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的价值是不是不一样的,为什么

香港一个女孩子的眼睛被打瞎了,整个香港的人都为之愤怒,中国强拆暴力抗争死伤无数,整个中国无动于衷,人命的价值是不是有差别?人命的价值是用什么衡量的?

你觉得自己的生命有意义吗?有什么价值?
已邀请: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摘錄劉仲敬訪談 Q&A 第八集其中一段關於人命價值的討論,與同志們分享

[26:34]我說秩序窪地這件事情是我從人生經歷裡面總結出來的,有很多具體的題目,例如關於音樂和歌曲。小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認為他所在的環境是天經地義的,全人類應該都是這樣的,然後我發現,我習慣於唱的一些流行歌曲其實是從香港和臺灣盜竊知識產權來的,也就是沒付版權費、直接換了一個歌詞就傳過來,變成我們小時候習慣唱的流行歌曲;然後接下來我又發現,這些流行歌曲中很大一部分其實是臺灣人從日本那裡剽竊來的;接下來我又發現,這些東西又有很大一部分是從美國的教堂音樂中間搞出來的。直到不久之前我最後發現,我從小就知道的那個叫做《兩隻老虎》的童謠,我相信臺灣也有人可能知道,因為張系國在他的科幻小說當中曾經提到過這個童謠,兩隻老虎跑得快,最後我發現這玩意兒的原版講的是關於歐洲天主教會的某一個修道院的修士的故事。另一些事情我知道得比較早,就是北洋軍的軍歌、紅軍的軍歌、國民黨的軍歌不是原唱的,是從歐洲的某一個不相干的歌曲中間抄來的,只是換上了符合他們意識形態的各種詞句而已。很好,這就是現成的秩序低地的證明。你以為你獨創的所有東西,其實都是第九手抄來的。而且不僅如此,就連你抄襲的對象,自己都是從別人那裡抄來的,你跟原唱的距離差得很遠很遠很遠。這是流行歌曲,因為我是音樂方面的外行,但是假如你是音樂學院學出來的專門負責作曲的人,你能夠得到什麼樣的音樂傳統呢?美聲唱法、氣聲唱法。這些不外乎兩者,要麼就是滿清末年西方輸入的那些東西,要麼就是從蘇聯輸入的那些東西。而蘇聯的輸入等於是一條支路,蘇聯也是從歐洲輸入的,只是稍微正規一點,仍然是二手當中的二手。

[28:44]這些東西如果從世界文明當中消失了,老實說對文明沒有任何損失。我們可以說,莫紮特如果死了,對文明是一個重大損失,但是莫紮特的學生的學生的學生的學生的學生在青海的一個中學裡面教出來的幾個音樂小學生如果死了的話,對文明沒有任何損失。只要莫紮特和他的幾個大弟子活著,他那些二傳手、三傳手、八傳手和八十八傳手是有一萬人還是有一百萬人,從信息量的角度來講一點區別都沒有。其實這是另外一個有趣的推論,就是說,人容易死還是不容易死,是看他本身作為一個載體所攜帶的信息量和組織度的。有些人是像傳說中年幼時代的摩西一樣,是一身系天下安危,他一死,整整一個文明的種子都要死掉。這種人是非常難死的,死了以後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就好像是,英法聯軍戰爭的時候,一個法國神父死了以後,要由幾千名士兵為他而死;如果是一個清國國籍的天主教徒死了的話,那就不會有這麼嚴重。同樣是天主教徒,他們的命價是截然不同的。蒙古騎士的命價跟漢人和南人的降虜的命價不一樣,日耳曼人的命價跟拉丁人被征服者的命價不一樣,這就是他們攜帶的組織度不一樣。信息量也是一樣的,莫紮特死了跟莫紮特的一百個弟子死了截然不同,死一個莫紮特損失很大,莫紮特的弟子死一百個損失很小。像那些剽竊的人,死了一百萬個,損失也很小。

[30:19]為什麼中國特別容易發生人口大滅絕呢?答案當然是,大多數費拉和菜人擁有的全部知識都是二傳手的二傳手的二傳手傳下來的東西,全都損失了對人類文明的信息量沒有什麼損失。從秩序的角度來講,他們全都是秩序的消費者,死了不但沒有什麼損失,反而更好。他們活著的時候是任何統治者的負擔,死了以後至少是提供了一個機會,下一撥蠻族比較有可能形成權責比較對應的政治體系。如果你發現你擁有的所有知識要麼是錯誤的認知結構,要麼就是反復剽竊的結果,而你的政治組織能力連保衛自己和家庭的安全都做不到,無論如何改頭換面都是要依靠別人的保護的話,那你就可以非常清楚,你就是文明銀行賬戶小數點後第1999位後面的那些數字,這些數字是999還是001,差別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小數點前面的那個數字是0還是9,那就差別非常大了。這個隱秘法則才是文明的真正算術方法。

[31:38]所以,表面上的不公正背後隱藏著深刻的公正。大自然的選擇,文明通過滅絕實現的選擇,很少有真正不公的。如果你真的是一身系天下安危的重要人物的話,要麼你是像孔子說的那樣,“天命就在我身上,那些強盜能把我怎麼樣”,你真的就死不了;要麼就是,你到了該死的時候,你的死亡就一定是一個重要歷史進程所必需的那一個油門,像薩拉熱窩的那一聲槍響那樣,是文明的某一個階段所必需的東西。所以,問題分析到這一步其實已經很簡單了,其實你根本不用算計什麼,世界的內在是公正的。你所遭受的一切、你看到的一切和你即將遭受和即將看到的一切,都來自於上帝冥冥之中的隱秘法則。你只要做了正確的事情,不可能得不到保佑;做了錯誤的事情,也不可能得不到懲罰。你不用去操心這些事情了,你只管做下去就行了。什麼是你應該做的事情,什麼是你能做的事情,就要儘快去做。切忌不要因為各種機關算盡的算計,放棄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或者本來有能力做到、應該發揮的能力故意不發揮。那樣的情況就很像是聖經上面說的,一個主人把錢交給幾個僕人,其中一個僕人把錢埋在地下,最後回來以後被狠狠地罵了一通。懂得這個基本法則以後,那就可能會產生像奧蘭治親王那種極度勇敢的現象,他認為,如果上帝要他死的話,他待在家裡面也會死,所以在戰場上也無所謂;如果上帝不讓他死的話,子彈是打不死他的。你完全可以看出,即使根本沒有我剛才說的那套博弈論性質的推論的話,有了這種態度以後,你能做的事情,比像一般中產階級那樣患得患失,一下子會陡然增加N多倍。

[33:32]一般中產階級,我可以說,他們之所以成為中產階級,並不是像他們和他們的父母想的那樣,是因為我算得很精明,我上了一個名牌大學,而是因為他們在歷史的脈絡當中正好佔據了一個有利位置,而這個有利位置有可能是他祖父一輩做出正確選擇的結果,但是也有可能、甚至大多數情況下只是他們正好處在一個適當的位置上面、糊裡糊塗地搭了便車的結果。真正的決策者,例如臺灣在冷戰時期站在美國這一邊的這個決策,是極少數精英做出來的。而臺灣的中產階級實際上是這個決策的產物,而不是因為他們足夠聰明,在中小學的時候咬著牙逼著他們的兒子讀書,所以才立下了極大的功勞,把兒子變成了中產階級。老實說,如果你正好處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這個臺灣經濟開發期的話,你不一定要做優等生的。你在任何情況下,不做優等生,不上名牌大學,順便去做一個小的創業者,開辦一個小公司,你照樣能發財的,你會變成一個學歷很差、但是指不定比名牌大學畢業生掙錢還多的人。但是你如果不處在這樣一個適當的位置,像是不在機場裡面的那個傳送帶上那樣,你做同樣的事情就得不到同樣的結果了。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不谈香港,只说支那支那不是赵家便是代价,赵家人命的价值怎么可能等于代价呢?赵家退休金18k,代价退休金50元,代价拿着马克思主义及劳动价值论问为何人命价值不同?赵家会让代价寻衅滋事、煽动颠覆付出代价的。
Philadelphia 諸夏獨立,肢解中國
当然不一样,如果是个美国人被打伤了,川普没动作会被国内对手喷死
Jesse_Pinkman 建設民主中國
價值是人所賜予的,與其說人有貴賤,倒不如說大陸人賤視香港所重視的價值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废话,价值是主观的,能一样吗?比如说,在某些人眼里,一千个黑皮狗的生命价值也比不上一个示威者。当然在某些人眼里则是反过来~~~
你这个没可比性啊,中共暴力强拆新闻是不会报道的,公开场所讨论也会被删帖,所以除了当事人根本没有人知道,如果当事人敢闹再抓起来,这样所有人都不知道=没发生过这件事。
退一步说,就算报道也只会报道暴力抗法的部分,至于为什么导致抗法怎么可能报道
所謂價值是人所賦予的 
就像鑽石有沒有價值在於人怎麼看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對生命的尊重是普世價值,基本有法治的地區或國家都有死因法庭,專門處理非正常死亡的案件,釐清和解決相關當事人的責任歸屬。
對個人而言,更多體現在個人的道德選擇上,按樓主的案例,一個是為社會公義挺身而出受到暴力傷害,終身致殘,一個為個人私產選擇去和暴力機關對抗而失敗身死,區別就在動機上。如果死者是沒有個人利益前提下,為保護或協助受害者身死的話,那就是崇高了,參考陳光誠的case。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不一样啊。先不说主观价值,这个因人而异,有的人真的认为爱因斯坦和一个要饭的是一样的。
就算是对客观世界人的价值也是不一样的,大多数人一辈子只是参与了食物链而已,其它什么也没有留下 ,那他对这个世界的价值就微乎其微。有的人留下的遗产对于整个人类世界来说都是财富,他们的价值当然是不一样的。对于国家来说也是这样,有的人只是吃社会福利的负资产,有的人为这个社会创造的价值超过了他自身的消耗,无疑是个优质资产。大部分中共官员不创造任何价值,还消耗大量的社会财富,这样的人明显是负资产,他们的价值比我们要低多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13
  • 浏览: 1388
  • 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