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既然无所不谈,那来谈谈最近在日本突发的京都动画工作室纵火事件吧

曾经我认为,
抛弃了“按劳分配制”以固定薪资制度结算,固定画师,稳定水平,不断精进的《京都动画》才是:日本动画公司未来的“样板师”。
谁又曾想“将来性”如此高的京阿尼却一瞬间焚之一炬了呢?
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我觉得这样的灾难,不应该由“创造美好世界的人”来承受。
再者,日本和中国的媒体会不会又把心理变态者的个案无限放大,变成"御宅族都是潜在纵火犯"这样的论述呢?
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首先对于京都动画表示哀悼,这绝对算得上21世纪以来动画业最沉重的打击了,可以说没个5年京都动画不可能恢复(有人说会就此倒闭,我觉得不会,就凭京都文库就能活得滋滋润润,不过这次对于人才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幸存者们肯定也有心理阴影,估计到时候不少人伤好了也会推出动画界,绝对是业界灾难)
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最让我感觉奇怪的是央视居然会报道,这标志着中日关系的缓解,而这背后最大的推力无疑是去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这表明了想要制裁tg光靠某一个国家是不行的,一定要全世界一起针对,要不然tg就会拉拢其他国家作为盟友。

日本和中国的媒体会不会又把心理变态者的个案无限放大,变成"御宅族都是潜在纵火犯"这样的论述呢?

最后我想回答下这个问题,我认为不会,因为这次受害公司正是动画公司,而上世纪那起宫崎勤事件是御宅族对于普通人下手的事件,两者区别还是很大的。这就好比穆斯林炸另一派别的穆斯林,和穆斯林炸普通人。后者对于普通人的来说影响力肯定比前者大多了。
柯贝伊雷特 愿荣光归香港!
谁又曾想“将来性”如此高的京阿尼却一瞬间焚之一炬了呢?

痛心不已
我觉得这样的灾难,不应该由“创造美好世界的人”来承受。

深有同感
再者,日本和中国的媒体会不会又把心理变态者的个案无限放大,变成"御宅族都是潜在纵火犯"这样的论述呢?

我倒不担心日本媒体会不会夸大这起个案,因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任何媒体言论都是一家之言,在没有形成共识的情况下,是难以形成什么恐怖且带有破坏性的舆论的。

我担心的其实是你国的舆论,因为你国社会是一个非正常的社会,政治的阴影巨细靡遗,无处不在。就算你国政府本身无法从这起事件中找到什么明确的舆论价值,但你国媒体很有可能会借由炒作此事一方面吸引关注,一方面制造某种不易察觉却一直存在的扭曲气氛,随之受影响的便是你国本已极其扭曲的粉红宅圈,这些人的恶劣反应,只会让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出的

最后我想说我希望这个纵火人渣能被判以极刑
橘希实香 科学少女,海外党,果壳膜乎难民。旋律ですっっ、私は旋律担当、そして救世主様が奇迹担当ですっ(请关爱濒危素学家)
日本 社會의 疏遠 사람들은 이러한 悲劇을 만들어 냈습니다.


오타쿠가 아닌.


오타쿠 社會 主要 疏遠 당한다、疏遠되人 것은 極端적이 될 것입니다.
堀井雄二 RPG制作大师
这起事件还是有很多方面可以谈的。像是纵火犯动机、安保措施、灾情处理、社会影响、京阿尼的恢复工作等。
但是现在事件刚刚发生,本人没学过日语拿不到早期信息源,而且对事件没有兴趣,那就只讲讲感受。

京阿尼就像被洪水淹了家一样无助又可怜。
动画世界的方向性也稍稍摆动了一下。
真是相当遗憾的事故。
我以为,日本产的动画多为良心之作,画面唯美且蕴含深刻哲理,譬如我看了又看的《千与千寻》。而某大国的动画(如果还称得上动画),譬如喜洋洋,光头强之类,对比日本的,简直就是粗制滥造,low得没法再low了。

不太了解日本宅男一族的精神状态,但从文化层面分析至少比中国的宅男们和善。他们至少还活在一个存在真、善、爱的社会当中,即使是宅在家但本质未改;而中国的宅青年们99%属自以为是的狂人,能力匮乏在社会碰壁后龟缩在屋里,但内心深处的狂、狠、颠等劣性是无法退去的(文化、环境、教育因素)。

把时间轴拉长,类似这样的纵火事件在日本极少发生,但在中国,什么火烧公交,刀戮校园等等密集发生。而从历史视角看,并未听说日本发生过人吃人的事件,而在中国,大规模食人剧情是时常上演的。所以,虽然我并非精日,但如果可以选,我是宁愿生于日本长于日本的。
会,光棍男性在任何社会都是社会问题的来源,中国会靠推行新疆模式解决,死宅集中营会逐渐出现,全国人会由于死宅啃老、无能、媚日的恶名群起而攻之,全民批斗
案情不提。00年代的京阿尼就是动画界的光辉。
由全金属到键社三部曲,凉宫。还记得那时gal改和轻小说改真的非常多到滥,
TV动画只有京阿尼开创了一个时代。
之前还想过以后到大阪京都顺道去朝圣一下,
现在也只能捐点钱表示心意了。
Nero 卿也是D之一族?
日本和中国的媒体会不会又把心理变态者的个案无限放大,变成"御宅族都是潜在纵火犯"这样的论述呢?

余认为中日都不会如此,因为显然这是一个特殊案例,你不能把假的说成真的。而这种举动只能挑衅到人数较多的御宅族,并无益处。


别的不了解,不讲
Orion 努力做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反正这几天看了一下国内我看的几个新闻app之类的,还是有很多人觉得日本人活该,什么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挺迷醉的。不知道这些人什么心理。
electron8964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谁又曾想“将来性”如此高的京阿尼却一瞬间焚之一炬了呢?

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这个您多虑了,一个良好的制度是没法被突发事件毁掉,特别是在现代社会。  在现代社会,信息传播非常迅速和广泛,既是源头被扼杀了,但是仍然有会被大众知道甚至接受。  既是在旧时代,想要改写历史这种事情也不简单,比如罗辑思维有一期将朱棣如何试图在历史上将自己生母改成马皇后,但是后来还是漏了马脚。

京都动画工作室纵火事件是一个悲剧,但是它带来的革新不会是随之一炬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针对中共宣传"西藏奴隶命只值一根草绳""制作奴隶人头碗和奴隶皮唐卡"如何反驳?
答:1. 西藏的mi ser(即官方宣传中的“农奴”)按户服劳役,完纳劳役后可以自由迁徙。
    人民公社社员无权自由迁徙,不经组织指派进城被视为“盲流”加以抓捕遣送。
2. 西藏的mi ser有私有财产,按户纳税后的钱自由支配,家里劳动力多的家庭甚至可以过得比较富裕。
    人民公社社员无权拥有私有财产。
3. 西藏的mi ser可以自行决定劳动内容,完纳劳役赋税后,剩余的家庭人口可以外出经商。
    人民公社社员所有劳动活动由组织指定,擅自养鸡,擅自开垦土地都是犯罪。
4. 近一半的mi ser人口是自耕农,没有主人,只需向政府、寺院承担经济责任,并不被捆绑在土地上。
    “一乡一社”所有土地和人民都被束缚在人民公社之中,家庭解体。
5. 宣传中的西藏《十三法典》中的肉刑(砍手、砍脚、挖眼)是存在的,但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也被十三世达赖陆续废除,并未持续下去
    同时期的清朝则仍在实行更为残酷的肉刑(凌迟、剥皮、烹煮)。
6. mi ser的主人无权处死mi ser。
    毛时期可以轻易给人扣上“地富反坏右”的帽子,轻易处死。

7. 人皮人骨法器:西藏是曝尸葬文明,对于人的尸身并没有非曝尸葬文明的那种禁忌感,而且材料来源充分。存在人皮人骨器物并不能证明存在为了获取人皮人骨而故意残杀人类的情况。法器本身就要求来源于涅槃高僧的坐化尸身,并不能使用随便的尸体。就算退一万步可以使用随便的尸体譬如所谓“奴隶”的,每年曝尸葬人口如此之多,原料充足,根本就不需要专门杀戮。所以这一点完全是利用非曝尸葬文明对于曝尸葬文明的不理解,故意罗织的所谓罪证。



西藏在50年代以前可以说是类似欧洲中世纪庄园制+印度种姓制的制度,假如说它“封建”一点没有污蔑甚至很精准,在今天来看也不能不说是落后。但是就历史上的西藏而言,并没有比同时代属于封建时期的各国更为残酷野蛮,甚至某种程度上人权状况好于更专制的中原政权。对于西藏的官宣当然是刻意污蔑,以制造共产党对于西藏的统治权,掩盖59年“西藏土改”后更为残酷的人权状况。不过假如要回到原先的制度则同样是对现代人来说不可接受的。就像人不能接受肺癌,但也同样不能接受肺炎一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