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势已进入“慢性六四”,你是否认同这个说法?应当如何应对?

转载一个Facebook帖子:https://www.facebook.com/danielleebook/posts/10158629348753368
----
非常明顯,香港已進入慢性六四。大規模鎮壓、暴力血腥的畫面不會出現。但事實是警察已開始濫捕並對示威者行私刑。所有示威者都是政權的敵人,用盡方法對付,務求將運動徹底瓦解。

示威者在司法上面對暴動罪,刑期以6年起跳,至10年不等。但更即時的是被捕被即時在警署內毒打。好快這種暴力會不斷上升,打殘打廢示威者,令他們短期內不能再上街,長期則摧毀他們的健康和人生。情況持續則會打死人,而以人口失蹤去解決。

到所有勇武抗爭者都被捕、打殘,政府就會宣佈香港已回復秩序。來兩次百萬人遊行而沒有衝突,政府就可以向國際交代,謂香港市民有絕對的示威自由。政府會在和平理性的基礎上繼續與市民溝通。只要股市照常運作,高科技產品自由出入香港,那香港對中共的關鍵作用就分毫不損。

雖然說緊急狀況難以正式頒布,但執行上則與之無異。獨立、自由的媒體將面對嚴重的打壓,以各種規例去騷擾、限制,亦可以訴諸司法。以各種名義去凍結資產令其不能運作。

從小學、到中學、大學,將發生全面打壓。有任何自由思想傾向的學生將受到處罰。學校將會有官員駐守,加強對學校的控制。

在職場和商業社會,白色恐怖將不斷擴散、漫延。任何大公司都將面對國泰一樣的要脅。要繼續做生意就要清除有自由思想的員工。任何在社交媒體的表態都會成為罪證。

之前我推想過新疆化的可能。但朋友鄭子提出以上觀點,指未必要徹底新疆化。在新疆化與現時的狀態之間,可以找到符合中共需要的平衡,實行一種「警察社會」。香港不再行法治,而是恐怖統治,要有一口飯吃就得馴服。不馴服者在經濟上就要陷入困境。如果仍執迷不悟,就預備要面對警察、黑社會的打壓。人民將因恐懼而馴服,城市因此而保持運作。


----
(转载完毕)

这和品葱诸位的观点基本一致,即,不会有军队、武警直接镇压,而是渗透搞破坏。

作为香港人、大陆人、海外同情者,应当如何应对,采取何种战略、战术,诸位有何高见?
已邀请:
Matthew 已潜水 聯署請@我
我认为中共政府现在是在寻找一个解决方案:在不做政治让步的前提下平息整个运动并且可以让西方世界相信香港仍然是一个可以正常运作的国际金融中心。

这种心态非常贪得无厌,但是非常符合中共的性格。

818之前坊间盛传出兵,杨洁篪飞到美国面谈是这种心态的一个体现,期望通过“迅速的军事行动”来平息整场运动,并认为这样不会影响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实际上我之前的判断也和中共一样,认为这样闪电式的军事威慑不会引起西方国家的反对,这是误判。包括818之后中共表面上语言的软化,以及事实上的警暴升级,甚至包括深圳的备胎计划,都是在这种心态下寻找出路的表现,然而关键的是中共在这种心态的指导下会一直误判。简单说就是,
中共:你放心啊,我这样做不会影响你赚钱的
西方:你懂个屁,瞎几把弄我就不跟香港做生意

慢性64这种做法,中共有没有考虑过?肯定有。如果他们认为这样可行,那就是另一个误判,因为这种方式绝对不会被西方世界认可,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建立在司法独立基础上的,这种白色恐怖绝对不会被西方的各位认为是司法独立的自由港可以有的政治环境。所以现在中共的各种言行和放风,实际上是在测试西方各位的底线,而不是香港抗争者的底线,香港抗争者的底线很明确,“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说实话这是个很头疼的表述,本身这种表述就从态度上拒绝了谈判的可能性,而无大台的抗争方式从形式上拒绝了谈判的可能性。这也是中共从没面对过的情况。

真正的大杀器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坊间传闻通过可能性几乎100%。我给香港抗争者的建议还是和以前一样,打破中共政府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让他们以为不做让步就可以平息运动,继续扩大对西方各国的文宣,告诉他们我们还没完呢,持续给经济施压,勇武应该采用低烈度的抗争方式来降低人员损失从而进行长期持续的抗争,把运动持续到该法案通过。
這篇分析(以及很多類似的分析)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將抗爭者作爲一個會不斷進化的羣體納入重要考量,比如文中提到「所有勇武抗爭者都被捕、打殘,政府就會宣佈香港已回復秩序」。警方曾在記招講「核心暴力分子」大概七百人,他們以爲抓完這七百人就不會有街頭抗爭了,但現在已經抓了九百人,現實又如何呢?抓了原本的前線,後方的支援變前線,之前在家看直播的去做支援。想想看,當你身邊的朋友、同學被警察無理打傷,拘留期間不給及時見律師、甚至遭受性暴力,這種時候憤怒是會戰勝恐懼的。就算這個政府可以把一整代人都打殘、關進監獄,這些年輕人的父母、老師難道不會出來反抗嗎?

對航空、司法、教育、傳媒等專業界別白色恐怖的打壓的確也已經開始,即便只是在社交媒體表達對這場抗爭的支持都有可能丟了工作。但與此同時,也有一些有心人開始做反白色恐怖人才配對的事,建立平台讓良心企業可以僱用那些因白色恐怖沒了工作的人。製造恐懼是極權控制的重要手段,誠然會有一些人因恐懼不再發聲,但亦有人可以戰勝恐懼,當戰勝恐懼的人越多就越會幫助原本恐懼的人走出恐懼。

到現在爲止,每一種打壓都會激發新的反抗,我不認爲北京有能力讓整個城市噤聲,讓香港變成後六四時代的中國。
香港的示威者这次没有大台,所以抗争运动也呈现分散化的趋势。这一方面是本次运动成功并持续的关键(因为当局就没有办法集中力量把大台搞掉从而瓦解运动),但另一方面也导致了示威者在行为上的分散和自发组织的情况。在进入七月之后示威者很多行动,呈现与警方的直接对立和报复,在公众层面也有一些纯粹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从警方的角度来看,部分示威者就是在挑战警方权威,破坏警方维护的秩序,从而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这种情绪。

我之前发表过观点认为示威者不应当将警方作为直接的敌人,因为世界各地的警察,穿上那身衣服腰里挎着家伙,都觉得自己代表权威和秩序,天然会对挑战其权威的行为有排斥和对抗。示威者围中联办,警察在旁边看热闹的意味更多;但示威者天天去围警署,那警方的火气也上来了。我之前就呼吁一味去与警察对抗反而不利于运动中警察的中立以及对警方的团结,结果被人踩得一塌糊涂。实际上现在示威者很多行动单纯针对警方,社会割裂状况已经形成,中共现在估计也不想在短期内结束运动,就让情况这样稀烂下去说不定还能等到特殊机遇,总体看它的牌还能打好久,想不到什么好的对抗方法。
FreePeople 包容是进步的根本。
上街是危险的,罢工是安全的。争夺内地的舆论高地才能对中共造成致命伤害,换取妥协的可能性。
        香港的局勢,現在來説的話呈現出一種持續的抗爭狀態,雖然矛頭集中指向的是特首及警方,但本質上問题的癥結在於其背後的中共中央的決策者領導層。只要中央繼續支持林鄭,那麼問題就會持續存在。

        所以,港人只在香港抗爭,其贏的機會是渺茫的,必須要有內地人民裡應外合地施加壓力,才會有贏的可能。但是,放眼國內,是否存在一支強大到可以施壓中共的黨外力量?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尋求國外的幫助,可乎?幫助是極其有限的,國外或許能呼籲一下子,能經濟制裁,製造點輿論,但終究“不得干涉别國内政”這樣的無可辯駁的理由掌握在中國手中,你外國人即使想幫又能奈何?

        要説出謀劃策,需要先明確目標是甚麽,如果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那麼革命是需要很多條件的,比如要有革命的經費,比如一個足智多謀的決策團隊,比如革命綱領,羣眾基礎,戰鬥人員,武器裝備等等······如果是要回應五大訴求的話,我認爲所提出的訴求過於分散,一次性要林鄭回應可能對她來説是困難的,可以考慮一個訴求一個訴求地提,這樣目的又更明確得多,解決一個再進行下一個,分階段分步驟地提訴求,然後逐步實現民主。

        至于使用武力啦,勇武啦,行動升級啦之類的,真的是告一段落吧,武,要用對地方,用到點子上,“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希望香港的朋友可以考慮一下。

        對了,個人認爲,爲了使抗爭力量壯大,各個反對力量應該聯合起來,唯有大家五指攥成拳頭,絲線擰成一股繩,抗爭才能更有希望,道路也會越走越寬,方法也會越來越多。比如香港支聯會啦,民陣啦,法輪功團體啦······希望可以爲香港朋友作一個參考吧。
         
         最後爲香港人喊聲加油吧!
我同意Matthew的大部分说法。但是要注意一点,中共中央掌权人其实是小圈子政治,他们只需要对小圈子负责而不是民意。过去64其实也有和平解决演变的可能,比如坚持赵紫阳领导。但是中央政府的权斗使得赵紫阳倒台,镇压派上台。
所以如今如何解决香港问题,在民众看来十分简单。但是大陆当局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以及受到信息来源的影响一定会误判形势。这种误判对于想要狙击中国的美国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香港人来说并不是。
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人在过去百来年一直过着极度贫困的生活,所以眼下即便是政治不公平,因为可见的生活水平提高(赤贫到基本温饱),使得部分人士觉得国家的政治是没有任何问题,或者可以接受。这也是大陆多年以来的情况,不过香港不太一样。香港近30年来都属于发达地区,群众的心理预期不同。
但是政策导致的经济下行的恶果有延时效应,而暴力行动示威活动是即时的。对于大部分蓝丝和中央当局,经济下行的恶果他们并没有能力预见,反而对于现阶段的反对者诉求更加担心。

当局担忧两点:
1,失去对香港控制,无法轻易走资和在小圈子内述职
2,成为大陆榜样,鼓励大陆群众上街

可以这么说香港人的抗争行动目前来说对当局并没有多少直接的作用,这也是为啥林郑可以如此强硬。目前看来大陆当局应该正在新一轮权斗,但是权斗无论各方都不是站在香港一边,只能说可能有人能采取比较利于香港人的解决方式。林郑远在香港也非核心,对于北京内部的事务应该是一无所知。
香港人的行动主要是做给国际看,期望利用国际压力解决问题。美国的人权法案绝对是大杀器。事件的发展,目前来看完全取决于其后美国采取的措施。
从这点来看,我觉得勇武派有必要保证自己的实力,拖到国际社会采取措施是关键。我不建议勇武派继续进行激进地对峙(遛狗可以),反而应该转向成立居民保卫队这样的组织对抗真黑社会对市民的滋扰。香港警察毕竟是持牌上岗,他们的下限比起黑社会要高一些,同时还有装备。我完全赞成和家庭背景有问题的人士(包括未成年人)划清界限的行动。这不是欺凌而是有必要的自我保护。毕竟来自带有任务家庭的人如非旗帜鲜明地划分阵营,其本人都有可能协助家人完成任务。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個人覺得比較像以巴衝突,因為64是學生和市民一方失敗後被清算的情況,是肉隨針板上無力反抗的狀態,本質是潰敗。以巴是懸殊力量之間的對恃,雙方衝突會不斷並且會持續升級,但無法完全消滅對方。和現在香港局勢比較類似,如果在這個基礎上討論不知道是不是更準確呢?
nomap Agree to disagree
要從香港做言論管制,從學校下手確實是一步,但別忘了香港的網絡管制是很寬鬆的。事實上內地嚴重誇大了學校教育對學生的影響,滿口說着是老師令學生反共。事實上學校本來就很少談政治,我見到香港老師有一半是藍(親中),一半黃(民主),說不上是學校影響,不過是要搞點白色氛圍才硬堆成老師問題。

老實說,如果要香港完全變成一個內地城市,變相是承認了一國兩制的失敗,別說對經濟的影響,恐怕面子也很難掛得住。如果我是上頭,我恐怕就果斷給香港一個民主體制,然後冷卻國內氣氛,加強國內的洗腦,強調一國兩制,而且國內多麼不適合民主,人民太愚蠢,不可以民主之類的。如果香港再搞下去,全球對中國的印象都會變差,川普的民望也會多少有影響,可能因為幫助民主而升,或是他自己搞得太差而引降,但肯定是變相給各國一個機會對付自己。

上頭夠清醒的話,就應該趁還沒死人,快點平息事件,用著一國兩制的名頭給香港民主。上頭要是想不開動了殺機,只會白白給了別國制裁自己的理由。

不過我又不是上頭,誰知道呢?說不定他們能想出一個驚天地的方法解決了呢?
1。罢工罢市罢课
2。占领机场,瘫痪机场。
3。围中联办。
4。烧党旗。
5。有长期抗争的觉悟和准备。

香港人加油!
Ntuccy 大南京民國派
我覺得拖的越久,中共越難看,才越有機會爭取到。但是我怕越來越多的人受傷。我不明白為什麼警察還沒有覺悟加入民眾的陣營,是怕被清算嗎?
要从学校清洗的话,应该如何抵抗呢?香港的大学应该都是独立的吧。中小学也有很多是私立的,到时候大家都去私立学校上课,不去公立的学校不行?
aggie 已停用
香港人对于中共的理解好像和我们不太一样。

定于一尊千古一帝万岁爷习近平,才是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渗透香港的最终决策人。警察港府林郑月娥最终还是得听圣旨。

皇上不让月娥让步,月娥半步都不能让。钦差大臣不能抗旨不尊。
非常同意
也有人认为中国内部已出现派系分裂,目前是江派操控林郑和习对着干,其实习已经软下来不想管香港了,但是江派不肯罢休,仍然想掌控香港作为其家族洗钱中转站。

本人一直关注香港人的勇敢抗争,无论是勇武派还是和理非都一样值得尊敬!但是真心希望各位义士采用更加隐蔽更少一些人身伤害的抗争方法,比如罢工罢市罢课就是极好的方法,合理合法并且能保障人身安全。
meta_chaos Why there is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
只要放弃时间红线,拖垮抗议者是肯定的。
但是白色恐怖,我匪要是能在不影响香港法治的前提下干这种事,那么它早就干了,不会让事情发展成这样。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ratdotlight  @Matthew 是的,我非常认同,自我保护是必要的,但是应该避免过激行为,或者应该及时制止混入抗争着的武警,把示威者的抗争引向过激的行为。但是我觉得你的答案没有充分回答题主的这个问题,64事件和香港目前的情况,应该是,香港特殊的经济地位,所以说如果有一个临界点的话,应该是和香港的特殊地位息息相关的,一旦超越这个临界点,香港将失去特殊地位,共匪玩火轰中将自焚,可是这条红线到底在哪里?怎么定义呢?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就怕中共狗急跳墙 直接军队镇压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9-04
  • 浏览: 4988
  • 关注: 5