府右”的说法也一样:旧时代的政府都是小政府,小到什么程度呢?“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放到现在就等于是说国家主席不能跳过省长直接指挥市长。你想这样的政府权力被局限到什么程度了?对这个问题我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知道基督教其实也是保守主义者要保守的传统之一,美国南部那群红脖子茶党绝大多数都是基督徒。那你们知道圣经怎么评价政府的?以色列有位国王叫大卫的搞过一次人口普查,上帝直接宣布这是犯罪!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 
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 
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 
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 
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 
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 
——《旧约·撒母耳记上》


这里倒是还有一个特例,就是自由意志主义。这个派别从思路上讲倒是谈不上保守,但是在具体的政治理念上却多有接近,甚至保守主义者们还会引用他们的著作为自己背书(等于是自己以前笃信但是无法证明的东西被自由意志主义者证明了),出于实际需求一般也就视为右派了。
 
(超过品葱3000字限制,下文见评论区)
id1984 ? 已停用
西方的左右简单来说是大政府(权力大)高福利(义务也大)是左,小政府(权力小)低福利(义务也小)是右。
西方的现状大多都是政府的权力和义务相差不大,拿数值比喻就是5:4,左派期望变成7:6,右派期望变成3:2
支那现状是政府权力很大,义务没有或很小,拿数值比喻就是7:2
(这里是比方,支那政府根本没有任何义务,医疗教育也是通过高药价等方式掠夺穷人来给少数人享用,正确的比喻应是7:-2,是负福利国家)
政府官方的左派是只讲政府权力应该大,比如计划经济,他们的期望拿数值比喻就是9:2,
相反官方右派是只讲政府义务应该小,比如医疗住房教育等应该产业化,政府不负责全部交由市场负责,他们的期望拿数值比喻就是7:0。(这里也是便于理解,正确的比喻是7:-4)
民间的左派又和官方不一样,是要求政府应该尽义务,他们的期望拿数值比喻就是7:6,这里可以看出他们的期望和西方左派是一致的,但由于现状的不同,所以他们只会说政府尽义务的问题,不会提政府权力变大的问题,因为权力已经够大了。
同样民间右派,是要求缩小政府权力,他们的期望拿数值比喻就是3:2,这里可以看出他们的期望和西方左派是一致的,同样由于现状的不同,所以他们只会说压缩政府权力的问题,不会提减少政府义务的问题,因为政府本来就没任何义务。
viewer ? 已停用 重建共和的時代
兲朝的左派 = 原教旨的馬克思主義派
兲朝的右派 = 改良的馬克思主義派 (蘇修,中修)
在西方世界的传统印象中,右派通常是指支持民族主义、捍卫传统家庭价值观和宗教(犹太-基督教文化传统),且反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政党,认为某些社会分层及社会不平等的现象是正常、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派[4][5]。部分人则用“右派”来称呼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支持者[6]。
一般印象中,左派经济取向是支持加强干预市场运作和平均分配财富;右派则支持自由经济,让市场自行调节。左派多指积极社会改革及重视人权;右派多指保守及维护资产阶级的建制、法治稳定。民族主义立场上,左派指倾向国际主义、民族自决、独立运动、世界大同,但亦有以国族基础的民族主义等,右派则主张以国家主义、民族为中心。

(来源:维基百科)
既然来到墙外了,就别抱着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不放可好?
左派的一般标签: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凯恩斯主义、改良主义(改造自发秩序)、国际主义。
右派的一般标签:低税收低福利小政府、(新)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尊重自发秩序)、民族主义。
注:中国语境下的左右派分别指共产原教旨主义和共产修正主义。
wongszewahint 米国市民、中国共産党を支持するすべての人に対して、通信を拒否。米国は中国を攻撃し、中華圏を解放しました。
中国支那。类似:强国人
强国人是中国内地与香港矛盾时代香港流行的网络语言,原意为“来自强权国家的人”,也被台湾人、海外华人(包括大陆背景的海外华人)用来讽刺某些中国大陆人。

此名词讽刺中国大陆政府宣传中经常使用的字眼“强国”(包括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开办“强国论坛”网站)并将此与一些大陆人在境外(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海外)出现不文明举动、不遵守当地法律及习惯,或表达傲慢观点的行为做为联系,讽刺部分大陆人认为中国已是“强权国家”而傲慢对待其他国家和地区及当地居民,却同时表现出落后和不文明的习惯或观点。


21世纪初,自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成功开始,中国多份报章均形容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太空强国”,于是“强国”此词遂渐被网民所广泛使用,此外,中国共产党官方有个强国论坛。后来,在大陆以外的华人社会群众,此词语演变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谑称,讽刺外强中干、霸道无理、侵略性强等意。

此称呼表面上是赞赏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人民文化、国民质素比汉唐盛世时期强大,但实际上,此词是对部分大陆人恶劣素质的冷嘲热讽。

其他用词

普通话同音词“墙国”是对网络长城的讽刺。
在中国大陆,由于爱国主义教育及爱国主义宣传的反效果,因此“你国”、“你支”、“脱支”、“脱脂”、“贵支”、“桂枝”、“鳖国”、“天朝”等反讽词也开始流行。
浮士德 今天做不成的,明天也不會做好
沒有指定共同體之前,左右分野毫無意義。畢蘇斯基的左派和彼得留拉的左派,會跟布爾什維克握手言和嗎?畢竟雙方的雙手都沾滿對方同志的鮮血。

共產黨宣稱:維護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權威性和有效性,鞏固開放、包容、透明、非歧視、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反對任何形式的貿易保護主義。就能夠變成奧地利學派的正統繼承人嗎?

無非是寄生蟲換個皮膚再寄生而已。共產黨這是第幾次換皮了?退下來的皮至少有共產主義/世界革命,反帝抗日/反法西斯,人民民主/新民主主義。
世界革命因史大林滲透東歐失敗和鬥爭托洛茨基 ,放棄
反法西斯因史大林覺得最大敵人不是英美帝國主義資本主義,而是希特勒 ,而產生。
國民黨完蛋了,就可以卸下新民主主義畫皮,告訴你 人民民主專政,專政=民主,這種 Orwellian Nonsense 
 
你覺得還有什麼畫皮是共產黨不敢用的?
 
所謂左派,右派,在中國語境等於日月神教專用語匯。無非是可憐的西方政治大眾詞彙遭到了共產黨的語言污染而已。只有脫北者才滿口金正日。只有日月神教徒才會分辨楊蓮亭的歷史功過,只有中國人會在乎共產黨語境下的左派,右派。
 
TadokoroKouji 我永远喜欢罗莎·卢森堡
先把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再谈左右吧。
左派=激进派
右派=保守派
因为共产党一直宣称: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所以中国的左派=共产主义;右派=资本主义。
但自由世界是这个样子的:
完全自由市场+基督教<现行资本主义<人文主义+社会福利
 
人家根本不承认你这一套,所以才会这么混乱。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刘仲敬先生曾经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不妨一看。

刘仲敬:只有自己人才会分左右的,你说某人是左派或者右派,就是已经默认他们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对于问题有不同的偏向性才能分左右。有些问题根本就不是左右的问题,而是属于两个陌生的甚至是完全敌对的共同体之间的问题。这种,你说它是左还是右,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意义的词。你得先把共同体和共同体之间的关系,以及共同体内部的关系,这两者分清楚,分不清楚是很容易上当受骗的。
Austinzmchen 非活跃用户
你还是讲事实吧,您的观点就不要输出了。 拿着刻薄当深刻。 很简单的道理,就是东西方传统不一样,东方传统为自给自足的农耕, 西方是贸易和夸张。 传统不一样, 所以‘右’的定义就不同。 支持川普的多是海外华二代,因为华人遵纪守法工作反对难民占便宜。 反白左是民主党嘴里仁义道的伪君子,美国大批年轻人是没有家庭社会责任的自由主义者,‘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的‘禽兽’。 你这种人缺乏党的教育,缺乏成熟的独立思考能力,害的你成了读了点西方哲学思想就会骂娘的舔狗。
QuestForTao 对中国人民来说,领导人不折腾就是幸福
各位葱油们,如果你看到这条消息,能否稍作停留,看完内容,帮我解答一下我的疑惑。
1、如果有扇门,推开了之后就能推翻tg的统治,迎来民主自由,你会去推吗?
2、如果门后连着一个威力巨大的定向炸弹💣,炸死所有的赵家人、裆员、粉蛆、粉红、大国意淫者,你会去推那扇门吗?
3、门后是不定向炸弹,会死很多很多人,可能包括你自己、你的家人朋友、你认识的人、你不认识的人,唯独炸不死赵家人。但推了门之后几年,会有人去报仇。你还会去推吗?
4你知道,如果你现在不推开这扇门,门后的炸弹只会越来越大,伤害更多的人,推?还是不推?
我自己的答案:
1、肯定要推。
2、不推了。这里绝大多数的人是无辜的。赵家人里也有1%的好人,党员了至少也有10%的好人,绝大多数我们嘴里粉红蛆,就是不肯动脑、不了解真相、被赵家人蒙蔽的人。3、如果只会炸飞我,我会去推的。如果会波及其他人,我就放弃了。
4、我也不知道。

我现在就进入了迷茫的状态,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确不知道该不该做?
谁能帮我一下(虽然我知道谁帮我都是在扯淡,只有过了自己心里的坎才行)。
推门——害死很多人,救下其他人。
不推门—眼睁睁的看着,备受煎熬。

典型的电车难题,典型的没有答案。

如果我做了,我和tg有什么区别?
如果我没做?我和tg有什么区别?

我的家里人,都是受蒙蔽的粉红,活在tg营造的幻境中,但我依旧爱他们。
他们没有错,常年的洗脑、虚假的谎言、不对等的信息和不愿意动的大脑、乐意相信的优秀品质,这些共同造就了现在的中国。

他们不该因为我想做的事被牵连(保甲制真tm恶心),我在劝说他们移民(真心难啊)。

你们怎么想?
能给我点20个赞吗?我去开个文章贴,毕竟在别人帖子下面自己开贴确实很不礼貌?对不起楼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0
  • 浏览: 7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