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自由就是这么被保守主义腐蚀的。
保守主义保护的就是自由。堕胎保护了你所谓的自由,同时剥夺了你肚子里孩子的生命,牺牲了他/她整个的生命和自由。我曾经也觉得女人处置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仿佛天经地义,但深究起来,未出生的孩子何尝不是一条生命,他/她借用你的身体出生,确实并非完全属于你可以随时处置的资产。这种对堕胎的漠然和合理化,除了左派和城市化的影响,和中国传统丈夫随便打妻子,共产党国内随便虐待中国人其实一脉相承,都属于对生命权的物化。

刘曾大致说过,假设两个族群,一方完全同意堕胎,充分保护成年人和老年人的自由选择权,人们在大城市灯红酒绿,觉得自己潇洒的一生才是自由,人们为了救治将死的老人,不惜一切代价,其实就是保护已知。另一个族群完全禁止堕胎,人们生下来好几个,大可不必一个个精心培养成士大夫,充分保护可能性和未知。将来哪个族群更加有前途,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保护未知的族群必然会吃掉保护已知的族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