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六四事件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一场失败的运动,学生的诉求从反腐败逐渐转化为求民主,用刘仲敬的话说是“弄假成真的运动”。但由于经验不足和没有有领导力的领袖,导致一步错步步错,彻底的没有策略和指挥,再加上党内的改革派中都是软的不行的书生而没有厚黑的司马懿,导致体制内的温和派根本没有和广场上的群众结合。
 
王丹、吾尔开希这些人没有挑大梁的领导力,知识分子也有一种往后退的、不愿因承担的意愿,导致广场上的百万民众根本没有被组织起来,尤其在后期完全乱成一锅粥。
 
赵紫阳、胡启立、万里这些人也都是软弱的文人,根本没有魄力与勇气。当然,能被邓小平提拔的,估计也都是赵紫阳这种乖乖宝。赵紫阳这些人根本都不是能够欺骗曹操的司马懿,完全是任人摆布的光绪帝。
 
很可惜,中国人是不幸的民族,多次错过民主化的契机。1989年由于种种不利因素凑再一次,扼杀了这一次民主转型的最佳机会。
 
 
 
事后诸葛亮式的穿越一下:
 
如果当年改革派有魄力,赵紫阳就应该5月19日在广场上看学生的时候讲“同学们是爱国的,今天中央已经被邓小平、李鹏这些家伙们搞得烂透了,整个国家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现在同学们就跟着我,冲进中南海,活捉党内的这些妖孽。”当时广场上可是有近三百万人,如果赵紫阳以总书记的身份站在第一排带着学生往中南海里面冲,中南海的警卫是不敢开枪的。
 
如果这么做,邓小平、李鹏肯定在人民活捉他们之前就坐着直升飞机跑到外地调兵来镇压了。但万里当时在加拿大访问,万里就应该立刻在多伦多或者纽约成立流亡政府,当时万里是国会议长,完全有资格。万里就应该的声明呼应赵紫阳,召开全球记者会,写一个反邓挺赵的声明,让全世界媒体转播,然后授权彭冲召开全国人大临时会议。
 
彭冲召开全国人大临时会议,会上立刻罢免邓小平的军委主席职务,李鹏、姚依林的正副总理职务,任命赵紫阳为军委主席。然后赵紫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立刻开除邓小平、陈云、李先念、李鹏、王震等人的党籍。
 
到那时候,军队就会拥护赵紫阳这个新中央,而放弃邓小平,因为本来徐勤先等军头也不认同镇压。
 
接下来就迎接万里回国,然后和审判四人帮一样把邓小平、李鹏等人送上法庭(当然很可能邓等人会流亡),这就是事后具体的一些细节了。
 
总而言之,赵紫阳在某些方面也是一个罪人,他的软弱和犹豫不定,是中国错过了百年来和平走向民主的最佳机会,非常可惜。赵紫阳、万里这些人还是太软了,没有稳住大局的领导力。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中国所谓溃而不崩的意思就是: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其他国家,哪怕不是一个民主国家,统治者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民众肯定造反了,但是对于中国,不论是奴性深重也好,缺乏能力也罢(实际情况肯定是二者的结合),共产党都不会受到什么威胁,于是他们可以把压迫继续深化下去。而一旦压迫深化下去以后,你再想反抗它,那就更难,更没有机会了。
知识分子们试图改变现状,他们从外国吸取经验,错误的把像甘地这样的人当作榜样,却忽略了甘地面对的是宽宏的大英帝国。试想如果大英帝国也开着坦克去碾压食盐进军,甘地能有什么办法呢?
暴力是共产党能听懂的唯一语言,但是中国费拉不具备暴力威胁共产党的能力,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如果你在意的是六四的死难者,那么这些人命当然是可惜的,但是如果要讲到所谓民主化进程,那就没什么可惜,因为当时本来就没有实现民主化的机会。你就是换个办法,或者换一批更有魄力的领导人,鉴于二者已经极其巨大的实力差距,结局还是一样不会改变。
一些人考证出来89年的时候匪调了18万军队进入北京。试问你镇压一群手无寸铁的群众需要这么多人吗?难道北京没有自己的卫戍部队吗?说白了这么多军队防的可不只是群众,还有其他的军队。而且事实上我们也知道徐勤先就是抗命了。如果匪不调这么多军队来,不让他们彼此之间形成压力,抗命的是不是还会更多?会不会直接哗变了杀进中南海呢?
所以我们要地方独立,这也是原因之一(罗马尼亚人打死齐奥塞斯库就容易多了)。总有人碰瓷说美国就没分裂,可是请问美国独立的时候局势有你这么绝望吗?说穿了还是被共产党操的不够狠。否则你怎么能把共产党和英国混为一谈呢?
而在这样绝望的局势之下,六四最初的口号也是非常可怜,居然是从悼念胡耀邦开始的。这其实说穿了都是小事。换了其他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领导人出来安抚一下事情就过去了。但共产党反正不怕你,所以也没必要安抚,于是事情逐步发酵,参与者越来越多,口号才从悼念胡耀邦升级为反贪腐反官倒又升级为民主。
如果说我对六四有什么不满,一件事就是泼墨三君子被扭送到公安部门,这事干的太理客中了。或者说是中国人惯常走捷径的思维在作祟。事实证明三君子无论下场如何,木樨地该流的血都是一样要流的。那你何苦让人家去蹲牢房呢?当然这个毛病早就刻在中国人的行为习惯里了。前些日子岳昕那帮人搞共产主义宣传,也是一群人出来洗地说这是防止共产党抓人的策略。但问题是岳昕等人就是在宣扬马列邪教,而且也确实被抓了,那你意淫出来的策略究竟有什么意义?除了制造出一批新的邪教徒以外?
 
林冲上梁山的时候王伦让他下山砍个脑袋当投名状,意思就是你这人可能背叛我们。但是如果你手上沾了血,官府将来也不会放过你,那你林冲就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们打家劫舍了。别的事情上中共多半都是做的不如苏共好的,但唯独在阴谋厚黑这方面,中国人是全世界的老祖宗。想当年苏共就是不懂投名状,让一个手上没血的戈尔巴乔夫当了总书记,后来发生了什么你们都知道了。
当时的情况是:腊肉已经把中国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了,如果中国还要走回老路,最后只会落得一个把美苏都得罪干净的下场。邓碾平对此是心知肚明的,但陈云邓力群们就未必了。邓碾平需要一些人来抵抗陈云们走回老路的主张——但这个人不能真的相信民主,不然一旦民主以后大家手上累累血债谁也逃不了——而他只要作为一个幕后大佬拉拉偏架就行了。
但中共毕竟不是水泊梁山,作为一个名义上造福无产阶级的党,坏话是不能明着说的,坏事是要伪装成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就会出现一种明明交了投名状还不自知,还以为自己在造福广大劳苦人民的情况。
赵紫阳就是这种交了投名状而不自知的人。他年轻的时候在自己的家乡搞土改,但是可能因为当地官员和他不全相熟,他那一直以来支持他加入共产党和抗日,历史资料也证明没干过什么坏事的父亲居然被定性成地主了。后来还被批斗致死(一说在土改中病死,但即使是病死我们也很难不怀疑这和土改有什么关联),而赵紫阳在整个过程中居然也没什么表示。当然我们看多了共产党的黑历史就不难想到他可能是出于恐惧,但是在邓碾平的眼中他恐怕就是个六亲不认的人,很适合当总理和总书记,或者说自己的打手。
但是如果赵紫阳真的六亲不认,他肯定也就成不了你们口中的改革派官员了。在我看来他更多的像是个邪教徒。要说良知他肯定是有的,但是整个价值观被共产邪教扭曲了,所以才会干些诸如土改之类自认为正确的事情。
然后历史跟他开了个玩笑,把一群大学生送上了广场,这样一来他的价值观就受到挑战了。以前土改的时候他可以说好,我们农民和你们地主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所以你们地主必须改造。但是大学生不是一个阶级,以往的阶级理论在六四学生身上全都失效了。而且你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群大学生不可能像李鹏等人污蔑的那样危害社会主义,首先无论能力还是作案时间就都不存在。所以他必须承认这些学生是对的,是爱国的,可是承认了以后呢?难道他还真的能够带领学生冲进中南海?这可不仅仅是软弱文人的问题,而是这种行为会冲击到他一直以来的信仰。哦,为了共产主义,为了造福全中国的无产阶级,我亲爹我老上司都被牺牲掉了,难道我能承认,那个党是邪恶的,需要民众推翻的吗?没错党内也有很多保守派,但是我一直以来的经济改革难道不是得到邓小平全力支持的吗?——所以你看,赵紫阳怎么可能背叛党呢?
然后这里就形成了一个死结:他只能尽力说服学生离场,说服不了就只能被动等待;可是学生是不能离场的,因为四二六社论已经定调了,如果不撤销四二六社论的话是一定会被秋后算账的;但陈云们当然是不可能撤销四二六社论的,戈尔巴乔夫也不可能取消访华,事情就这么一路冲着药丸去了。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六四實際上跟反右運動差不多,是弄假成真的。因為啓蒙運動其實就是一個放大了的反右運動,本來是只想做做姿態,然後大家在有限的範圍內彼此知趣的表演一下。但是有些人不大懂事,把假的東西做成真的了,結果弄到最後收不了場。老實說局部改良這件事情,就八十年代那種幻想的氣氛,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如果當時中共倒了台,中國恐怕還達不到拉丁美洲那種水平。
匮名用户 高仿 请活下去。
从当下来看,六四参与者的精神遗产已经被民运的荒腔走板消耗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共产党统治史的又一个污点罢了。
夜正长,路也正长, 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
当年的北京学生领袖都是废物,如果当年的学生领袖是吴建民、李一平他们的话早就推翻中共了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从一开始的黑TG,到黑柴玲甚至同情矮子,到现在觉得当时还是应该党内温和改良。
(现在当然是毫无机会了)

记录片里那个胖子和刘XB说的好,
当时体制内有很多支持内部改革的人;
民主选举就该从基层开始,从学校,工厂开始,
而不是靠谁不要脸,嗓门大就能当主席。

而且退一万步,赵紫阳是不会支持打倒共产党的,党内改革是他最大的限度了。
六四最大的贡献就是指出中国是不会和平演变的,任何指望请愿游行示威的行动都是徒劳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test

test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