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古罗马沾了基督教的光,为什么古典爱好者总是颠倒过来看的?

古埃及,巴比伦,玛代波斯兴盛的时候,古希腊古罗马又算什么?
哪个不比希腊罗马强?
古典爱好者(恋尸癖)心心念念的到底是什么?
是科学技术?那埃及巴比伦波斯,哪个科学技术又落后了?
是民主自由?帝国时代以前的罗马明明白白是王政—贵族共和制。古希腊哲学家都知道民主制只是倒数第二差的政体。
是形式逻辑和哲学思辨?说这些能让希腊罗马文明对世界的影响长存的人自己信不信?

没有基督教对日耳曼人的教化,罗马又算得了什么呢?古典爱好者到底从哪里来的信心?
 古典爱好者喜欢的是大一统,因为大一统可以带来永久的和平与免费的秩序。斯宾格勒和汤因比都极力鼓吹罗马化的妙处就在于此。世界主义、普世主义者可以在罗马中找到慰藉。
基督教往往被视为促使罗马帝国解体的力量。在信奉基督教100多年后罗马就被攻破了。当时拉丁教父奥古斯丁还专门写了“上帝之城”来反驳这种观点。但是事实业已深入人心。
埃及巴比伦波斯没把演绎法用在几何学上。不知道欧几里德就别谈科学技术。
罗马的王政王是选出来的,不是世袭的,罗马的共和时代平民可以选保民官
阿拉伯人的百年翻译除了波斯本土的书,从西方翻译的主要就是希腊哲学。
因为当代西方有更多元素来自希腊、罗马,而不是埃及、巴比伦、波斯。自然而然,对希腊、罗马的崇敬更深。
美国参考过罗马共和制度,美国参议院的名字就借自元老院,大众民主与精英管理的制衡法则更源于罗马,罗马法还是当今所有法律制度的源头,自由、民主、哲学、科学的理念更是原创于希腊,政治politics的词根来源于希腊城邦polis。
新约是用罗马帝国东部通行语希腊语所写,更是靠着帝国疆域向西向北传播,最终靠着世俗政令成为全欧洲最大宗教。
但基督教、古典遗产不应该用二分法来看待,不管是原po想贬低古典捧基督教、还是近代以来贬基督教捧古典都是错误的。近年来,史学家早就达成共识,西罗马帝国的瓦解有很多偶然因素,其地理位置难以长时间扛住外族入侵的重压,外族兵团长时间占据领土还有皇帝错误决策才是瓦解的原因,跟基督教没啥关系。帝国瓦解以后,恰恰是基督教会保存了最多古典时代的遗产,教会制度跟帝国行政体系有千丝万缕关系,拉丁文的精英文化更是透过教会才传承得下去。
至于科学技术嘛,其他文明可能超越希腊罗马,但“科学”不只是技术,而是一种求真精神,跟希腊的逻辑学和修辞学紧密连接,科学只在传承了希腊科学的西欧诞生绝非偶然,不然中世纪中国技术超过西欧,早该有科学了,然而并没有,因为中国思想和政治制度不允许任何有碍稳定的东西。文艺复兴、宗教革命、科学革命、启蒙运动这种充满求真精神、挑战权威的运动压根不会存在于中国历史。
还有希腊、罗马的变化也非常的大,不能一概而论,早期罗马共和国公民义务务农和参战,彼此之间比较平等,等到后来领土扩大以后才维持不下去,走上贵族寡头共和,为了对抗贵族集团,少数寡头和平民联合起来才变成帝制。但共和制度能如此成功,本身就成为了现代制度的典范。希腊也一样
很难想象没有古希腊古罗马的基督教是什么样子的,连新约原本都是用希腊语写的,真正“原教旨的”基督教大概可以参考一下美国阿米什人的生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