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很多葱友当年也做过粉红吧?你当年最粉红的时候是怎样的?

我小时候也是自干五一枚,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看的可带劲了,觉得特别光荣,祖国有面子了,后来才知道很多外国人压根不care什么奥运会。

一直到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时候,我还是支持港警的,觉得香港人简直无理取闹,得了便宜还卖乖,属实该图图了。我还在油管 IG twitter等地和香港网友对骂。

疫情之后我看到了太多的匪夷所思的中共式管理,特别是西安 上海封城太吓人了,还有就是借机疯狂的煽动年轻人仇外,反美反日反西方,通过删帖控评引导年轻人的情绪,俄乌战争更是彻底不要脸,公然引导年轻人支持一个侵略军,洗白俄军罪行,让我逐渐新生厌恶,再结合中共的历史,明白了这里的运行机制,再也粉不起来了。
我本人应该没怎么粉红过,不过小学时候仇过日,中学时候是皇汉,因为从小到大跟绝大部分老师关系不好,所以从小就仇恨体制。
仇日这个可以说是芝麻仁出厂设定了,无孔不入的抗日神剧和仇恨教育,不过后来接触到日本文化之后就差不多知道日本早就不是法西斯了,至于现在谁更像法西斯大家也都知道。
青春期的时候我是深度皇汉,那时候明粉特别泛滥,我也是其中之一,就深深觉得华夏文明博大精深渊远流长,都是蛮族入侵毁灭了我华夏民族进程,否则大宋早就率先进入资本主义了。不过现在再看,还真是青春期中二,笑死人了。
特别神奇的是我从小就没怎么仇恨过所谓的国民党反动派,小时候我父母说抗日战争都是CCP打赢的,国民党都是消极抗战,我从来不信,我倒是从小就知道正面战场是国民党军队。不过年龄大了看了些资料我现在是很认同蒋介石是独夫民贼的,特别是了解了一些台湾戒严时期历史之后。至于现在,我觉得国民党现在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反动派了,彻底的投降主义政党
關文虎 台灣關文虎,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身處對岸中華民國台灣只能說,胡溫時代的中國人真的來說,不是太粉紅,就是能夠理性討論共創未來。

狗包子上台之後,這頭畜牲不知道施了什麼魔法,他媽的粉紅怪越來越多,我等台灣人打都打不完也不想對話了,現在台灣人就是處於非常討厭跟中國人講話的狀態,有點理智的像我還能分別,沒理智的一律把對岸的人當成粉紅,而老實說,也是粉紅。

來台灣讀書卻一天到晚說要解放台灣,說東說西,就是不敢承認中華民國才是祖國,祖國未亡,歷史的弔詭之處就是共匪叛亂,造成分裂的現實又一再內宣外宣造謠洗腦說自己繼承道統,但是習包子卻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都不遵守,獨夫民賊恣意妄為,殘民自逞,自己封禪封聖儘管中國大地一片哀鴻遍野。

所以現在看,網絡(我們說 網路)上一片粉紅,雖然也有理智清醒的好人,但是粉紅要覺醒真的太難了,雖說胡錦濤溫家寶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人,但相比之下真的好太多,而除非像這累比較理性的技術官僚可以重新上台,不然中國粉紅(極端民族主義,投機左傾冒險主義者)的大趨勢只會一發不可收拾,然而台灣打不了美國打不過,這股民族主義瘋狂,最後就是革命。

那也就是支那共匪的末日。這個是局外人看這盤棋的觀點。
最粉红的时候,胡温执政后期,10-12年那阵,我觉得中国再向好的方向发展,已经达到开明专制的水平,再走一步就是正常国家了,我们中国没有外国渲染的那么坏,当时世界对中国的观感也算正面,总之就觉得一切都朝着越来越好发展了

我很小就知道前30年知道64,但我觉得这一切都在中国正常化之后会得到全方位的平反,而中国正走在正常化的道路上

然后嘛,大家都知道,14年之后审查越来越严,文化上的封禁越来越多,开始有吃爱国饭的博主盲目煽动仇外,讨论一点前三十年的事实真相都会被辱骂删帖,然后这一切到了18年达到了一个新高峰。如果说18年前我对中国和中国人还有一点幻想,那18年后一切都清零了

然而还是想不到20、21、22居然是更糟糕的三年,现在只能祝福这片土地上的人和共产党生生世世锁死,这就是他们的福报啊
AAPLTSLA crescat scientia, vita excolatur
小学初中高中,说实话,没怎么想过这方面问题。 不过确实被洗脑过,比如说小学第一批入队,中学第一批入团,那时候还感到荣誉感爆棚,说实话确实是被洗脑了。

奥运会的时候正在上大学,零几年的网络环境,尤其是大学里面,那就是反贼的天下啊。 那时候什么天网maze 黄片随便下,谷歌随便上,想看啥看啥。 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在校内的共享盘上看到江泽民骂香港记者的视频,当时真的被震精到,居然特么还有这种操作。  

我自己觉得,对我思想启蒙最大的还是电影, 那时候校内资源电影数量绝对第一,什么最新最好看的欧美电影,第一时间校内绝对有资源,有时候豆瓣上还没有信息,我们几个宿舍都已经轮流看完了。

我记得大一的时候,也是在校内网盘看到一个txt文档,叫做电影网评百佳,然后旁边一个文件夹就是榜单上的电影,大概六七十部,很多老片不全。 当时也是颇为新奇,按着榜单把能找到的电影全看了。 哦对了,排名第一的是 刺激1995 也叫肖申克救赎, 我也是过了很多年才把名字对上号。 

我个人绝对,我绝大部分的反贼意识是通过这几十个电影开始慢慢被唤醒的。通过电影这种娱乐的方式慢慢见识了不同的生活状态,人生价值,社会形态,人与人之间的美好和浪漫,人与人之间的丑陋与邪恶,这也让我慢慢开始反思自己对世界的理解是不是太单一太狭隘了,从而对某党的洗脑宣传越来越怀疑,直到反感恶心。
小学-高中:我党肩负着民族未来,治理一个泱泱13亿人口的大国属实不容易,一切为民着想,小心境外反华势力意图通过网络进行“和平演变”!我们一定要实现共产主义,展望未来, 必将是赤旗的世界,毛泽东太伟大了

大一-大二:我党规模如此之大,9000多万党员干部论规模在世界上空前绝后(整个国家十三分之一都是党员),外交部发言人提到全中国人民对党的满意度达到了惊人的98%境外势力别想分裂我们中国!我们一定要实现共产主义,展望未来, 必将是赤旗的世界,毛泽东太伟大了,都是走资派窃取革命果实,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习近平真是毛主席化身,中国终于能碰上强势的领导人了,超英赶美,指日可待!看来习近平上台,台湾能拿下来了。

大三上:感觉不对劲啊,前富带动后富这前富什么时候肯带我们后富的玩一把啊,卧槽和推特上一公知对线对不过,晚上睡觉越想越气,他说得有些话还挺有道理的..?为什么我党一直强调反腐怎么不直接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呢?开始在国内社媒上讨论政治, 麻痹的随便说两句就封劳资号,这还让不让人说话了(开始对这些年来党媒对我灌输的思想翻墙进行对比,到底是不是他说得那回事)
大三下:完了,是我被共党洗脑了,可恶! (开始吐狼奶)我党简直恶贯满盈啊,这流氓政府什么时候下台!台湾还是中国的一部分,等我们民主了,统一阻力就小很多。
大四:什么台湾统一不统一,台湾过得挺好的自己这被刻在骨子里的大一统情节能不能收收味,要统一也是中华民国统一大陆!国人没救了,粉红洗脑太严重了,
毕业:赶快加速,屠支!屠支!屠支!屠支!
之前我也是挺共挺习的老粉红,毕竟我小时候是穷小子,但是感谢共产党的考试制度,我当上了中学老师,之后又当上了年级组长。但是现在,得知这么多真相以后,我已经幡然悔悟,加入了革命队伍。

15年二战胜利七十周年的阅兵,我还让学生放下作业去看呢。我一直都以为共产党在越来越往民主自由透明的方向迈进,习近平的反腐也是特别有迷惑性。就连18年习近平修宪,我都以为是习近平为了反腐不得已而为之。直到我19年无意中翻墙看黄片的时候发现,国家主席实际上根本没有实权,习近平只要一直保留军委主席和总书记的职位就可以继续反腐,我才知道习近平根本不想给我们民主——他修宪纯粹是为了当皇帝的面子,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反腐。就像前面说的,军委主席和总书记照样可以反腐,而且还不影响效率,何必霸占国家主席的宝座呢?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彻底跳反,而是对共产党半信半疑,直到武汉肺炎抓捕八个造谣者,李文亮医生殉职,我才彻底跳反。所以,很多粉红准确来说是知识储备太欠缺,并不是傻和坏。作为反贼,还是多给粉红一些耐心为好,不然粉红都不敢跳反了。我在之前对共产党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见,只是我翻墙看到什么杀光支那畜生,觉得还是挺共更好,因为反贼思想太极端了。相比之下共产党是五十步,民主斗士是一百步。当然不排除这些人其实是匪牒,为了让粉红更粉,中间派不敢变成反贼罢了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小時候有受父親教導 "就算騙人説了謊, 也要清楚實際是怎麽回事, 若連自己也騙了不就是個混賬了, 連壞人都算不上."

_ _ 年少看到鄧匪(小平)的走狗用多輛解放卡車將滿滿十數車光頭們游街后拉走槍斃, 胸前黑板除了刑事罪名外反革命、流氓犯等不常見罪名多見, 詢問父母和身邊的人大多表示輕罪也槍斃了非常過分、只是殺人立威等. 贊同者稱社會太亂小偷、騙子和街頭鬥毆橫行該殺, 但進一步詢問爲何會淪落至此卻沒有肯定答復, 或許是他們不敢說毛魔有錯吧. 

_ _ 有電視后新聞聯播和現實對不上, 每天固定撒謊也讓我十分厭惡. 報紙和刊物亦是如此, 我對科技類記憶深刻, 在友人家看到過當時的<參考消息>其中小塊報道美國發明電磁武器數公里外能破壞動物心臟, 經過多年直到先後看到<鉄金剛大戰核子炮>和<蒸發密令>等電影發覺當初要在單位鎖起來的報刊有多可笑. 本來的科幻動作片全變無厘頭搞笑影片了.

_ _ 成年后出於對荒唐共匪和屠民黨軍的厭惡, 不入黨、不參軍對不依靠體制能生存有堅持和信心. 我清楚馬氏諸教注定失敗, 但是從實用主義出發我一直找不到反對共匪的基點. 那時反對共匪只是出於道義, 當對方問道共匪倒了之後我也只能寄希望新朝新氣象不會變壞吧. 尤其對制度變革將付出的人命有較大疑慮.

_ _ 直到不再為生活太過奔忙才有更多精力去找新的出路, 本來可説是對自由沒有太多期許, 我嘗試過太多思潮都會在多處邏輯和經濟上卡殼無法現實應用, 直到精神提升達自由下限才發覺其中奧妙, 終於在人生走出中年時完成了自我釋奴和擁抱自由. 感謝為自由貢獻智慧的先賢、感謝每一位公民, 讓我能看到我和所有大陸人的出路, 反對共匪我有自由兼道義, 就算被共匪害了離開時我身上沒有那丟人的奴役烙印, 只有自由的嘉許.

_ _ 綜上, 目前人生大部分可以說是個實際上是非不分的人, 雖然知道啥是好, 何為坏, 凡事有過度追求真正管用的傾向, 因為沒有可行替代而無法有效反對邪惡, 所以對是否可運用邪惡手段不置可否. 如今則不同了, 人與自由為基準一切都很明朗, 因爲沒受過公民教育也沒有身體上的自由在細節上自由我還有吃不準的情形, 我的自由是信念還不是本能, 儘管有人生經驗來補強, 大約僅相當與自由國度的年輕人剛接觸社會的程度吧或會再弱一些.

_ _ 公民性還不足夠強有不少表現, 例如對周邊重要國度和地區的政治團體不夠瞭解, 只有定性沒有細節. 這對一個不能躺成公民的人來説是不利的, 獲取信息渠道不佳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原因, 我對非工科不能定量的政治領域是有梳理不良現象. 對各國社會事件觀察不夠全面、立體, 有扁平化傾向, 這源於大陸社會事件從來都沒真相, 儘管扁平化有效率上的優勢卻也有不全面的硬傷. 因爲邊沒有高素質公民交流應還有不自知的問題, 找不到基於自由的自省方法本身也是個大問題.
我在最粉红的时候是岁月静好或者偏改良派。

2009-2013:民主是好的,虽然社会有很多问题,但还是需要共产党的领导来推进改良,不要被境外势力利用。

2014-2016:发现共产党自八九以来就没法改良,但暴力革命会导致动乱,最好东欧式和平演变

2016-2018:觉得中国可能有文化缺陷,国民性有问题,或许尊重少数民族地区独立意愿是好事

2018-2019:冷静下来觉得中国的很多问题全世界都有,没必要被带节奏跟风批判国民性和倡导分裂

2020-现在:意识到中国的性格缺陷范围之广和影响之深可能放到全世界都是罕见的。跟其他国家并没有可比性。
中国根本不是革命和改良的问题,问题在于中国根本就不应该是一个统一的国家。
不赞同粉红这个模糊的词。民族主义情绪的话,在了解日本人在中国做的屠杀和强奸时,是非常气愤,认为还东京以一样的颜色是正确的。

但更多看中国本土的历史,知道中国人大规模虐杀强奸中国人的案例,包括中共之前和之后的,尤其中共夺权后,不亚于日本人的恶行,这时候就基本已经至少反共。

再长时间观察中国人本身一生的言行思维,认为这个民族令人不齿,此时已不再把它当作可怜和共情对象,而是变为,没事时看不起它,有事时批评它。更接近对待边远地区落后文化群体的眼光。

08年算是一个分界线。当看到所有中国传统媒体的接近癫狂的千篇一律的头版二版三版全是吹捧京奥,已经非常反胃,那时起就不再看任何中国媒体。 奥运期间一个中国人在北京鼓楼杀死美国体育界名人家属,然后自己跳下40米高的鼓楼自杀身亡,各大英语媒体都在头版报道。中国媒体没有任何详细报道,甚至大部分中国人不知道。 批评京奥的帖子会被中国人删除。 两年后国际互联网公司开始离开中国。那两年是中国开始步入荒诞状态的标志点之一。
维尼爱喝歪嘴茅台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穿过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在背包上别过毛贼的像章,不过那时候傻乎乎的分不清国家、政党这些东西,就是觉得很酷。
从来没有成为粉红/兔杂,以前是政治冷感略微反感魟巢的一般行走人独行佬。

我是从2013年开始逐渐关注政治,当时注意到优酷像高晓松、袁腾飞、罗振宇、梁文道、这些自媒体开始关注政治。当时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御用反对派,把问题都归纳与中国发展必要之恶、这些人同时鼓吹一下欧美日韩发达国家。也要感谢我小时候的自我保护心理让我免疫了魟巢的宣传感染,小时候我一度认为茅沢西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和美国队长一样军人超级英雄,红军长征抗日战争也是和水浒传三国演义差不多的历史再创作小说。

中学后我与很多人认知相反,我认为魟巢很多政策和政治行为都十分幼稚像个小孩,像一个楚楚可怜在垃圾场四处游荡无辜的畜生。这些人世界观里面没有那么多什么社会主义啦国家啦民族啦有的只有领导要求的任务我怎么怎么办怎么这么搞政绩升迁。实在难以想象治理国家的是一群这种鼠类,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他们也是凡人并没有像他们如同漫威超英一般的自我形象塑造。 

个人观点,我认为大多数从兔杂(粉红)转为反贼或是自由派的,大多都是很极端,属于之前的价值观被彻底摧毁现在只是盲目和自己从前的价值观站对立面的失意者。
当然没极端过过说明不成熟,从极端道路走过来的才是站在更高层次看明白了世界局势。

而如果是从兔杂转反贼后再转化多为价值观无大变但视野更宽阔的消极抵抗者。像百度贴吧孙笑川吧,躺平吧REddit流浪防区这种。再然后就是成为岁静派。把斗争目标放在其他位置例如豆瓣众小组。
以前小学时候没有在感情上对日本有深刻的仇恨,但是认知中觉得日本就是邪恶的无恶不作的反派国家,初中时候班上流行动漫,我还惊讶怎么他们会毫无顾忌的讨论日本娱乐,光明正大宣传这个邪恶国家的文化?那时候的二次元圈子确实独树一帜,穿和服逛神社传播日本文化好像非常自然,就和流行韩流文化时候那样,并不像现在的二次元看个动漫都要先表忠心随时政治思维挂钩
也就小学初中那会吧,08到16这样子。主要是当时仇日,小学那会看完南京大屠杀纪录片还是什么之类的,气愤地画了一幅辱日军的涂鸦,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18年全班一起看战狼的时候就觉得有点说不上的反感和尬
心情不好 我是岁静
没粉红过,由不关心政治过渡到仇恨国家。
导火索是防火墙刚建成时,把一个我混了好多年的论坛给禁了:亦凡bbs四海纵谈。
那是我第一次被铁锤砸。
landsbetween conscience&right
我没做过,从小就恨透服从教育,但是有一段时间信了网上“犹太人的消息”,我有罪…
我希望我学会一门外语之后永远不用支语
据我观察,真正的极端建制派粉红或者是极端反西方文化的粉红是不可能变成反贼的,正如完全的反华人士不可能变成粉红一样,我最粉红的时候也只是支持大一统的改良派而已,而且天然亲西方反俄,就算放到现在依然是大部分粉蛆嘴中的恨国党。
D级人员24601 無敵の人、中学肄业,社会自由主义,反法家,科技怀疑者,政治经济中偏右,社会文化中偏左,国际持结构现实主义
我在胡温时期是法西斯粉,崇拜希特勒,崇拜毛泽东,崇拜本拉登,幻想打这个打那个,放现在是妥妥的粉红。但在那个时代不是主流,我像个异类一样被身边人观猴。而且我还骂胡温软弱,不是一个路子。我的经历变化和中共以及中国主流是完全反着来的
本人也差不多跟萨格尔王掀翻池塘一样应该没粉红过,小学的时候就喜欢中国历史听外公外婆说中共的坏事比如我外公一位工厂同事说今天是双十节就被人举报被拉了那时觉得太不可思议和不懂双十节的含义,上到初一开始有自己的电脑在当年的贴吧大佬分享谷歌的镜像站搜索解惑下变成一位果粉认为中共非中国合法政府,去到初二更放飞自我课间跟同学聊飙坦克和骂中共是赤匪,想想也是它统治下中的异类了。
LAXSYD 不写了,懒
最粉红的时候可能没有吧,就是最脑残的时候觉得中共会慢慢变好的希望主义者。

然后,就是再建立“大中华联邦”,在民主制度下,中国,包括台港澳,蒙古,俄占,越南,泰国,老挝,缅甸,柬埔寨,新加坡,马来西亚,琉球,日本,朝鲜,韩国组成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大中华联邦。
荣耀归于上帝 自由主义。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没做过粉红。初高中的时候,可以说是爱国,比较理性的那种,不像现在的民粹、种族主义。大学时期(可能更早,但高中时期的印象不深)知道六四之后就反共了。
反日是基本出廠設定,甚至在香港出生的很多人(包括我)也是。

然後還有統一台灣,取笑藏獨,取笑法輪功。覺得都是歪門邪道


長大了點,看了美國電影,就沒再反美了。
跟父母去了次東京旅遊,就沒再反日了

再長大一點,知道了六四。這是個轉捩點,開始思考國家不一定是偉光正的

讀大學的時候接觸了一些人文學科思想,之後完全反感中華文化
屠支大佐毛遮洞 八亿支猪,不屠行吗?
起初:
打倒袁世凯,老佛爷万岁!
此生无悔入大清,来世还做支那猪

后来….
Nederland Ja, ik ben die grote ontdekkingsreiziger en veroveraar van oceanen en landen.
我当年最粉红的时候,只想把共产党推翻,让中国分裂,还没有希望解放军和赤匪下油锅,因为我不知道解放军是什么。
翻越柏林墙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可能因为学习成绩好吧,一直是第一个入队,入团,团支书,预备党员……到此为止
那时候只觉得挺自豪的,粉红但不战狼。
没有学业负担,在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促使下开始去了解国家,政府,政党,以及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是这样,人家的生活是那样……
大学又学了经济学,不可避免的接触着社会学和政治学😓😓
小弟你还年轻,据我的经验,像你这种五毛中毒比较深的,会有好几次反复,(五毛--反五毛--再五毛--再反五毛),才能真正懂得土匪的阴谋诡计。
年轻人要一下子看明白很难的,除少数资质比较高的。
民主的中国 观察 民主中国
当年的毛粉一个,现在想起来我觉得我那个时候甚至有点纳粹思想:中国地大物博,文化源远流长,文明博大精深,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毛泽东带领中国人民抗日反国民党,简直就是中国的大救星。。。醒了之后就觉得,毛腊肉和中共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人和组织,巴不得中共这个组织赶紧消失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我最粉紅的時候大概小學
那時真的相信撿到一塊錢都要交給警察叔叔,他會幫我找失主,或者捐給紅十字會做好事(那時我也相信紅十字會)
也真的覺得被侵權以後提告走法律路線一定是最好的方法,法庭一定會公正講理依法辦事,就算沒有一級級告上去好了
後來大概小學高年級的時候就沒有這種想法了
铁甲小驴 观察 李鵬,有一句話我一直想對你說: 我肏你媽!
这么说吧,我当年玩GTA的时候,远远的看见日本路人,都要跑过去拿棒球棍直接把他打死,还要鞭尸!当时也是年纪小,大概13-14岁左右,现在回过头来想想,真他妈Der😂
ono0832 一名低端人口
初中二年级左右吧,看地摊文学书,叫中印边界冲突,感觉解放军很勇猛。情不自禁地崇拜。
山大长沙曾思佳 欧美区政治爱好者 | ai是人类的爹 | 不在中国 | 中国能不能快点裂开受不了了
我觉得从粉蛆变成反贼的都有一种天生的支……岁静变反贼就不至于,岁静只是不care
Olivert 首先做个人
从小就不粉红(我不认为希望奥运拿金牌就是粉红),父母都不是党员,本人也比较愤青愤世嫉俗。一直觉得中国没有未来,坚信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上了大学决定出国,一边看六四视频一边背单词。
从来都不是粉红,也不舔民主柿油,从小就爱看科技感的影视作品,了解过一些历史,有墙之前,就通过网络一直了解过柿油世界是个什么玩意儿,进入职场之后,有了一些社会上的阅历,对人性,对人类社会无比失望,因此也就越发认同荀子的那句人性之恶,其善伪也的字面意思。
我也曾是鳖黑,后来发觉有问题的是种族,所以也支黑
但现在越发认为,真正堕落的并不是意识形态,也不是种族,而是人类这种碳基生命本身。
在人性的限制下,人类对于文明的承载和推进是有极限的
所以当地球的文明达到一定程度,人类也将会让出位置
有幸从没有粉红过。

从小政治冷感,对课本宣传的雷锋精神或者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就没那么在乎,甚至因为喜欢日本漫画而被同学说成是二鬼子,我始终秉持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想法,所以个人主义应该是我出生自带的buff。

还由于本人对审美的东西要求很高,而土共在这方面实在是不堪入目(一直觉得中国国旗的设计真的很让人不适,血淋淋的,有种崇尚血腥暴力的铁血潜意识在,而非文明、理性和法制),让我从生理到心理都没办法对其产生一点好感。其实小孩的逻辑很慕强的,我小时候一直在想你那么牛逼咋没产出牛逼的东西呢?咋牛逼的文化都来自日本欧美呢?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找就根本不会对其产生一丝一毫的敬畏和尊重了。
yundi 不装了,劳资就是加速党
我粉红的时候是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那时候粉红原因主要如下:
1. 感觉自己润无望了
2. 感觉中国的生活水平真的突飞猛进
3. 感觉习近平老婆挺漂亮,他们代表中国形象挺好的

但是我只是个表面粉红,2015年的时候当我发现了一个润的机遇,我立马抓住连头都没回。

这主要是因为我从小学一年级起就是一个反贼。
小学程度 你类个时候不晓得我文化程度辣么低
有一段时间特别认真的读过毛选,当然,不是抱着批判的态度。 汶川之后,除了乌克兰,我再也没有捐过一分钱。对于这些头出头没的屎里蛆儿,你真不能抱什么太大希望
Juno 带路党
08年是反贼最少的时候吧,那时候真觉得中国会有美好的未来,谁知道…
习太大了 世界上最大的詐騙集團不在緬甸北部,而是在中國大陸的北京,這個詐騙集團名叫中國共產黨,它成功的欺騙了大部分人,至今靠狐假虎威的國防和強大的宣傳機器依然存在
我在2015年至2020年時是我的粉紅的時代,因為我在2015年看完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以後,覺得祖國很強大。2019年時,我在反送中運動中支持中共。但在中途時,我有時候是政治無憾者,有時候對中共的一些政策不滿。

直到2020年的時候,我逐漸地成為了反賊。因為中共病毒疫情期間,全城封鎖,而且在黨媒上有過於誇大中共、抹黑外國的現象。227事件爆發時,我既不是肖戰粉又不是抵制肖戰的一方,而且我對於這次網絡事件有些奇怪,因此我沒有參與。在歷史課上,老師講述了文化大革命,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中共的黑歷史,在加上中日建交時間的問題,使我對中共政權是不是中國正統產生了問題:中國不是有兩千年的歷史嗎?為什麼中日建交時間是在1970年代,而不是古代呢?古時候中國不是和日本有建交嗎?於是,我通過翻牆上網,了解中共罪行,逐漸的認為中華民國才是中國正統。同時,我也知道了227事件的真相,我發現罵肖戰的那些人其實就是個可憐無力、不知真相的韭菜。

自從成為反賊後,我也逐漸的發現中國在中共的打壓之下,電視裡基本播的是宣傳仇日仇美、誇大中共的電視劇。事實上,我也了解過一些粉紅,有些粉紅其實就是「牆內粉紅,牆外反賊」,他們也抱怨中共,不願在五毛的誤導下繼續做韭菜,但怕受到中共打壓,所以在牆內不得不做粉紅。最近我的一個QQ群裡有個粉紅發布了習近平全票通過的視頻,可以看出他對中共的不滿。

雖然習包子進一步打壓了言論自由、文化自由,並控制輿論,發動文革2.0,但俗話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我相信,眾多粉紅在遭受重大的鐵拳之後,會覺醒成為反賊,而沒有覺醒粉紅只能在五毛評論員的誤導之下繼續做韭菜。
我沒有任何敵人 🤬不友善用户
因為性格比較叛逆的使然吧 其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粉紅過,但是從小腦袋里就出現很多疑問。對支哪體系很多反邏輯的事情充滿疑惑。
  例如小時候軍訓的時候總是疑惑疊被子跟上陣殺敵開機關槍有什麼關係? 曡不好被子就代表我不是神槍手? 等等 出來支國社會工作后,碰到形形色色的反人性的邪惡支哪人後就逐漸看清支哪人和這個族群的傳統觀念真面目了
USFUXXALL_II 性别男,爱好辱包
最粉红的时候应该是高中毕业刚上大学那会,因为那时候网络还没完全普及,信息源真的不多,有些事总觉得匪夷所思但又没有反面信息来源,也就只能姑且信着。上了大学读的计算机专业,那时候google也没封,部分网站还能上,又自学些翻墙技术。信息源多样化以后就开始自己思考对错了,不过那时候也比较理中客,觉得国家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需要给一点时间和宽容的。直到习近平上台才彻底失望当起了支那
小时候一直觉得是墙外的人被洗脑了,看的国内的自媒体,真以为世界各国都看不得中国好。到了墙外才发现被洗脑的是墙内的自己。
其实现在的中国就是封建制度,习猪就是皇帝。然后建起城墙,对我们洗脑,让我们听话,好给他当狗。
一切跟自由有关的文化跟活动都被禁止,不允许有独立的思想,训练我们的奴性。
我现在就是想明白的奴隶,但是力量太小,人生苦短,唉。
maihem 死于寂静
这话题有意思。回想这前半生,好像除了打印度人外。没咋站过队,可能跟父母有关。都是不关心政治的人,有点印象的就是港独潮,的确发表声明谴责了。事后再看领导者基本都保送名校所以没觉得谴责的有错
理解之父 中共不亡中国人没有未来
往事不堪回首,现在的自己觉得以前的自己就是个傻逼,不过很庆幸我清醒了,感谢油管那些不遗余力宣传民主的up主,我真的非常感恩他们。
藤原竜之介 大陆北方一个有良知的普通学生罢了
高中的时候读毛选当过毛粉,但没粉红过,小学的时候就极其反感学校的反日教育
高中以前是中立偏轻度粉红,那时候年纪太小啥也不懂。高中时候因为一次医疗事件看不惯墙内医院的作风、一直以来课本上的胡说八道加上对北朝鲜的认知就变成反贼的,只要脑子正常,还是有救的。
陈启闻 “党管人才”这个词让我害怕。反贼里面的脑残和粉红一样恶心
我最粉红的时候就是我小学的时候。当时我非常认真地唱国歌,阅兵式的时候激情澎湃。看小说说到军训非常激动,后来高中参加了军训发现军训就是一直站着,就觉得很无聊。
头脑最粉红的时候是高中到大学的一段时间。因为初中的政治课是数学老师上,所以没有机会接受系统的中共政治宣传。
高中因为不想背历史选了政治,当时觉得政治书里的都是对的,有逻辑漏洞的地方自己填补上去。
大学的时候为了邓小平让大家做生意的决定热泪盈眶,后来还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演讲。
真正转变是因为被铁拳锤了。什么都不让发不让说。
另外,我转变的过程是先恨习近平后来发现习近平是维护党产的代言人于是也不再信任共产党。
如今的态度是一部分共产党员可能是被蒙骗的。
从前我还写过一篇文章赞扬那些为了扶贫救灾牺牲的共产党员。现在我觉得,ta们心里面为之牺牲的那个对象,应该是中国人。而共产党只是让ta们去受苦受难给自己积累政治资本。有些牺牲一般来说不是必须的,但是对于共产党是必须的。
Leon1472 可愛捏
我20岁以前最粉红的时候经常会幻想着中俄吞并蒙古然后组成联邦国家,首都就落座于横跨在阿穆尔河(黑龙江)的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和黑河所组成的新特大型城市。(掩面奔逃)
想法够粉红了吧?
碳烤食人鱼 天际人民最爱的美食
我没做过粉红,做过皇汉,而且皇汉时期还经常和粉红对线
rowlandheights 尊包讨李,天诛国贼李克强
没有粉红过,最红也就是用文革极左言论反对中共改开权贵,从来没粉
我从小到大都是三民主义的信徒,没有人比我更讨厌共产党。
武统台湾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尤里X 每一个毛左,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夹边沟;每一个小粉红,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炮灰梦。
我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是小粉红,那时叫愤青,没有现在的小粉红这样NC,为人也要正派得多,转变是从08年那阵三鹿奶粉和强拆强征等的社会问题集中爆发的时候开始。过程是小粉红-改革派-反贼。
UW275JI 新注册用户 稀禁评
我可能是高中的时候由于不怎么上网,加上无所不在的宣传而暂时对CHN有一些好感。
然后随着大学每天上网,一说话就禁言、删帖而好感迅速消失,再加上疫情在CHN永远结束不了、天天搞限制,最后好感基本上消失了,一看到他们愚蠢的宣传就想笑。。。
印象里没做过粉红,只做过皇汉,而且从小心里就厌恶ccp
曾經因為仇日,那時候初戀談了個女友,因為她很癡迷日本動漫,因為這個和初戀女友分了。 哎,太傻逼了
我上大学之前算不上红,但挺傻的,主要是接触信息少,不懂事。
听说英法抢了圆明园很多珍宝,就想哪天打进伦敦抢回来。
听说荷兰是低地之国,就想着把堤坝炸开,水淹整个欧洲。
不过受农民起义伟光正教育影响,还曾对着中国地图谋划,搞个起义从哪里开始。
每天嚷嚷抵制日货,实际90年代小县城,根本买不到日货,有也买不起。
认为社会主义一直在发展壮大,很快会席卷全球。历史书上有个马克思雕塑照片,标注位于英国。我问出了令老师惊愕的问题:英国已经是社会主义国家了吧? 
幻想到了大学就有选举权。
rewcsa 大局已定,记得少上葱,避免未来被清算
以前吧,还挺喜欢看铁拳砸人的,这个应该是天生的支性,也可能是因为我向来就对大多数支人没什么好感。
不过人还不算蠢到头,香港那时候头两天转了两条微博跟着骂了一下,过了几天,微博大V一看全面胜利,于是开始宣传香港人都不无辜,一半人上街,没上街的很多也是运动支持者,我顿时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早些年中港蜜月期的时候,内地是不吝啬发表香港的正面信息的,所以我也知道香港人的整体文化水平和素质是明显比内地高的,如果反逃犯条例真的像墙内媒体宣传的那样对香港人没有任何害处,那香港人吃饱了撑着大半人强烈反对??于是我在墙内几个平台搜索,想知道港人到底为什么反对,但是吧,墙内搜不到有用的信息,所以我就沉默了,没再对香港的事发表意见。
我觉得以前被洗脑弄得最傻逼的事吧,还是仇日,我当年是很喜欢日本动漫歌曲还有唱歌的明星的,但是又遭遇了严重的洗脑,就有了那种要不是我喜欢的XX歌手XXX漫画家在日本的话,我可以把日本给核平了的想法,估计现在的B站红小将也是这样的吧,希望他们不会被一直洗脑,也能有清醒的一天。
代理总书记赵紫阳 parody 对于支持动乱,分裂党的这两顶帽子,我不能接受
觉得外部势力可恨,同时并没有对政府有任何好感
天天吃包子 观察 品葱五毛和反贼五五开
从来觉得中共是垃圾,粉过毛魔头,毛魔头把身边的高官一个个整死,大快人心。尤其是各种虐待邓矮子,不要太爽。
从小就接受爱国洗脑,真的很难不支,08年我读小学,也是完全陷入了小粉红式的高潮,后面也嘲笑伦敦奥运会没支国有排面,读大学后冷静了不少算是转入了岁静派,甚至还有点崇拜毛式左翼,当时反送中闹得很大,我就不理解他们为什么在闹,真正觉醒还是感谢习犬犬全面清零,当时翻了墙看李老师推特才知道支国比自己想象中离谱更多
好像我一直没用粉红过,因为最开始我不关心,后来接触了网络更多的东西之后,在论坛就发现各种删帖,QQ群还不能说这个说那个,中共还各种双标,只不过那个时候没用很烦,只是没用好感,后来到现在我就彻底反感了。
德州仪器 反共复国,再造共和
最粉的时候也还算是理智,那时我还在国内论坛发表了一些言论称中国与美国有不小差距,什么我辈还需努力之类的话就蹦出来了。

当然,说这些话也挨了不少粉红喷,他们容忍不了刺耳的实话,只能听好话。

几年后武汉肺炎爆发,再加上接触了很多墙外信息,自身对西方政治理论有点皮毛兴趣,造就了现在上贵站的我。
粉过就是支。粉不是一种经历。是一种DNA。有这种DNA的才会粉。别以为粉转黑就是从良。
没接触过互联网之前也没粉过。2000年接触互联网。那时候还没有墙。我记得有个论坛叫海峡两岸,那时候网上还可以和台湾人香港人自由探讨。
对咯。仇日不是官方宣传的。是互联网普及后日本在华的大量的暴行图片在网上曝光后才在2000年后的年轻人当中开始产生仇日情绪的。互联网之前。大部分中国人是不仇日的。对日本仅仅停留在地道战傻子兵的印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