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该知乎答案对中国农村地区地下基督教会的看法?

作者:知乎@檀信介
 
坐标是安徽北方的农村。

我妈妈的奶奶,我叫她老太。我外公去世、外婆中风,老太在乡下无人照料遂送县城敬老院居住。

老太进城之前万分抵抗,觉得自己没办法死在乡下老屋了。但是到了敬老院三餐有热乎的送到嘴边、一不舒服就有人开车送医院,加上敬老院老板是我妈妈家远房亲戚对老太照顾有加,所以她很快就适应了敬老院反而不愿回乡下了。

我回国和我妈到县城去探她,老太一切都好,还比在乡下的时候白胖了些,于是我妈对敬老院的老板千恩万谢。

他们话家常的时候我没事做,闲得四处转悠,发现敬老院四处贴的都是“以马内利”的小牌子和海报。
 
https://media.8ch.net/file_store/a1fa79fdacc957428203d119a8015eb33a324b6d3f408bd0a19879f1a56609b3.jpeg
 
淘宝找的同款。

我有点惊讶,因为我父母两边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怎么会有亲戚是狂热的基督徒呢?遂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敬老院老板,一个我叫大姨的中年女人。我妈骂我不懂事别乱打听,倒是大姨来了兴致,要给讲讲,

然而,大姨并没有直接跟我们讲为什么她会变成四壁「以马内利」的基督徒,而是跟我们讲了一个去年过年期间发生的事。

一个风雪很大的深夜,一伙人用车拉着一个老人到敬老院砸门,大姨开了门,对方说是住院。

照常理,老人入院之前大姨会看一下老人状态,如果太瘦、太弱敬老院是不敢收的。然而风雪太大,老人是被裹着被子送进来的,根本看不清胖瘦。

大姨还没细看这些,家属只留下一句「明天一早来办手续。」,就兔子一样地就跑了。大雪纷飞,大姨一个佛教徒又不忍任老人冻死,只好接进房间住着。

下半夜大姨觉得不对,再去看那个老人的时候已经没有鼻息了,解开被子一看,里面的身体干瘦不堪,大姨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

第二天一早,大姨还在发愁如何尽快联系到家属的时候,门外突然哭声四起,雪地里几个农村妇女又哭又闹又骂街,骂街的内容大致就是「送来一个好好的人,这才一夜就给折腾死了,搞不好是敬老院的人害得,」几个妇女冲进老人院抢出尸体放在门板上,哭天喊地要偿命。

大姨报警,警察不管,说这是民事纠纷让自己解决。找黑社会,赶走了这几个妇女又来几个老太太,越赶越多、越敢越老。最后闹到敬老院里的老人都被家属接走、生意没法做,大姨只好认倒霉赔了钱。

后来大姨一打听才知道,这帮人根本不是死去老人的家属,而是一个职业丧闹团伙。死去的老人是亳县本地人,而那些妇女都是河南鹿邑县人。

他们这帮人最早在河南老家的时候,自己家老人去世后到医院、养老院闹闹出了甜头,食髓知味就开始成了职业丧闹,走村串庄寻找快断气儿的老人,与真正的家属谈好分成之后送进县城闹医院、养老院。

闹了几次之后,鹿邑、郸城一带的敬老院和医院就有所防范了,于是他们就开始跨界来到与河南交界的亳县故技重施。

大姨这次认怂之后有点肉疼,一年要是折腾这么两次生意还怎么做?于是专程跑到河南郸城学习应对技巧。

当地敬老院跟大衣有过类似的经历,找警察不管,找黑社会地痞又拿七老八十的老太太没办法,最终当地敬老院想到的办法就是——信教。

近几年,河南、皖北农村非法教会信众剧增,村村有教堂,一个家庭教会底下有几百上千老头老太,子女打工挣来的钱都被老太太们奉献给了牧师,连唱梆子、坠子的草台班子都被收编开始改演《新约》戏,地方政府屡禁不止。
 
https://media.8ch.net/file_store/62c18865aa67473bd6d36d089da45b4414beade7c5f42b7c09ef083553e438cd.jpeg
 
信了教之后,地界宅道跟人起纠纷了,牧师带人帮你撕;鱼塘山林被人承包走了,牧师带人帮你闹;扶贫名额被摘掉了,牧师带你去上访…

敬老院信了教以后,遇到了事也找牧师,牧师会从村里带着成百上千的“兄弟姐妹”来主持公道,丧闹虽然厉害,但跟信仰狂热的“兄弟姐妹”对阵还是败下了阵来。久而久之,当地的敬老院也都信了教。

大姨从河南留学回来之后,学习到了先进的经营模式,也在亳县当地农村受了洗,敬老院换上了「利马以内」的春联才从新开业。

我妈妈宽慰了大姨几句又塞给她几百块红包,而我在则在听完了大姨的讲述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在她的讲述中我无意间窥到了一个从没见识过的中国农村。

我该说恐怖的,究竟是四处寻找快断气老人的丧闹呢,还是在农村一手遮天、张袂成阴的非法家庭教会呢…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这个问题刘仲敬先生回答过。
Medium链接: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惡霸學-de0e05ec49c2
 
這麼看來還有點希望。如果中國人沒有叫你惡霸、法西斯、恐怖份子,那就妥妥地說明你連起碼的秩序生產能力都沒有。首先,我們要明白基本的歷史常識。基督教在西方和全世界的勢力,都是自行生產規則的結果,沒有一次是按照貴國知識份子喜歡的禪宗方式,開發裝逼知識和修身養性的結果。

制裁能力是規則生產能力最必不可少的一環,直接體現為「法自我出」和「擅用私刑」的謾罵。原始基督教會的習慣法,首先是在傳教士NGO的選舉、認證和財產管理中,在信徒內部的婚姻、財產、繼承權糾紛中,在基督徒團體和外邦人團體的習慣法衝突中,隨著需求的擴大而逐漸形成的,隨之產生合法性甄別機制。整個過程就是經典的自發秩序生成,不可避免地從柔性暴力向赤裸暴力發展。

戰爭權力是秩序的最高級別,也是基督教最終征服羅馬帝國的最後一關。和平主義的意識形態並沒有避免具體的造法實驗,即羅馬軍團內部的基督教徒如何處理權利和義務的衝突。他們像看守柏林牆的士兵一樣,必須回答哪些命令是可以執行的,哪些命令是不應該執行的,各種方式和各種程度的錯誤的執行或不執行,應該引起什麼包括不同性質和程度的具體後果。各種造法實驗從純粹的逃避,你根本不應該參加軍隊,到各種引經據典的正義戰爭與非正義戰爭、合法政權與不合法政權鑒定標準的混戰,充滿了三百年的教會史。

不同團體相互衝突的造法實驗和大多數都是失敗的甄別機制,構成了教會法的基礎,相互辱罵、破門(拉黑)和赤裸裸的武鬥在其中發揮了不可忽視的作用,律師出身的教會長老從聖保羅開始,比律師出身的美國議員還要多。最後的決斷,仍然是依靠軍團的投票。

三位元戎的迫害將大批頗有能力的基督教軍官趕到了君士坦丁家族統治的西部,使他們獲得了美國接納猶太物理學家的類似利益。君士坦丁在進軍羅馬的路上打出基督教的軍旗而能收到軍心大振的效果,就說明基督教徒在他的軍團中佔據特殊和重要的地位,如果是米特拉教徒佔據優勢,這樣的旗幟只會使軍心動搖。異教復辟者朱利安儘管極力清洗基督教軍人,仍然沒有改變後者在軍團選舉中的優勢。他死後的選舉中,軍團堅定地選出了復辟基督教的約維安,否決了皇帝本人重用的異教大臣。基督教在軍隊內部的優勢,導致西馬庫斯之類異教元老在元老院的優勢失去了意義,將皇帝和帝國交給了基督教。基督教純粹依靠愛與和平感化羅馬人的學說,只是為兒童準備的潔本,正如蘇格蘭兒童都知道羅伯特布魯斯和蜘蛛的故事,卻不知道他是怎樣暗殺同為蘇格蘭愛國者的競爭對手的。

羅馬帝國解體後,教會和封建主義以各種方式的結合,產生了比獅心王理查德更好戰的諾曼主教和兼任騎士團團長的里加大主教,以及無數自行產生內部規則的軍事教團。諸如此類的新秩序和新衝突,導致了帝國、教會和習慣法的極大發展,構成今天教會法、英國憲法和歐洲各國法律的基礎。即使在民族國家理論上壟斷暴力以後,教會的造法實驗和柔性強制仍然是屢見不鮮的。《紅字》描繪的懲罰肯定會被費拉右派說成跟塔利班有什麼區別,事實上卻是低成本自發秩序自古以來的特徵。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夜的倫敦,救世軍這種世俗化非常明顯的組織,為了在倫敦貧民當中維持他們對正義的信心,仍然不得不派出他們的執法人員,確保勾引少女始亂終棄的惡棍得不償失。任何團體如果沒有實施獎懲的能力和規則,就註定無法吸引和保護群眾。人民對團體的忠誠,永遠取決於團體提供秩序的能力。知識份子的評價,永遠是一文不值的。

如果基督教會退化為喪失造法能力的節日活動俱樂部,參加和退出都不會得到更多的保護和更大的損失,那麼在伊斯蘭教做了羅馬和中世紀基督教做過的事情以後,就不要指望依靠嘴上功夫阻止伊斯蘭的擴張。淪陷區的教會將來下場如何,主要看他們能不能像蘇格蘭長老會一樣,一次又一次從老根據地動員民兵,殺進首都愛丁堡,把天主教和聖公會的牧師剝光衣服,連同婦女兒童一起掃地出門,把教堂和民房改成街壘,嚇得斯特林城堡的軍官不敢進城買肉。這些都是他們實際上做的事情,而不是童話教科書裡面記錄的事情。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作者:陈毓秀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606002/answer/2466293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许多人将自己的不安全感和道德风气的败坏归为没有信仰,其实你是没有共同体,在一团散沙的社会里不得不随波逐流,无法对未来产生稳定的预期,人与人之间只有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关系。在没有共同体的社会里,不想成为被捕食者的人,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机会主义反而是最理性的,长此以往整个社会自然道德败坏。只有信仰,没有共同体,人们的道德水平不大可能会提高。

因为道德在一个社会当中发生作用,更多的是依靠他律而非自律,也就是说,道德需要熟人监督,我们在陌生人面前更愿意放浪形骸,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跟他们没有多少关系,我们不会与他们长久地生活在一起,如果我们放纵自己,不大可能受到惩罚。但是在一个肯定会长久生活在一起的聚落里,如果犯下了过错,人们会牢记你的过错,以警醒自己免得因此吃亏,于是我们很难洗掉身上负面的风评,日后自然对我们非常不利。

这也是现实生活中,人们要比实名制社区,实名制社区要比非实名社区里的成员更加注意自己言行的缘故。柳下惠式坐怀不乱的英雄人物、正人君子不论在哪个时代都是稀缺品,否则就不会被众人歌颂。但我们的社会绝大多数时候依然在正常运转,因为古代人往往置身于一个小共同体里,周遭都是血缘亲族,彼此知根知底,监督的成本相当低,犯错的代价又相当高,因此不敢逾越规矩,道德风气自然不会坏到哪里去。

血缘共同体如是,宗教共同体亦如是,以美国殖民地时期的农村公社为例,公社成员虽然没有多少血缘上的关系,但因为都是同一个宗教的信徒,从父辈开始就共同生活于社区当中,并且将继续居住下去,所以道德监督的成本低,道德风气相当好。就算是现在,美国南部清教徒社区的道德风气,也要远远好于北部的大城市群,在整个北美数一数二。

除了他律以外,共同体的好处还在于邻里之间会愿意互相帮助,因为我们知道彼此会长久地生活在一起,这提供了稳定的预期。越是小共同体,变化的速度和程度越小,我们置身其间,不需要经常变易跟他人打交道的方式,所以对未来会有稳定的长久的预期,稳定的预期会给予人安全感,我们知道就算落难也会有亲朋帮助自己,对未来往往不会绝望。

如果人们都是一团散沙的原子个人,就算是邻里关系也老死不相往来,隔着防盗门监视着他人,那么在一个都是陌生人的环境里,我们不知道谁会愿意帮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帮助过的人日后还会不会生活在一起,还能不能够帮助自己。那么过一把瘾就死,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机会主义是最理性的生存方式,我们也很难指望绝大多数人可以做到自律。

历史证明,流浪汉往往是社会最不安定的因素,因为他们没有归宿,所以反社会收益远大于成本,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有恒心只能是知识分子,但知识分子只是社会里的一小部分。如果一个穷人只有信仰,没有共同体,他的不安全感也只会照旧,不会知道未来还能不能保持着如今一样的生活水准。@周晓农
先生所举的安贫乐道的栗子恰恰发生于共同体里,而不是遍地都是原子个人的大城市。而前三十年最大的恶政,不是文革,而是土改彻底铲除了整个士绅阶层,并摧毁了宗族体系,共同体破碎,整个社会趋于一团散沙。改革开放加深了原子个人化,人们被抛进市场当中,中国又不允许有自治社区存在,也没有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农民工进城以后,除了少数老乡以外,谁也不认识,一方面没有熟人监督,另一方面也没有安全感,在没有长远预期可供遵循的情况下,不得不进行短视的功利主义行为,我死去,哪管身后洪水滔天。就算是知识分子,如果你是从二三线城市到北上广打拼的凤凰男,所遭遇的问题其实与农民工一般无二,只是知识分子的人脉更加广,相形之下,显得不是那么紧迫。

宗教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最方便的凝结核,最容易收集一团散沙的细民,使之聚拢成为共同体。知识分子往往高估自己对社会的重要性,但从长远来看,一个新教牧师,一个社区僧侣,一个部落大巫对中国的价值要胜过十个刘小枫氏文化基督徒。无它,知识分子长居于书斋当中,无法起到凝结核作用,根本不能形成共同体。历史塑造路径,路径决定未来,除非出现更能塑造共同体的宗教,否则中国的基督教化不可避免,整个中国都是他的养料,不以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自西周以来,中国地方分别经历了春秋封建贵族共同体、南北朝佛教共同体、宋明儒教共同体,到了本朝则是基督教共同体孕育而生,不是基督教教义就一定胜过儒佛多少,而是今日基督教构建共同体最为得力,哪怕政府百般打压,也不曾阻遏得了。历史路径已然形成,知识分子根本无力更改。
 
rtgzddgh ? 已停用
贵国无产阶级的天然恐惧罢了.见不得人好
 
 姨学选读:
@legendarytortoise
中華人的核心思想是解構主義,見不得別人好,他們所有的話術都只是為了解構你(或者其他他仇恨的對象)的正當性而已,並不表示他們自己真的追求那個;就好比,中華人遇到美國人譴責中國侵犯人權問題就會講美國政府迫害印地安人巴拉巴拉,但事實上中華人從不為任何印地安人權益運動付出任何心力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這個其實是所有無產階級的特徵,而中國是無產階級的唯一祖國。所謂國家的特徵其實都是指主流文化,而主流文化代表統治階級的習慣。大多數地方的無產階級都把忽視,只有中國主義和共產主義本質同構。波蘭共產黨提倡波蘭文化,就是給天主教會和地主的復辟做準備。中國共產黨提倡中國主義,就符合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
chobe ? 已停用 b
想到另一个回答里说的,“因为大洪水爆发之后一定是满地张献忠,那么只有那些在反杀张献忠的过程中建立共同体的人,才有可能驱逐共产党的统治”
底端人口 大国崛起 小民遭殃
共产党在农村的统治已经土崩瓦解,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农村,特别是偏远地区农村政权,将会落入宗教组织之手,通过村级选举制度。
 
自由民主人士完全可以培养全国各地农村青年才俊,利用村级选举制度,取得农村政权,然而这帮废物根本不把农村放在眼里。
 
在西南大山最偏远的乡村之中,我都见过教堂,甚至当地文字老苗文,都是传教士所创,这种宗教我还是比较支持的
已隐藏
像!太像了!和清末历次教案的由头简直一模一样!
一百年了,上边还是慈禧,下边还是义和团,竟然都没有变。。。。。。。
FrankHYoung 海外工程师
没有信仰的人恐惧什么?恐惧有信仰的人?为啥需要牧师主持公道?因为当地的乡绅学究士绅阶层已经在土改和文革的时候被枪毙了,中国农村变成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
中国人最缺的就是信仰,基督信仰是好的!我可以告诉你,基督信仰会拯救中华民族,否则洪水滔天的时候,没有信仰的人会变成野兽和两脚羊。
这才是真正的教会,有组织力有战斗力,和城里那些吃喝玩乐俱乐部完全不一样。
一百多年过去了,义和团与教民案依然会重复出现。
扬子江 is this a bird?
又想起俄罗斯病猪和私养农户的问题,
(俄罗斯的选举并不透明,并非民主国家)
独裁者关心的只有他自己(废话),
当你和他站在同一边时,你会感觉很幸福,
但等他跟你不站在同一边时,他吃你的肉不会有半点犹豫。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一個健康的社會 邪教即使有也會在法律監督下運行,久而久之就成了一般宗教,例如摩門教。
反之,在中國這樣的國家,正常的宗教也需要地下化,有些是自己變得極端有些是黨國故意抹黑。
一貫道在中國台灣不同的處境就是例子。

問題不是宗教而是黨國體制。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信了教之后,地界宅道跟人起纠纷了,牧师带人帮你撕;鱼塘山林被人承包走了,牧师带人帮你闹;扶贫名额被摘掉了,牧师带你去上访…


看來教會在辦村委該辦的事?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你走之后,我养的每条狗都像你。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0
  • 浏览: 5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