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用「暴乱」、「暴徒」来形容勇武派吗?

我看到好多人在讨论中,不自觉地使用暴乱、暴徒来形容香港的抗议者,我个人对此存疑。

昨天从@荣誉非国民 那里知道,香港机场关闭是政府所为,抗议者并没有干扰飞机起降,只是在人群活动区放映幻灯片、唱歌、喊口号等。

希望大家能参与辨析这个「语言陷阱」。
已邀请:
懦夫斯基 偶尔出没于搏击俱乐部。
这个陷阱一部分是墙内舆论影响,另外一小部分原因可能是lost in translation
英文中rioter并无强烈贬义情绪,偶尔带轻微贬义,指代“使用激进乃至暴力手段进行抵抗的人”,字典里的第一选项是暴徒。riot同理。
而暴徒在中文中有明显的贬义,体现出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社会秩序规训。新发明的“勇武派”就是在对抗这种规训。
中文的春秋笔法很多,我们也可以反而行之。除了“勇武派”这个新词,我们还可以使用“义士”、“义军”、“起义”等其他正面含义的传统词汇。
aa 閒人
這是中文常有的語言陷阱
很多詞語只有褒義或貶義選擇
例如自豪/驕傲,只能二選一,沒有中性詞
導致說話者預設了立場
只能支持或反對
當然在反送中這場運動中
我絕對認同稱參與者為義士
Gogh9836 Hongkong
我相信共匪現在放大量愛黨粉紅戰狼去香港就可以不用解放軍出動了~


當你看到、聽到政客或網絡噴子使用“蠢貨”“臭蟲”“綠茶婊”“豬狗不如”這樣的詞彙時,他們就是在進行去人性化。人們用去人性化的方式為自己的貪婪、偏見、暴力和虐待做辯護。

去人性化(Dehumanization),或者譯為非人化,是心理學家阿爾伯特·班杜拉(Albert Bandura)所描述的八種“道德脫離”(moral disengagement)形式之一

--------
「地獄裡的惡魔都不見了,全都來了這裡...這裡就是地獄。」25年前的盧旺達大屠殺,死了近100萬名「曱甴」。

殺一個人,縱有仇怨,還是很難下手,但殺一隻曱甴,很容易。1994年4月,非洲中部這個千丘之國血流成河,一百天屠殺了100萬人,胡圖族的軍隊、民兵,以致平民手起刀落,見圖西族人就斬殺,因為被殺的,不是一個個有名有姓有職業活生生的人,而是被貶為曱甴的一個群體。

要軍隊、民兵、平民打得重手,殺得下手,就先把要對付的對象不當人。早在大屠殺多年前胡圖族內激進派已成立電台RTLM及Kangura報刊等不同私營媒體,搶佔文宣,煽動胡圖人仇視圖西人。

這些撐政府的非官方媒體把圖西人叫作「曱甴」;激進政客也日日掛在口邊。「圖西人,就像曱甴,用暗黑掩飾潛入犯罪。」圖西人慢慢被扣上勾結反政府境外勢力的帽子。所有圖西的男女老幼,已沒有市民的身份,只是曱甴。



大屠殺前一個月,RTLM密集發功。 「當有一日沉默的人挺身而出,唾棄圖西人,當胡圖人由心底裡憎恨你... 你如何逃得掉?」

把圖西人等同曱甴,意味着要落重手打殺,不用手軟,因為只是撲滅一些讓人厭惡,骯髒及該死的害蟲,打死它不會有罪疚感。

4星期後,惡魔降臨。軍人民兵手握反政府人士及其家屬名單,名單更通過電台廣播。

慘絕人寰的血腥屠殺上演:盧旺達街頭、學校、教堂、醫院圖西人被大搜捕再被屠殺。胡圖民兵手持鋼刀棍棒長槍,逐家逐戶捕殺,男女老幼概不放過。政府軍與民兵在市區設立路障,凡見身份證上登記為圖西人立殺道旁。

當地媒體和電台警告温和派政客及同情圖西的市民不能庇護圖西人,結果大量溫和派胡圖人同遭屠殺。最終,被視作「曱甴」的圖西人被屠盡殺絕,不管是朋友、鄰居、同事、父母、夫妻,孩子也不能倖免,因為曱甴的下代長大也只會是曱甴。有80萬至100萬人慘死在胡圖士兵、民兵、平民的槍枝、彎刀和尖木棒之下。100日內,盧旺達八份一人口消失,25萬至50萬 婦女和女孩遭到強姦。

當年的屠殺者陸續被捕,送上國際刑事法庭,其中包括曾向愛國黨員高呼把圖西人當曱甴殺盡的政客,逃亡至加拿大當大學講師的 Leon Mugesera,終在十多年後被審判入獄;Kangura的主編Hassan Ngeze及其他高層,相繼被定罪。

屠殺100萬人絕不可能是偶發,必須經過精心策劃與組織,當中關鍵處是:把人去人化!即使在大屠殺過後的國際刑事法庭上,很多捕殺者仍堅持:「我們沒殺人,只是滅蟲。」可見去人化洗腦的可怖。

然而,去人化的文宣沒有因為歷史教訓而停止。今天,大型槍擊案中,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就因為他們的種族、宗教、或政見被去人化而無辜喪命;今天,仍有人尚未記取甚或刻意忽畧血淋淋的歷史教訓,重蹈前人覆轍,把不支持政府的人貶為「曱甴」。

居心何在?

資源來源:

英國廣播公司

Rwanda genocide: 100 days of slaughter

Rwanda jails man who preached genocide of Tutsi 'cockroaches'

盧旺達新時代報

亞特蘭大報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94%B1%E4%B8%80%E9%9A%BB%E6%9B%B1%E7%94%B4%E5%88%B0%E4%B8%80%E7%99%BE%E8%90%AC%E4%BA%BA%E5%B1%A0%E6%AE%BA/
還是小學生 我其實是博士
如果拿這兩個詞描述港人抗議者,秋收起義,南昌起義,把起義換掉,請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俄罗斯割韭菜水平就是高,一猪两割
俄罗斯拒绝出口转内销,出口猪瘟病猪割一波韭菜,拒绝进口的同时又能割一波中国人的韭菜(入境罚款)
感觉中共还是要学习一个,人家俄罗斯,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去了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用账号
中文最大的毛病就是褒义词和贬义词,多少理性讨论都被他妈毁了。
明珠0625 中國香港人
關於「沒有暴徒,只有暴政」,你們認為這陳述是否適當?
我認為暴力這行動本身不是負面的,至少不必然是。而暴徒也只是一個場合上的標誌。
故我認為若然有使用暴力,承認自己是暴力抗爭者或「暴徒」可取。至少,不用被冠以敢做不敢認的指責。
----------------------------------------------------------------------------
不好意思!因無法下放評論只能在此編輯。

只是單純覺得如上面評論所言,英文中Rioters 本無貶義,只是形容行為者的標誌。而「暴徒」一詞是中文中最貼切的意譯。唯此詞在中文中帶有貶義,但不竟與歹徒和兇徒有別。反之勇武則雖則是褒義,但武力的定義感覺和暴力有差。如警方在執法過程中多次聲稱使用適當武力,然而事實是使用過度武力,稱之為暴力。而推至其他物體上,我們會分雨、暴雨。我認為只是程度上的區別。而往往在討論中,尤其和中立、藍絲等討論時,往往被批評使用暴力不叫暴徒叫甚麼的論調。覺得有需要從文字上作出調整。我個人現時常用則為抗爭者,但部份有使用暴力﹙不適當武力﹕如多人攻擊一名警員﹚暴力抗爭者,但「暴徒」一詞難以完全否認。高尚的動機不代表不屬於暴力。不知你們認為如何呢?
圣锹游侠 人终有一死,而五毛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我从不用暴徒来称呼,示威者就是示威者,为何要叫暴徒呢?
抗爭者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勇武派和合理非都是抗争者,没有区别,真正的暴徒是混入抗争者内部滥用暴力抹黑抗争者的港警和武警。
苏维埃督战队 Aby kraj ojczysty mógł awansować! W przeciwnym razie zastrzelę cię.
如果香港勇武派是暴徒,
那么,1990年走上罗马尼亚街头的人民就是暴徒,1968年走上布拉格街头的人民就是暴徒,1956年走上匈牙利和波兰街头的人民就是暴徒,1944年走上华沙街头的人民就是暴徒。
这个词就是区分暴政拥护者和反对者最直接了当的分界线。
除此之外没什么好说的!
devilman 廢物冷氣軍師
無所謂, 你們(中共/五毛)說了算, 
港獨/暴徒/暴亂/恐怖分子, 一開始我們想也不敢想, 現在中共一路迫我們解鎖, 中共一手製造的。
鸡鸡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搅屎棍都上新闻联播了
这种词,根本无所谓啦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