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删除

已邀请:
江之島盾子 超高校级の绝望
没事,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契机,我当年翻墙也只是看tumble,也认为64都是暴徒被痛击,然后大大改宪了...
作为一个女性,我可以以我的观察说,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被洗脑的程度比男性的还要深,真的不是污名化女性
我平时也有娱乐活动打发时间,常上一些明星八卦论坛,你以为她们只知道追星吗,错了,那些地方比宅男向论坛还红一万倍,政府无论做什么都有人维护,关键她们还熟练掌握人肉和举报两样工具用来打击看不惯的人,这就很可怕了,可以了解一下小粉红一词的由来
我教粉红女性,都是给她们看党媒。然后根据党媒说这一天天向好,就劝:你们往银行里多存点人民币;该借债就借,该理财就理,杠杆?大一点没问题啦。嗯。劝得多了,你还能给银行介绍客户,变相收提成。
编程随想有一篇文章写得挺有道理:中国绝大多数人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些人对于政治变革既不是动力,也不是阻力,他们只是吃瓜群众而已。这些人你改变不了,也没必要改变。


一个国家,只要强烈支持政治变革的人达到10%或者更多,就足以形成一股力量;达到30%,土共的小命就不保了。


所以,对于这些不关心政经,只关心追星的妹子,本人一向主张她们只是“沉默的大多数而已”,之所以说香港“暴乱”,是因为她们害怕“乱”,而不是因为她们太喜欢共产党。


也许在剿共者联盟的眼里,香港应该是一个反共的前沿阵地;但是在这些妹子心中,香港只要俯首帖耳地做一个小清新就行了,只要她们喜欢逛的街不倒,她们喜欢的明星还在,她们就不会激烈地抗共。她们喜欢的是“时尚之都”“购物天堂”这些元素,然后她们不喜欢太乱,而毁掉这些元素。一言以蔽之,就是“岁静”。


所以结论就是,如果她是一个关心政经的小粉红,可以给她看墙外新闻让她慢慢看清中共的恶;如果她是一个五毛,下次别那么干了,万一被举报了就杯具了;如果她是个岁静,不要试图改变她。
Jesse_Pinkman 建設民主中國
固有觀念吧,一個人持不同觀點濾鏡看出來的事實也會不同:

失敗叫暴動成功叫革命

失敗叫廢青成功叫義士

失敗叫搞事成功叫維權



只有不幸落在自己頭上(如樂伽事件),才會走出道德高地,易地而處,站在別人身上想想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女性比男性的社會化程度高,和周邊人群的取態保持一致對生存很重要,第二由於中國還是男權社會為主,女性的獨立生存空間相對小些,因此獨立思考的能力會弱些,個人看法未必準確。
   信息渠道不是改变的关键

   是否曾经受到过中共的侵害(大到家破人亡,小到被贪官污吏的亲属欺压),才是觉醒的必要条件

   任何小粉红,在被赵弹打到头上之前,是会继续做梦的

   它们会愚蠢地认为,自己像搭乘列车的乘客,车开的越快,它们越开心

    直到它们发现其实它们是油箱里的燃料
aggie 已停用
很多女生会骄傲地说“我对政治没兴趣!”
引良家妇女堕落,劝失足少女从良,如今可以多加一项,教粉红女郎翻墙
為什麼會覺得會翻牆就不是粉紅...難道中共今天倒了人們明天就會清醒...
是不是對人性有點太不了解
翻牆只是其中一個條件,甚至不是必要條件
更多時候可能學會翻牆只是果,比較清醒才是因
不妨回想自己一下經歷自己多少才有今天的想法
你幫她們開了鎖
她們卻只推開了一點門縫
繼續去其他平台追追星跟跟風
翻去youtube看看美妝視頻旅遊vlog
好像大家都在玩ig
翻去ig開個帳號把微博朋友圈搬到這裡玩
雖然這種現象代表不了所有人
但我所觀察的大多數都是這樣
很少有政治覺悟想要翻出去看看真相的女生
除非真的被政治的黑暗面殺到埋身的才會有這種覺悟

這種娛樂至上政治冷感利己主義的觀念
就算身處牆外也同樣難以改變
就像我有個女生朋友來香港定居8年了
仍然要轉身回去相信抖音上面有關香港的資訊
並加一步譴責示威者打擾到她的生活了
覺得香港好好的為什麼要搞亂它

還有一種是
習慣了圖片短視頻這類的快餐式傳播
而看不下長文字或者純文字平台
就像品蔥就對她們的吸引力較低
她們只願意用以秒計數的時間滑一張加工過的圖片或短視頻來獲取短暫性娛樂而順帶式的關心時事
我遇到的相關情況是
當分享一些網絡文章給某部分朋友看時
她們都會嫌太長了不想看
或者要我簡化後再告訴她們裡面的內容


但還是謝謝妳
你已經幫了她們
只是她們自己不願把門完全推開去了解並接受
不要自己搭服務器……風險太大

所以我經常說 愛國基佬 最為致命(或者愛國女權)

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由他們去吧 

樓主保護好自己
算了吧,自从义和团过去这么多年,还有大陆人觉得基督教是外国人的阴谋,愚昧无知不是只有这些小朋友,整个国家就是一群无药可救的愚民,大学生还不到5%,而这些大学生连什么叫做自由,什么叫做民主都没听过,更不要说信仰和道德,连灵魂都没有了

不要为他们愚昧生气,要用爱心感化他们,用爱心说诚实话
殘存亦沒路 兵敗如山倒
給個反對,要說原因的話,這話題和性別沒直接關系。

知道真相不等於就要接受,對方的價值觀是國家優先的話,勸什麼也沒用。

若果對方與現政權有確切的利益相關,更加沒理由醒覺。
tony231 80后医生
一个契机
洗脑的转变,并不是一个过程
而是一个点

过了之后,瞬间清醒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大一统为什么是邪恶的?
答:这个问题应该反问:大一统怎么可能不邪恶?

假设,你和我是两家人,然后我对你说:“我们必须是一家人。”你说:“这怎么可以?”于是我说:“那我就杀了你,然后占了你的房子,再告诉你儿子,说我是他爸。此外,我还会强奸你的女眷,生下一群叫我为爹的小孩。”

中国大一统主义者对东亚各民族的暴行,正是如此。为了维护丧心病狂的大一统局面,他们在今天将数百万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将难以计数的僧俗藏人逼死、杀害,穷凶极恶地屠杀、迫害、污蔑香港民众的正义反抗,对台湾人极尽文攻武吓之能事。大一统分子能做出如此残暴的禽兽行径,怎么可能不邪恶?

事实上,大一统主义者在历史上就一贯如此。中国每一个大一统王朝的建立,无不是通过疯狂的屠杀、恐吓而来的,无不是通过灭绝无数弱小民族而来的。今日中共继承了大一统王朝的衣钵,又以现代极权主义制度维持其统治,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残暴大一统政权。他们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愤,正反映了大一统分子何等地灭绝人性!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不用强迫~

你让他们知道有墙

并且教会他们如何能越过高墙~看到外面世界

足够…

试图改变他们的思想,这样我们不是在做着独裁者在做的那套吗?


随着他们不停去求知…总有一天会意识到
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捽摔伤的人,路人围
观或甚至高兴的人尽有,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
 ——魯迅《经验》一九三三年
我同学在欧洲生活了很多年,高学历高颜值高收入,爱艺术爱运动厨艺好,爱旅游爱摄影满世界到处跑。

这么一个生活优渥眼界开阔独立有主见的妹子,我问她怎么看香港最近的事,她说“是暴乱”
stillCOT 世间没有不朽的高墙,我们各自珍重!
翻墻只是工具,要改變的是人的思維模式
zeony 驅逐黃俄,恢復中華。民主自由,照耀中國。
多捱幾次社會主義鐵拳就清醒啦。某些愚蠢的既得利益群體和家眷總覺得自己的位置穩固,卻忘記了當年堂堂國家主席也是死在社會主義的鐵拳之下。
雨雲上的彩虹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他們愛黨根深蒂固, 就像大樹的根一樣抓得緊緊的, 你要慢慢把他們的沙土沖走, 才有可能征服他們.
改变需要时间。
悠悠球 来自太阳系
在教她们之前先确认她们是不是可以理性看待问题的善良之人,在教之前先引导她们的观念,最好是那种中轻度岁静,否则基本无效。最好是先挑编程随想网站里的经典文章的论点跟她们阐述,如果她们有耐心的话,把文章原文给她们看。语气要很轻松温和,不要太严肃刻板。

因为我周围并没有粉红和战狼,基本上都是岁静,个别是反的,我认识的女生都是性格里有中性气质的人,不知这种气质跟认知能力有没有关联,再加上我略懂一点心理学,用这种方法有一定成效。
kokoro Do you contain multitudes?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許多人面對真理會膽怯,寧願相信無中生有的謊言,寧願捏造歪曲事實,也不願哪怕有一絲半點的質疑,並以此來抵消與自己世界觀和價值觀相衝突的分歧,給予自我存在以正當性和合理性。
会不会翻墙和粉红没多大关联。

你看过留学生在海外香港事件的报道吗?

互联网年代,大部分中国人走到哪里都依靠微信和熟悉的中文网络信息来获取信息

这才是关键

所以移民了还是肉身出墙还是被动翻墙(你所谓的“教会他们翻墙”没什么多大关系)

反而“主动”翻墙的人比较有这些意识

当一个人有“主动”翻墙的意识的时候

肯定是意识到墙内的信息封锁问题

这样的人更有动机和意识要去改变
别挑性别矛盾。我性別女,從高中開始就這樣了。我身邊倒是有很多戰狼。這是性別的問題麼?
虎撲和豆瓣小粉紅一丘之貉。何必呢。發聲的女性也很多。岳同學,還有米兔的發起者,還有無數莫名消失的女社工活動者。
個人看法,我認為女性在這種被洗腦的情況下反而比男性更容易覺醒。因為本質這個社會毫無尊嚴,而女權更是被打壓的對象。八組那幫人吠得厲害,但一旦重現月經警察開始監管生育,你看她們炸不炸。
书记 秀知院学园高中学生会书记
让更多的人接触更多更真实的信息总是有益的
Freeriding 鴨先知
你功德无量。
period1984 避难者
请看看微博上那些小粉红(“饭圈女孩”)吧,翻墙过来一口一个“gdnmsl”...
kdxbt 无所谓
在她的影响下,你可能也会慢慢变成粉红
rtgzddgh 已停用
据说墙内教会也是姐妹偏多,我无法统计到底怎么回事(阿姨在某一期访谈是这么说的)
可能确实是性别差异,女性更容易选择相信。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女性离真理要远一些,按这个“据说”如果是真的,墙内得救的女性比男性要多,认识真理的也要多。

作为基督徒来说我也只能表示,即使是无神论的品葱用户,也应该能知道“反共”是亚伯拉罕宗教的基本特征,何况墙内大部分基督徒还是家庭教会成员,所以这点上有什么指责女性不理性导致倾向于更不反共也是歇歇吧。实际上只是可能两个方向女性都可能走的更多。
我认识的一个高中女生小粉红,让她看天安门母亲之路都没用,结果她经常发脑残言论来劝我爱国,气的我就差直接骂她傻逼了。
我教一个同学翻墙到YouTube看台湾的视频,是为了完成毛概课的小组汇报。TA看完之后说,这些人居然不承认统一,太可笑了。
为什么我掩盖性别?

在墙外多搞搞性别对立和歧视多好啊,这样反贼们就难以团结起来了,see,他们还没一致对敌呢就自个儿吵起来了,
这正是当政者希望看到的,不论中外。


反正墙内呢,帝吧战狼和饭圈女孩团结程度很高,不虚。
无声的反抗 80后时代革命家
且问国家上层,各机关,省委,市委,县委里面有多少女性,也许不必奢求一个女性参政率极低的国家的女性去改变她们的思维模式和她们对政治冷感的情形,当然我很欣慰的在香港的斗争中看到一些女性参与到其中,在民主化的道路上,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是英雄
KyriosKyrios 古典自由-美式保守;基督新教;西方史、政治
换回思考一下,如果你的朋友给你读了几篇日人民报的文章你会变成粉红吗?他们听不懂民主自由有什么好的,你也不知道爱国有什么必要。根本的价值观不同的话改变是很难的。
喝過茶的人 观察 五毛和管理員都是一樣的,聽到不喜歡聼的言論就貼標簽,所以説乃們什麽時候能真正做到誓死捍衛別人説話的權利,什麽時候乃們的狼奶才算吐乾净,呵呵
已經放棄啓蒙,只要告訴你結論就好,以後這些粉紅還會愛解放後的中國的,這些粉紅本質上是低智商愚民,你不割它們韭菜,是你有良心,不是因爲它們不蠢,你不割也有別的壞人割它們,只是你沒看清本質,粉紅的本質是低智商愚民,無論體制國體怎麽變,愚民仍舊是愚民,放到日本美國歐洲它們可能能小康生活,可能沒那麽多騙子騙它們,但是它們仍舊是愚民,這一點改變不了,例子有好多,就看你會不會分析會不會看透了,比如本年度諾獎經濟學的研究成果,看見的是研究貧困,實際本質就是爲什麽這些人是愚民,我的話好像是帶有歧視色彩,其實愚民是個中性詞,也許它是博士,但是因爲是小粉紅仍舊是愚民,這點請好好體會。
庸俗不堪 一群没有互联网论坛经验的人,设计了毁站规则
年轻的知识女性有三类,一类是红色贵族,基因决定了她们不会听你的任何主张。另一类是官僚集团,家庭社会环境决定了根本没有必要听你的。最后一类是普通老百姓,她们因长期受到蒙蔽,已经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她们只能依靠周围的人的态度来做判断,而周围的人因为各种文字狱,一般不敢表明自己的态度,因此没有参照,而唯一洗脑的宣传成了她们作出判断的唯一依据。
关于第三类,教你一个办法说服她们,用脱离现有新闻事件的语境,比喻和类比去说服会比直接单刀直入效果好很多。
举个例子,有个人长得很丑,但是家里妇孺谁若说他丑他便殴打使其屈服,直到家里没人敢说他丑,这改变不了事实,在外面仍然有人说他丑。于是他让家里人给评评理,说外人因为妒忌他的美貌而故意说他丑,你觉得他家人会怎么说才不会遭其殴打?A 如实相告他确实丑 B 建议他整整容更加美貌让人无话可说 C 告诉他外人都整容过,妒忌他是天然美 D 建议他去揍所有外人。如果这个人是政府呢
中国女性大多数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谈到民主,她的论调是中国国民素质不适合民主。而且她说她看她yotube上推荐的有关政治的,她说她看不懂压根就不想看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j既然粉红,索性举报了她们吧,省下她们举报你,不要低估粉红婊子的下作,在她们举报你之前,举报她们,接收下专政的教育,就老实了
翻墙不一定关心政治
教翻墙不看裤论,江峰时刻等反共自媒体,等于白翻墙。
和楼主一样的遭遇,感觉国内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还是太多。被共产党和现实揍得还太轻。
nemo 普通人
其实,说句实话,男性和女性是有区别的,思想上也是如此。女孩子大多不太关心这个。(宏观上说,并不针对个体,个体有其多样性!)
社会煮役铁拳 嗯哼弄个大新闻
人之本能,趋利避害,避免认知失调的痛苦。

不用着急。如果你教了她们翻墙,要摁着她们快速成为反贼,那只能起到反作用。

为而不争,才是正道~ 
韭菜是文化 不是看见了什么就能去除的 甚至可能强化韭菜思维 认为强国更加厉害
窝达令 一个精神上流浪的孤独的喵
说实话,人的思想一旦固定,是很难改变的。感觉把所有事情极左或极右的想,未免太痛苦。有问题就尽情的骂,没问题不吱声就是了。
Keii 移民是唯一出路
因为墙造就了玻璃心
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jinpingaini 8964 六四 天安门 集中营 大撒币 饥荒 文革 毛腊肉 维尼 甴近平 快樂姬佬
大陸女性現在流行的粉圈文化影響良多吧,一言不合就人肉,一言不合就對罵cnmb。各種粉圈用詞也很惡臭。
一个自由的人,意味着什么呢?不是随心所欲无法无天,而是勇敢,责任,担负压力,不能眼巴巴指望别人。
这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选择的道路,他们还有她们,觉得太累,太可怕,要走艰难险阻荆棘满地的路,不如跟随大流好了。
更何况让一个人承认他蠢了这么多年,付出代价那么多,不亚于一个男人发现儿女不是他的种那种痛苦,他甚至于会怨恨告诉他真相的人
根子上还是文化问题,文化启蒙远远没有完成,就被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打断了,1950年代初期自从基督教会被赶出大陆,党化教育控制所有教育机构以后,中国女性就无法获取曾经能够获取的培养自由平等观念强调个人尊严的教育,因此你再也看不到林徽因、张爱玲、萧红、张氏姐妹这样的民国才女,中国女性两极分化严重:钢铁般的冷酷无产阶级女斗士和沉迷于物欲毫无个人意识的物化小粉红。
这两种类型都很难跳出共产党向他们灌输的意识形态来看待政治问题,甚至无法独立思考,人云亦云而已。
一切的根源就在于自由主义的启蒙还远远未完成,专制独裁的意识形态禁锢之下,本来就处于男权社会中不利地位的女性面临的灾难更加深重。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