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推特封号是否侵犯言论自由想到的问题,请教一下大家?

我们知道,社交平台属于私有财产,因此在社交平台上不存在“言论自由”一说。那假如有一个政府所有的社交平台,政府是否可以说,这是我的私有财产,并以此为理由对你随意删帖封号?
扩大一点说,我们通常认为,比如在私人店铺里宣传共产主义,店主可以赶你出去,但如果你在政府所有的公园里演讲宣传共产主义,政府不能赶你走。那么,在作为政府私有的财产的平台上,例如广场,到底存不存在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呢?在政府所有的广场上结社或者示威游行,政府可以赶走你吗?
政府拥有的就不是私有财产,就是国家社会公有的,马路是政府修的,算政府私有财产的话,那就未经同意,谁也不能上路,上路就是侵犯政府私有财产

以前没有社交平台、自媒体平台这些的时候,如果向报社寄送一篇社论稿,向电视台发一段论述时政的录像,报社没刊登、电视台没播放,以此说是侵犯了言论自由,估计大家都会笑

互联网时代出现的社交平台、自媒体平台这些,有被平台所有者根据自己的喜好删除信息的情况,算不算侵犯言论自由,以此来说民主的虚伪,是没有抓住重点

重点是当一个制度在面临一个新鲜的事物时,他最终是在往那个价值观去选择,不可能在一开始就能做出对的正确选择

互联网在大陆兴起的初期,对于这个新鲜事物,中共一样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钳制互联网上的言论,如果在那个时代认为中共改变了,让人民言论自由了,是不是很傻很天真?因为最后中共根据自身的价值观逐步的选择了长城防火墙,敏感词,五毛,宣传员、还有各种行政手段,最后把互联网管理拉入了他们熟悉的限制言论的轨道。

同样,在西方自由世界,当面临自媒体平台是公司私有的产物,但是上面的言论是用户的言论,出现平台所有者删帖封号的情况,到底该怎么管理,不能看短期社会制度的做法是否符合他们倡导价值观,而是要看社会制度是不是在往符合价值观的方向在探索,在纠错
楼主的问题问得好呵,触及了要害。
土共中国用枪杆子控制舆论,能让你说什么话由有权的官员决定,那叫人人愤怒声讨的独裁。美国传媒公司用钱袋子控制舆论,什么样的言论能发表由他们说了算,却成了大家都该感恩戴德的“民主”。
思维正常的人都会觉得荒唐,偏偏很多“民主”卫道士是这样声言的。
记得十多年前,大陆右派网(比如天涯)上的“民主启蒙”反复说: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是受法律保护的,网络公司随便删帖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确实,那时候互联网普及不久,网络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竞争激烈,没人敢限制言论,得罪用户,自砸生意。可是好景不长,现如今,网络进入垄断时代,取得垄断地位的网络公司随即变脸,露出了愚民的本性。除了没权抓人,其他如删帖、禁言、封号、审查、手机认证……,一点不比土共逊色,绝对比和谐年间的大陆更阴狠。
之前的“民主启蒙”被打脸了。卫道士们却不抗争、不抱怨,反而找借口、编理由,为金钱控制言论洗地。撇开部分拿钱发帖不谈,如果他们是国内翻墙,大概是不愿面对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现实,怕伤到自己的玻璃心;如果在国外,那就是追求伪民主,用“生活在自由世界”体现优越感,证明自己出国是“走对了路”。这种人若留在国内,就会在饭局上说:中国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国家也不容易,Blah Blah Blah。
言论自由指的是不能因言入刑,你诽谤照样会吃民事官司赔钱,泄密照样会被判间谍罪。言论自由是保护你去大街上抗议,你说的是事实,或者是你的看法,只要不直接侵犯他人国家,随便说,宪法是你的护盾。

进一步推论,你可以随便办报办网站,宣传自己的想法。不管你没钱只有一百个读者,还是你买来流量有一百万人看你的东西,或者你生意好卖了一百万广告,你发表的东西都受宪法保护,这就是言论自由。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品葱高赞会认为,你办的报纸网站,一定要允许别人来发表文章,如果你不同意他的立场不让发,你就是邪恶的媒体巨头垄断言论,你就危害言论自由?说白了还是中国人吃大户的心态,你不让我吃你就是为富不仁,你不让我说你就侵犯言论自由。问题是你自己办网站去啊,美国不用备案,谁拦着你呢。
言论自由是公权力也就是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不是民众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因为权力是民众权利授权形成的,必须接受民众权利的监督,对权力的言论自由就是民众监督权利之一。所以权力就不能剥夺民众的言论权利。而且政府本来就是公权,没有私产。所以美国政府没有媒体,只能举行记者或新闻发布会。但民众与民众的权利是相互平等的,两者之间并没有授权关系,相互没有监督关系,没有谁应该对另外的人负有责任,在不违反法律情况下私人企业有权执行他自己内部的主张。任何个人或企业也没有义务或责任要在他拥有的任何媒体发表其他民众的言论。他喜欢可以发表,不喜欢就可以不发表。这也是他拥有的权利。当然,企业可以表现大度一点,容纳不同的意见。但他就是个人,可以容纳也可以不容纳。就好像我们自己,可以听别人的意见,也可以不听,坚持自己意见。但官员就不行。如果官员不喜欢听不同意见,就应该放弃权力。放弃了别人授予他的权力,就可以不听别人的意见了。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最後會立法/修法來解決, 我的見解是推特是自媒平臺, 用戶既是創作者又是消費者, 用戶為推特帶來了經濟利益. 那麽如何保護資方和消費者雙方利益, 這條綫該怎麽畫直綫曲綫? 曲綫該繞幾個彎會逐步開始.

_ _ 既然是自由就得采用自由的機制, 政府出來一刀切是快, 但那就會變成鎮壓. 作爲千禧年以來發展最快的產業, 科技巨頭可以説遠遠的抛開了現有民主制度, 我敢説目前自由民主國度政府内部的 OA 系統與 Meta 與Twitter 等平臺在技術方面沒法比.

_ _ 所以就出現目前的現象, 但公民們適應新事物很快的. 目前正在一邊處罰隱私流氓, 一面爭取網絡平臺中立性. 可惜我在大陸(亞洲東南地區)受 GFWs 阻攔, 最終采取了回避棄用的方式來處理, 沒能在這些平臺中立性之爭中做些什麽.

_ _ 但我不太擔心, 馬斯克的性格把問題徹底暴露出來這很好, 我不支持他凴個人喜好封禁人. 但他不僞裝就行, 這次事件之後會使平臺中立推進一些, 再怎樣我不同意左派[充公]的主張, 通過破壞財產權獲得中立性得不償失. 但忽視用戶身爲消費者權利的右派主張我亦沒法同意, 這條界綫難畫但必須畫. 可以先畫個接近合理的綫再改進.

_ _ 帖主所描述的公園/廣場模型, 我認爲 Twitter 是個大家總能凴優惠券進入的收費公園/廣場. 優惠券使用者是消費者理應有權利.
BreakingWave Are we so helpless against the tide.
看了半天,还是简单说一下吧。

每个国家的法律系统都不一样,以加拿大为例。

加拿大言论自由是在《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里规定的,而《宪章》也规定了,它的适用范围是政府和政府所属的部门,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一个私人公司,你是可以不遵守《宪章》的言论自由要求的。

但是这不代表说私人公司就可以随意审查言论了,如果你违反了用户许可协议那自然不必说,但是如果私人公司只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个人的言论”拒绝你的服务,虽然不会违反《宪章》,但是有可能会违反《加拿大人权法案》或者其他的法律。

同理,一个公司也不能随意因为一个员工的言论解雇他,否则可能会违反联邦或者省劳工法律。

然后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判例,Greater Vancouver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v. 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 — British Columbia Component,大致意思就是,如果有一个企业是政府拥有,也是政府直接管理的(比如这里所提到的公交公司),那么这个公司一样也受《宪章》的制约,不能随意限制言论。以这个案子为例,公交公司作为政府的国有公司,不能随意限制谁可以谁不可以投什么样的广告,但是如果这个公交公司是私人的,那就可以。

然后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涉及到《宪章》第一款关于“合理民主社会”的限制。比如根据R v. Keegstra,加拿大对于“煽动对某一特定种族的仇恨”的言论就是入刑的。同样,私人公司也必须审查这样的言论,否则会承担后果。

大致是这样。
回复里有网友说,以前如果有人向报社、电视台投稿被拒,以此说是侵犯了言论自由,就会被人当笑话。
确实,互联网之前,表面上,西方老百姓有言论自由,但表达渠道几乎都掌握在各家媒体手上。拥有这些媒体的是有钱的私人公司,负责具体运营的是他们雇用的所谓“专业人士”。一般小民百姓是没多少表达权的。
互联网兴起后,普通人有了让自己的所知所想广为传播的平台。如网友们所说,那时连土共都不知道如何钳制网上言论,面临市场初兴、对手日增、竞争激烈的私人网络公司就更不敢限制言论,得罪用户了。人们终于享受到之前无法想象的话语权、传播权。但是西方统治者却因此感到“狼奶”扩散对西式“和谐”社会的潜在挑战。等互联网进入垄断时代,取得垄断地位后的私人媒体网站立即采取措施,“净化网络环境”,象他们的传统媒体前辈一样尽“社会责任”。
曲指算来,西方普通老百姓享受的,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也就是从九十年代末互联网普及,到2015年后网络媒体进入垄断,中间那十几年好光景而已。
还有网友分析枪杆子和钱袋子掌控舆论的问题,也同样正确。记得老共曾经说过,舆论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资产阶级民主是有钱人的民主,资本主义社会有钱才有真正的言论自由。这话没错,但老共接下去说,“我们是代表劳动人民利益的”,那就是弥天大谎,他们只代表他们自己——一群有权人,或者更直白地说,一群控制了枪杆子的人的利益。民主与独裁之争,实际上是钱和枪,政和商之争,小民不必入戏太深。都说中国人只知为活下去反抗,为荣华富贵博命,不会为民主理念奋斗,其实说明中国人明白事理。设想你拼着命对抗枪杆子,为有钱人、商人争老大,到头来人家不仅住豪宅,坐奔驰,还能控制言论,你连在网上留个言仍然照样被人说删就删,这不就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嘛。
政府只是物业,它自己没有房产,不存在政府的私有财产。那些由政府直接管理的财产是国有/联邦有/州有/公有财产。
政府不但在以上财产里不能侵犯言论自由,严格地就算在私有财产里做客时也不得侵犯,比如BBC在Youtube上也不能删英国公民的合法评论。
至于宣传共产主义,取决于那个国家的大部分公民是否支持立法禁止宣传,政府才能按法律执法。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言论自由不等于强迫别人听你的言论。向全世界发声的权利来源于平台不包含在言论自由中。平台只是收回了赋予你的向全世界发声的某条途径,简单说推特只是拒绝对你提供服务。

你还是可以对你遇到的每个人表达你的主张,没有互联网的话你的世界也就这么大而已
五五五 新注册用户
搞笑 政府私人财产🐸 政府财产来自纳税人 原则上除了用来发放公务员工资,其他都是用来投入公共服务纳税人的福利金等 ,难道你支会觉得这是皇恩浩荡
看上去是言论自由的问题,实际上根本问题是没有另一个推特来制衡这股力量,所以推特敢于做这种会让用户权利受损的事,并且会让用户事实上遭受言论自由的侵犯,看上去是法律问题,实际上是在社交范围内形成了极权独裁罢了。
flyfighter IP属地:西朝鲜的废墟之上
推特做得是很烂,赵立坚天天那么撒谎造谣都没被封,你给川普封了?还不是因为川普说的有可能是真的么?
但是言论自由最开始是限制政府的,说的是政府不能限制报纸的发行和内容,但是报纸本身不喜欢某个作者就不发表他的文章可没人管,你去法院告也没用
原本这个玩法的原理是自由市场造就言论自由,但是现在互联网公司有寡头化的趋势,这就不是某家报纸不喜欢你的问题了,而是全世界就那么几家报纸,而其中几家联合起来在一些问题上统一口径的问题了。所以大家对于这种垄断做法的担心也很正常
可惜的是,美国人并不担心,因为大部分人不喜欢川普,所以川普被搞了他们觉得是个例,他活该。这样其实窃选谣言不攻自破,如果大部分美国人支持川普,那么他们有一百种办法让国会重新投票,然而现实就是大部分人并不想,在川普无法动用总统权力直接命令各部门调查舞弊之后,国会从没有征集到足够的民意去折腾这些破事。不用扯什么深层政府,共和党本身也不支持窃选谣言,正是因为他们不支持,他们才能在议会选举中扳回一局,不然你以为共和党不支持大部分美国人支持的川普大帝,它凭什么赢的?
总结来说,推特做得不好,但是美国人觉得挺好,中国人xjb替美国政治环境操心大可不必
pingcong813 一个真正的爱国大叔
我觉得北美私有媒体控制言论并没有动摇民主体制的根本。

你完全可以自由去其他媒体获取信息,trump被推特禁言后,自己成立realTalk 。 

资本市场是自由的。人们如果反感某个大量控制言论媒体不好,自然转向另一个,从而带来该媒体广告收入下跌。其控制言论过多间接导致竞争力下降,可能消失于市场。

这好比为什么知名的华尔街,经济学人,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很少出现假消息。因为一旦出现这类错误信息就会失去消费者信任,失去市场,倒闭。这是一个简单的闭环。

换句话说,只要市场允许其他竞争者,等同于你依然有着话语权,只不过是在另一个媒体上。

民主这个定义依然存在。

如果你的某些言论在所有媒体上都认为有问题,警醒到必须封禁,那就说明你的言论可能违背绝大多数人的意愿。

现在的问题是共产党掌握了所有国内话语权,手甚至伸出国外。对于明显可能有争议的话题,反方完全没有任何话语权。这个系统完全失去纠错能力。
言论自由指的是,公权力对私权利,推特是政府主导的吗?
白衣黑旗除共军 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政府只是个物业,这还不如买个游轮建国,搭建服务器呢,不知道其他国家会让你停靠接入不
推特算什么,油管才是最恶心,反共视频一律黄标,反共言论基本都给你隐藏
推特在选举的时候 ,

删贴最多,最频繁。

删贴的方向 ,看推特老板 偏向那个党派。

马斯克收购推特后, 他的政治立场好像偏向共和党。
 把很多以前删的帖子恢复了。 连特朗普的账号也给恢复了。
特朗普被封
主流:“傻逼就活該被封”

輪到有些人自己被封
有些人:“操你媽的推特”

有些人不關心言論自由,只關心【自己】的言論是否自由。
归根到底,自由的边界在哪里?
如果你的自由会影响我的自由,我们谁的自由更优先?
推特有没有不为你服务的自由?你有没有强迫推特为你服务的自由?
Shalllearning 不姓刁
不侵犯您的思想自由,因为没有人能以您的帖子把你关监狱,所以您的思想自由是受法律保护的。
         对于您说的情况而言,如果您认为您的言论自由受侵害,您可以去告,一旦立案,您可以要求天价赔偿。如果诉讼成功,您将改写历史。
         不过我认为,您成功的机会很小。因为您要求对方提供您认为他们应该提供的服务,保留您的帖子。这个就看您花了多少钱,买的是什么服务。如果对方违背服务条款,您就可以告了。
如果是免费服务,那么告的机会也没有。
        言论自由或思想自由只保证您不会因为言论本身受到惩罚,但是不能保证您的言论被人传播、接受。
从法律上说,Twitter的封号没有侵犯言论自由,但涉及虚拟资产的纠纷。

言论自由是个人生来的权利,但是言论的传播则依赖一定的资源条件。Twitter作为企业法人,没有义务提供这一资源条件。Twitter提供互联网通信服务,是Twitter和用户之间的契约,其权利义务关系是由契约定义的。

从政治理念上来说,Twitter的封号违反了言论自由这一精神。用户没有黑掉Twitter服务器,没有盗取他人账号,没有滥发消息骚扰其他用户,仅仅因为在自己账号内发表言论内容,就遭到Twitter封号,说明Twitter平台无法有效保障言论自由。对于辛辛苦苦撰写发表言论的用户,建议不要以Twitter作为主要的言论平台。
小春日和 噢,船长
首先你要分清楚自由言論跟自由言論權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自由言論是每個人的自然權力不受你自己以外的任何要素約束,而自由言論權是國家制定的保護國民話語權的法律,也就是說自由言論權本身就是受限的,你的言論一旦侵犯他人的利益,就不再受法律保護,反而會被法律制裁。國家不同法律的範圍當然也不盡相同。社媒控制言論在美國不違法,美國法律沒有制約社媒控制言論的條款。不要把民主不是意識形態,而是一種體制,民主體制的本質是少數服從多數,當然比多數服從少數的專制自由很多。
京三晋四 鼓声走暗箱
应该问这几个问题:私营企业应该负责管控不可接受的言论吗?仇恨言论与言论自由的分水岭在哪里?媒体公司正在逐步侵蚀多元与独立的出版自由吗?为了追求自由,我们必须知道不自由的牢笼是什么,我们靠什么定义它,甚至打破它。
反清复明2017 江湖剑客
按传统的说法,twitter是属于某个商业公司的私域,可以自己制定规则并封号。
但现在互联网时代,网络媒体往往具有垄断属性。一个用户被封号,几乎等于全网无法发言了。
所以,对互联网媒体还是有争议的。
隐匿之影 伐无道、诛包子
推特毫无疑问是侵犯了自由,按照上面为推特辩护的观点,用户隐私也是个人产权的一部分,你推特凭什么搜集用户资料了,推特提供的是信息交流服务,在服务之外损害用户的行为毫无疑问是越界了。

照你们为推特辩护的说法,国有媒体也是政府的财产,政府可以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而用户在账号的信息也是隐私权的一部分,推特有没有处理它的权利呢?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推特封号肯定是破坏言论自由。否则微博,知乎,微信,qq名义上也是私企,你认为它们随便封你号是这些公司的合法权利?
现在的互联网大企业已经具有了一定垄断性与社会性,我们谁都不能说现在推特不好了,能够轻易去重建一个言论自由资源丰富的新软件代替推特,互联网大企业当然应该负起相关的社会责任。虽然相关立法还没有完善,但美国宪法的精神很显然是不支持随便封号打压公众舆论的,如果随便封号能够允许,毫无疑问是言论自由的极大退步。一个人应该为他的言论负责,如果他犯了错他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作为民主国家的公民在不犯法的前提下有权力保留自己的言论自由,任何人企图用任何方式破坏这种自由都是对公民自由的破坏。
mmfrh 灰名单 no资本no雇佣;no极权no代议
“社交平台属于私有财产,因此在社交平台上不存在“言论自由”一说。”这话我就不赞同。
凡是私有属性的事物,如果只涉及你私人含家属(继承人相关),公共势力可不介入。如果涉及了私人以外的人,公共势力应该介入。
比如推特删帖,马斯克删他儿子的贴,大家可以不管,但是删别人的贴,应该通过公共议会民意投票共同立法决定。
还有私企的雇佣关系以此略同,不在这说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天街踏尽维尼骨,地狱焚尽支猪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1-18
  • 浏览: 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