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自由的三大死敌是什么?

谈谈“共产运动、纳粹主义、政教合一”的共性
编程随想的博客
 

文章目录
★名词解释
★共同点——对“真理”的过度自信
★共同点——对“人间天堂”(乌托邦)的幻想
★共同点——对“一元化”的迷思
★共同点——“社会改造工程”对“异端”的杀戮
★共同点——“洗脑宣传”和“狂热的信徒”
★共同点——唯一领袖的绝对权威
★这三者的共同本质——极权主义
★关于“极权主义”的引申阅读
前几天发了一篇博文《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查理画报》惨案”和“尼日利亚大屠杀”随想》。其实这两个惨案发生之后,俺最初想写的是本文。刚写了个开头,又改主意去写“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为啥捏?因为“马列”和“纳粹”,对天朝网友而言,相对比较熟悉。但是很多大陆网民并不清楚“政教合一”及其思想体系。大部分人甚至从来没听说过“瓦哈比主义”一词。所以,俺才写了前一篇博文,作为本文的铺垫。
说到“前一篇博文”,顺便感谢某个热心读者,指出了文中某张照片的谬误(也就是“瓦哈比与沙特的5人合照”)。在国外谈论“瓦哈比主义”的文章中,那张照片的引用次数极多,所以俺没有留心此照片可能是假的。俺已经在那篇博文中补充注明了“照片的谬误”。同时,也向该读者表示感谢。

以赛亚·伯林有一本名著叫做《自由及其背叛——人类自由的六个敌人》。俺模仿了这个副标题,以此来向以赛亚·伯林致敬。顺便说一下,《自由及其背叛》一书,俺的网盘上有电子版。
以赛亚·伯林那本书提及的“六个敌人”是指6个知名的思想家(其思想对“自由主义”构成了威胁);而本文提及的“三大死敌”是指3种政治体制。“自由主义”的敌人有很多,为啥俺单聊这3个捏?在本文的结尾,会给出答案。


★名词解释
为了避免歧义,先对本文的几个关键名词做一下解释。

◇共产运动(Communism)
本文所说的“共产运动”,主要是指“马列主义”以及它的衍生物(比如:毛泽东思想,主体思想)。【不包括】其它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流派(比如:“社会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虽然“马列主义”跟其它这些社会主义流派有共同之处(比如都推崇马克思的某些理论),但是“马列主义”是所有社会主义流派中,最危险的(没有之一);也是20世纪对整个人类造成最大伤害的意识形态(没有之一)。所以在“三大死敌”中,俺把“共产运动”放在第一位。
“共产党国家”举例:
苏联(第一个成功夺权的马列主义,已灭亡)、咱们天朝(现存)、北朝鲜(现存,参见《北朝鲜金氏王朝的崛起——聊聊金日成的历次大清洗》)、红色高棉(已灭亡,参见《最“纯正”的共产主义政权——红色高棉简史》)、古巴(现存)、越南(现存)、老挝(现存)。还有东欧曾经的一大堆共产政权,如今都已经灭亡,俺就不一一列举了。

◇纳粹主义(Nazism)
“纳粹主义”来自于希特勒领导下的“纳粹党”。该党的全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主义”的核心是“极端的民族主义”,外围还包括了:“国家主义”、“优生学”、“反犹太”、“反共”等元素。
很多人把“纳粹主义”跟“法西斯主义”混淆了。以为这两者是一回事儿。其实不然。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把“纳粹主义”看成是“法西斯主义”的一个分支(这是学术界常见的一种主张)。但其实两者有很大区别:纳粹主义更强调“民族”而“法西斯主义”更强调“国家”。即使你非要把“纳粹主义”看成是“法西斯主义”的一个分支,你也应该明白——这是最危险的分支。
关于“纳粹主义”的更多介绍,可以参考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
举例:
希特勒建立的纳粹德国(又称“第三帝国”)是纳粹主义【仅有的一次】掌权实践。仅这一次,就导致二战(全球死亡超过5000万,甚至更高)。

◇政教合一(Caesaropapism)
在人类历史上(尤其是在文明的早期),“政教合一”曾经是一种很普遍的政治形态。比如古埃及的法老,即是政治领袖,也是宗教领袖。
但是到了工业革命之后,尤其到了二战之后,“政教合一”的政权已经很少了。如果你注意观察,如今还残存的“政教合一”,主要是以伊斯兰教为主。所以俺前几天写了那篇《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溯源——“《查理画报》惨案”和“尼日利亚大屠杀”随想》,帮助你了解“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
顺便说一下:
有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长期被大伙儿忽略——那就是“明治天皇到昭和天皇这一时期”的日本。在这个时期,天皇掌握实权,而日本历史上长期主推“神道教”,所以也属于“政教合一”。


★共同点——对“真理”的过度自信
这是俺首先要聊的共性。因为这个共性是其它几个共性的思想基础。
对“真理”的过度自信,通俗地说就是:认为自己掌握了【永恒】的【绝对】真理。

◇共产运动的体现
马克思堪称共产运动的“第一任教主”。马教主的政治理论,有一个重要的基石是“历史唯物主义”(更准确的说法叫做“历史决定论”,因为这玩意儿跟“唯物主义”关系不大)。“历史决定论”在马克思眼里就是终极真理。为啥这么说捏?按照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发展的【最终】形态。不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最终都会按照“历史决定论”的发展规律,演化为“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结论是“永恒不变的”。
俺小的时候,经常在政治教科书上看到一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指的就是这样一种【永恒】的【绝对】真理。再比如:前两年的《解放军报》社论,公然宣称:【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全宇宙的真理】(俺有时候在想:这篇社论的作者到底是脑残还是高级黑?)
在天朝,马教主的这套“历史决定论”忽悠了很多人。在《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一文中,俺介绍了,为啥“历史决定论”是错误的?

◇纳粹的体现
跟马克思不同,纳粹的理论基础是“生物学”——雅利安人的种族优越论。按照希特勒的逻辑——雅利安人终将消灭所有其他的民族,然后统治全世界。希特勒甚至把他的“第三帝国”称为“千年帝国”(可惜只存在了12年,蛮讽刺的)。
在二战中,纳粹打出的口号是:上帝站在我们这边。
补充说明:
纳粹所说的”雅利安人“,跟人类学所说的”雅利安人“是不太一样的。纳粹所说的,大致可以理解为”纯正日耳曼人“。

◇政教合一的体现
这个是最明显的,俺就不浪费口水多聊了。参见前一篇博文。


★共同点——对“人间天堂”(乌托邦)的幻想
所有这三种意识形态,都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共同点——幻想创建“人间天堂”。

◇共产运动——共产主义社会
在马克思看来,工人阶级终究要消灭其他阶级,实现【世界大同】。

◇纳粹主义——雅利安民族统治的世界
在希特勒看来,其他民族都是劣等民族,只有雅利安人才是最优秀的民族。所以,种族灭绝是必须的。等雅利安人把其他所有的劣等民族都灭了,于是【世界大同】。

◇伊斯兰极端主义——世界级的“乌玛”
某些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会追求【世界级】的“乌玛”。考虑到很多读者不太了解伊斯兰世界,俺稍微解释一下:
伊斯兰教提到的“乌玛”,原意是“安拉的子民”(Ummatullah)——是指跨越国家、地理、民族,只根据对伊斯兰教的信仰,构建的“共同体”。
比如前一篇博文中介绍的,最奇葩的“伊斯兰国”(IS),该国的国歌是《我的乌玛,曙光已现》。请注意:IS 已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处建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权。但是它的国歌为啥称“曙光已现”?显然,国歌所称的“我的乌玛”,并不是指【目前的】政教合一政权,而是指【未来的】“世界级”乌玛。如果你再对照一下 IS 的征服路线图(从新疆到西班牙,横跨几十个国家),就更能体会到这点。
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眼里,如果实现了“世界级”的乌玛,让世上所有人都成为安拉的信徒,那么就【世界大同】了。


★共同点——对“一元化”的迷思
去年俺写了一篇《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里面批判了各种“一元化思维”。今天俺要老话重提,再来批一下“一元化思维”。
不论是“马列主义”、还是“纳粹主义”或者是“瓦哈比主义”,都是陷入了严重的“一元化思维”的误区。

◇共产运动
按照共产党的说法:自己阶级的人是“阶级同志”,不同阶级的是“阶级敌人”。即使是“农民阶级”,在马克思看来也是反动的。参见《共产党宣言》如下一段:
中间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马克思的“终极理想社会”,就是创造一个不再有【阶级】差别的社会(因为其他阶级都被灭了)。咱们不妨称之为“阶级一元论”。

◇纳粹主义
和共产党类似,纳粹党把民众分为两类:自己民族的人是“民族同志”(Volksgenossen),否则是“社会异类”(Gemeinschaftsfremde)。具体可参见“这个词条”。
是不是跟共产党国家一个腔调?只是把“阶级”换成了“民族”。
在希特勒的理论里面,“理想社会”是由单一【民族】构成的(因为其他民族都被灭了)。咱们不妨把这种论调称为“民族一元论”。

◇伊斯兰政教合一
伊斯兰极端主义追求的“世界级乌玛”,全都是安拉的【教徒】。咱们不妨把这种论调称为“宗教一元论”。


★共同点——“社会改造工程”对“异端”的杀戮
为了实现上述提到的“一元化”理想社会,这三种思潮都采用激进的手段,进行“社会工程”。(为了避免跟信息安全领域的“社会工程”一词混淆,本文称之为“社会改造工程”)
在实施“社会改造”的过程中,这三种政权都大量屠杀所谓的“异端”。如果“异端”连“生存权”都没有保障,其它的基本人权(比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财产权)就更无从谈起了。所以,这三种政治形态,都是严重践踏基本人权的。
在《面对共产党——民国人文大师的众生相》一文,俺曾经引用过徐志摩的一段话(如下)。这段话虽然是批共产运动的,但是套用到另外两种思潮,也很贴切。
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是可以实现的。但在现实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得泅过这血海,才能登那彼岸。于是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共产运动
既然要实现“阶级一元化”,当然就要消灭其它阶级(“70前”的网民,对这个提法应该耳熟能详)。
所谓的“消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从思想上改造(俗称“洗脑”);另一种是从肉体上消灭。
在所有的共产主义政权中,“社会改造工程”做得最彻底的,是“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掌权之后,为了快速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进行了非常激进的“社会改造工程”。掌权才短短三年,就导致了“全国人口减少超过四分之一”(减少了约 25% 至 30%)。不清楚这段历史的网友,可能会怀疑俺是否夸大了,俺来介绍一下,柬共是如何做到这么神奇的杀人速度。
1975年4月,柬共控制全国之后,把所有的人分为两大类:旧人和新人。所谓的“旧人”,就是原先柬共根据地的居民;其它的人统统称为“新人”。波尔布特(柬共一把手,党内称“一号大哥”)下令:对每一个“新人”都要进行仔细严密的甄别。一旦发现阶级敌人,就地处决。
如下几种人都算是“阶级敌人”:
资本家
地主和富农
对新政权不满的人
违反新政权命令的人
原政权中的官员和公务员
原政权军队中的军官和士兵
......(更多介绍可以参见《最“纯正”的共产主义政权——红色高棉简史》)
在马列主义眼里,只要阶级不同,就是“异端”。

◇纳粹主义
纳粹的社会改造工程,大伙儿应该都知道了,那就是“种族灭绝”。
希特勒鼓吹“雅利安人优越论”可不只是嘴上说说滴,他让党卫军/党卫队(SS)负责落实“种族灭绝”。首先遭殃的是犹太人——二战期间,据估计有超过600万犹太人死于集中营的毒气室;另外还有吉普赛人、苏联战俘、同性恋、等也遭到屠杀,累积超过1000万的平民和战俘被屠杀(参见“这个维基词条”)
有时候俺在想:假设二战是轴心国获胜,那么最终希特勒也会对日本下手(因为日本人是黄种人,血统不纯正)。
在纳粹分子眼里,只要血统不纯正,就是“异端”。

◇伊斯兰政教合一
至于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俺在前一篇博文已经多次提到了它们的大屠杀。伊斯兰极端主义,以瓦哈比教派最为残暴——他们的目标就是要彻底杀光其他信仰的人(哪怕是其他穆斯林,但不信仰瓦哈比主义,也会被杀)。
在宗教极端主义眼里,只要信仰不同,就是“异端”。


★共同点——“洗脑宣传”和“狂热的信徒”
这三种政权能够作恶,关键在于:有一大堆【狂热民众】的支持。为啥会有这么多狂热的信徒捏?因为有非常彻底的洗脑宣传。
套用矮凳的一句话——洗脑宣传要彻底,必须从娃娃开始抓起。而且年轻人本来就比较有激情,一旦被煽动,狂热程度远远超过中老年人。

◇共产运动
比如文革的时候,为了响应毛腊肉的号召(红旗插遍全世界),有不少红卫兵自愿跑到东南亚去打游击,很多人客死异乡(王小波的杂文中,有提及此事)。

◇纳粹主义
比如纳粹即将崩溃前夕(柏林战役时),德国的国防军已经所剩无几,于是就让“希特勒青年团”(14-18岁)和“德国少年团”(10-14岁)上场。这帮10多岁的少年,打起仗来比成年人还要拼(比如“舍身炸坦克”之类的)。因为他们正好成长于纳粹党掌权的时期,已经被彻底洗脑了。

◇伊斯兰政教合一
这次伊斯兰国(IS)崛起之后,其军队中出现不少“娃娃兵”。据说 IS 设立训练营向15岁或以下儿童灌输极端伊斯兰宗教思想,教导他们以消灭异教徒为人生目标,满16岁则接受军事训练。
另外,俺还看到一张 IS 的宣传照片,里面是一个小孩(7岁)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他父亲是澳洲人士,投奔伊斯兰国,把自己7岁的儿子也带过去了——由此可见 IS 的洗脑能力之强。(本来想把这张照片贴出来,怕有些读者看了受不了,作罢)


★共同点——唯一领袖的绝对权威
洗脑宣传除了培养狂热的信徒,还有一个目的是:打造“唯一领袖”及其“绝对权威”。

◇共产运动
经历过文革的网民,应该很清楚:文革时期,毛腊肉的绝对权威是不容置疑的。当时的老毛已经被彻底神化了。文革时期有一个很知名的“四个伟大”口号——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如今的北朝鲜,也是如此。北朝鲜甚至有一个罪名叫做“反对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大概从上世纪80年代,北朝鲜就开始禁止马列主义书籍(包括:马恩列斯毛)。如今的北朝鲜,政治思想的书籍,只允许出版金日成的“主体思想”相关的。

◇纳粹主义
俺只需要告诉你,“元首”一词就是纳粹德国发明滴(该词汇的全称是”Führer und Reichskanzler“)——纳粹以这个词汇来体现希特勒的绝对权威。
纳粹的口号是:“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个元首”。
补充说明:
某热心读者对”元首“一次的起源有不同看法。俺附上”元首_(纳粹德国)“这个维基词条,部分摘录如下:
作为”一体化“的其中一个步骤,总理阿道夫·希特勒法律上以“元首”作为头衔。在1934年8月2日,最后一任威玛共和国总统兴登堡逝世后,一个新职位建立,全名为”元首兼帝国总理“(Führer und Reichskanzler),它联合了总统和总理的职能。形式上使希特勒成为德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实际上是第三帝国的独裁者。
........
由于纳粹德国大幅使用的缘故,现今若提到“Führer”一词,通常就是指希特勒。
◇伊斯兰政教合一
前一篇博文中曾经介绍过瓦哈比教派教义的重点是“唯一的统治者、唯一的权威、唯一的清真寺”。简直跟纳粹的口号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


★这三者的共同本质——极权主义
现在,俺来点出本文的主题。
为啥本文单独挑选这三个“自由主义的敌人”来批判?因为这三种思潮,最终都将导致“极权主义”。咱们平时所说的“专制/独裁”这类名词,都是广义的泛指。在所有的专制体制中,最危险最糟糕的(没有之一),是“极权主义”。比如在工业革命之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君主制”。“君主制”也属于“专制/独裁”。但是通常的“君主制”跟“极权主义”比起来,那就是小儿科——危害性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在咱们天朝官方的话语体系中,喜欢把“纳粹”称为“极右”,把“文革”称为“极左”。这实际上是“障眼法”,让外行以为这两者截然不同。其实恰恰相反——“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和“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本质上都是极权主义——是一路货色。俺在2013年写过一篇博文——影评:《苏维埃往事》——帮你看清苏联和纳粹的共同本质——就已经强调过这两者的共性。
“极权主义”不仅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也是所有民主派/共和派的敌人。通过本文的介绍,希望你能对“极权主义”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保持足够的警惕性。


★关于“极权主义”的引申阅读
关于“极权主义”的更多介绍,可以参见“这个维基词条”。
对极权主义的批评,已经有好几部名著,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一下(下面列出的每一本,俺的网盘上都有电子版)
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本书中更多的是介绍“开放社会的敌人”,而不是“开放社会”本身。作者追溯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思想来源。着重批判了“柏拉图、黑格尔、马克思”这三人的哲学体系。)
波普尔:《历史决定论的贫困》/《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
(这本是专门批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批得体无完肤)
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
(这本书是该领域的理论经典,第一次深刻论述了“马列主义”与“纳粹主义”的共性)
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
(此书论述了:所有实行“中央计划经济”的社会,不管采用什么意识形态,最终都会沦为极权主义——当中央政府具有强大的经济控制能力,这种能力必将延伸到对个人生活方面的控制,最终导致个人自由的彻底丧失)


在本文的结尾,俺引用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一句名言(哈耶克的代表作《通往奴役之路》第2章,把此句作为引言)
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
 
饿肚的蒸汁银鱼 Per aspera ad astra
亚洲共产主义政权,穆斯林,白左圣母婊。
广义地讲,任何信奉一元化的观念都可以成为人类自由的死敌
pincong4015 无希望
个人觉得,自由如果被压制,那么也许大家会反抗。
但是自由如果失去认同,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此,我把票投给: 明君政治
viewer ? 已停用 重建共和的時代

在咱们天朝官方的话语体系中,喜欢把“纳粹”称为“极右”,把“文革”称为“极左”。这实际上是“障眼法”,让外行以为这两者截然不同。其实恰恰相反——“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和“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本质上都是极权主义

兩者都是法西斯,最高副統帥林彪叛黨的文件中就指出 (1971年3月《“571工程”纪要》)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胁。。。。。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CCCPussr1922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万岁!
几乎所有处于斗争当中的执政党都必然是人类自由的死敌,没有任何例外(包括苏联)
注意,这里说的是执政党而非在野党。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党派,一旦成为了执政党,必然有一种保守化的倾向。因为执政党作为一个政权的代表者其首要保护的,并不是人类这个整体的利益,而是它自己的利益。而这种倾向,在斗争之中,尤其明显。
托洛茨基说过,“在朝这个方向前进的过程中,无产阶级究竟该在什么地方停下来,取决于力量的对比,而决不取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主观意图。”“不断革命论意味着把消灭专制制度和封建制度同社会主义革命联系起来,并把后者同日益增长的社会冲突、无产阶级对统治阶级的经济和政治特权不断进攻联系起来。”这个意思简单说来就是要学会不断地自我革新,要是在哪个关键时刻一旦停止自我革新,就会失败。同时也要保证世界的崭新化。
并且对于最后苏联的灭亡,托洛茨基做过这样一个最精准的预言,将其道理抽象脱离出来,也可以变成其他类型执政党衰落的关键词:“如果俄国无产阶级只是由于我国资产阶级革命形势中的暂时危机而执掌了政权,它既会遭到世界反动势力有组织的反对,又会得到世界无产阶级有组织的支持。俄国工人阶级如果孤立无援的话,就必然会在农民背弃它的时候被反革命所击溃。”
 
(日常托洛茨基上线)
hkgusa 小熊維尼
三大敵
愚民
暴政

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一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信奉天子和改造版儒教的大一統中國是政教合一的,因此過度到共產主義才會無縫接軌,因為是同質的。
已删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viewer ? 已停用

重建共和的時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5
  • 浏览: 6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